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

第24章 信念

作者:r·a·萨尔瓦多

 

无须提醒,崔斯特和贝尔瓦也明白前方远处通道口透出的绿光有什么含意。他们俩加快脚步上前警告好奇心起而急速往前走的喀拉卡。恐爪怪现在都走在队伍最前方,以他目前的状况,走在队伍后方实在太危险了。

当他们靠近时,喀拉卡突然转身,威胁地举起一只巨爪,口中嘶嘶作响。

“岩精。”贝尔瓦轻声唤道,希望借此唤醒朋友迅速退化的意识。

他们三人现在又折往东方行进,崔斯特已然说服贝尔瓦采纳他援救喀拉卡的决定。贝尔瓦毫无他法,最后终于同意崔斯特的计划。即使如此,就算加快速度往东行,他们也担心无法及时抵达魔索布莱城。自与灰矮人一战之后,喀拉卡的变化急转直下,现在他已无法说话了,甚至还常常威吓伙伴。

“岩精!”贝尔瓦再次呼唤,他和崔斯特同时慢慢接近紧张的怪物。

恐爪怪停止动作,面露困惑。

“岩一精一!”贝尔瓦第三次吼道,并用担头用力敲打石墙。

似乎一阵清明的灵光突然闪过喀拉卡混乱的意识,他突然放松下来,结实的双臂垂在身体两侧。

崔斯特和贝尔瓦看向喀拉卡身后的绿色光芒,担忧地对垒了一眼。但是,他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那洞里住着鸦人。”崔斯特开口,缓慢而清楚地说着每个字,以便让喀拉卡听得懂。“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穿过那个洞窟,如果我们想避免战斗,就不可以耽搁。要注意你的脚步,因为里面唯一的通路非常狭窄且不稳固。”

“喀一喀一喀拉一”恐爪怪吃力地说着。

“喀拉卡。”贝尔瓦帮他说完。

“里一里”喀拉卡突然住口,伸出一只巨爪往绿光的方向指去。

“喀拉卡领头?”崔斯特受不了恐爪怪的挣扎,帮他说完。“喀拉卡领头。”他再说一次,看着怪物的大头拼命点着。

贝尔瓦不太同意这个提议。“我们曾经和那些鸟人打斗过,也见识了它们的诡计。”他说道,“可是喀拉卡没经历过。”

“恐爪怪的庞大身躯就足以吓退它们了。”崔斯特争论道,“或许喀拉卡只要露面,就可以免掉战斗。”

“黑暗精灵,鸦人什么都不怕,”贝尔瓦摇摇头。“它们会毫无畏惧地攻击任何生物。你见识过它们的疯狂,不是吗?它们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了。甚至连你的黑豹也挡不住它们。”

“也许你说得对;”崔斯特同意道,“不过就算鸦人展开攻击,它们如何能击破恐爪怪的厚装甲?它们又如何抵挡喀拉卡的巨爪?我们巨大的朋友可以轻松地把它们扫开。”

“你忘记从天而降的巨石攻击了吗?”地底侏儒直接提醒他。“那一击足以把喀拉卡一起撞下悬崖,”

喀拉卡退出他们的谈话,走向石墙侧耳倾听,徒劳地想挽回部分过去的自我。他感到一阵微小的冲动促使他敲打石墙;但这股冲动并没有比另一股一拳把黑暗精灵或地底侏儒的脸打碎的冲动来得强。

“我会对付任何在高崖上等着投石的鸦人,”崔斯特回答,“你只要跟着喀拉卡,保持十来步的距离就好了。”

贝尔瓦抬起目光,注意到恐爪怪逐渐升起的紧张。地底侏儒明了他们一秒钟也不能耽搁,便耸耸肩,指承喀拉卡前进,他和崔斯特则跟在后面。

“黑豹呢?”当他们转过最后一个弯处时,贝尔瓦对崔斯特耳语道。

崔斯特迅速地摇摇头。贝尔瓦想起关海法那次的悲修遭遇,便没再多问。

崔斯特拍拍地底林儒的肩膀,祝他好运,便越过喀拉卡,首先进入寂静的洞窟。他做了几个简单的动作之后,便施展出没空术,悄然无声地升至半空中。喀拉卡站在洞口,运用锐利的听觉寻找任何可能的敌迹。

“前进,”贝尔瓦催促道,“拖延只会让情况更糟。”

喀拉卡迟疑地踏上那条狭窄而毫无屏障的小径,待信心渐增后,便开始加快速度。他们所选的路径起初看来是笔直通向对岸出口,但中途却转了个弯。

“黑暗精灵,你看到了什么吗?”经过平安无事的数分钟之后,贝尔瓦对着半空尽可能大喊道。喀拉卡此时已经走到整个洞窟的正中央,而四周一点动静也没有。地底侏儒不禁感到毛骨悚然。没有任何鸦人现身;整个洞窟除了喀拉卡沉重的脚步声与贝尔瓦吱嘎叫的破靴子之外,没有一丁点声响。

崔斯特降落至同伴身后的一处峭壁上。“什么也没有。”他回答道。他跟贝尔瓦一样起了疑心:鸦人可能都不见了。整个洞窟异常寂静,令人不安。他跑到洞窟的中央,再次浮升到空中,以便更清楚地观察四周。

“你看到什么吗?”过了一会儿,贝尔瓦又问道。崔斯特往下看着他,耸耸肩膀。

“什么也没有。”

“石头在上!”贝尔瓦嘟嚷道。此时他真巴不得有一只鸦人现身攻击他们。

这时,喀拉卡已经快到达对岸的出口了。贝尔瓦由于顾着和崔斯特对话,还停留在洞窟的中央点附近,不觉拉开了他和恐爪怪的距离。当他终于继续往前走时,恐爪怪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洞口。

“有动静吗?”贝尔瓦向两位同伴大喊问道。崔斯特摇摇头,继续搜寻。他一寸一寸缓慢地往上飘,仔细地巡视四周的墙壁,完全不能相信连一只埋伏突击的鸦人都没有。

贝尔瓦看向出口。“我们一定是把它们都赶出去了。”他喃喃自语。不过他内心明白,事情并非如此。当他和崔斯特在数周之前选出这里时,洞内还有好几十只鸟人穷追不舍。一些同族的死尸,当然不足以将那群什么都不怕的生物赶跑。

有什么原因使得这些鸟人不出来攻击他们。

贝尔瓦加快脚步,心想还是不要怀疑这莫名其妙的好运气。他正打算呼叫喀拉卡以确定他安全无虞时,一阵充满惊恐的尖叫声从出口处传来,接着是一声重击。没多久,贝尔瓦和崔斯特便找到了他们疑问的解答。

札克纳梵。杜垩登的缚灵尸穿过洞口踏上岩壁。

“黑暗精灵?”地底侏儒大声尖叫。

看到缚灵尸的崔斯特,以最快的速度往洞窟中央的走道降落。

“喀拉卡!”贝尔瓦大喊,但他心知不会有回应。事实上也没有任何回应。缚灵尸从容地前进。

“你这个残忍的野兽!”地底侏儒咒骂道。他叉开双脚,将双臂上助秘银武器五击。“来吧,我会要你付出代价!”他正要开始施展咒语,崔斯特阻止了他。

“不要,”崔斯特从空中大喊。“札克纳梵是要来杀我,不是你,你快避齐他!”

“他也是来杀喀拉卡的吗?”贝尔瓦嚷回去。“他是丧心病狂的野兽!我要向他讨回公道!”

“你不明白的!”崔斯特回答,并继续加速飞向愤怒得不顾一切的地底侏儒。他知道札克纳梵会先达到贝尔瓦,也猜得到接下来的结局会是什么。

“相信我这一次!”他恳求道,“你这不是他的对手!”

贝尔瓦再次忿忿地猛敲双臂,但是他无法反驳崔斯特的话。他只见过和克纳梵一次,但是缚灵尸在那次战斗中的表现确实让他瞠目结舌。他往后退了几步,转入一条岔路,试着找到其他路径通往出口,好知道喀拉卡的命运究竟如何。

崔斯特的身影一映入眼帘,缚员尸就不再管跟前的地底侏儒了。

他冲向崔斯特所在的岔路,以完成他存在的目的、贝尔瓦回到了主道路上。他本想绕道到敌人后方,跟崔斯特来个前后夹击,但另一声叫喊从洞口外传来,叫声中充满痛苦,令他无法漠视。他站在原地左右张望,难以决断。

“快去!”崔斯特对他大喊。“去看看喀拉卡!这个精灵是札克纳梵,是我父亲!”他注意到这句话让缚灵尸的冲锋顿了一顿。这一迟疑让崔斯特灵光一闪。

“你父亲?黑暗精灵,石头在上!”贝尔瓦抗议道,“上次在灵吸怪洞窟中一”

“我现在很安全。”崔斯特打断他的话。

贝尔瓦完全不相信这句话,但是尽管他很爱面子,也不得不承认,这个黑暗精灵的能力的确远在他之上。他在战斗中不仅一点忙也帮不上,甚至还有可能帮倒忙。没有他在场,崔斯特才不会分神担忧他的安全而缚手缚脚。

贝尔瓦懊恼地去了一下双臂,便冲向洞口,去探视另一位朋友。

玛烈丝主母的眼睛突然大睁,喉咙发出一阵原始的吼声。在她座位身旁的女儿随即明白,缚灵尸又与崔斯特碰面了。布里莎以眼神向另两位较年轻的杜垩登祭司示意,要她们退下。玛雅立即服从,但维尔娜迟疑了一下。

“退下!”布里莎低声吼道,一只手已放在腰间的鞭柄上。“马上!”

维尔娜望向主母求援,但是主母的全副心神已飘向远方。这是缚灵秘法胜利的一刻,玛烈丝。杜垩登主母将要重登荣耀的宝座,下人们琐碎的口角根本不值一顾。

布里莎现在与母亲独处一定了。她站在宝座后方,专注地观察玛烈丝的一举一动,正如玛烈丝注视着札克纳梵一样。

当贝尔瓦奔出洞口,进入另一个小洞穴时,他马上明白喀拉卡逃不出死亡的魔掌。恐爪怪庞大的身躯倒在地上,颈子上的一道精确而致命的伤口溜溜地流着血。贝尔瓦想转身离开,但随即明了至少得让他退化的朋友平静地死去。他单膝跪下,迫使自己看着喀拉卡剧烈*挛的全身。

死亡终止了变形术的效力,喀拉卡逐渐变回他原来的样子。巨爪颤抖、抽搐、扭曲,突然变为覆着黄色皮肤的细长双手。头发从头部厚壳的裂缝中冒出来,嘴部的尖赚断裂脱落消失,厚重的胸甲也消失无踪。喀拉卡的整个身子开始紧缩,一阵阵刺耳的吱嘎声磨得强壮的贝尔瓦也不禁头皮发麻,背脊发酸。

躺在地上的已不再是恐爪怪了,喀拉卡终于在临死前恢复本来的面貌。他比贝尔瓦略高,却没有那么壮实。他的脸扁平而生疏,双眼没有巨孔,带着一个塌鼻子。

“朋友,你叫什么名字?”贝尔瓦低声问道,尽管明白对方再也不会回答了。他弯下腰,扶起岩精的头,抱在怀里。在最后一刻,受苦已久的岩精脸上终于流露出一抹安详。

“你是谁?竟敢窃据我父亲的身体!”当缚灵尸冲到面前时,崔斯特大声质问道。

缚灵尸发出几声无法理解的咆哮,行为倒很明确:他举起到往前一劈。

崔斯特躲过攻击,往后一跳。“你是谁?”他再次质问。“你不是我父亲!”

一个诡异的笑容浮现在缚灵尸脸上。“不是。”他的声音颤抖,他的回答来自遥远的杜垩登家族的前厅。

“我是你的……母亲!”紧接着是一道道决如闪电的剑光向崔斯特身上招呼过来。

这个突如其来的回答令崔斯特大惑不解,他也同样迅速地接住了缚灵尸的每一招进攻。连绵不断的刀剑碰击声,听来几乎像是单一声响。

布里莎观察母亲的一举一动。汗珠沿着玛烈丝的眉毛滴落,她紧握的拳头不停敲击着石制的扶手,渗出了血也不自知。玛烈丝一直期待胜利的一刻能如此巨细靡遗地从遥远的那一端传来。她甚至能感受到崔斯特发狂的言语,感受到他的沮丧与困呃。这种愉悦感真是前所未有!

接着她感到一阵轻微的刺痛,札克纳梵的意识想要挣脱她的控制。她从喉咙发出一声低吼,把札克纳梵推到角落。这具活化的尸体是她的工具!

布里莎察觉到母亲突发的吼声。这叫声似乎暗藏玄机。

毫无疑问,眼前的黑暗精灵绝对不是札克纳梵;可是那独特的战斗风格却非他莫属。他还在那具躯壳之内。如果崔斯特希望找出答案,就非得接触到他本人不可。

战斗的节奏很快放缓,产生一种规律的韵律感,在狭路上决斗,双方出招都非常小心,同时还要注意步伐。

贝尔瓦抱着喀拉卡了无气息的身子走进洞窟。“崔斯特,杀了他!”他大喊道。“石头……”当他看到决斗画面时,不禁担忧地住了口。崔斯特和札克纳梵的身影似乎已重叠在一起,刀剑交缠,间不容发。在贝尔瓦眼里,这两个原本大相径庭的精灵现在看似已合而为一,这个画面不禁让地底侏儒冒出冷汗。

当缠斗似乎告一段落时,崔斯特的眼神移向贝尔瓦,随即落到死去的岩椅上。“该死!”他咬牙切齿地咒骂道,紧接着再度冲向前,双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往杀死喀拉卡的凶手身上砍去。

缚灵尸轻易地躲开这莽撞的攻击,把崔斯特的双刀往上一带,让他的身子往后仰。这一把对年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信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