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第21章 愿能取悦女神

作者:r·a·萨尔瓦多

“你取悦了女神吗?”马烈丝主母问道,这口气与其说是质问,不如说是威胁。其他杜垩登家族的女性站在主母身边,默不作声地观察着,隐藏着内心的嫉妒。

“没有黑暗精灵被杀,”狄宁回答道,声音中饱涨着黑暗精灵的邪恶。“我们又杀又砍,一个活口都不留!”他品味着当时屠杀精灵的快感,一时之间有些忘形。“我们狠咬他们一口,撕扯得他们支离破碎!”

“你自己呢?”主母打岔道,突击队整体的成功远不及她家族的战功来得重要。

“五个,”狄宁骄傲地回答。“我杀了五个,全部都是女性!”

主母的笑容让狄宁感到十分兴奋。然后马烈丝怒目转头瞪着崔斯特。“他呢?”她询问道,预料答案很难让人满意。马烈丝并不怀疑儿子的武功,但是她怀疑崔斯特已经被札克纳梵的热情感染,在这种情况下派不上什么用场。

狄宁的笑容让她感到疑惑。他走到崔斯特身边,自在地搂着弟弟。“崔斯特只杀了一名精灵,”狄宁开口道,“但那是一名女孩。”

“只有一个?”马烈丝皱眉道。

从厅旁的阴影中,札克纳梵不情愿地听着。他不想要听杜垩登家族长子要命的对话,但它们就是不听话的直传脑中。札克于魔索布莱城中所目睹的所有邪恶中,这是最让他失望的了。崔斯特竟然杀了一名小孩。

“但是他杀的方法很有创意。”狄宁解释道。“他把她砍成碎片,把罗丝女神的所有怒气吹进她抽搐的身体!蜘蛛神后一定最珍惜这次的作法。”

“只有一个,”马烈丝主母再度说,她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软化。

“他本来应该可以杀死两名的,”狄宁继续道。“马佛瑞特家族的沙尔。那达从他刀下抢走了另外一名女性。”

“那么罗丝女神将会把这功劳归于马佛瑞特家族,”布里莎推论道。

这记忆涌进崔斯特的脑海中。他希望这个沙尔。那达再出现于他面前,好让他可以彻底地宣泄这怒气。即使是这个念头都让崔斯特心中充满痛苦的罪恶感。

“干得好,孩子们,”马烈丝现在对于两名儿子在这次突袭中的表现都感到很满意。“蜘蛛神后将会因为这事件而赐福于杜垩登家族。

她将会引导我们打败想要摧毁我们的这个不知名家族。“

札克纳梵低垂双眼,只手抚摸着剑柄。札克记起当他用强光弹骗过崔斯特,让他无助地倒在地上的时候。他本来可以让那年轻人不用遭遇到这悲剧的命运。他本来可以把他当堂格杀,慈悲地让他躲开魔索布莱城无法逃避的邪恶生活。

札克在长廊中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大堂。崔斯特和狄宁此时才出来。崔斯特对扎克控诉似地瞪了一眼,刻意往另外一条长廊走去。

那目光刺穿了武技长的心口。“原来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札克喃喃自语道。“杜垩登家族最年轻的战士,现在胸中已经充满了我族的怨恨,竟然开始痛恨我这样的人。”

练功房的那景象又再度浮现在和克的脑海,崔斯特那时无助地躺在地板上,在剑尖下命是一线。那时杀死崔斯特的确是慈悲的作法。

那名战士锐利的眼光依旧刺得札克心头剧痛,让他心烦意乱,不知道杀死他到底是对崔斯特还是对自己慈悲。

“离开!”席娜菲主母如旋风一般扫进只有一根蜡烛照亮的小房间中。这要求让艾顿吃了一惊,这是他的房间耶!艾顿努力提醒自己,席娜菲是主母,是赫奈特家族绝对的统治者。在为了自己的迟疑笨拙的道歉和鞠躬之后,他离开了房间。

当母亲等待艾顿离开的时候,玛索吉小心地注意着她。从席娜菲着急的语调听来,玛索吉看得出她此次拜访的重要性。他做了什么事情触怒了母亲吗?或更有可能是艾顿?当席娜菲转过身面对他时,脸上挤满了邪气的愉悦,他才明白她的着急其实是兴奋。

“杜垩登家族犯错了!”她大吼道。“她们在蜘蛛神后面前已经失宠了!”

“怎么会?”玛索吉回答道。他知道狄宁和崔斯特刚完成一次成功的突袭,这次的成果让城里的每个人都给予很高的评价。

“我不知道相关的细节,”席娜菲主母回答道,语调终于镇静下来。“其中一个人,也许是某个儿子,做了什么让罗丝女神不悦的事情。这是由蜘蛛神后的贴身待女告诉我的。这一定是真的!”

“马烈丝生母会很快地会导正这劣势的,”玛索吉推论道。“我们有多久的时间?”

“马烈丝主母不会知道罗丝女神的不悦,”席娜菲回答道。“至少不会很快。蜘蛛神后知道一切,她知道我们计划攻击杜垩登家族,在她整个家族被消灭之前,马烈丝主母几乎不可能知道她们绝望的处境!”

“我们必须要赶快行动,”席娜菲主母继续道。“在纳邦德尔时柱十次循环之内,我们必须发动第一次的攻击!在杜圣登家族能够把她们的损失和我们的计划连结起来之前,我们就必须掀起全面性的战争。”

“她们会有什么损失?”玛京吉故意问道,心中其实已经知道了答案。

母亲的话在他的耳中听来像是甜美的乐曲。“崔斯特。杜垩登,”

她低吟道,“那个天才。杀了他。”

玛索吉舒适地靠在椅子上,纤细的手指交握在脑后,考虑着这个命令。

“你不准失败,”席娜菲警告通。

“我不会的,”玛索吉对她保证。“崔斯特虽然年轻,但已经是个可怕的敌人。他的哥哥,格斗武塔的前任教官,随时都在他附近。”他抬头看着主母,眼中闪着光芒。“我可以也把他哥哥杀了吗?”

“要小心点,儿子,”席娜菲回答道。“崔斯特。杜垩登是你的目标。把你全部的心力都放在他的死亡上。”

“遵命,”玛索吉深深一鞠躬,回答道。

席娜菲喜欢年轻的儿子毫不迟疑执行她命令的作风。她准备走出房间,对儿子完成任务的能力充满信心。

“如果狄宁。杜垩登妨碍到你执行任务,”她转过失去对玛索吉的服从施思,“你也可以杀了他。”

对于第二个任务,玛索吉脸上露出的表情似乎太过期待了些。

“你绝对不可以让我失望!”席娜菲这次的威胁的口气让玛索吉如同涨满的帆一样膨胀的自我又松弛下来。“崔斯特。杜垩登在十天之内一定得死!”

玛素吉把狄宁的影像硬赶出脑袋。“崔斯特必须死!”他一次又一次地默念,即使母亲已经离开了很久依然没有稍歇。他已经知道自己计划怎么做。他只希望这机会赶快来临。

当崔斯特在德蒙。纳夏斯巴农的大厅里漫游的时候,那次突袭地面的回忆跟随着他,让他不得安宁。马烈丝主母示意他离开,他立刻冲了出来,找到机会就溜开哥哥的身边,只想要独处。

那影像依旧设有消退:精灵少女跪在母亲尸体旁时,眼中破碎的光芒;精灵女子恐惧表情,沙尔。那达毫不留情地夺走她的生命。地表精灵一直顽固地驻留在崔斯特的脑中,他无法将他们赶开。当崔斯特漫无目的地游荡时,他们跟在身边,就像突击队毫不留情地打断他们快乐的歌声时一样的真实。

崔斯特不知道他是否能够摆脱这些梦魇。

他低着头,被吞没在失落感之中,完全看不清楚眼前的道路。当他转过弯,撞上某个人的时候,他往后一跳,吃了一惊。

他面前的是札克纳梵。

“你回家了,”武技长心不在焉地说,他面无表情的外表显示不出他内心情绪的激荡。

崔斯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隐藏住内心的激动。“只回来一天,”他同样无动于衷地回答,但内心的愤怒丝毫不逊于札克纳梵。

现在崔斯特已经见识到了黑暗精灵的残暴行径,札克过去的行为在他的眼中看起来更为邪恶。“我的巡逻队在纳邦德尔一开始发光的时候就出发。”

“这么快?”札克假装吃惊地问。

“有人召集我们,”崔斯特准备走过去。札克抓住他的手臂。

“例行巡逻吗?”他问道。

“不,是特殊巡逻,”崔斯特回答道,“主要是针对东边隧道中的异常动态。”

“原来是英雄所应该执行的任务啊,”札克咯咯笑道。

崔斯特并没有立刻回应。札克的声音中有讽刺的意味吗?也许是嫉妒,崔斯特和狄宁可以出外战斗,而札克则必须要困守在杜垩登家族担任武技长的职务。札克嗜血的慾望已经大到无法容忍其它人抢走他杀戮的机会了吗?札克训练了崔斯特和狄宁,还有数百名的战士;他把这些人训练成了活生生的兵器,变成谋杀犯。

“你们会出去多久?”札克追问道,对于崔斯特的行踪更感兴趣。

崔斯特耸耸肩。“最多一周。”

“然后呢?”

“回家。”

“很好,”札克说。“我会很高兴看见你平安归来,重又踏进杜垩登家族的家园。”崔斯特一个字也不相信。

札克突然间拍拍崔斯特的肩膀,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是要测试对方的反射神经。崔斯特只是觉得吃惊,并不觉得受到威胁,他毫无反应的接受对方的动作,完全不明白札克的用意。

“也许有机会再去练功房?”札克问道。“就你和我,踢过去一样。”

不可能!崔斯特想要大喊。永远都不可能和以前一样了。崔斯特把这些念头留给自己,勉强地点点头。“我很乐意,”他回答道,心中思索着如果能够打倒札克会有多快乐。崔斯特现在已经了解了同胞的真面目,也知道他无力改变任何事情。不过,也许他可以改变自己的人生。也许借着摧毁和克纳梵,这个最让他失望的人,崔斯特将可以把自己和四周的恶行隔离开来。

“我也是,”札克说,他友善的语气隐藏住了他心中和崔斯特类似的想法。

“那么就一周之后见罗”崔斯特接着立刻离开了,无法忍受继续面对他曾经最亲昵的朋友,却竟然和他的同胞一样凶残邪恶的事实。

“求求您,主母,”艾顿哀求道,“这是我的权利。我恳求您!”

“不要担心,愚蠢的迪佛家人,”席娜菲回答道,她的声音中几乎透露出怜悯,而这对黑暗精灵来讲十分不寻常:“我已经等了——”

“时机就快到了,”席娜菲说道,语调变得更具威胁性。‘’你以前已经试过一次了。“

艾顿大吃一惊的神情让腐娜菲的脸上露出笑容。

“没错,”她说,“我知道你偷袭崔斯特那次失败的举动。如果玛京吉没有赶来,恐怕那位年轻的战士反而会把你给干掉。”

“我本来会打败他的!”艾顿怒目道。

席娜菲不准备和他争辩。“也许你有可能会赢,”她说,“但只会被揭发为一个疯狂的假冒者,魔索布莱城全城都将与作为敌!”

“我不在乎。”

“我向你保证,你一定会在乎的!”席娜菲主母不屑地说。“你将会牺牲掉更彻底的复仇机会。相信我,艾顿。迪佛。你的我们的——胜利都已在手边了。”

“玛索吉会杀死崔斯特,可能还包括狄宁。”艾顿咕哝着。

“有其它的杜垩登家人等着艾顿。迪佛下手,”席娜菲主母保证道。“那些高阶祭司。”

艾顿对于无法斩杀崔斯特的失望感无法释怀。他非常想要亲手杀掉那家伙。崔斯特那天在术士学校让他极为丢脸,那个家伙应该无声无息地尽快消失。艾顿想要弥补上次的失败。

艾顿也无法忽略席娜菲主母刚刚对他所做的保证。杀死一个或是更多杜垩登家族的高阶祭司就是以让他感到满心欢喜。

和魔索布莱城中的环境大异其趣,柔软无比的羽毛床并无法让崔斯特的痛苦获得释解。另外一缕幽魂甚至压过了地面屠杀的惨况:那是札克纳梵的身影。

狄宁和维尔娜已经把武技长的真面目告诉了崔斯特。有关他在迪佛家族的论亡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札克是多么热爱残杀其它的黑暗精灵:而这些精灵根本没有做什么足以惹恼他的错事。

原来札克纳梵也和所有的黑暗精灵一样,不停地为了讨好蜘蛛神后而彼此残杀。

“那么我在地面上也讨好了她吗?”崔斯特忍不住嚼咕道,这话语中带着的嘲讽意味让他感觉好多了。

崔斯特在地表拯救了一名精灵少女的成就感相比于同胞对于精灵们的屠杀实在是微不足道。马烈丝主母,他的母亲在服听那场屠杀的过程时是那么的陶醉。崔斯特依旧清楚地记得那少女看见母亲无头尸体时的恐惧表情。他自己,或是任何的黑暗精灵看到这样的景象会感到同样的恐惧吗?恐怕不会,他想。崔斯特和马烈丝之间几乎没有什么亲情,大多数的黑暗精灵都会专注于衡量母亲的死亡和他们自己地位的变更,不会有什么情感上的冲击。

如果狄宁或是崔斯特在突袭中阵亡了,不知道马烈丝会不会伤心呢?再?次的,崔斯特早就知道了答案。马烈丝关心的只有这场突袭会如何影响她的权位。只要孩子们取悦了女神,她就会跟着获利。

如果她得知了崔斯特真正的行为,蜘蛛神后会踢与杜垩登家族什么样的恩惠?崔斯特不知道罗丝女神到底多关切这场突袭,他也无从得知。罗丝对他来说是个彻底的谜团,是个他一点都没有兴趣弄清楚的谜团。如果她知道了真相,会不会发怒?或者如果她知道崔斯特此刻的念头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崔斯特想到可能替自己带来的惩罚就不禁打了个寒颤,但他早已下定决心未来该如何走,不论结果如何都不重要。他一周之后就会回到杜垩登家族。他将会和恩师在练功房内重聚。

他一周之后就会杀死札克纳梵。

札克纳梵整个脑中都是那个危险,让他心跳加速的计划,以致于几乎没有听见磨刀石在剑锋上来回滑动的刺耳声响。

这柄武器必须完美无缺,上面不可以有任何的缺口或卷曲。他必须心平气和地完成这个使命。

只要干净利落的一台,札克就可以除掉因他的失败所造就出来的魔鬼,可以再度让他躲在自己的房间中,也是他秘密的圣堂。只要一击,他就可以完成十年前早该完成的任务。

“但愿我那时能够下定决心,”他思索道。“我可以让崔斯特躲过多少的哀伤?他在学院中吃了多少的苦头才会有这么大的改变?”这些话在他空荡的房间中回响。札克现在已经确定,崔斯特已经无法用言语说服了,因此这些都只是空言。崔斯特是黑暗精灵的战士,早已染上这头衔所隐含的邪恶气息。

如果札克纳梵在这悲惨的一生中还想要拥有存在的意义,他就必须下定决心。这次他将不会再剑下留情。他必须要杀死崔斯特。

------------------

书 路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