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

第08章 陌生人

作者:r·a·萨尔瓦多

崔斯特从贝尔瓦家敞开的大门口望出去,观看地底侏儒城市的日常生活,他这几个星期以来每天都这么做。他觉得自己的生命似乎处于地狱边缘,一切事物均停滞不前,毫无变化。自从他住进贝尔瓦的家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关海法的消息;他也不期望能在短期内取回自己的魔斗篷、双刀及其他装备。他无言地接受了这一切安排,或许这样对他和关海法比之前多年的生活要好,再者他也相信地底怵儒不至于损坏那尊玛瑙雕像及任何属于他的物品。黑暗精灵就这么坐在门口,任凭命运处置。

贝尔瓦今天出门去了,对这位孤僻的老头而言,还真是难得发生的事情。尽管他和黑暗精灵事实上很少谈天,贝尔瓦可不是那种喜欢自言自语,自得其乐的人;崔斯特发现自己竟然思念起荣勋团长了。他们之间的友谊在沉默寡言中不知不觉地增长。

一群年轻的地底诛儒走过门前,对着屋内的精灵叫喊了几句急切的话。这之前也常常发生,尤其是当崔斯特刚在此落脚的前几天。

之前,崔斯特无从得知对方是在打招呼还是在辱骂他;不过在贝尔瓦教他斯涅布力语的基本腔调后,这次他听懂对方话中的善意。

过了些时候,荣勋团长回到家,看到崔斯特呆坐在石凳上,望着屋外运转的世界。

“告诉我,黑暗精灵,”地底侏儒以优美的声调关切地问道:“当你看着我们的时候,你看到了什么?我们真的跟你们很不同吗?”

“我看到希望,”崔斯特回答道,“也看到绝望。”

贝尔瓦明白。他知道斯涅布力的社会发展适应得比黑暗精灵社会更好;然而布灵登石城的喧嚣也会触发他这位新朋友的内心隐痛。

“史尼提克王今天接见我,”荣勋团长说道,“老实告诉你,他对你很有兴趣。”

“应该说是好奇。”崔斯特回应道,但他脸上仍保持微笑。贝尔瓦无从得知那张笑脸背后藏着多少痛苦。他向黑暗精灵微微鞠躬,承认对方的坦率,并表示抱歉。“好,就依你说的,是好奇。你该知道你不是我们所认识的一般卓尔精灵。我很抱歉冒犯了你。”

“没有的事,”崔斯特诚实地回答:“你和你的族人已经给予我太多帮助了。即使我进城的第一天就被杀,我对你们也毫无怨言。”

贝尔瓦随着崔斯特的目光望去,看到屋外那群年轻的侏儒。“你该过去加入他们。”他提议道。

崔斯特惊讶地看着他。在贝尔瓦的家里待了这么久,这是第一次听到他这么建议。崔斯特以为自己会一直受贝尔瓦的看顾,甚至相信这种安排是为了要保证他不会四处乱跑闯祸。

贝尔瓦向门口点点头,肯定他之前的提议。崔斯特转头向外看去。户外那群年轻的侏儒约有十来个,正在比赛掷石头。他们掷石的对象是一只以石头和旧防具搭造成的,等身大小的模拟石化蜥蜴。

地底侏儒相当精于幻术系的魔法技能,这具石化蜥蜴就已被一位幻术师施以微量的魅惑术,让它外表看来更为平滑,甚至更为栩栩如生。

“黑暗精灵,你得不时出去走走,”贾尔瓦解释道,“光望着我家空空的墙壁就能让你满足吗?”

“这跟你很合。”崔斯特回嘴,语气出乎他自己预料的尖锐。

贝尔瓦点点头,慢慢转身打量整个房间。“没错。”他平静地说。

崔斯特能感受到他心中巨大的创痛。当贝尔瓦再度转身面对黑暗精灵时,他的圆脸毫无疑问地流露出认命的神色:“石头在上,黑暗精灵,这是你的前车之鉴。”

“为什么?”崔斯特问:“贝尔瓦。迪森格普,一位荣勋团长——”当头衔再度提及时,贝尔瓦又畏缩了一下。“为什么要躲在自己的阴影之中?”

贝尔瓦咬紧了下颌,眯起双眼。“出去。”他发出浑厚的吼声,“你年轻,黑暗精灵,你前途无量。我老了,我的时代结束了。”

“你并没那么老。”崔斯特争辩,这次他决定要逼迫荣勋团长揭露自己的困扰。但是贝尔瓦只是转身,一言不发地走进自己的卧房,把悬吊在人口的遮毯拉下。

崔斯特摇摇头,颓丧地拿拳头捶打自己的掌心。贝尔瓦为他做了那么多,首先是从国王判决的死刑中救了他一命,又在随后的几星期内以友谊抚慰他,更教导他斯涅布力的语言及生活方式。而尽管他看到贝尔瓦背负着某种巨大的重担,却不知如何才能帮助他以回报。他多想掀起门上的遮毯走进去,让贝尔瓦一吐内心的阴霾。

然而,崔斯特不会这么鲁莽地对待他的新朋友。他一定会找到开启他朋友心房的钥匙,崔斯特在内心发誓。但是他现在有自己的难题要克服。贝尔瓦允许他出外一棵布灵登石城的世界!

崔斯特看向户外那群诛儒。其中有三位直挺挺地站在石化蜥蜴模拟物之前,假装他们已变成石头。黑暗精灵好奇地往门口移动,然而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跨出门口,走向那群玩耍的诛儒。

黑暗精灵走近时,游戏正好结束,他们对于这位早已流言满天飞,传说中的黑暗精灵显然兴趣更大,所有人均一拥而上,团团围住崔斯特,并互相说着悄悄话。

崔斯特发现身上的肌肉又不由自主地绷紧起来。猎人的原始本能似乎是他无法克制的弱点。崔斯特用力压制另一个自我,沉默而坚定地提醒自己,这群侏儒不是敌人。

“贝尔瓦。迪森格的朋友,你好!”一位侏儒出声问候,“我是赛迪格,是个rǔ臭未干的小子,不过再过三年,我就会成为探矿队员了!”

崔斯特有点吃力地辨认地底林德急切的话语,但他确实了解赛迪格未来职业的重要。贝尔瓦曾告诉他,探矿员负责到危险的幽暗地域去探勘珍贵的矿物与宝石,因此在地底侏儒城市中拥有很高的地位。

“你好,赛迪格,”崔斯特终于回应道,“我是崔斯特。杜垩登。”说完之后,他不知道还应做些什么,于是便把双手交叉在胸前。对黑暗精灵而言,这是个表示和平的姿势,不过他不确定是否普遍适用于幽暗地域。

地底侏儒互相对望了几眼,便学他摆起同样的姿势。崔斯特放心地叹了口气,所有的伟儒都笑了起来。

“他们说你在幽暗地域里待过一阵子。”赛迪格继续说道,并引着崔斯特往他们先前游戏之处走去。

“很多年了。”崔斯特跟在那位年轻的侏儒身旁,回答道。他一接近珠儒,体内的猎人便合蠢慾动,但他极力克制那股反射的冲动。当一行人到达石化蜥蜴模拟物所在之处时,赛迪格一屁股坐在石头上,要求崔斯特说说他的一两个冒险故事。

崔斯特有点迟疑,不知道自己所学的斯涅布力语能否应付得来。

但是赛迪格和其他侏儒都在催促他。最后,他点点头,想了一想,试图回想一些较有趣的事件。他不自觉地扫视整个洞窟,想找些线索。

最后,目光落在被幻术放大的假石化蜥蜴上。

“石化蜥蜴。”赛迪格解释道。

“我知道,”崔斯特回答:“我曾经遇见过一只。”他不经意地转头看着侏儒,却被他们的表情吓到了。林儒们全都张大了嘴巴望着他,脸上流露着诡谲、恐惧与欣喜三者混杂的神情。

崔斯特理解了他们的惊叹之后露出微笑。地底侏儒与黑暗精灵不同的是,他们把年幼的族人保护得很好。这些年轻人虽然跟崔斯特年龄相近,却鲜少能踏出布灵登石城一步;而在这个年纪的黑暗精灵早已被派遣在魔索布莱城附近的通道里四处巡逻了。因此,尽管石化蜥蜴这种恐怖的怪物在幽暗地域中其实也很罕见,崔斯特与石化蜥蜴的相逢对地底侏儒来说,并不那么难以置信。

“你说石化蜥蜴并不存在!”一个地底侏儒对另一个大叫,并用力推扶他的肩膀。

“我才没有!!”对方否认,并推挤回去。

“我叔叔看过一只。”另一个说道。

“你叔叔看到的只是石壁上的爪痕!”赛迪格大笑道:“照他的说法,那是石化蜥蜴的足迹!”

崔斯特的笑容更深了。石化蜥蜴是魔法生物,较常见于其他异界之中。黑暗精灵,尤其是高阶祭司们,常常开启传送门通往其他异界;但这类怪物在地底珠儒的生活世界中并不寻常。极少数侏儒能看见石化蜥蜴的踪影。崔斯特想到这里,不禁笑出声来:毫无疑问,只有少数中的少数有幸回城报告他的奇遇!

“如果你叔叔追踪足迹,发现到怪物,”赛迪格继续说道,“他早就变成地道中的一堆石头了!石头是不会讲故事给你听的!”

被嘲笑的侏儒四处张望,试图辩驳。“崔斯特。杜垩登就看到了!”他抗议道,“他也没有变成石头!”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集中在崔斯特身上。

“你真的看到过石化蜥蜴吗?黑暗精灵?”赛迪格问道:“拜托,老实回答。”

“一只。”崔斯特回答。

“那,你在它瞪你之前就逃跑了?”赛迪格追问,这是在场所有侏儒都觉得夸张的问题。

“逃跑?”崔斯特不太明白这个辞汇的意义。

“逃……呢,躲得远远的。”赛迪格解释。他看着另一位侏儒,后者随即露出一脸惊惶,假装害怕,然后慌慌张张地往后逃窜了几步。

其余侏儒都对他的表演报以热烈欢呼,崔斯特也跟着笑起来。

“你在石化蜥蜴用它的恐怖目光瞪你之前,就赶快跑到很远的地方去了?”赛迪格解释道。

崔斯特耸耸肩,感到有点困窘。赛迪格猜想他有所隐瞒。

“你没有跑得远远的?”

“我不能……逃跑,”崔斯特解释:“石化蜥蜴侵略了我的家,杀掉我许多的洛斯兽。家园,”他停了一会儿,搜寻正确的地底侏德语汇。

“避难所,”他终于找到辞汇。“在幽暗地域的荒野之中,很难找到的地方。一旦你找到了,就必须不计一切代价上保护它。”

“你跟它战斗?”从侏儒群的后方传出一声不知名的惊呼。

“从远处用石头攻击?”赛迪格问道:“那是最可行的方式。”

崔斯特看了看那堆侏儒用来投掷假石化蜥蜴的卵石,再看看自己纤瘦的身躯。“我根本举不动这些石头。”他笑道。

“那你怎么做?”赛迪格问道:“你得告诉我们。”

崔斯特知道他可以讲什么故事了。他沉默了一阵子整理自己的思绪,发现自己现有的地底林懦辞江还不足以表达这整个错综复杂的经过,因此他决定图像化。他借了林德携带的两根棍子,当作他的双刀,然后检查那只模拟物是否能承受他的体重。

地底侏儒全部挤在一起,紧张地看着崔斯特,听他描述他正好施展于石化蜥蜴头部的黑暗结界,以及他的猫科伙伴关海法的所在位署。侏儒们全都坐下来,上身前倾,对他所说的每句话都惊异不已。

在他们的心目中,那只模拟物已经活了起来,笨重地往前走,而崔斯特这个来自外世界的陌生人,正埋伏在它背后的阴影之中。

“崔斯特大战石化蜥蜴”的戏幕进行着,此时已演到崔斯特对蜥蜴发动攻击。当他轻盈地跃上啦妈的背,并小心翼翼地往怪物头部走去时,他听到侏儒一致发出惊讶的吸气声。崔斯特感染了他们的兴奋之情,他的回忆也随之更为清晰。

一切均如此真实。

侏儒们不禁向前靠近,预期这位著名的黑暗精灵来一场精彩的剑术表演。

然后可怕的事发生了。

前一秒他还是演戏的崔斯特,用冒险犯难与武术战技娱乐他的新朋友;下一秒他举起棍子道具殴击假怪物时,他已不再是崔斯特了。猎人站在蜥蜴上方,整个时空又回到苔藓洞穴外的通道的那一天。

棍子猛戳八怪物的双眼,刺入怪物的头。

地底侏儒遽然退后,有些感到害怕,有些则只是出于谨慎。在猎人不断猛击之下,整个石块砰然碎裂。作为怪物头部的厚木板断裂开来,掉落地面,黑暗精灵跟着往后滚落。猎人一个敏捷的打滚,翻身站起,随即又上前攻击,愤怒地拿棍子不断猛击。木棍承受不住力道,从中折断,猎人的手也受伤流血,但他仍不放弃攻击。

侏儒们伸出粗壮的手抓住黑暗精灵的手臂,想让他镇静下来。

猎人一个转身面对他的新敌人,他们比他强壮,其中两个紧紧抓住他,但他灵巧地扭动身子,让他们失去乎衡。猎人对准他们的膝盖一个猛踢,并迅速蹲下,把他们两个摔个倒栽葱。

猎人迅即旋身跃起,手上的双刀已摆好架式,对准一个往他跑来的敌人。

贝尔瓦丝毫不畏惧,双手往前一架以为抵御。“崔斯特!”他不停地叫唤:“崔斯特。杜垩登!”

猎人看着地底林儒双手上的锤与锹,亮闪闪的秘银光泽唤起了他的回忆。霎时他又回复为崔斯特了。他震惊而惭愧地松开手上的棍子,低头看着自己伤痕累累的双手。

贝尔瓦一把抱住昏厥的精灵,把他扛在肩上带回家中,安置在吊床上。

幽暗地域生活及其他的回忆,崔斯特自我黑暗的部分,不断化为噩梦侵袭他的睡眠。

“我怎么解释?”当晚,贝尔瓦发现崔斯特坐在石桌边若有所思,崔斯特问道:“我怎么开口道歉?”

“都不必要。”贾尔瓦说。

崔斯特不可实信地望着他。“你不懂。”崔斯特开口,想着如何才能让探矿团长明白他内心深处的黑暗。

“你在幽暗地域中活了许多年,”贾尔瓦说,“没人能在那里生存,而你办到了。”

“可是我生存了吗?”崔斯特大声问道。

贝尔瓦举起锤子手轻轻地拍着他的肩膀,然后坐在他身边的桌上。他们就这样默默地度过了夜晚。崔斯特没说任何话,而贝尔瓦也没有催促他。探矿团长知道他应该扮演的角色:沉默的心灵支柱。

不知道多少小时过去了,直到赛迪格的声音再度从门外传来。

“崔斯特。杜垩登,来呀!”年轻的侏儒喊道:“再来跟我们说说幽暗地域的故事!”

崔斯特惊讶地看着贝尔瓦,他不知道那个邀请是恶意的陷阱还是讽刺的玩笑。

贝尔瓦露出微笑,化解了他的忧虑。“石头在上,黑暗精灵,”他咯咯地笑着:“他们可不会让你躲起来的。”

“叫他们走开。”崔斯特坚持。

“你这么想放弃?”贾尔瓦反驳道,他原本浑圆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尖锐:“你是在荒野中通过千锤百炼的人吗?”

“太危险了,”崔斯特绝望地想要解释:“我不能控制……不能除掉!”

“去跟他们一道儿,黑暗精灵,”贾尔瓦说。“他们这次会小心的。”

“这个……野兽……紧跟着我……”崔斯特想说清楚。

“这段日子里,也许会这样,贾尔瓦却轻松地回答:“石头在上,崔斯特。杜垩登!相对于你十年来所受的考验而言,五个星期可不算长!你会慢慢从这个……野兽中解放的。“‘崔斯特淡紫色的眼眸盯着贝尔瓦。迪森格的灰色瞳孔,他所看到的只有真诚。

“除非你自己去找它。”探矿团长结束他的话。

“崔斯特。杜垩登,快来!”赛迪格在门外再次催促。

这次,以及往后的每一天,崔斯特总是应声而出——而且只有他“自己”。

蕈人王俯瞰着那个黑暗精灵在下层的苔藓洞穴中来回搜寻。它看得出来,这不是上次来过的精灵,不过它的盟友崔斯特,是它唯一接触过的黑暗精灵。一念及此,这位十一尺高的巨怪便不顾危险,慢慢从上层洞穴爬下,拦截这个不速之客。

当这位活生生的蕈人接近时,札克纳梵的缚灵尸完全没有逃或躲藏的意图,而且双剑早已备在手上。蕈人王喷出一团孤子云,试图与新访客进行心灵沟通。

可是,这位不死怪物是由两重不同的异界物体结合而成,这类企图对他毫不起作用。札克纳梵的肉体面对章人,但缚灵尸的心灵却在遥远之处,与玛烈丝主母的意志直接连结。缚灵尸向敌人逼近。

蕈人喷出第二团孢子云,这团云带有镇静作用,可以安抚敌人的情绪,但是同样无效。缚灵尸坚定地靠近,巨怪举起它强壮的双手打算给对方重重的一拳。

札克纳梵的双剑迅速一挥,在草人的手上留下严重的伤口。接着,缚灵尸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砍向巨怪,在它伞状的身躯——留下两个大窟窿。蕈人王往后一仰,庞大的身体整个落地。

在上层洞穴中,数十个年长而较为强壮的草人笨重地移动,想下来解救它们重伤的王。缚灵尸毫无表情地看着它们逼近。他解决了巨蕈人,冷静地迎接下一波攻击。

蕈人们纷纷围至,喷射出一团团孢子云。札克纳梵丝一毫不予理会,也毫不受影响,只集中心力对付它们的拳打脚踢。

一眨眼,所有的蕈人都倒在他的脚边。

数不清的世纪以来,蕈人在此建设自己的家园,过着自己的生活,与世无争。然而当札克从曾是崔斯特居处而现在已荒废许久的小洞穴徒劳而返后,他狂怒地摧毁了任何貌似和平的假象。他跃上岩壁,将触目所及的蕈丛砍得一干二净,凡他经过之处,无一幸免。

巨大的蘑菇东斜西倾,像是被砍伐的树木。下层洞穴中,容易紧张的洛斯畜群再次被騒动惊吓得四处溃逃,失散于幽暗地域的荒野中。少数存活的蕈人争先恐后地逃跑,想躲过黑暗精灵的屠杀,但蕈人生来行动迟缓,哪里躲得过札克纳梵无情的追捕?

长久以来一直统治这个苔藓洞穴与蕈林的王国,就这么灭亡了。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