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

第07章 荣勋探矿团长

作者:r·a·萨尔瓦多

“荣勋探矿团长,非常感谢您的到来。”囚禁卓尔精灵的牢房门外聚集了一群地底侏儒,他们都向来者恭敬地鞠躬,其中一人并开口致谢。

贝尔瓦。迪森格微微退后。自十年前那悲惨的一日以来,他从没接受过族人加在他身后的任何荣誉名声。那天他和采矿队在布灵登石城东,接近魔索布莱城的地道内,遭遇黑暗精灵攻击,他被截肢,几乎因过度失血而死,但还是撑着回到了家乡,成为深勘队唯一的生还者。

地底侏儒让路给贝尔瓦,好让他能很清楚整个房间和那个精灵。

对于绑在椅子上的精灵而言,整个圆形的房间非常坚固,岩石体成形,除了以铁皮镶边的厚车石门之外没有其他出口。不过倒是有一个窗口,以影像与声音的幻术隔绝,以方便室外的警卫随时监看囚犯。

贝尔瓦端详了崔斯特好阵子。“他是个卓尔精灵,”他洪亮的声音带着气愤及些许不耐。他还不知道自己为何被召唤至此。“跟其他卓尔精灵没什么两样。”

“这位囚犯声称他曾经与您在幽暗地域中相遇,”一位年长的斯涅布力对贝尔瓦说道。当他继续说话时,他的声音变得很轻,整个头低下去:“就在惨败之日那天。”

一提到那天,贝尔瓦整个人又缩了一下。这件惨痛的事件还要他回忆多少次?

“也许吧,”他耸耸肩,不表任何意见,“我可分辨不出黑暗精灵长相的差异,再说我也不想去试!”

“没错,”另一人说,“他们长得都一样。”

当地底侏儒谈话时,崔斯特正好将脸转向侧,面对着他们,尽管在石头墙上的幻术之下,他什么都听不到也看不到。

“荣勋团长,也许您记得他的名字。”另一个地底侏儒提议道。他们一见贝尔瓦突然对黑暗精灵产生兴趣,都停止谈话。

圆形的房间内一点光都没有,在红外线光谱中,此时生物的双眼会呈现红色;但是崔斯特的眼睛是个例外,即使在红外光之下,他的眼睛很明显地是紫色。

贝尔瓦记得那双眼睛。

“石头在下!”他深吸了一口气,“崔斯特。”他咕哝着回答了那位提议的侏儒。

“您真的认识他!”好几个地底侏儒一起出声喊道。

贝尔瓦举起两只残臂。一只残臂装上了秘银制的鹤嘴锹头,另一只则装上锤头。“这个卓尔精灵,这个崔斯特,”他结结巴巴地试图解释:“就是他让我变成今天这个模样!”

一些侏儒认为荣勋团长由于往事而生气了,遂开始为黑暗精灵喃喃念着祷告。“史尼提克王的判决成立了,”其中一位说道,“这个精灵应当马上处死。”

“可是他,这个崔斯特,他救了我一命。”贝尔瓦打断他的话说道。

其余人都不可置信地转向他。

“崔斯特是让我残废了没错,”荣勋团长继续说道:“但也由于他的建议,我才能活着回到布灵登石城。这位崔斯特说:“让他给那些佚儒做个警告。‘不过即使是当时,我也明白那些话是说给他那残酷的兄弟听的。我知道他说那些话背后的真相,那是仁慈之心!“

一小时之后,稍早曾和崔斯特谈过话的那位斯提布力顾问走进囚房。“国王的判决是,你将被处死。”他一走近八椅,便直截了当地对黑暗精灵说道。

“我明白。”崔斯特尽可能平静地回答。“我不会抗拒你们的裁决。”他看看自己身上的镣锆,考虑了一下,又说道:“我不是说我‘能够’。”

斯涅布力停——脚步,端详着这个难以预料的囚犯,完全相信了他的真诚。他还未开口说明刚才发生的事件,崔斯特又接着说话。

“我只要求一件事。”他说道。地底侏儒对这位不寻常的精灵的想法感到好奇,便让他继续。

“那只黑豹,”崔斯特说,“你们会发现关海法真的是非常有用的伙伴,也是非常好的朋友。当我死了之后,你务必要确定它会交给一个值得信赖的主人——或许贝尔瓦。迪森格可以。好心的侏儒,我求你答应我这件事。”

地底侏儒摇摇头。不是不答应崔斯特的要求,只因为无法相信。

“国王出于深刻的自责,不能容许让你存活的任何风险,”他阴郁地说道,但他的大嘴转而一咧,露出微笑,并迅速地补充说道:“可是情况变了!”

崔斯特抬起头来,他几乎不敢再抱有希望。

“荣勋团长记得你,黑暗精灵,”地底侏儒声明:“荣勋探矿团长贝尔瓦。迪森格为你说情,而且愿意为你担保所有可能的风险。”

“那……我不会死?”

“不会,除非你自己寻死。”

崔斯特几乎说不出话来:“那么我可以跟你们一起生活?住在布灵登石城?”

“这点还未决定。”斯涅布力回答道:“贝尔瓦。迪森格帮你说话,这件事非同小可。你会跟他一起生活,至于将来会怎么样……”他没有说完,只耸了耸肩,算是答复。

从牢房释放之后的旅程,对一个被重重包围的黑暗精灵而言确实是一种运动。在崔斯特眼中,布灵登石城的每处景观部和魔京市莱城形成强烈对比。黑暗精灵城市以精致的手工艺术,将城市所在的洞窟装饰得华丽非凡;地底佚儒的城市也充满美丽的雕饰,但他们却尽量保留岩石的天然特色。黑暗精灵把洞窟改造成精灵独有的风格;地底侏儒则与天然形成的洞窟融为一体。

魔索布莱城宽敞高大,洞窟顶端高不可视,是布灵登石城望尘莫及的。卓尔城市由一连串独立的家族城堡构成,每座城堡都是一座封闭的堡垒,只由一个家族统治。地底侏儒的城市则像个整体的家,在那两扇山岩石与金属相成的巨门之内,仿佛所有的建筑都合而为一个共同体,合力抵御门外的危险。

角度也是两个城市很大的差异所在。就如同所有矮小种族的习性一样,布灵登石城的拱壁与阶梯部磨制得很圆滑,曲线优美。魔索布莱城则完全相反,处处充斥着石笋状的锐角,处处是狭巷与高台。

崔斯特认为,城市建筑下尖锐与圆融的鲜明对比显然完全反映了其中居民的特质——他甚至大胆假设这反映他们的内心。

外围石室区内一条偏远的走廊尽头,坐落着贝尔瓦的住所。那是一间小石室,附近是一个出口,通向一座更小的洞窟。一般地底侏儒的住屋门户洞开,贝尔瓦的房子却装设着前门。

护送崔斯特的五位警卫到了门口,其中一位以钉头锤的钝端敲了敲门。“日安,荣勋探矿团长!”他打招呼道。“我们依史尼提克王的敕令将黑暗精灵带来了。”

崔斯特注意到警卫的恭敬语气。自从十多年前的那天起,他一直担忧着贝尔瓦的安危,也不知道对一个侏儒而言,与其断臂而苟活,是否死去还比较仁慈?残废者要在蛮荒的幽暗地域中求生并不容易。

石门打开,贝尔瓦迎接了客人。他随即与崔斯特四目交会,仿佛见到了十多年没见的老友。

崔斯特从贝尔瓦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阴郁,但也仍有顽强的骄傲。他并非刻意打量地底林儒的残缺;一切痛苦的回忆都源于多年前的作为。然而他的目光仍不免沿着地底侏儒粗壮的躯干落向平在身侧的两臂。

他看到贝尔瓦的“双手”,不禁讶异得睁大了眼睛,先前的顾虑全抛到了脑后。右侧的手臂末端契合地镶着一个战锤的头,以秘银打造,上面蚀刻着精细复杂的占老文字与土元素及其他崔斯特从未见过的生物图案。

另一边也毫不逊色。贝尔瓦的左臂镶上双头的鹤嘴锹,同样以秘银打进,也密密麻麻地附满了古文和雕刻,最明显的是一只龙展翼飞翔的图案覆盖了整支锹的钝面。崔斯特感觉到贝尔瓦双手上的魔法,随即明白斯涅布力工匠与法师都在这两支工具上费尽心力以求完美。

“很好用。”贾尔瓦任崔斯特端研了一阵子后才说道。

“很美。”崔斯特低声回答,但他所想的不仅是锤和锹而已。贝尔瓦的双臂的确令人叹为观止,但对崔斯特而言,这对杰作背后另有深意。黑暗精灵,尤其是男性,一旦肢体残缺,即使挣扎回到魔索布莱城,也会被其家族拒于门外,成为无助的流民,等着让别的奴隶或精灵结束他悲惨的命运。在卓尔文明中,弱者毫无立足之地。在这里,显然斯涅布力接受了贝尔瓦,并尽一切可能给他最好的照顾。

崔斯特礼貌地将目光抬起,看向荣勋团长。“你还记得我,”他说:“我原本担心”

“待会再聊,崔斯特。杜垩登。贾尔瓦打断他的话,然后转向警卫,用他听不懂的斯涅布力语对警卫说道:“如果你们完成任务,便请离开吧。“

“荣勋探矿团长,我们在此听候您差遣。”一位警卫回答道。崔斯特注意到贝尔瓦在对方提及他的头衔时略微嫌恶地一颤。“国王派我们护送黑暗精灵,并留守于您身边,直到这位黑暗精灵现出他的真面目为止。”

“那么你们可以走了,”贾尔瓦回答道,浑厚的声音明显带着不悦。他接着看向崔斯特说道:“我已经知道这人的真相,他毫无威胁。”

“很抱歉,荣勋”

“没关系,”贾尔瓦打断警卫的话,他知道警卫打算争辩。“你们离开。、我帮这人担保说情,我照顾他,我一点也不怕他。”

警卫深深地鞠了个躬,然后慢慢地告退。贝尔瓦带崔斯特进门,接着要他转身,偷偷地向他指出两位警卫藏身监视的位置。“他们对我的健康太多虑了。”他淡淡地以卓尔语说道。

“他们这么关心你,你应该感激才是。”崔斯特回应。

“我可不是不知感恩!”贾尔瓦吼道,他的脸因为生气而涨红。

崔斯特知道他话中有话。贝尔瓦的确不是不知感恩的人;但他认为自己不值得备受瞩目。崔斯特压抑了自己的好奇心,以免过于触怒这个骄傲的地底株儒。

贝尔瓦住屋的内部摆设稀少,只有一张石桌,一张石凳,几个摆放壶罐的架子,以及一个大窑,上面架着烧菜用的铁炉。在一个随便劈凿的入口之后,便是地底侏儒的卧室。一样空空如也,只有一张吊床悬在墙壁之间。地上堆着另一张吊床,显然是为崔斯特预备的。

一件饰以秘银环扣的皮制外套挂在后墙上,下面则挂着一些粗布袋与小布囊。

“我们要把你的吊床挂在起居室。贾尔瓦以锤失手指指地上的吊床。崔斯特动手去拿,但贝尔瓦随即以鹤嘴锹手阻止了他,并在他身边打转。

“等一下。”地底侏儒解释道,“你得先告诉我,你为什么来这里。”

他打量着崔斯特身上破烂的衣服和历尽风霜的脏脸,显然黑暗精灵在野外流浪了一段时间。“你也得告诉我,你从哪里来的。”

崔斯特落坐在石地上,把背脊靠在墙上。“我来这里,是因为我已经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他诚实地回答。

“你离开你的城市多久了,崔斯特。杜垩登?”贾尔瓦温和地问道。

即使降低了声调,他的声音仍然如清亮的钟声回荡在室内,久久不歇。他细微的声调变化所传达的同情或威严等种种丰富情感,让崔斯特感到不可思议。

黑暗精灵耸耸肩,把头往后靠,他的视线停驻在天花板上,而他的心思已经飘向过去。“好几年了我已经不知道怎么计算时间了。”

他再次看向地底侏儒:“在幽暗地域四通八达的地道中,时间已经毫无意义。”

褴褛的外表证实了他的话,尽管如此,贝尔瓦仍不免感到惊讶。

他走向房间中央的桌子,坐到石凳上。他见过崔斯特在战斗中的样子,目睹崔斯特击败土元素的经过——那可是场硬仗!但如果崔斯特所言属实,如果他真的在幽暗地域中独自生存了这么久,荣勋团长不禁对他肃然起敬。

“崔斯特。杜垩登,你得告诉我你的经历。”贾尔瓦催促道。“我要知道有关你的一切事情,这样我才能更明白你来这个宿敌的城市目的何在。”

崔斯特沉默了许久,不知道从何说起。他信任贝尔瓦,此外他别无选择;但他不能确定斯提布力对迫使他脱离魔索布莱城保障的两难处境能有多少体会。贝尔瓦生活在友谊与合作的群体中,他能明了魔索布莱城的悲惨生活吗?崔斯特怀疑这一点,但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他很快地向贝尔瓦叙述了过去十年的生活,包括:杜垩登家与赫奈特家的是战;他与玛索吉和艾顿交手,从而得到了关海法;亦父亦师亦友的札克纳梵为他而牺牲;以及他因此决定背弃他的亲族与邪恶的信仰,罗丝。贝尔瓦知道他说的是地底侏儒称为“罗尔丝”的黑暗神抵,但他冷静地没去纠正。即使在十多年前的那次相遇,他对崔斯特的真正意图还有所疑虑,现下他已完全确信,自己对这个黑暗精灵的臆测是正确的。当崔斯特在叙述幽暗地域的生活,尤其是他对抗石化蜥蜴以及与自己同胞手是交战的历程时,贝尔瓦不由自主地浑身发颤。

甚至在崔斯特还未提出追随地底侏儒是因为害怕被寂寞与野性吞噬而失去自我,贝尔瓦就已经明白了一切。当崔斯特说到他最后在布灵登石城外窥伺的那些日子时,他的用词变得谨慎保留。他还不习惯表达真实的情感与恐惧,尽管眼前这位新同伴是多么值得信赖,他仍无法将自己的想法全盘托出。

当崔斯特的故事到达尾声时,荣动团长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看着他。贝尔瓦明白他的痛苦,他没有刺探进一步的讯息,也没有追问崔斯特尚不愿明说的个人苦恼。

“‘马嘎。卡马拉’。”地底侏儒严肃地说道。

崔斯特抬起头来。

“石头在上啊。”贾尔瓦解释道。

“没错,石头在上啊。”崔斯特同意道。接着是一阵漫长难耐的沉默。

“很好的故事。”贾尔瓦轻声说道。他在崔斯特的肩上拍了一下,便站起来走向房间整理另一张吊床。崔斯特还没来得及过去帮忙,他已经把吊床挂起来了。

“放心地睡吧,崔斯特。杜垩登。”贾尔瓦转身离开时说道:“在这里你没有任何敌人,也没有怪物潜伏在我的门外。”

他说完便进入另一个房间,让崔斯特与自己纷乱的思绪与情绪独处。他仍然不太自在,但明天确实有了新生的希望。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