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第07章 不为人知的秘密

作者:r·a·萨尔瓦多

“你真的要试吗?”玛索吉询问道,他的声音带着极度的优越感和难以置信的语气。

艾顿邪异的目光转向眼前的学生。

“把你的气出在别的地方,无面者,”玛索吉躲开导师疤痕遍的面孔。“可不是我害你丧气的喔!我问这个问题是很合理的。”

“你已经学习魔法将近十年的时间了,”艾顿回应道。“但是你依旧害怕在术上学校的大师身边探索冥界?!”

“如果你真的是名大师,我也不会害怕,”玛索吉大胆地说。

艾顿不理对方的评论,就和过去十六年这个赫奈特家的家伙晓叨的时候一样置之不理。玛京吉是艾顿和外界的唯一牵连,玛索吉背后有一个势力强大的家族,而艾顿只有玛索吉。

他们走进艾顿屋子最上层的房间。那里只有一根蜡烛,光芒被整间房间中灰暗的挂毯和黑色的石砖及地毯给整个吸收过去。艾顿在一张小圆桌旁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把一本厚重的书放在面前。

“这个法术最好让牧师来施展,”玛索吉坐在没有脸孔的老师面前,抗议道“法师控制低层界,但亡者最好还是给牧师来管。”

艾顿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皱眉瞪了玛索吉一眼,扭曲的面孔在跳跃的烛光下更显得歪曲变形。“看起来我没有听话的牧师可以用,”

无面者讽刺地解释道。还是说你要再找另外一个第九层地狱的妖物来帮忙?“

玛索吉靠回椅子上,无助而且同情地摇摇头。艾顿说得有道理。

一年以前,无面者召唤来一只冰魔,想要寻求答案。这个邪恶的家伙把整个房间冰冻起来,温度低到在红外线光谱下黑得发亮,还打破了一大堆价值连城的炼金术器材。如果玛索吉没有召唤来那只魔豹来诱开冰魔的注意力,恐怕他和艾顿都没办法活着逃出那房间。

“好吧,”玛索吉只好妥协道,双手交叠放在桌上。“叫出你的幽灵,尽管问你的问题吧。”

艾顿并没有忽略玛索吉袍子不由自主的一阵抖动。他瞪着那学生片刻,又回去继续施法的准备。

随着艾顿施法的准备慢慢完成,玛索吉的手也下意识地伸向口袋,握着和艾顿获取无面者身份同一天取得的玛瑙猎豹雕像。这个小小的雕像上面附着一个强力的咒文,可以让持有者召唤一只强壮的猪豹。玛索吉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时候才会使用这雕像,因为他不清楚这咒文的限制和潜在的危险。“只有在别无选择的时候。”玛索吉提着这样东西,静静地提醒自己。真奇怪,为什么每次和艾顿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别无选择呢?学徒忍不住要想。

艾顿虽然表面看起来十分勇敢,但他内心其实和马索吉一样担心。亡者的灵魂虽然不会和冥界的妖物一样拥有强大的破坏力;但是,在他们受尽折磨的日子里,他们可能更为残酷、更为狡诈。

不过,艾顿还是需要答案。在过去的十五年中,艾顿透过了所有可能的管道,询问过大师和学生们一切有关迪佛家族被灭门的消息;当然,都是利用迂回的方式。许多人知道那晚的谣传,有些人甚至对当晚敌对家族所使用的战术知之甚详。

不过,没有人会指明是那个家族的手。在魔索布莱城中,即使每个人都知道这件事实,但是在没有足够的证据指控之下,没有人会指名道姓地说出是那个家族下的干。如果有如山的铁证可以逼迫执政议会采取行动,执行他们残酷的正义,那么动手的家族就被消灭了。

但是在对迪佛家族这样成功的攻击之下,指控对方的人可能反而会受到蛇鞭毫不留情的惩罚。

“不要造成众人的尴尬”,也许是黑暗精灵城市中比任何形式的荣誉都要重要的指导原则,他们的正义与公理,都是照着这样的规范在运作的。

艾顿现在只好用其它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开始他试着向冥界寻求答案,而冰魔给他带来了毁灭性的结局。现在,艾顿手中拥有一样可以结束他挫折的东西:那是一本由地表的法师所撰写的秘法。在黑暗精灵的社会中,只有罗丝女神的牧师可以和亡者的领域打交道。

艾顿从术士学校的图书馆中找到这本书,并且,他相信自己已经翻译了足够的内容,可以进行一次和灵界的沟通。

他揉搓着双手,小心地打开做好记号的那一页,再把那段咒文读了最后一次。“你准备好了吗?”他问玛索吉说。

“没有。”

艾顿不管那家伙永无止尽的冷嘲热讽,将手平放在桌上。他慢慢地陷入最深沉的祈祷冥想状态中。

“费。阴拿……”他一不小心发错了音,只好停下来清清喉咙。虽然玛索吉没有仔细地研读那段咒语,但是他也听得出其中的错误。

“费。阴暖德。敌冥……”另外一次暂停。

“天哪,”玛索吉压低声音抱怨道。

艾顿的眼睛圆睁,瞪着那恼人的学生。“这是翻译,”他皱眉道。

“是从人类法师的奇怪语言翻译过来的!”

“垃圾,”玛索吉不屑地说。

“我面前摆着的是地表世界中一名法师的专用法术书,”艾顿耐心地说。“根据那名把法术书偷出来,卖给我们的半兽人保证这是一名大法师的。”他恢复镇定,摇摇秀掉的脑袋,试图回到原先的冥想状态。

“一个单纯、愚蠢的半兽人可以从大法师手上偷走法术书,”玛索吉轻蔑地覆颂,让这夸张的描述说明自身的荒唐之处。

“那法师已经死了!”艾顿大吼道。“这本书是真的!”

“是谁翻译的?”玛索吉冷静地回答。

艾顿拒绝再和他争辩。他不理马索吉脸上促狭的表情,再度开始吟唱咒语。

“费。阴暖德。敌冥。敌苏。敌卡。”

玛索吉无聊得快要昏倒,正试着复习刚上的课程,希望自己的笑声不会干扰到艾顿。他一点也不认为艾顿的尝试会成功,但是他可不想要打断这白痴出洋相的机会,免得要从头再听一遍那奇怪的咒语。

一段时间之后,当玛索吉听见艾顿兴奋的低语:“吉娜菲主母?”

他立刻把注意力转移到眼前所发生的情况。

的确,一阵不寻常的绿烟出现在蜡烛的火焰上,慢慢成形。

“吉娜菲主母!”当召唤术完成之后,艾顿惊讶地低呼。漂浮在他面前的影像毫无疑问的就是他死去母亲的面孔。

那灵魂扫视着房间,十分迷惑地问道。“你是谁?”它缓慢地说。

“我是艾顿。艾顿。迪佛,您的儿子。”

“儿子?”那灵魂问道。

“我不记得有这么丑陋的儿子。”

“这是伪装,”艾顿飞快地回答,回头看着玛索吉,预料他会照惯例发出讪笑声。如果玛索吉在这之前对他有所怀疑,那他现在流露的则是完全不同的尊敬。

艾顿微笑着继续道,“只是种伪装,这样我才能够光明正大地在城中行走,向我们的敌人复仇!”

“什么城市?”

“当然是魔索布莱城。”

那灵魂看来依旧无法理解。

“您是吉娜菲吗?”艾顿追问道。“吉娜菲。迪佛主母?”

灵魂的面孔扭曲成一团,考虑着这问题。“我想……我曾经是。”

“魔索布莱城的第四家族,迪佛家族的主母,”艾顿提示道,显得更为兴奋。“罗丝女神的高阶祭司。”

一提到蜘蛛神后的圣名,让那灵魂豁然开朗。“喔,不要!”它畏缩地说。吉娜菲现在记得了。“你不应该这样做的,我丑陋的儿子!”

“这只不过是个伪装而已,”艾顿插嘴道。

“我得要离开你了,”吉娜菲的灵魂紧张地四下打量,继续说道。

“你必须赶快释放我!”

“但是我需要从你那边知道一些消息,吉娜菲主母。”

“不要这样叫我!”那灵魂尖叫道。“你不明白!罗丝女神对我……”

“若上麻烦了。”玛索吉心不在焉地说,仿佛一切早在预料之中。

“我只要一个答案!”艾顿追问道,拒绝让另外一次获知敌人姓名的机会就这样从手中溜走。

“快点!”那灵魂尖叫着。

“告诉我摧毁迪佛家族的敌人。”

“敌人?”吉娜菲思索着。“是的,我还记得那邪恶的一晚。就是——”

蜡烛的火焰开始摇动变形,让吉娜菲的影像扭曲,最后句话变成模糊不清的呓语。

艾顿猛然站了起来。“不行!”他大吼道。“你定要告诉我!我们的敌人有哪些人?”

“你要把我算做一个吗?”那影像用和之前完全不同的声。这声音中所隐含的力量让艾顿瞬间血色全无。那影像开始扭曲变化,成为某种比艾顿的面孔还要丑陋的东西。那是在凡间从没有人经历过的恐怖。

当然,艾顿不是牧师,所以除了男性所能够学到的浅薄知识之外!他从来没有深入研究过黑暗精灵的宗教。不过,他依旧知道现在漂浮在他面前的是什么怪物;因为它看起来像是一段不断融化、黍稠的蜡条:这是蜡融妖,罗丝女神的侍女。

“你胆敢打搅吉娜菲所受的折磨?”蜡融妖咆哮道。

“该死!”玛索吉低声说,缓缓地钻进黑色的桌布下。即使像他这样不相信无面者,也万万想不到这个烂脸的家伙会意上这么大的麻烦。

“但是……”艾顿结巴地说。

“再也不准插手魔域,软弱的法师!”蜡融妖怒吼道。

“我不是故意要冒犯深渊魔域,”艾顿虚弱地抗议。“我只是想要——”

“和吉娜菲谈话!”蜡融妖大喊着。“罗丝女神亡故的女祭司。你想她的灵魂会到哪里去?愚蠢的男性!难道是在奥林帕斯,和那些地表精灵的伪神一起享清福?”

“我不这样想……”

“你有动脑想过吗?”蜡融妖低吼道。

“没有。”玛索吉偷偷地回答,小心地尽量远离这个妖物。

“再也不准插手魔域的事情,”蜡融妖最后一次警告道。“蜘蛛神后可不会对大胆冒犯的男性网开一面!”那生物的面孔不断肿大,远远超过了那阵烟雾的范围。文顿听见一种咕噜咕噜的怪声,他踢翻了凳子,不停地往后退,一直到背靠在墙上为止;当他无路可退的时候,他下意识地举起双手遮住脸。

蜡融妖的嘴巴不停扩张,吐出一大堆的小东西。他们飞到艾顿的身上,轮在他身体四周的墙壁上。是石头吗?没有面孔的法师困惑地想。那些东西攀住文顿的抱子,开始朝向他露出的脖子爬。是蜘蛛——一大群八条腿的怪物冲进小桌子底下,让玛索吉紧张得滚了出来。他忙乱地站起身,转过头,看着艾顿慌乱地浑身乱抖,用力地踩踏着,试着要躲开大多数的蜘蛛。“不要杀死他们!”玛索吉尖叫道。

“我们不应该冒犯圣虫——”

“叫那些牧师和他们的规定去死吧!”艾顿尖声回答。

玛索吉别无选择地耸耸肩,伸手过袍子里面掏出当年杀掉无面者的双手十字弓。他看着这把强力的武器以及地面上到处乱爬的小蜘蛛。

“威力会不会太大了?”他大声地问。由于没有人回答,他自顾自地耸耸肩,对准目标发射了。

沉重的箭关在艾顿的肩膀上画出深深一道血痕。法师不可置信地看着伤口,怒目瞪着马索吉。

“你肩膀上有一只蜘蛛,”他解释道。

艾顿的表情并没有改变。

“不懂得感恩图报?”玛索吉大吼道。“愚蠢的艾顿,所有的蜘蛛都在你那一边。还记得吗?”玛索吉转过身要离开,同时又回头大喊道,“祝你踩蜘蛛顺利,”他伸出手准备握住门把,走到另外一个房间。

但是,那扇门突然变成吉娜菲主母的面孔。她脸上挂着笑容,配上大得不可思议的血盆大口,一条又长又湿的舌头伸出来,舔得玛索吉一头一脸黍液。

“艾顿!”他大喊着靠在墙壁上,试图躲开那恶心的长舌头。他注意到法师正集中注意力准备施法。一大群的蜘蛛饥渴地追着艾顿的味道往脸上爬,而他正尽全力的保持心神专一。

“你死定了。”玛索吉摇摇头,理所当然地评论道。

艾顿挣扎着念诵咒女,强自压抑对于这些八脚怪物的恶。感觉,硬是逼着自己完成整个法术。在这么多年研究魔法的岁月中,他绝对想像不到现在要做的事情。即使只是提到这样的情况,也会让他笑得人仰马翻。现在,这和被蜡融妖吞食的厄运比起来,已经算是比较好的选择了。

他对着脚边丢出了一颗火球。

玛索吉浑身烧得赤躶精光,连毛发都被烧掉了;不过,他还是连滚带爬地撞穿门,逃出了里面的灼热炼狱。全身是火的艾顿旋即跟着冲出来,在地上不停地翻滚,扑熄熊熊燃烧的火焰,并且将衣服三把两把地脱了下来。

当玛索吉看着艾顿扑灭身上的火焰时,一个欢愉的记忆出现在他的脑海;他忍不住把从这悲剧性的一刻开始之后就一直萦绕不去的念头说出口:“当年他还困在蜘蛛网里面的时候,我应该把他给杀掉才对。”

一段时间之后,在玛索吉回到房间研读教材之后,艾顿戴上代表他是学院中大师的装饰用金属护腕,悄悄地溜出了术士学校。他走到提尔。布里契往下的宽大阶梯,坐下来静静欣赏着魔索布莱城的景色。

即使身临这雄伟的景色,也无法让艾顿将心思从最近的失败上移开。他花了十六年的时间,舍弃了一切的野心和慾望,全心全心地想要找出灭他满门的家族。他也整整失败了十六年。

他思索着自己到底还要花费多少的时问和精力。如果把玛索吉算做他唯一的朋友,这个朋友也已经快要完成他在术士学校的学业。

当玛索吉毕业回到赫奈特家族之后,自己要怎么办?

“也许我应该一直继续伪装下去,”他大声地说,“最后被某个野心勃勃的学生所杀,就像我们杀死无面者一样。不知道那个学生会不会自毁容貌,取代我的地位!”艾顿一想到这讽刺的情况,无奈的嘴chún就忍不住发出沙哑的笑声。术上学校的“无面大师”。学院的主母教长要多久才会起疑?一千年?一万年?或者无面者可能比魔索布莱城还要长命?担任大师并不算是太糟糕的生活模式,艾顿这样想。

许多黑暗精灵会愿意牺牲许多来换取这样的荣耀。

------------------

书 路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