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第05章 养育

作者:r·a·萨尔瓦多

维尔娜花了五年漫长的时间,醒着的每一分每一秒几乎都耗在崔斯特这个小婴儿身上。在黑暗精灵的社会中,这段时间不只是养育婴儿成人,同时也要灌输他所有的行为规范。这个孩子必须要学习基本的动作和语言技巧,如同所有的智慧生物一样;但是,卓尔精灵的孩子还必须接受维系这个混饨社会的各种戒律的煎熬。

在崔斯特这种男孩的情况中,维尔娜必须花费无数的时间不停提醒他远比黑暗精灵女性低下的地位。由于崔斯特童年的所有时间几乎都花在这间神堂中,所以除了一同礼拜的时间之外,他见不到其它的男性。即使当所有人都集合起来进行邪异的仪式时,崔斯特也只能站在维尔娜的身边,听话地看着地面。

当崔斯特年纪大到足以听懂命令的时候,维尔娜的工作份量就减轻了。不过,她依旧必须花费许多的时间教导她年轻的弟弟,目前他们正在针对手语中所牵涉到的精细面部表情、手部动作和身体语言做深入的研究。不过!她最常做的还是指使崔斯特去清扫那永远扫不完的圆顶神堂。它大概只有班瑞家族雄伟神堂的五分之一大小,不过,这就足以挤进杜垩登家族所有的人,还空出一百多个位置来。

维尔娜想,现在养母的这个职位还不算太差,不过她总是希望能够挪出更多的时间进行研究。如果马烈丝主母将养育小孩的任务指派给玛雅,维尔娜现在早就已经成了高阶祭司。而维尔娜现在依旧必须在崔斯特的身上花费另外五年的时间,玛雅甚至有可能比她还要早晋升高阶祭司!

维尔娜把这个可能性赶出脑海。她可没这个资格担心这样的问题。只要再短短几年的时间,她就可以解脱养母的这个任务。在十岁左右,崔斯特就会正式的成为家族的王子见习生,服侍家族中的所有人。只要她的成绩没有让马烈丝主母失望,维尔娜知道她会获得补偿的。

“上墙,”维尔娜指示道。“清扫那座雕像。”她指着一座距离地面大约二十尺的躶女雕像。年幼的崔斯特看着它,感到十分疑惑。他没有办法站在安全的立足点上擦干净那雕像。崔斯特知道抗命的巨大代价,即使是迟疑也会受到惩罚。因此他立刻伸出手,开始寻找第一个立足点。

“不是这样!”维尔娜微愠地说。

“要怎么做?”崔斯特大胆地询问,因为他实在不知道姐姐在暗示些什么。

“想像你飘浮到那座石像旁,”维尔娜解释道。

崔斯特的小脸因为困惑而皱成一团。

“你是杜垩登家族的贵族!”维尔娜对他大吼。“至少你有一天会获得这个资格。在你的颈袋中有一枚家徽,那是个拥有强大魔力的物品。”维尔娜依旧不太确定崔斯特是否准备好接受这样的考验;浮空术是黑暗精灵天赋魔力中较为高深的能力,比用妖火照亮物体或是召唤黑暗结界要困难多了。杜垩登家的家徽可以增强黑暗精灵的天赋能力,这能力是只有在黑暗精灵成熟之后才会浮现的。虽然大部分的黑暗精灵可以召唤魔力一天漂浮起来一两次,但杜垩登家族的贵族借着家徽的帮助,却可以不停重复这样做。

在一般的情况下,维尔娜绝对不会让低于十岁的黑暗精灵尝试这样的举动,但是这个小孩在过去的数年中展现出了许多让人咋舌的潜力;而且维尔娜也看不出来单纯的尝试会有什么伤害。“你只需要站在雕像前面,”维尔娜解释道,“想像自己漂浮起来即可。”

崔斯特抬头看着那女性的雕像,让自己正好站在那张轮廓深刻的面孔之前。他一只手握住颈袋,试着让自己取得和家徽共鸣的默契。他之前就觉得这个徽章似乎拥有某种力量,但那只不过是小孩子的直觉。现在崔斯特已经有确实的证据证实自己的想法,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懂法的波动。

一连串的深呼吸让这名年幼黑暗精灵的脑中没有了杂念。他驱走了房间中其他事物的影像;他只能看到那雕像,也就是他的目的地。他感觉到自己慢慢变轻,脚跟提了起来;然后他用脚尖站着,一点重量也感觉不到。崔斯特回头看着维尔娜,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然后他就跌了个四脚朝天。

“愚蠢的男性!”维尔娜怒目道。“再试一次!如果有必要,一千次你也得给我试!”她将手伸向腰间的蛇首鞭。“如果你失败了……”

崔斯特移开视线,咒骂自己。他自己的大意让法术失败了。现在,他知道自己可以做到,也不再害怕被鞭打了。他再度将意志集中在雕像上,让魔法能量在体内慢慢累积。

维尔娜也知道崔斯特最后一定会成功。他天资聪颖,意志坚强,比维尔娜所认识的任何人都要强韧;连杜垩登家族的其它女性都比不上。这孩子也很顽固,崔斯特不会让这魔法把他击败的。她知道,只要有可能他将会一直站到饿昏为止。

维尔娜看着他经历一连串的小成功和失败,最后一次的尝试让崔斯特从将近十尺高的地方摔落下来。维尔娜忍不住畏缩了一下,不知道他是否受了重伤。不过,不管伤势如何,崔斯特还是哼也不哼地就继续回到位置上,重新开始集中精神。

“他太年轻了,”维尔娜身后传来一个评论的声音。她在位子上扭过头,看见布里莎站在背后,脸上依旧挂着恶狠狠的表情。

“也许吧,”维尔娜回答道,“但是如果不让他试试看是不会知道的。”

“当他失败的时候给他一鞭,”布里莎建议道,边把腰间那柄六头的武器抽了出来。她爱怜地看着那鞭子,仿佛那是某种宠物,同时还让蛇首在她的腰间和脸上爬来爬去。“给他点灵感。”

“把它拿开,”维尔娜气冲冲地说。“崔斯特是我负责教导的,我不需要你帮忙!”

“你应该注意自己和高阶祭司说话的口气,”布里莎警告道。所有的蛇首都是她意志的延伸,立刻杀气腾腾地朝向维尔娜。

“你最好也小心一点,马烈丝生母会注意到你是怎么样干扰我的,”维尔娜很快地回答。

一提到马烈丝主母,布里莎立刻就将鞭子拿开了。“你的工作,”

她嘲弄他说。“你对这家伙太心软了。男孩应该是被训练的动物,我们必须要教导他们的地位。”意识到维尔娜的威胁其实不是开玩笑的,姐姐立刻转身离开。

维尔娜就给布里莎一个下台阶,让她不会太失面子。养母接着回头看着崔斯特,他依旧努力的试着碰触到雕像。“够了!”她意识到这孩子已经累了,连脚都不太抬得起来,于是她下令道。

“我做得到!”崔斯特对她大喊。

维尔娜喜欢他的决心,却讨厌他的语气。也许布里莎说的话还算正确。维尔娜把蛇首鞭从腰间解了下来。一点小小的灵感应该可以持续很久吧。

维尔娜第二天坐在神堂里,看着崔斯特认真地擦拭着那躶体的女性雕像。今天他第一次尝试就浮起了二十尺高。

当崔斯特没有转过头来,因为这次的成功而露出微笑时,维尔娜实在忍不住有些失望。她现在看着他飘浮在空中,拿着刷子的手动作快得几乎看不清楚。她看得更清楚的是弟弟赤躶背上的伤痕,这是他们激发灵感的讨论所留下的痕迹。在红外线的视线之下,那些鞭痕清晰可见;因为原先具有绝缘作用的外皮被撕扯掉,露出底下温暖的肌肤来。

维尔娜明白体罚小孩的好处,特别是针对那些男孩。只有极少数的男性黑暗精灵胆敢对女性亮出武器,除非这是另外一名女性的命令。“我们到底会失去多少?”维尔娜不假思索地说。“像崔斯特这样的小孩本来到底可以成为什么样的人物?”

当她听见自己竟然把想法说出口时,连忙把这亵渎的思绪赶出脑海。她渴望成为蜘蛛神后,冷血罗丝的祭司。这样的想法和那地位可不相配。她恼怒地瞪了弟弟一眼,把自己的罪恶感怪到他身上,边又拿出了她的刑具。

今天她又必须再度惩罚崔斯特,因为他竟然让她兴起了这样亵渎的念头。

这样的关系又继续了五年,崔斯特不停地清理杜垩登家族的神堂,同时学习黑暗精灵社会中的规范。除了女性在社会中的绝对地位之外(这个课程一向是用邪恶的蛇首鞭来作为辅助教具的);最引人注意的就是有关地表精灵,也就是所谓妖精的课程了。邪恶的帝国通常会让以敌人的仇恨来让自身团结,而历史上没有比黑暗精灵更擅长这种事情的种族了。从卓尔精灵会听话的第一天起,孩子们就学会必须将生命中所有的错误怪罪到地表精灵身上。

每当维尔娜长鞭的毒牙撕扯着崔斯特的血肉时,他就祈求妖精们通通死光灭绝。经过刻意灌输的恨意通常很难用理性来判断的。

------------------

书 路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