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

第05章 邪恶的同盟

作者:r·a·萨尔瓦多

狄宁垂头丧气地蜇着脚步向杜垩登家族小神堂的前厅踱去,他并不急着谒见暴怒的主母;但是玛烈丝主母的召见,他可不能违抗。

快到门口时,他看到维尔娜和玛雅一起立在雕花的门扇前,同样地踌躇不前。

“现在情况如何?”狄宁以默语询问他的姐姐。

“玛烈丝主母和布里莎及席奈安已经待在里面一整天了。”维尔娜也以默语回覆。

“在计划搜捕崔斯特的下一步行动吗?”狄宁不起劲地问着。一想到这类计划地必然有份,他就兴奋不起来。

两位女性并没有忽视弟弟无奈的皱眉。“真的很可怕吗?”玛雅问道:“布里莎一句话也不提。”

“她重伤的手指与毁损的蛇首鞭就足以说明一切了。”维尔娜插话道,她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一如杜垩登家族的其他成员,维尔娜也不喜欢她这位长姐。

狄宁并未回以同意的笑容。“当我们的弟弟还在这里时,你已见识过他的高超本领;”狄宁以默语回覆,“在城外的这几年来,他的技术更是比以前精进了十倍以上。”

“但他看起来如何?”维尔娜问道。她显然非常好奇于崔斯特的求生能力。一从巡逻队返回城内,报告了崔斯特仍然活着的消息之后,维尔娜便一直悄悄希望能再见这位弟弟一面。她和崔斯特是同父所生——城内都这么传说,因而维尔娜对崔斯特怀有一股难言的同情,尽管玛烈丝如此僧恨这位么子。

她兴奋的神情引起狄宁的注意,同时也令他想起崔斯特对他的侮辱。他对姐姐皱了皱眉表示不满。“姐姐,不必担心,”他的手快速挥动:“如果玛烈丝这次派你执行任务——我怀疑地会这么做你就可以看到你想见的人了,可能还不只如此!”狄宁于话尾拍掌加以强调,然后从两位姐姐之间穿过,推开大门直入前厅。

“你弟弟已经忘记如何敲门了。”玛烈丝主母对站立两旁的布里莎与席奈安说。

跪在王座之前的锐森转过头去看狄宁。

“我可没允许你向上看!”玛烈丝在座上挥舞着拳头对待父大喊,锐森害怕得伏在地上。玛烈丝的嘴里接着冒出一句强力的咒语。

“爬过来!”玛烈丝命令道,锐森匍匐至她的脚前。玛烈丝将手伸向他,而她的眼睛一直旺视着狄宁。杜至登家的长子可没有错过母亲的眼神。

“吻手!”玛烈丝对锐森说道。他忙不迭地爬起来猛吻着她伸出的手。“站起来!”玛烈丝下了第三道命令。

锐森连忙起身。他还没完全站直,主母一个重拳正中脸部,把他击倒在地上。

“你敢动一下,我就杀了你!”玛烈丝威吓道。锐森动也不动,他对冯烈丝的狠话丝毫不敢质疑。

狄宁知道这一连串的表演无非是在杀鸡儆猴,针对他的目的大于惩戒锐森。玛烈丝的双眼始终盯着他,一眨也不眨。

“你让我失望了。”她终于对他说道。狄宁接受了她的责备,没有辩解,甚至连气也不敢喘。她突然转向布里莎。

“还有你!”马烈丝大吼道:“六个训练有素的卓尔战士供你差遣,而你,一个高阶祭司,竟然没把崔斯特带回来见我!”

布里莎握紧她那只受伤的手掌,又松开。她的手指已由玛烈丝以魔法复原了。

“七个对付一个!”玛烈丝继续咆哮道:“结果你却像丧家犬般的夹着尾巴逃回来,告诉我这么一个丢脸的故事!”

“主母大人,我会抓到他的!”站到席奈安身边的玛雅突然出声表示。然而布里莎立即出言反对。她此时的想法与狄宁一致。“你太轻敌了!”她低吼道。玛烈丝眼视着她,以示警告;但市中莎目前是蜘蛛神后跟前最红的高阶祭司,大可言所慾言,不为主母的权威所限。

“你对我们这位么弟一无所知。”布里莎继续说道,她其实也是在针对玛烈丝说的。

“他不过是个男性,”玛雅反驳道:“我会——”

“你会被砍成两半!”布里莎大吼。“收回你的笨主意与轻浮的承诺,小妹!在魔索布莱城外的荒凉通道中,崔斯特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杀掉你!”

玛烈丝严肃地听完了她的话。布里莎与崔斯特会面的经过,她已听市里莎报告过好几次;而以她对布里莎的勇气与能力的了解,布里莎不可能畏罪谎报。

玛雅闭口不语,不想再继续与姐姐争执下去。

“既然你现在更为了解你的么弟,”玛烈丝问布里莎:“你能击败他吗?”

布里莎伸出受伤的手。新接上的手指得要好几个星期后才能完全恢复。

“那你呢?”玛烈丝转问狄宁。布里莎的姿势算是回答了她的问题。

狄宁一时感到非常为难,不知如何回答易怒的母亲。实话实说必定会引起他和母亲的争执;但若说谎,他就非得回到那些地底通道中去对付弟弟。

“老实回答!”玛烈丝吼道:“你想不想再次去搜捕崔斯特,好赢回我的宠爱?”

“我……”狄宁说不出话来。他防卫地垂下目光,他知道,玛烈丝对他施了侦测术,如果他说谎,她一定知道。“不,”他平板地回答,“主母大人,即使会因而失去您的宠爱,我也不愿再去搜捕崔斯特。”

玛雅和维尔娜闻言均大吃惊——甚至连席奈安都难掩讶异之情。布里莎却点了点头,她自己也衷心希望永远都不要再遇见崔斯特。玛烈丝没有忽略女儿的动作所代表的意涵。

“请您见谅,主母大人,”狄宁继续说着,尽力想换回一点劣势:“我见过战斗中的崔斯特,他一毫不费力便把我击倒——我相信,未曾有任何敌人做得到这点。他也算是打败了布里莎,而我从没见过市里莎失败过!我怕我若再去追捕弟弟,结果只会为您与杜垩登家族带来更多麻烦与危险!”

“你害怕了?”玛烈丝阴险地问。

狄宁点头。“而且我知道我只会再度让您失望,主母大人。崔斯特对那些地道了若指掌,简直像是他的家,在那里,他的技能远非我能及,我不可能会胜过他。”

“我能接受一个男性懦弱的表现。”玛烈丝冷冷地说。没人为狄宁缓颊,他只好默默忍受主母的侮辱。

“但你是罗丝的高阶祭司!”玛烈丝转而辱骂布里沙:“罗丝赋予你的神力竟然无法对付一个区区的男性流民!”

“主母,请想想狄宁说的话。”布里莎回答道。

“罗丝与你同在!”席奈安对她大叫。

“但崔斯特已经不在蜘蛛神后的掌控之下了!”布里莎吼回去,“对我们所有人而言,恐怕狄宁说的是事实。我们无法在那里捉到崔斯特,幽暗地域的荒野是他的地盘,而我们不过是路过的陌生人。”

玛烈丝往椅背一靠,以一只手撑住瘦削的脸颊。尽管她对狄宁施以威吓,他仍声明拒绝;布里莎有强大的野心与能力,再加上罗丝的特别器重,不受杜垩登家族与玛烈丝本人失宠的影响,却还是狼狈地逃回来,连神赐的强力武器与手指都失去了。

“贾拉索和他那帮盗贼如何?”维尔娜看出了母亲的困境,提议道。“这么多年来,达耶特佣兵团对我们一直很有用。”

“那个唯利是图的佣兵头子不会答应的,”玛烈丝回答,多年前她就已试图雇用那位佣兵了。“达耶特佣兵团的每个成员都只听命于贾拉索,而我们的所有财富还不够塞他那贪得无厌的胃口。我怀疑贾拉索是奉班瑞主母之命行事的。崔斯特是我们自己的问题,而蜘蛛神后命令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

“主母大人,如果您命令我,我就去,”狄宁突然出声。“我只担心会让您失望。我不怕崔斯特的刀锋,甚至是死亡,只要是为了您。”狄宁有十足的把握,母亲在如此低落的心情之下,绝对无意派遣他出这趟任务,而他认为自己此刻表现的风度实在是明智之举,反正毫无损失。

“谢谢你,我儿,”玛烈丝对他微笑道。在其他三位姐姐的凝视之下,狄宁不得不忍住窃笑。“现在,离开吧,”玛烈丝继续故作施恩,她早看穿狄宁的如意算盘。“我们还有事要讨论,男性是插不上手的。”

狄宁深深地鞠了个躬,便急急地往门口退下。三位姐姐从他无力的脚步看出玛烈丝轻而易举便挫了他的锐气。

“我会记得你说的话。”玛烈丝挖苦地说,她喜欢这种权力游戏,享受周遭无言的赞佩。狄宁停下脚步,手还放在雕花大门的把上。

“不必怀疑,有一天,你会向我证明你的忠诚。”

当狄宁落荒而逃时,在场的五位高阶祭司全都愉悦地大笑了起来。

而躺在地上的锐森则发现自己陷入两难的危机。玛烈丝让狄宁离开,明确指示男性不得在场,却没准许锐森移动。他缩了缩脚和手指,准备随时跳起来。

“你还在这里!”玛烈丝突然对他尖叫道,他立刻冲向门口。

“站住!”以魔法强化的言语随即从玛烈丝的口中吼出。

锐森倏地定住,无法动弹,也无法抗拒玛烈丝主母咒语的魔力。

“我可没有准许你动!‘周烈丝在他身后尖叫道。

“可是……”锐森想辩驳。

“抓住他!”玛烈丝对最年轻的两位女儿下令,维尔娜与玛雅迅速地过去粗暴地抓住锐森。

“把他押入地牢,”玛烈丝指示道“让他活着,他还有用。”

维尔娜和玛雅拖着颤抖的男性离开了前厅。可怜的锐森一点也不敢反抗。

“你有主意了。”席奈安对玛烈丝说。在她还是赫奈特的席娜菲主母时,就已经学会分析每件行为背后的目的。她相当了解主母的职责,也因而明白玛烈丝之所以对无辜的锐森摔然发怒,其实是一连串精心设计的举动,而不只是表面的情绪化行为。

“我同意你的看法,”玛烈丝对布里莎说道:“崔斯特已非我族类。”

“可是班瑞主母亲口指示,我们不准失败。”布里莎提醒母亲:“你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保全执政议会的席位。”

“我们不会失败,”席亲安对布里萍说,眼睛一直看着玛烈丝。主母的脸上掠过一丝讽刺的神色。席荣安继续说道:“与杜垩登家族对战了十年,我渐渐了解玛烈丝主母的做法。你母亲会找到方法捉到崔斯特的。”地停了一下,注意道她“母亲”脸上渐展的微笑。“或者应该说她已经想出方法了?”

“等着瞧。”玛烈丝愉快地说,前任敌人对她宣示敬畏,鼓舞了她的自信心。“我们等着瞧。‘”

杜垩登家族的大神堂内人头攒动,聚集了两百多名杜垩登家族的平民。他们兴奋地交头接耳,讨论种种流言。除了罗丝的重大节日或出战之前的集体祝祷之外,平民很少获准进入这个神圣之地。

但目前并不可能爆发任何战事,更不是卓尔精灵日历上的任何节日。

神堂内,以正中的高台为圆心,投身了一圈圈的座椅。狄宁。杜垩登同样抱着紧张与兴奋之情,穿梭于群众之中,忙着带领人入席。

身为唯一的男性,狄宁不参与在祭坛上举行的仪式,再说玛烈丝主母对他什么也没透露。尽管如此,狄宁从自已被分派的任务中也看得出,这次事件对杜垩登家族的未来将会有重大的影响。他担任咏唱的主导,负责带领平民向蜘蛛神后适时献唱赞美诗。

狄宁担任这项职务好几次了,但这次玛烈丝生母特别警告他,只要有一个声音出错,他就等着受死。还有一件事困扰杜垩登家的长子:这项职务总是由他和另一位贵族男性搭档负责,此次却不见那位仁兄——即玛烈丝的现任伴侣,锐森。自从整个家族聚集在前厅讨论崔斯特的那天之后,狄宁就没再见过他。狄宁怀疑,锐森的侍父地位可能快要不保了。玛烈丝将前任伴侣献亲给罗丝这件事已是公开的秘密。

当全部的平民都就座之后,柔和的魔法红光逐渐照亮整个神堂。

红光缓缓增强,以便让黑暗精灵双效合一的眼睛能舒适地从红外光状态转变成可见光模式。

迷蒙的烟雾从所有的座椅下冒出来,弥漫了整个地面,然后聚成一束束卷曲的烟柱盘旋上升。狄宁带领群众开始低吟,以呼唤玛烈丝主母。

玛烈丝现身于房间顶端的圆顶正下方,张开双臂,身上绣以蛛形彩纹的斗篷在一阵魔法的微风中飘动。她缓缓回旋下降,转了一整圈巡视底下的所有臣民——也让他们都能仰望到主母大人闪亮的英姿。

当玛烈丝降落在中央高台上时,布里莎与席奈安也双双出现在无花板上,以同样的手法往下降。她们落地反便各自就位。布里莎立于蜘蛛状的献祭台左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邪恶的同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