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

第02章 黑暗中的声音

作者:r·a·萨尔瓦多

崔斯特努力驱散疲惫,勉强站起身来。前夜与石化蜥蜴之战消耗了太多精力,然而,他知道自己不能再休息了。他饲养的洛斯兽,他的食物来源,现在正四处散布在迷宫般的地道里,他得去找回来。

崔斯特很快地检视了四周,以确定一切如常。这是个又小又不起眼的洞穴,他用来作为遮风避雨的住所。他的视线最后停驻在那块豹形的玛瑙雕像上,内心深切渴望关海法的出现。与石化蜥蜴作战时,他把关海法留在身边将近整夜,经历这场战斗,关海法也需要回到星界好好休息。必须再过一整天,关海法才能获得充分休息,再度现身;如果只是为了这点非关性命的理由而提前让小雕像回复原形,实在是有点愚蠢。崔斯特无奈地耸耸肩,把小雕像放入口袋,徒劳地驱遣寂寞。

他很快地审视了洞穴主要出口外的岩石掩蔽物四周,然后目光移往洞穴后方较狭小的地道。旁边墙上的一道道刮痕,是他之前记录流逝的日数所刻上的。崔斯特草草地划上另一道刻记,然而时间对他已经不重要了。有多少次他忘记刻上记号?有多少日子趁他疏忽时悄悄溜走?墙上数以百计的刻痕能代表什么?

不知为何,时间变得不再有意义。在猎人的生命中,日与夜已不再有区别,今天、明天,每一大都是同一天。他钻进坑道,向尽头微弱的光源前进。光线来自于巨大的审类,尽管对黑暗精灵而言有些刺眼,但当他穿过狭长的坑道来到一处长形的洞穴时,他仍感受到一种确实的安全感。

这里的地面断裂成两层。较低的层布满答辞,涓细的水流蜿蜒其中;较高的一层则丛生高耸的蘑菇。崔斯特前往蘑菇丛,尽管他在那里通常不受欢迎。他知道蕈人正监视着他。石化蜥蜴首次出现时,曾经“造访”此处,让蕈人遭受极大的损害,它们现在莫不警戒万分,随时都有可能变得危险之至。然而崔斯特猜想它们应该也知道是谁除去了这个大害。黄人的智慧并不低,如果他的武器不出鞘,举动不过于突兀,它们应该会让他路过这片它们守护的章林。

崔斯特来到峭滑无比,高达十数尺的断壁之前,断壁上方即为蕈林所在。这样的高度对他而言不过是一层阶梯,他轻而易举地攀上断壁。一群市人围成扇形等着他,有些草人只有他的一半高,但大部分的身高跟黑暗精灵差不多。崔其特交叉双臂横在胸前,这是幽暗地域中通行的和平手势。

蕈人觉得崔斯特的外表丑陋——崔其特对蕈人也有同样的观感。然而它们实知道崔斯特消灭了石化蜥蜴。长久以来蕈人一直与这位流亡的黑暗精灵比邻而居,各自护卫这块被他们共同视为圣地的地底洞穴。在严酷贫瘠的幽暗地域中,很难再找一到另一个如此生机盎然的绿洲洞穴了:可食用的植物处处繁衍,放饲的洛斯兽穿梭其中,还有一条鱼群丰富的溪流。尽管四处掠食的怪物总是能沿着外面的地道找到这里,只有章人和崔斯特把关,这里倒还能维持平静。

体型最大的章人站到崔斯特面前。崔斯特没有任何动作,他知道他必须与蕈人的新首领建立互信关系。但是他仍然暗中绷紧肌肉,准备在情况生变时往旁跃开。

蕈人向他吐出一团孢子云。崔斯特得趁被笼罩前的瞬间判断局势。成熟的审人能放出各式各样的孢子云,有些可是非常危险。但他随即辨识出这团云雾的特殊色调,完全接受了它。

王死掉,我是王。蕈人的想法透过孢子云的刺激产生心灵感应的联系,传到了崔斯特的脑中。

你是王。崔斯特在心底回应。他怎能期待这群蕈人开口说话?

跟以前一样?

底下给黑暗精灵,蘑菇林给蕈人。首领回答。

同意。

蘑菇林总蕈人!首领加强了语气重复了一次。

崔斯特默默地跃下岩壁。他的目的达成了,没有必要再逗留,他跟章人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

他跳过五尺宽的溪流,快步跑过厚厚的藓苔层。这个洞穴形状狭长,前后延伸了数码之远,然后在一个小转角后通向纠结盘旋的地底迷宫。崔斯特在弯处附近再次巡视了石化渐赔造成的破坏。地上散布着好几只被吃了一半的洛斯兽尸体,他必须处理这些尸体,以免腐臭味招来更多不速之客。还有几只络斯兽安静地立在那儿,动也不动——显然已被怪兽的视线给石化了。在前方不远的地洞出口处伫立着另一尊十二尺高的石像——前任蕈王。

崔斯特停下来凝视它。他们从未告知彼此的名字;然而他至少认为它是他的同盟,甚至也许已当它是朋友。他们并肩生活了好几年,虽然鲜少碰面,但是对方的存在就能带给他们安全感。不过,尽管如此,他对这位被石化的盟友丝毫没有愧疚感——“强者生存”是幽暗地域的唯一法则,只能说,章王不够强。

这片荒野中,成功只有一次机会。

崔斯特再度回到外面的坑道。他感到自己的怒气开始膨胀。他专注于发生在他地盘上的大屠杀,全心全意接受这股成长的愤怒,当成荒野中的伙伴。他穿越一连串地道,来到昨晚他施放黑暗结界,也是关海法埋伏诱敌之处。他的法术效力早已消散,了无痕迹,他的夜视能力辨认出几个发热的形体在一座冰冷的小丘上爬行。没错,那座小丘正是石化蜥蜴的尸体。

那些爬行的小动物只让猎人更加愤怒。

他直觉地握紧一把弯刀的刀柄。接着,猎人掠过石化蜥蜴的头部,弯刀似乎是出于自己的意导而飞出刀鞘,炒地刺入暴露于外的脑子。好几只盲目的穴鼠受惊飞起,一瞬间,另一把弯刀从崔斯特的手中飞出,将一只穴鼠钉在石头上。他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抄起穴鼠的尸体,丢入腰囊中。寻找洛斯兽将会非常耗时,他需要粮食补充体力。

接下来直到隔天中午,猎人都在他的地盘之外行动。穴鼠不怎么合他的胃口,但至少能支撑他生存与活动。对生活在幽暗地域的猎人而言,除了活下去,其他都不重要。

第二天结束时,猎人知道他逐渐接近那群迷失的牲口了。他召唤关海法前来,在黑豹的协助下毫不费力地找到了那群洛斯兽。崔斯特原本希望所有的牲畜还聚集在起,但显然他的希望落空了:只有六只留在那里。不过,聊胜于无。崔斯特让关海法担任“牧羊大”,将那六只洛斯首赶回苔藓洞穴中。这个决定对他而言相当艰难,他知道有关海法在身边,寻找失落牲口的任务会容易且安全得多。当黑豹完成任务,筋疲力竭地回到它的家乡星界时,那几头洛斯兽已经安全而舒服地在熟悉的溪边吃草了。

黑暗精灵立即启程继续搜寻。这次他又抓了两只又穴鼠作为行粮。时间一允许,他便呼唤关海法前来,半日之后再让它回去,如此循环,日子在黑豹的来去之间悄悄流逝。尽管没有任何进展,猎人还是没放弃搜索。受到惊吓的洛斯兽可能到处逃窜,方向与距离实难以预料。他知道,这个复杂而巨大的地底迷宫会耗掉他更多搜索的时间。

崔斯特尽可能就地竟食。他用匕首精确无比地刺死一只蝙蝠——事先掷了一把小石子声乐台西,混淆它的听力;也用一块大卵石砸毙一只的暗地域特有的巨蟹。最后,他终于对这漫无目标的冗长搜索厌倦了,只想回到他那安全的小洞穴。在这些缺水缺革的地洞中,那些盲目乱窜的港斯首怎么可能存活这么久?他终于接受了他的损失,决定回家。他选择了一条与来时路完全不同的地道返回答薛洞穴。

他下定决心,除非发现显然是那群迷失的洛斯兽留下的踪迹,他才改变既定的目标。然而,在半途中的一个转角处,一阵奇怪的声音吸弓吁他的注意,让他立时停下脚步。

崔斯特将手掌压在岩石上,感受微弱却规律的震动。在不远处,有某个东西在规律地敲击着石头。

猎人拔出弯刀,顺着震动的来源方向在境蜒的通道中蹑足前进。

闪烁的火光让他立即蹲伏身子,但他没有退避。他明白这附近有智慧生物。很有可能是敌人——但崔斯特的内心深处隐隐希望,不只是如此而已。

然后崔斯特看见了“他们”:两个正用手工打造的鹤嘴锹敲打石块,有的正用手推车收集石砾,还有两个站着守卫。猎人立即明白,附近可能有更多的守卫,他可能闯入了他们的警戒区而毫不自知。

崔斯特施展他的贵族身份所赋予的天生能力之一:他手扶着石壁缓缓漂浮了起来幸而他所处的这段坑道够高,可以将采矿者的活动一览无遗,又足以隐蔽踪影。

他们比崔斯特矮,没有毛发覆于皮表。他们的肌肉与躯干十分适合采矿,似乎就是他们的天职。崔斯特以前曾见过这个种族,而当他还在魔索布莱城学院受训时,对他们有相当深入的研究,他们是地底侏儒,又名“斯里布力”,是黑暗精灵在幽暗地域中的宿敌。

很久以前,崔斯特曾率领一队黑暗精灵巡逻队与一群地底侏儒对战,他自己则击败了侏儒首领召唤出来的土元素。他现在全记起来了。一如所有的往事,这是个痛苦的回忆。地底侏儒俘虏了他,把他捆绑起来囚禁在处秘密地洞里。他身为俘虏,却未遭受虐待,不过,侏儒认为他终究难逃一死,也向他解释了这点。那队侏儒的首领则尽可能地善待他。

然而崔斯特的同族在他的同胞兄弟狄宁领军之下狂暴无情地杀入地洞,对地底侏儒毫不容情。崔斯特曾经试图向他哥哥为侏儒首领求情,但狄宁以他一贯的冷血作风,下令砍断地底侏儒的双手后才释放他逃回家园。

崔斯特用力甩头,想把痛苦的记忆抛掉,并强迫自己回到现实。

地底侏儒会是非常难缠的对手,而他们也不会欢迎一个黑暗精灵打扰他们的采矿工程。他提醒自己,必须保持警戒。

采矿者开始以兴奋的语气交谈,显然他们挖掘到丰富的矿脉。

他们交谈的声音让崔斯特听得津津有味。虽然他尚无法辨识这种古怪的侏儒语。微笑不自觉地浮上他的脸庞,这是多年来他第一次展现笑容,即使是战斗的胜利也未曾让他感到愉悦。他看着侏儒们一面忙乱地爬上岩石,将一块块巨大的矿石搬入手推车中,一面呼唤附近的同伴们前来分享快乐。大约有十二个侏儒突然从四而八方出现,他之前竟未发现。

崔斯特凌空太久、浮空术的效力已过。他在墙上找一处突出的岩壁,靠在上面继续观赏采矿者的活动。当手推车都装满之后,地底珠儒便排成纵列,准备离开。照崔斯特一贯的谨慎作风,他会默默等待侏儒远离后再悄悄溜回自己的家。

但是崔斯特违抗了生存的简单逻辑。他无法任那些谈话声消逝于远方。他小心地跳下高墙,跟踪地底侏儒的队伍,完全不知道自己会被引到哪里。

他跟踪了很多天,这段期间内他不断抗拒召唤关海法的诱惑。

他知道关海法能够利用这段时间充分休息,而无论多远,有地底侏儒嘈杂的说话声作伴也就足够了。一切的生存本能都在警告他停止跟踪,然而长久以来,这是崔斯特第一次控制了他那原始自我的本能。

比起求生的简单需求,他更强烈地需要地底侏儒的声音。

地底的通道四周越来越有开发的痕迹,不再是天然的样貌。崔斯特了解他越来越接近地底侏儒的家园。潜在的危机感再度出现,然而他依旧忽略不顾。他加快脚步,保持地底侏儒的身影在视线范围之内,同时揣度他们是否会在附近设置诡诈的陷阱。

侏儒们在此时开始估算步伐,小心翼翼地避开某些区域。尾随在后的崔斯特会意到沿路设下了陷阶。他亦步亦趋地模拟他们的行为,也避开了那些区域,有时是一块松动的石头,有时是一条隐蔽的绊脚线等等。当一个新的声音加入了采矿的队伍时,崔斯特迅速地躲到一块凸起的岩脉之后。

采矿队伍来到一道又宽又长、通往上方的石阶前,两旁的石壁光滑无根,一点裂缝都没有。石阶的一侧有条通道,宽度与高度正好容纳手推车,崔斯特敬畏地看着侏儒将最前端的手推车用链子固定,接着在石头上拍打一连串讯号通知看不见的操作员,链子便吱吱嘎嘎地动起来,将手推车拉入洞中。只见推车一辆接着一辆被送入洞中消失无踪,地底侏儒的工作也告一段落,他们逐一步上阶梯,此处的人数越来越少。

当最后两个侏儒将最后一辆推车套上链子,在石头上拍打信号时,崔斯特不顾一切地下了个赌注。他等侏儒一转过身去,便奔向推车,正好在它从通道口消失之际赶搭上车。崔斯特马上明白自己行动的愚蠢:最后那位侏儒没有察觉到崔斯特,他搬了块石头堵住了通道口,也堵住了崔斯特的退路。

链子把推车往上拉,上升的坡度大约与石阶平行。崔斯特看不见前方,因为推车设计得恰好符合整个通道的高与宽度。他发现推车的侧边还装了一个小轮子,以辅助通行。侏儒表现的智慧让他颇有好感,但四周的险境仍不容忽视。地底侏儒不可能对一个擅闯的黑暗精灵表示友善,他们可能会先用武器代替问题招呼他。

数分钟之后,通道的坡度转平,变得宽敞起来。只有一个侏儒在那里轻松地操作曲轴将推车拉下来。他过于投入工作,以致于完全没注意到一个黝黑的身影悄悄地从最后一辆推车后方溜出房间的侧门。

崔斯特一出门就听到数种声音。他不知该往何处去,只好继续前进,向下跳到一块岩脉上并迅速伏低。在他底下是石阶顶端的平台,侏儒守卫与采矿者二十来人,正站在那儿聊天,谈论这次采矿的丰收。

在平台尽头处有两扇以金属装饰的巨大石门,从半启的门扉中,崔斯特得以一窥地底侏儒建造的城市面貌。他所在的位置视野并不佳,看到的不过是城市的小角,然而他猜测藏在大门后面的空间其实并没有魔索布莱城所在的洞窟来得大。

崔斯特想进去!他想一跃而起,奔入那两扇门中,将自己交付给地底株儒,不管他们会如何以自认公平的方式审判他!也许他们会接纳他,也许他们会发现真正的崔斯特。杜至登。

在平台上谈笑的地底侏儒走入城市。

崔斯特得现在跳起来跟着他们进人那两扇门中!

可是现在,这位在幽暗地域严酷的荒野中生存了十年的猎人却无法移动分毫;这位猎人击毙了凶恶的石化蜥蜴和横行幽暗地域中的无数怪物,现在却无法如自己所期望地把生命交给一个可能友善的陌生社会。猎人并不了解这类概念。

巨大的石门关上,发出响亮的撞击声——那一瞬间,崔斯特黝暗的心中闪烁的火光也跟着熄灭了。

过了漫长难耐的一刻,崔斯特。杜垩登跳下藏身的岩脉,落在平台上。当他步下台阶,远离身后那群热闹的生命时,他的视线突然朦胧起来。若不是凭着猎人原始的本能,他还没发现有更多侏儒守卫出现。他疯狂地跃过那些吃惊的伟儒,迅速逃出斯涅布力的世界,再次回到幽暗地域开放的怀抱,令人窒息的自由中。

当地底侏儒的城市已远远抛在身后时,他拿出口袋里的小雕像,想呼唤唯一的同伴;然而他迟疑了一会儿,又将雕像放回口袋中。他决意惩罚自己刚才的懦弱。如果他能再坚强些,他所受的折磨可能早已结束无论是以何种方式。

在返回苔藓洞穴的途中,猎人的本能重新掌控了崔斯特。幽暗地域和无法抗拒的危机意识重新包围住他,原始的警觉系统开始运作,拒绝任何足以分心的念头,包括地底侏儒及他们的城市。

原始本能曾经拯救了崔斯特,但也正将他推火毁灭之途。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