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第19章 应许的光荣

作者:r·a·萨尔瓦多

“你发现足迹了吗?”崔斯特走到黑豹身边,耳语道。他拍了拍关海法的胸腹,从它肌肉放松的感觉中明白附近没有危险。

“那么你就先离开吧,”崔斯特看着眼前空无一物的通道。“当我们在池边发现足迹的时候,哥哥称呼他们为邪恶的珠儒。又邪恶又愚蠢。”他将弯刀收起,跪在黑豹的身边,手臂舒适地挂在关海法颈上。“不过,他们却聪明到足以愚弄我们的巡逻队。”

那只大猫抬起头,仿佛明白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崔斯特猛力地摸摸他最好的朋友关海法的头。崔斯特还记得十分清楚,当秋宁宣布关海法必须和崔斯特一起担任前锋的时候,自己有多高兴。当然,玛索吉。赫奈特气得半死,不过这就不重要了。

“这只豹子是我的!”玛索吉提醒狄宁。

“你是归我管辖的!”巡逻队的队长狄宁回答道,终止了任何可能的辩论。只要雕像的魔力容许,玛索吉就必须将关海法从星界召唤来,平白送给崔斯特一名可靠的伴侣。

崔斯特从墙壁上不寻常的热谜明白自己已经超越了平常巡逻队的巡守范围。他故意比平常超前巡逻队许多。崔斯特很有信心他和关海法可以照顾自己,再加上其它人距离又很远,可以让哥俩好整以限地享受等待的乐趣。崔斯特独处的时间可以都用来缠清他心中千头万绪的冲突。关海法则总是毫不评断,永远都认同他,是崔斯特最可靠的好听众。

“我开始怀疑这一切的意义了,”崔斯特对大猫低语道。一我不怀疑这些巡逻的意义,因为光是这周我们就阻止了数十只可能给城市带来巨大破坏的怪兽,但是这一切的目的又在哪里?“

他看着黑豹圆睁的双眼,明白眼前的关海法似乎了解他的两难。

“也许我依旧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崔斯特思索着,“或者是我的同胞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每当我找到线索的时候,它就会带着我来到一条我不敢继续的道路,暗示着一个我不能接受的答案。”

“你是黑暗精灵,”他背后的声音说。崔斯特猛然转过头,看见狄宁就在几尺之外,脸上挂着极为忧心的表情。

“侏儒已经逃离了我们的掌握。”崔斯特忙乱地说,试着扰乱哥哥对他的关心。

“难道你还没学到黑暗精灵的处世之道吗?”狄宁问道。“难道你还不明白我们的历史的走向,和我们未来的希望吗?”

“我知道是学院中所教导的历史,”崔斯特回答道。“那些是我们一开始就学到的课程。至于我们的未来,或者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围居在这里,我真的不明白。”

“你知道我们的敌人们,”狄宁提示道。

“数不清的敌人,”崔斯特重重地叹了口气。“敌人充斥在幽暗地域中的每个角落,随时等待我们放松意志。我们绝不会松懈,敌人必定俯首称臣。”“啊,但是我们真正的敌人并不是这个黑暗无光的洞穴,”狄宁露出狡猾的笑容。一他们的世界诡异又邪恶。“崔斯特知道狄宁指的是什么,不过他很惊疑哥哥似乎隐藏了些什么。

“妖精,”这两个字激起他胸中无数的情绪。他这一辈子都被灌输了这些邪恶表亲的种种恶行,以及他们是如何逼迫黑暗精灵迁徙到幽深的地底。当地平常忙得抽不出空来,崔斯特不会想到他们。

但是,每当他有时间静下心来的时候,他就利用妖精这两个字当作一切痛恨事物的借口。如果崔斯特能够像其它所有的黑暗精灵一样,把一切都怪罪到地表精灵身上;特别是黑暗精灵社会扭曲的道德和不公不义的现象,那么同胞的未来就还有希望。就单纯的逻辑而言,崔斯特把精灵内战的传说和那些一连串的谎言相提并论;但是,在他内心,他绝望地紧抓住这最后的光明。

他回头看着狄宁。“那些妖精,”他再度说,“不管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家伙。”

狄宁对弟弟大胆的嘲讽咯咯而笑,这对他来说已经是稀松平常了。“他们就像是你所学到的一样,”他对崔斯特保证。“他们卑贱得很,下流得超乎你想象,他们是折磨我们同胞的凶手,是无数个纪元以前驱逐我们的元凶,是强迫我们——”

“我知道故事是怎么说的,”崔斯特打岔道,对于哥哥因为兴奋而逐渐提高的音量有些惊讶。崔斯特看着背后。“如果巡逻结束了,让我们到比较靠近城市的地方和其它人会面阳。这个地方实在不适合这样的讨论,太危险了。”他站起身,关海法跟着他,一起准备往回走。

“这里还比不上我将要带你去的地方危险,”狄宁用同样狡猾的微笑回答道。

崔斯特停下脚步,好奇地看着他。

“我想你应该知道的,”狄宁取笑道。“由于我们是最精锐的巡逻队,所以我们中选了!在获选的过程中,你可是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什么中选了?”

“在某天晚上,我们将会离开魔索市某城,”狄宁解释道。“我们将会花费许多天的时间,越过很长的一段距离才会到达我们的目的地。”

“会多久?”崔斯特问道,突然之间感到非常好奇。

“两周,也许三周,”狄宁回答,“但绝对值回票价。我们是蜘蛛女神的选民,将要由我们的双手来对死敌作出报复,在鲜血中获得无上的光荣!”

崔斯特认为自己请到了大概,但是这个点子对他来说太过不寻常,他不敢贸然下定论。

“是精灵!”狄宁骄傲地说。“我们获选执行对地面的突袭!”

崔斯特并没有像哥哥一样那么兴奋,因为他不大确定这样的任务到底会面对什么样的情况。至少他有机会可以看看地表的精灵,实地证实一下他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到底存不存在。对崔斯特来说最真实的是,这么多年以来累积的失望压抑着他的兴奋;这提醒了他,虽然地表精灵可能为同胞的黑暗世界带来借口,但更有可能夺去更为重要的事物。他心中百味杂陈,不知该如何面对。

“地表,”艾顿思索着。“我的姐姐去过那边一次,当时她正参与一次突袭。她说那是一次难忘的经验!广他看着马索吉,不太确定他脸上的表情到底代表什么意义。”现在你的巡逻队有资格去。我真羡慕你。“

“我不会去,”玛索吉宣布道。“为什么?”艾顿吃了一惊。“这是个难得的机会。魔索布莱城已经有二十年没有对地面进行过突袭了,我很确定这让罗丝女神极为不说。下次可能又要二十年之后,搞不好那时候你都不在巡逻队里了。”

玛索吉从艾顿房间的小窗户往外看,观察着家中的广场。

“而且,”艾顿继续安静地说,“在那边,少了那么多双监视的眼睛,你可能还有机会除掉两名杜垩登家的人。这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去呢?”

“难道你忘记你所假扮的角色了吗?”玛索吉恼怒地对艾顿说。

“二十年前,术上学校的大师们决定法师们不可以靠近地面!”

“当然了,”艾顿想起了那次的会议。即使他才来赫奈特家几个星期,术上学校现在对他来说似乎很遥远了。“我们发现黑暗精灵的魔法在开阔的天空下的作用大不相同,或者可说是难以预料的,”他解释道。“在二十年前的那场突袭中——”

“我知道那次事件,”玛索吉不悦地替艾顿说完。“某名法师的火球异常地膨胀,意外地杀死了好几名黑暗精灵。你们这些大师们说那是危险的副作用,但是我认为那名法师在意外的掩护下除掉了一些敌人!”

“是的,”艾顿同意道。“也有谣言这样说。反正人证物证都被消灭了……”因为注意到这沮丧的玛索音似乎没有任何帮助,所以他没有把话说完。“那是好久以前了,”他说,“难道你没有别的办法吗?”

“没有,”玛索吉回答道。“魔索布莱城中的一切都以十分缓慢的步调在进行;我怀疑那些大师们甚至还没开始调查这次的事件。”

“真可惜,”艾顿说。“这本来会是个大好机会的。”

“不准再说了!”玛京吉皱眉道。“席娜菲主母并没有下令除掉崔斯特。杜垩登和他哥哥。我们也警告过你把自己复仇的慾望压抑下来。当主母下令攻击的时候,我不会让她失望的。机会是可以创造的。”

“你说的好像你已经知道崔斯特。杜垩登会怎么死的一样。”艾顿说。

当玛索吉伸手进口袋中的时候,脸上掠过一丝笑容。握在他手中的是那个黑玛瑙雕像,也就是他无法思考的魔法奴隶,让那个愚蠢的崔斯特信任不已的傀儡。“喔,我早就知道了,”他回答道,顺手将关海法的雕像轻松一抛,接住之后将它放在手心给对方欣赏。

“我早就知道了。”

中选的突击队成员很快的就明白这不是次普通的任务。接下来的一周,他们完全没有执行任何离开魔索布莱城的任务。相对的,他们不论是白天或夜晚都挤在格斗武塔的军营中。除了睡觉之外,他们的每一分钟都耗在兵棋室里面,听着详细的突击计划。而历史教官哈契聂特则是一遍又一遍地宣教那些低等精灵的恶行。

崔斯特专注地聆听那些故事,容许他自己,甚至是强迫自己陷入哈契聂特催眠一般的网络之中。这些故事一定得是真的;否则崔斯特就不知道要靠什么才能继续支持自己的信念。

狄宁负责研究这次突袭的战术规划,他展示着队伍将会经过隧道的许多地图,不停地压榨他们,直到全部的人都可以将道路默背下来为止。

即使是这么无聊的事情,突击队的成员也兴致勃勃地听着,并且要强自压抑才不会爆发兴奋的欢呼声;不过,崔斯特却是个例外。在这周的准备即将结束的时候,崔斯特注意到有一名成员不会参加。

一开始,崔斯特认为玛索吉在术上学校中和老师们研究突袭的计划。

但是,随着出发的日子越来越近,战术计划逐渐成形,崔斯特才意识到玛索吉不会加入他们。

“我们的法师怎么办?”在某堂课程快结束的时候,崔斯特大胆地问。

狄宁不喜欢被人这样插嘴,瞪着弟弟。“玛索吉不会参与攻击,”

他回答道,因为他明白其它人可能也和崔斯特一样有同样的疑问,而这样的分心在如此关键的时刻是不被允许的。

“术士学校早就直布了没有法师可以前往地面。”哈契聂待解释道。“玛京吉。赫奈特将会等待你们回来魔索布莱城。对你们来说的确是一大损失,因为玛京吉在许多场合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不过,不要担心,因为一名蜘蛛教院的牧师将会跟随着我们。”

“那个……”崔斯特压过其它学生同意的交谈声。

狄宁打断了弟弟的思绪,心中明白他要问什么问题。“那只大猫是玛索吉的,”他平静地说。“因此也必须和他一起留下来。”

“我可以和玛索吉谈谈,”崔斯特恳求道。

狄宁严厉的眼光不用开口就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在地面上的战术将会非常不同,”他对所有人说,瞬间中止了那些窃窃私语声。

“地表是个开阔的空间,不是隧道中黑暗的封闭空间。一旦我们找到敌人,我们在任务将会是包围他们,缩小彼此的距离。”他直勾勾地瞪着弟弟。“我们不需要前锋。而且,在这样的冲突中,一只精力旺盛的大猫可能反而会帮倒忙。”

崔斯特必须要满足于这个答案。即使他可以说服玛索吉让关海法一起来,但争辩还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况且,他心中也知道,对方绝对不会肯的。他摇摇头,赶走脑中起伏的思绪,强迫自己聆听哥哥的话。这是崔斯特少年生涯中最大的挑战,也是最危险的挑战。

在最后的两天中,随著作战计划深印人每个人的脑海中,崔斯特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静不下来。紧张让他的掌心沾满汗水,眼睛警觉地四下打量,这实在太紧张了。

撇开对关海法这件事的失望不论,崔斯特无法否认自己胸口的兴奋感。这是他一直想要的冒险,也是追寻同胞真相的旅程。在地表上那个陌生的奇异世界中,居住着地表精灵。恶梦中的死敌,也是维系所有黑暗精灵的共通点。崔斯特将会明白这场圣战有多么荣耀,将会有机会对同胞们最痛恨的敌人进行复仇。在这之前,崔斯特都是因为迫切的需要才战斗,才去对付那些太靠近故乡的愚蠢怪物。

崔斯特知道这次的遭遇将会完全不同。这次他的每一个招式都将会有更深沉的情绪作为后盾,他的每一刀都代表了同胞的荣耀,负载有他们的勇气,以及反抗压迫者的决心。他必须要这样相信。

在突击队出发的前一个晚上,崔斯特躺回卧垫上,将双刀缓慢地在眼前挥舞。

“这一次,”他欣赏着即使在这么缓慢的动作中双刀无法掩饰的优雅动作,一边对刀子说。“这次你们将会为了正义而挥舞!”

他把弯刀放在身边,翻过身准备休息。“就是这一次。”他咬紧牙关,双目中闪烁着坚毅的决心。

这宣示是他的信念还是他的希望?当这个念头一开始进入他脑中的时候,他就已经把这个疑问给摆到一边去;因为,现在他心中已经不容许有任何的怀疑。他不再思索着希望落空的可能性,黑暗精灵战士的心中不容许这样的想法。

对于在黑暗角落观察着崔斯特的狄宁来说,听起来似乎弟弟正努力地说服自己相信这些话。

------------------

书 路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