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

第26章 脱出生天

作者:r·a·萨尔瓦多

贝尔瓦往他朋友跑去。崔斯特没有回头看地底侏儒,只是跪在地上,一直凝视着绿色湖面上冒出的泡泡。那是札克纳梵落水之处。酸液四处喷溅,不断打着漩涡,一把腐蚀了的剑柄浮出了湖面,旋又重被浑浊的绿液吞噬。

“我的父亲。”崔斯特低声说道,“他一直都存在。”

“你选了一个非常有力的时机,”地底侏儒回答,“石头在上!当你把刀收回刀鞘时,我还以为他真会杀了你!”

“他一直都存在,”崔斯特重复道。他转头看向地底侏儒,“是你告诉我这个道理。”

贝尔瓦皱起脸,表示不解。

“灵魂与肉体是不可二分的,”崔斯特试着解释,“活着的时候不能,”他往下望了望湖面的涟漪。“即便是不死生物也是一样。我以为当我独自在荒野中生存时,曾经失去了自我。但是恢让我明白,真相是,崔斯特的心永远与这身体共存。所以我知道,对扎克纳梵而言也是如此。”

“这次有他力介入,”贝尔瓦提醒道,“我可不太肯定。”

“你不了解札克纳梵,”崔斯特回应道。他站起身来,原本眼中弥漫的水气,随着洋溢脸上的诚挚笑容而消散无踪。“但是我了解。引导战士手中武器的,是心灵而不是肌肉。只有真正的札克纳梵,才能使出这么超凡入圣的剑法。在紧要关头,他终于能抵抗我母亲的意志力。”

“是你给了他这个机会,”贝尔瓦推测道,“是打败玛烈丝主母,还是杀死自己的儿子。”他摇摇光秃秃的头,皱起鼻子。“石头在上,黑暗精灵,你实在很勇敢。”他向崔斯特眨眨眼,“或者该说你来?”

“都不是。”崔斯特回答,“我只是信任札克纳梵。”他再次望着湖面,沉默不语。

贝尔瓦站在一旁不发一言,让崔斯特静静地哀悼他父亲。当崔斯特终于把目光移开时,贝尔瓦带着他往洞口处走去。“来,”地底侏儒边走边说道,“看看我们亡友真实的面貌。”

崔斯特认为岩精看起来异常美丽,他的脸庞散放着安详的光辉。

他的苦难终于结束了。黑暗精灵和地底侏儒对着岩精喃喃地说了几句话,祈祷哪个神守护他们这位受苦朋友的灵魂。接着他们把他的身体沉到酸湖之中,以免他死后还要遭到幽暗地域中四处游荡的腐食生物騒扰。

这趟旅行又只剩他们两人了,正如他们当初离开布灵爱石城时的情形。他们在几天之后抵达石城。

城门的守卫对他们的归来相当兴奋,但是也不掩其困惑。在荣勋团长保证会直接谒见通报国王之下,守卫开门让两位冒险归来的英雄入城。

“黑暗精灵,这次他绝对会让你留下来了。”贝尔瓦对崔斯特说道,“你击退了怪物。”他把崔斯特安顿在家中,发誓他会带着好消息回来。

崔斯特没有他朋友那么乐观。札克纳梵最后的警告言犹在耳,玛烈丝主母不会放弃追杀他的举动,这点他并无法否认。在他和贝尔瓦离开石城的这几个星期内,发生了很多事,但他知道,没有一件事足以完全抵消石城所受的威胁。崔斯特愿意和贝尔瓦一起回来,是因为这里也适合作为他接下来计划的起步。

“玛烈丝主母,我们还要战斗多久?”崔斯特对着无人的房间内空白的石墙大声说道。他必须将他的思路说出口,以加强自己的决心。

“这场战斗只会两败俱伤,但这就是黑暗精灵的方式,对吗?”崔斯特跌坐在一张石凳上,靠着石桌思忖自己话中的事实。

“你盲目的憎恨将驱使你继续追杀我,直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在魔索布莱城中,原谅是不存在的,那会违背你那邪恶的蜘蛛神后的旨意。

“这里是幽暗地域,你的黑暗、充满阴影的世界,但这不是全世界!玛烈丝主母,我会看看你邪恶的魔掌能够伸多远!”

崔斯特沉默许久。他记起在学院中所学的第一课,试着找出一些线索,以确信任何有关地表世界的故事都是谎言。学院教官的诡计几百年来一直完美元假,崔斯特很快就明白,他只能相信自己的直觉。

贝尔瓦数小时后回来,带着一张臭脸。崔斯特知道他的想法没错。

“顽冥不化,半兽人的脑袋……”荣勋团长进门时从牙缝中吐出几个字。

崔斯特给他一个灿烂的微笑,制止了他的咒骂。

“他们不让你留下!”贝尔瓦气呼呼地对他叫嚷。

“你真相信他们会答应吗?”崔斯特问,“亲爱的贝尔瓦,我的战斗还没结束。你相信我的家族会这么轻易被击败吗?”

“我们再出城去冒险。”贝尔瓦吼道。他坐到崔斯特身边的石凳上,“我们慷慨大方的一”他带着讥讽的口气说,“国王同意让你停留一星期。一个星期而已!”

“这次我一个人离开。”崔斯特插话道。他掏出口袋内的玛瑙雕像,考虑了一下,“多半时候是一个人。”

“黑暗精灵,这个我们以前就争论过了。”贝尔瓦提醒他。

“这次不一样。”

“是吗?”贝尔瓦反驳道,“你现在难道会比以前更有能力独闯幽暗地域的荒野?你忘了寂寞的煎熬吗?”

“我不会待在幽暗地域的。”崔斯特回答。

“你打算回故乡?”贝尔瓦激动地从凳子上跳起来,凳子还被踢翻在地。

“喔,不,绝不!”崔斯特笑道,“我永远不回魔索布莱城,除非马烈丝主母用铁链套住我!”

荣勋团长吁了一口气,把凳子立直,重新坐下,好奇地等待下文。

“我也不会再留在幽暗地域里,”崔斯特解释道,“这里是玛烈丝的世界,比较适合拥有黑暗之心的,真正的黑暗精灵。”

日尔瓦终于开始了解崔斯特的含意,然而却无法相信。“你在说什么?”他质问道。“你究竟打算去哪里?”

“地表。”崔斯特平静地说。贝尔瓦再次跳起来,这次把凳子踢得更远。

“我曾经上去过,”崔斯特镇定地继续说。他心意已决的眼神让地底侏儒安静下来。“我参与了一场大屠杀。那次旅行中,只有我同伴的恶行让我感到痛苦。那里,广大世界的气息与凉风的吹拂,一点都不可怕。”

“地表,”贝尔瓦喃喃道。他的头往下一垂,声音细得像在呻吟。

“石头在上,我从没想过要到那上面去!地底侏儒不屑于那里。”贝尔瓦突然近了桌面一下,抬起头来,露出坚决的笑容。“不过,如果崔斯特要去,那贝尔瓦也会同行!”

“崔斯特要独自去。”黑暗精灵回答道,“就像你说的,地底侏儒不属于地表。”

“也不属于黑暗精灵。”贝尔瓦直率地反驳道。

“我不适用于黑暗精灵的一般法则。”崔斯特回应。“我的心跟他们的不一样,他们的家也不欢迎我。我要在这无止无尽的地道里走多远,才能摆脱家族的仇恨?就算我为了逃离魔索布莱城而进入了契德。纳撒或其他黑暗精灵城,该城的居民仍可能在蜘蛛神后的驱使之下继续追杀我,想置我于死地。贝尔瓦,我不可能在这片地底找到安宁的;恐怕你也不会永远忍受远离幽暗地域岩石的日子。你属于这里,你应该留在这里享受你的荣耀。”

贝尔瓦沉默许久,细细咀嚼崔斯特的话。如果崔斯特要求他一起到地表去,他当然会去;但他确实不想离开幽暗地域。他也毫无理由说服崔斯特不要离开。他知道,一个黑暗精灵在地表上固然必须接受许多考验;但或许崔斯特留在幽暗地域更痛苦?也许他们都忽略了他所承受的折磨。

贝尔瓦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发光的魔法别针。“带着吧,黑暗精灵。”他轻轻说道,把别针抛向崔斯特。“不要忘记我。”

“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绝对不会忘记你。”崔斯特允诺道,“绝对。”

这个星期对贝尔瓦而言实在过得太快了。他明白自己再也看不到崔斯特,但是他也明白崔斯特的决定是对的。身为朋友,他所能做的就是帮崔斯特打点所需的装备,让他能在最佳状态追求自己的未来。

他带崔斯特到城内最好的粮食店,自掏腰包为朋友付了所有费用。

贝尔瓦还非常用心地给了崔斯特一份珍贵的礼物。地底侏儒有时会上地表,史尼提克王因此拥有好几份简图,标示出通往地表的地道。

“这趟旅行需要花上好几个星期,”贝尔瓦交给他一捆羊皮纸卷时说道,“可是,没有这个的话,我担心你会根本找不到路。”

崔斯特打开卷轴时,双手颤抖。这是真的,他现在终于确定,他要到地表上去了。在那刻,他几乎要开口要求贝尔瓦同行了,他怎么能与他最亲爱的朋友分别?

然而,支撑他的信念再次规戒他,不能自私。

他隔天启程离开市灵登石城。临行前,他允诺一旦回到幽暗地域,一定会来探视贝尔瓦。而他们俩都知道,他不会回来了。

一天天平静无事地过去了。崔斯特有时高举着贝尔瓦送他的魔法别针前进,有时行走在寂静的黑暗中。不知是巧合,还是命运大发慈悲,前往地表的一路上都没遇见怪物。幽暗地域的变化不大,尽管地图老旧,路仍然不难找。

在离开布灵登石城的第三十三天早上拔营后,崔斯特感到空中有道闪光,一股似曾相识的冷冽气息挑来。

他掏出玛瑙雕像,召唤关海法。他们俩紧张地往前走,每一处转弯时都期待头顶上豁然开朗。

他们来到一处小洞穴,远方拱门后的黑暗看起来不再像幽暗地域里那么深沉了。崔斯特屏住气息,带着关海法走过去。

星星在夜空中的云缝里闪烁,月亮被云层半遮掩着,银白色的月光胶陵地撒下来。山风呼吼着,像是在唱歌。地道的出口在一处高耸的山脉之中,此刻崔斯特俯视着被遗忘国度的大地。

他忘我地站在山巅上,望着天上的云朵飞驰而去,一点也不在意刻骨的寒风。

关海法静立在他身边,毫无批评之意。崔斯特知道,黑豹一向如此,永远不变。

------------------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流亡》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r·a·萨尔瓦多的作品集,继续阅读r·a·萨尔瓦多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