《流亡》

第23章 涟漪

作者:r·a·萨尔瓦多

班瑞主母花了很长的时间仔细打量玛烈丝。杜垩登,思忖看缚灵秘法的考验对她而言可能太过沉重了。玛烈丝曾经光滑的脸庞上现在布满忧虑的刻痕,她那一丝不苟的白发五百年来一直是众主母妒羡的焦点,如今却蓬乱不堪。更令人震惊的是,她原炯炯有神、锐利警觉的双眼,现在却凹陷无神,困倦乏力。

“札克纳梵差点就抓住了他,”玛烈丝解释道,声音不寻常地嘶嘎作响。“崔斯特已经在他手中,但是不知怎么的,我儿子逃脱了!”

“不过,缚灵尸又重新追上他了!”看到班端主母不满的皱起眉头,玛烈丝很快补充道。眼前这位枯槁的老太婆不仅是全城中最有权势的人物,更是罗丝在城中的个人代表。班瑞主母满意,罗丝就会满意;反之,如果班瑞主母表示不满,就意味着灾难即将降临该家族。

“玛烈丝主母,缚灵秘法需要耐心。”班瑞主母平静地说。“现在还不算久。”

玛烈丝稍感放心。但是周围的环境随即令她紧张起来。她一向不喜欢班瑞家的神堂,这里的空间巨大到令人感觉渺小。杜垩登家族的整座建筑安置进来,绰绰有余;玛烈丝的家人和士兵总合的十倍数目,也不足以塞满这里的座椅。在中央祭坛的正上方,马烈丝的头顶上,巨大蜘蛛的幻影若隐若现,一会儿幻化成黑暗精灵女性美丽的身影,一会儿又回复成蜘蛛的模样。单独与班瑞主母坐在这巨大的影像之下,只会令玛烈丝更觉自卑。

班瑞主母察觉到客人的不安,便靠过来安慰她。“你可是获得了很珍贵的礼物,”她真诚地说道,“蜘蛛神后如果不认同你的手段与意图,是根本不会接受像席娜菲。赫奈特这样一位主母作为牺牲品,也不会赐予缚灵秘法的。”

“那根本是试炼。”玛烈丝卤莽地回答。

“就算是试炼,你也不会失败!”班瑞主母反驳道,“再者,玛烈丝。杜垩登,你很清楚接下来的荣耀是什么!当曾是札克纳梵的缚灵尸完成任务,你的叛子死了之后,你就会荣升执政议会!我向你保证,杜垩登家族将会过一段很长的安稳日子,没有其他家族敢觊觎你们的地位!一旦缚灵秘法大功告成,蜘蛛神后的思宠将会重回你们家族身上,保信你们对抗敌人。”

“万一缚灵秘法失败了呢?”玛烈丝贸然问道。“我是说,假如……”在班瑞主母震惊的瞪视下,她随即噤声不语。

“不准这么说!”班瑞主母斥责道。“连想都不准想!恐惧让你分了神,这样下去当然会招致失败。缚灵秘法有赖于绝对的意志力,也在试验你对蜘蛛神后的忠诚度。缚灵秘法是你信念与力量的延伸,如果你的信仰开始动摇,札克纳梵的薄灵尸也会开始动摇!”

“我绝对不动摇!”玛烈丝吼道,搭在扶手上的双手紧握成拳头。

“我承认我儿的渎神行径,在罗丝的协助与祝福之下,我将会以最适当的方式惩罚他!”

班瑞主母松了一口气,靠回椅背上,点点头表示赞许。她必须尽一切努力支媛玛烈丝,这是罗丝的旨意;她也很明了,缚灵秘法的成功要诀完全在于自信与决心。涉入缚灵秘法的主母,得不时对罗丝宣示效忠,并表示一切都是为取悦罗丝。

不过,玛烈丝现在有了新的困扰,自己无法解决,只好来向班瑞主母寻求协助。

“那么,关于另外一件事……”班瑞主母提示她,表示开始不耐烦了。

“我现在很虚弱,”玛烈丝解释,“缚灵秘法占去了我全副精力,我担心会有其他家族趁虚而入。”

“没有任何家族胆敢攻击一个涉人缚灵秘法的主母。”班瑞主母指出。瑞烈丝知道她说的是经验谈。

“缚灵秘法是非常珍贵的礼物,”玛烈丝回答。“只赠与最强的家族,最强的主母,而他们自然受到蜘蛛神后的青睐。在这种情况下,有谁敢攻击他们?不过,杜垩登家族的情况完全不同。我们才刚结束一场战争,即使赫奈特的残兵加入,还是残破得不堪一击。而且大家都知道我尚未赢回罗丝的思宠,可是我的家族却身居全城第八高位,今我得以晋身执政议会中,这一切都足以令其他家族觊觎。”

“你的忧虑根本不必要。”班瑞主母向玛烈丝保证,但她仍然垂头丧气。班瑞无奈地摇摇头:“我看我的话没什么用。玛烈丝。杜垩登,你要知道,你必须全神贯注于缚灵秘法之上,你没时间操这种不必要的心。”

“可是问题确实存在。”玛烈丝争辩道。

“那我来解决。”班瑞主母提议,“你现在回去,我拨两百名班瑞的家兵跟你一起走。这个数目应该足够保卫你的家园了。再者,我的士兵将会佩戴上班瑞的家微,这样就没有家族胆敢下手了吧。”

玛烈丝笑逐颜开,霎时抚平了几许忧虑的刻痕。班瑞主母慷慨的赠礼,可能暗示着罗丝对杜垩登家族仍有一丝关爱。

“回家去,专心完成你手边的任务吧。”班瑞主母接着说,“札克纳梵必须再次找到崔斯特并杀了他,那是你跟蜘蛛神后之间的约定。

不过,别担心缚灵尸失败的可能性,也别担心时间不够用。几天或几星期,在罗丝的眼里不过是一瞬间;缚灵秘法的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您会安排护送我吗?”玛烈丝从座椅上起身问道。

“已经都安排好了。”班瑞主母向她保证。

玛烈丝步下高台,行经一排排的长椅。她离开时,曾到一个人影从对面走向中央祭坛。大厅灯光黯淡,玛烈丝很难辨识对方的身份。

她猜想是班瑞主母身边的灵吸怪同伴,它常常出没大厅。如果玛烈丝知道那只员吸任早已因私人事分离开了班瑞家,她就会对那个人影多加留意了。

她脸上的刻痕会因此增加十倍。

“真可怜,”贾拉索走上高台,坐在班瑞主母身边道。“不过几个月,玛烈丝主母就完全变了个样!我都不认得了。”

“缚灵秘法是需要代价的。”班瑞主母回答。

“这个代价可是相当高昂。”贾拉索同意道。他直直地盯着班瑞主母的双眼,若有所思。“她会失败吗?”

班瑞主母咯咯地笑着,笑声听起来倒像是气喘发作。“就算是蜘蛛神后也不知道!我,嗅,我们的士兵应该会让玛烈丝主母放心地完成她的任务吧。至少我这么希望。你知道的,玛烈丝。杜垩登曾经是罗丝是恩宠的对象,让她进人执政议会,是罗丝的旨意。”

“事态的确是顺着罗丝的意志发展。”贾拉索轻笑道,他想起杜里登与赫奈特家族那场战争,达耶特佣兵团在其中扮演了枢纽的角色。

战争结果是赫奈特家族的灭亡,的确让杜垩登家族晋升全城的第八家族,同时也把玛烈丝主母送进了执政议会。

“幸运是站在受眷顾的一方的。”班瑞主母提醒他。

贾拉索的笑容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严肃的神情。“您是指玛烈丝现在一玛烈丝主母现在,”他看到班瑞主母的怒容,连忙更正他轻忽的态度。“仍然受到罗丝的眷顾?幸运会站在杜垩登家族这边吗?”

“我会认为,缚灵秘法抵消了神宠与种罚。”班瑞主母解释,“现在,玛烈丝主母的幸运与否,取决于她和她的缚灵尸手中。”

“或者取决于她那位不名誉的儿子,崔斯特,杜垩登的毁灭。”贾拉索继续说道。“这位年轻的战士直有这么厉害吗?为什么罗丝不干脆亲自毁掉他?”

“他已经初彻底底,从内心深处背弃了蜘蛛神后,”班瑞解释,“罗丝的神力对崔斯特毫无效果,而且她已决定让玛烈丝主母来解决这个问题。”

“看来真个大问题。”贾拉索很快地摇摇他的光头,吃吃笑道。他很快发现对方没有跟着笑。

“的确是。”班瑞主母阴郁地说道。她的声音渐弱,往椅背一靠,陷入沉思中。她比城市中的任何居民都清楚缚灵秘法的危险与利益所在。她曾两次向蜘蛛神后要求这份最贵重的赠礼,两次都透过缚灵尸达成任务,如今这个无人匹敌的宏伟家族,正是奠基于缚灵秘法的报酬之上,她永难忘怀其甘美的滋味;但是,只要一瞥镜中或水面倒影,就足以提醒她,为此她付出了多么沉痛的代价。

佣兵头子没有打扰班瑞主母的沉思,他也有自己的问题要考虑。

处于这么困惑不安的考验时期,对一个高明的机会主义者而言,当然是只有利益没有坏处。根据贾拉索的计算,缚灵秘法赐予玛烈丝主母,是达耶特佣兵团从中赚取暴利的好机会。如果玛烈丝成功,坐稳了执政议会的宝座,贾拉索在城中又多了一个雄厚的联盟;就算缚灵尸失败,杜垩登家族灭亡,这位小伙子崔斯特的身价也会随之暴涨,对佣兵团可是不小的诱惑。

当玛烈丝自魔索布莱城第一家族结束拜访后,回程中她不断臆测沿途野心勃勃的眼神。班瑞主母真是非常慷慨仁慈,她的态度应该就代表了罗丝的旨意,这么想不禁让玛烈丝露出了微笑。

即便如此!恐惧仍然包围着她。万一崔斯特不断逃离缚灵尸的追杀,万一缚灵秘法最终还是失败了,班瑞主母还会如此大方地伸出援手吗?马烈丝在执政议会上的地位岌岌可危;杜垩登家族的前途也一样危在旦夕。

护送队伍经过菲布兰契家族。他们目前排名第九,可算是外强中干的杜垩登家族目前最具威胁的对手。黑勒温。菲布兰契主母此刻一定正站在她家的精金大门内窥视着玛烈丝的队伍,对她目前的地位垂涎三尺。

玛烈丝坐在魔浮碟上,俯视着随待身旁的狄宁与十名杜垩登家兵。她随后让目光游移于两百名班瑞家兵之中,看着他们身上别着傲视群伦的班瑞家微,踏着整齐划一的步伐限在她自己寒酸的侍卫队之后。

黑勒温。菲布兰契主母看到这一景象,会怎么想?玛烈丝忖测着。

她的笑容一直没有消失。

“我们的最高荣耀就要降临了。”玛烈丝向她儿子保证。狄宁点点头,回以灿烂的笑容,并且明智地决定不要打断他母亲的兴头。

他暗暗感到莫名的忧虑。不少班瑞士兵看起来有点眼熟;但是他以前并没有机会和他们打交道。一名士兵甚至偷偷向他眨了眨眼。

霎时,贾拉索在杜垩登家阳台上吹起魔法哨子的模样,清晰地浮现在狄宁脑海中。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