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

第03章 蛇与剑

作者:r·a·萨尔瓦多

--------------------------------------------------------------------------------

“有多久了?”狄宁双手比划着黑暗精灵专用的默语,无声地向布里莎询问:“我们在这些地道中钻来钻去,搜猎背叛的弟弟,已过了多少个星期?”

狄宁的表情透露着挖苦之意。布里莎怒目瞪着他,一言不发。

她比他更痛恨这件枯燥乏味的任务。她是罗丝的高阶女祭司,也曾是一族中的长女,拥有最高的荣耀,从未亲自执行这类搜猎任务。如今却由于不明的原因,席娜菲加入了家族,把她挤到次等的地位。

“五周?”狄宁继续比划。他的不快随着迅速挥动的手指而逐渐升高。“六周?姐姐,”他追问:“自从席娜菲席奈安……随侍在玛烈丝主母身旁以来,到底过了多久?”

布里莎松开她腰带上的蛇首鞭,愤怒地挥向弟弟。狄宁知道自己的嘲弄逾越分际,为求保命,他拔出创,试着闪避。布里莎的攻击快一步,轻易地格开狄宁徒劳的阻挡,六头蛇中的三头笔直命中杜垩登家长子的胸口与双肩。一阵刺痛穿透狄宁的身体,接着是阵冰冷的麻痹贯串全身。他握剑的手无力地垂下,膝盖一软,整个人往前倾倒。

布里莎随即伸出一只手握住他的咽喉,毫不费力地把他整个人凌空抓起。她巡视四周,确定搜猎队伍中的其余五人并未企图支援狄宁之后,便将几近昏迷的弟弟粗暴地撞在墙上。高阶女祭司逼近狄宁的身躯,一只手仍紧抓住他的喉咙。

“聪明的男性会更懂得分寸!”尽管玛烈丝明白指示队伍的所有成员,出了魔索布莱城的边界之后,除了默语之外不准使用其他的通讯方式,布里莎仍大声咆哮。

狄宁过了好一阵子才明白自己的困境。即使麻痹感消逝后,他仍然无法吸气;尽管手上还握着剑,体重比他重约二十磅的布里莎却迫使他把剑尖抵着自己。更糟的是,布里莎的另一只手高举着令人丧胆的蛇首鞭。这件邪恶的武器不同于一般鞭子,即使在近距离,它那活生生的蛇头仍然灵活白如,盘卷攻击,完全随着主人的意志起舞。

“玛烈丝主母对你的死决不会有任何质疑。”布巴莎以冷酷的口吻对他耳语道:“儿子从来不是她关心的事!”

狄宁望向她身后那些队伍中的士兵。

“目击证人?”布里莎猜中他的想法,大笑说道:“你真的以为他们胆敢为了区区一个男性而指控一个高阶祭司?”布里莎眯起了双眼,将脸庞逼近秋宁。“区区一具男尸?”她再度咯咯发笑,然后慕地松开了狄宁。地跪坐在地上,大口喘气,试图平复呼吸。

“过来,”布里莎对着队伍的其他人比默语,“我感到我的弟弟不在这个地区。我们该回城补充装备了。”

狄宁望着他姐姐忙着准备离开的背影。他现在只想把剑插入她背下的两块肩胛之间,但他还算聪明,不会付诸实行。布里莎升任罗丝的高阶祭司已有三百年之久,而尽管玛烈丝与杜垩登家族的其他人都失去罗丝的宠爱,她仍算是蜘蛛神后眼里的红人。就算她的邪恶女神不再庇佑她,凭着娴熟的法术与那柄随侍在侧的蛇首鞭,她仍是强大的对手。

“姐姐,”狄宁在她动身时叫住她。布里莎转向他,惊讶他竟敢出声对她说话。

“请接受我的道歉。”狄宁说。他指示队伍中的其他士兵继续行进,然后比划起默语,以免士兵知道他和布里莎之间进一步的对话。

“席娜菲。赫奈特的插入让我非常不高兴。”狄宁解释道。

布里莎的嘴chún微微向上撇,露出她典型的暧昧笑容,狄宁看不出她是在同意他的说法,还是在嘲笑他。“你认为你很聪明,可以质疑玛烈丝主母的决定?”她以默语问道。

“不足!”狄宁加强手势。“玛烈丝上母必须这样做,而且她总是以家族的利益为重。可是我不信任赫奈特!席娜菲眼看着她的家族在执政议会的判决之下化论乌有,她宝贝的孩子们惨遭杀戮,还有她大部分的子民也难逃一死。遭受了这么惨重的损失后,她真能完全效忠于杜垩登家族吗?”

“愚蠢的男性!”布里莎比划手势驳斥,“女祭司知道她们唯忠诚的对象是罗丝女神。席娜菲的家族毁了,所以席娜菲也不复存在。

她现在是席奈安。杜垩登,在蜘蛛神后的命令之下,她将会全然接受这个名字所赋予的所有义务。“

“我不信任她,”狄宁重申自己的想法,“我也不愿意看到亲生姐妹把高位让给她。你们才是真正的杜垩登贵族,席奈安应该位于玛雅之上,或甚至当个平民。”

布里莎尽管内心完全同意他的说法,但还是咆哮道:“席奈安在家中的地位安排跟你无关,杜垩登家族因为加入了新的祭司而更加壮大,这才是你们男性该关心的!”

狄宁点头表示同意她的逻辑,并准备站起身来。他很聪明地先把剑收回剑鞘,布里莎见状也将蛇首鞭盘回腰间,但仍然冷冷地以眼角盯着弟弟的背影。

从现在起,狄宁在布里莎身边时得多加小心。他知道,他的性命全系于自己在姐姐身边的表现,因为玛烈丝会继续派布里莎随他的巡逻小队出来搜猎。布里莎是杜垩登家女子中最强壮的,最有可能觅获崔斯特而将之制伏;另外,也没有人能比担任巡逻队长十余年的狄宁更清楚魔索布莱城外的每条通道。

狄宁耸耸肩,有点无奈地接受了他未来坎坷的命运,旋即随着他姐姐进入通往魔索布莱城的通道。他们只在城中稍事补给,顶多停留一日便要返回城外,继续搜捕那位危险的逃亡者。狄宁真心希望永远不要遇见他。

关海法的头突然转开,整个身子凝止不动,一只脚掌还抬在半空中。

“你也听到了,”崔斯特紧贴着黑豹的身侧低声道。“走吧,关海法,让我们去看看是哪个新家伙闯入了我们的地盘。”

他们悄然无声地在熟得不能再熟的甬道中疾奔。刹那间,崔斯特和关海法同时煞住了脚。他们都听到一阵细微的脚步声是靴子敲击地面的声音。崔斯特明白,幽暗地域中没有一种自然生物会发出这种声音。他指指一座碎石堆的顶端,关海法随即带他上去。在那里,他们能够从另一端观察一个宽大的多层洞窟,在地利上较占优势。

没过多久,黑暗精灵巡逻队便出现在视野之内。距离还太远,崔斯特无法分辨他们的身份,只看得出共有七人。崔斯特讶异自己竟能在这么远的距离听见他们的声音。他想起自己身在杜垩登巡逻队的日子。那时他率领超过十二人的巡逻队,训练有素的士兵从不彼此交谈,总是像阴影般地躲着,连他锐利的眼睛都难以发现。他有那么多同伴,却觉得自己一直是独自一人。

然而现在,他体内原始、直觉的猎人自我,轻而易举地便察觉了那队巡逻士兵的踪迹。

布里莎突然停止前进,闭上了眼睛,全神贯注于定位术的咒语上。

“是什么?”当她转头看向狄宁时,他的手指此划着问道。她那吃惊却十分兴奋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崔斯特?”他难以置信,不禁深深地抽了口气。

“安静!”布里莎比手势制止他。她向四周扫视一圈,然后指示小队随她隐藏到洞壁的阴影中。这个洞窟相当宽阔,而且一望无际,一毫无掩蔽。

布里莎此时才向狄宁点点头,证实他的猜测。她相信任务至此终将达成。

“你真的确定是他?”狄宁以手指比着默语问道。他太激动,以致于差点无法表达精确的想法,“可能只是一些腐食生物——”

“我们知道弟弟还活着,”布里莎飞快地比划着,“否则玛烈丝主母早就重获罗丝的宠爱了。只要崔斯特活着,他必定还拥有那件物品!”

巡逻小队突然失去踪影,让崔斯特非常惊讶。他们绝对不可能发现在突出的岩角掩护下的他,再说他和关海法也将脚步声隐匿得相当成功。然而他明白,巡逻小队防避的对象正是他。这事有些不对劲。一般而言,黑暗精灵很少会离魔索布莱城这么远。崔斯特企图说服自己,也许他们不过是妄想在幽暗地域中训练求生。然而他仍隐约觉得,这队士兵出现在他的地盘,绝非偶然。

“关海法,走,”崔斯特对大猫耳语,“去探深我们的访客,回来告诉我状况。”黑豹沿着洞窟内的阴影处飞快地溜走了。他则藏入岩缝间,一面仔细倾听,一面等待。

只约莫过了一分钟,关海法便返回他身边,然而这一分钟对他却犹如永恒般难熬。

“你认识他们吗?”崔斯特问道。黑豹伸出一只脚爪搔刮着岩石。

“以前的巡逻小队?”崔斯特大声地猜测:“曾经在你我身旁的那些战士?”

关海法没有明确的动作,似乎不确定。

“那,是赫奈特士兵?”崔斯特说着。他想他大概知道答案了。赫奈特家族终于还是来找他,以报复他杀了艾顿与冯索吉,那两位试图杀他,却反丧命在他手中的赫奈特法师。也许,他们是来寻觅关海法的,因为这尊玛瑙雕像起初是玛索吉所拥有的。

他看着关海法的反应,却发现自己错了。黑豹向后退一步,看来对他的推论相当激动不安。

“那么是谁?”崔斯特问道。关海法用后腿站立起来,搭上他的肩膀,用一只大掌轻触他的颈袋。崔斯特感到不解,便将颈袋取下,把里面装的物品全部倒在掌上。一些金币、一块小宝石,以及他的家徽一块银色的徽章,上面刻有杜正登家族古名“德蒙。纳夏斯巴农”的缩写字母。他瞬间便明白了关海法的意思。

“我的家人。”崔斯特冷冷地低声说道。关海法从他身上跃下,再度伸出爪子,兴奋地扬刮岩石。

霎时,上千件回忆涌入他的脑海,然而无论是好是坏,无疑都只有一种可能:玛烈丝主母对他在“命运之日”的行动并未忘怀,更退论宽围。崔斯特背弃了她和对蜘蛛神后的信仰,依他对罗丝的深刻理解,他非常清楚地的行为会置他母亲于何种不利的地位。

崔斯特再度望向洞窟暗处。“来,”他喘着气对关海法说道,并跃向下面的地道。离开魔索布莱城曾经是个痛苦而犹疑的决定,他现在丝毫不想和他的血亲相会,也不想勾起任何疑虑与恐惧。

他与关海法转入秘密的通道,在最为蜿蜒复杂的迷宫中不停地穿梭奔跑了一个小时以上。这区域的每条路,他闭着眼睛都能走,要甩掉跟踪的小队简直易如反掌。

然而当他最后停下来调匀呼吸时,他感到巡逻队仍旧尾随着他,甚至可能比刚才还更接近。他看着黑豹,旋即证实了他的猜虑。

崔斯特明白自已被魔法定位了,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解释。“但是怎么做到的?”他向黑豹表达疑间:“我已经不是他们所熟悉的那个弟弟了,无论从外表还是内心的想法上来看。还有什么地方是依然如故,可以让他们用咒语捕捉到?”

他快速地巡视周身,眼光首先落在他的双刀上。两柄弯刀固然锻工精良,但魔索布莱城中大多数精灵的佩刀也是如此。再者,他的佩刀甚至不是出自杜至登家族的手工,也并非设计成家族偏爱的风格。那么是他的斗篷?

魔斗篷是家族的指标,每个家族都有其特殊的刺绣风格与设计图样。可是崔斯特身上的斗篷已然破烂不堪,完全辨识不出其上特殊的花纹,他怎么也不相信这样的斗篷能被法术定位。

“隶属杜垩登家族……”崔斯特喃喃自语。他看向关海法,蓦然地点点头——答案揭晓了。他重新解下颈袋,取出里面的杜垩登家徽。家徽是以魔法打造而成的,因此也拥有专属于该家族的魔力。

他想了想,便把家微放人颈袋,再褪下颈袋挂到关海法的脖子上。“猎物要反攻了。”他愉快地对黑豹说道。

“他知道自已被跟踪了。”狄宁向布里莎闪着手势,她并未置一辞以为辩解。崔斯特当然知道,从他的形迹看来,他正试图摆脱他们。

但布里莎一点也不挂虑。崔斯特的家徽正在她的脑里闪闪发亮,她那受到魔法增强的注意力绝对不会错过这么鲜明的指路标。

但当队伍跟踪到一条岔路口时,她还是停了下来。讯号无疑在前方,但不确定足循着哪一条岔路。她对三名士兵下令:“左边。”接着指示另外两名:“右边。”她让狄宁留在原地,和她一起守在岔路口以便随时支援。

高悬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蛇与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