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第08章 同族

作者:r·a·萨尔瓦多

札克以一连串的低段刺击步步进逼。崔斯特想要快速地后退,恢复平衡;但对方毫不放松的攻势紧跟着他的每一个步伐,他的每一招都被压制,只能被动地防御。崔斯特的刀柄常常因为这样反而比刀锋还要接近札克。

札克迅速地一躬身,钻进了崔斯特的防御姿势中。

崔斯特将两把弯刀迅速地交叉回防,但他必须要猛然直起身才能够险险闪开武技长同样快速的突袭。崔斯特知道自己中计了,下一步札克多半会把全身的重量部移向后腿,两把剑同时撩向崔斯特的下体。

崔斯特咒骂了一声,将弯刀一转猛力往下压,想要用交叉的双刀接住老师的攻势。但崔斯特下意识的一迟疑,没有完全拦住老师的武器,被迫往后跳开。这一下的迟疑让他大腿内侧被狠狠地敲了一下,中招处热辣辣的十分难受。他气愤地将两把弯刀都丢到地上。

札克第一个反应和他一样也是往后跳开。他把剑平贴在身体两侧,脸上露出十分困惑的表情。“你应该躲得过这一招的,”他直截了当地说。

“这招不应该这样挡,”崔斯特回答道。

札克以剑尖支着地面,把身体倚靠上去,等待对方做进一步的解释。在过去,札克曾经因为同样粗鲁的举动而打伤、甚至杀死自己的弟子。

“交叉下压可以阻挡住这招式,但有什么好处呢?”崔斯特继续道。“当我这一招式结束之后,我的刀尖位置太低,不可能作出任何有效的攻势,而你却可以往后退,拉开我们的距离。

“但你的确挡住了我的攻击。”

“却必须面对下一次的攻击,”崔斯特争辩道。“交叉下压所能争取到的机会最多不过是双方平手。”

“是的…”札克回答道,不太明白是什么东西在困扰着眼前的学生。

“你忘了自己教过我的!”崔斯特大喊道。“你不停的洗脑,告诉我每一个招式都必须占到优势,但是我看不出来交叉下压能够争取到什么优势。”

“你为了方便,只引用我教你的前半句话,”札克皱眉道,变得一样生气。“要用就用整句话,否则就别用!‘每个招式都应该占到优势,或者是能够抵消一次劣势。’交叉下压可以挡住双段下刺去,如果你的敌人胆敢用这么冒险的攻击,那他一定占了很大的优势!在这个时候,能够获得平手的机会要好得多了!”

“这防御就是不对。”崔斯特顽固地说。

“拿起你的武器,”札克对他低吼道,满身杀气地往前跨出一步。

崔斯特迟疑了片刻,札克冲向前,剑锋直指对方的心口。

崔斯特弯下身!捡起弯刀,站起身面对一连串的攻势,心中不明白这到底是另外一课或者是真正的攻击。

武技长怒气冲冲的进逼,格挡住对方的每一次反击,逼得崔斯特绕圈退避。崔斯特防守得滴水不漏,但是渐渐地注意到一个熟悉的模式,对方的攻击不停地往下降,再一次的逼着崔斯特用弯刀架位同样的攻击。

崔斯特知道札克想要用行动而不是言语来证明他的观点。不过,从武技长脸上的怒气看来,崔斯特实在不太能够确定他会多认真。如果札克证明他的观点是正确的,这次会不会同样的攻向崔斯特的胯下?或者是他的心脏?札克冲向前,再度一躬身,崔斯特浑身紧绷地直起身。“双段下刺击!”武技长低吼道,双剑钻了进来。

崔斯特已经准备好面对这招式。他施展了交叉下压,听到自己的武器和对方武器的撞击声,忍不住露出狡猾的笑容。崔斯特只用单刀来施展这招式,认为这样就足够压制住和克的双剑。崔斯特现在空出了一只手,手腕轻轻使力,将刀锋回转,迂回地施出反击。

崔斯特一反转手腕,札克就看出了他的意图;他早就怀疑崔斯特会这样做。札克把最靠近崔斯特下压刀柄的剑往下压到地面。不知情的崔斯特还在持续对着格档的弯刀出力,因而失去了平衡。崔斯特飞快的反应让他不至于踉跄太远的距离,不过也让他的指节重重的敲击到地面。他依旧相信自己已经把札克骗入了陷讲,他可以完成这次完美的反击。他再往前跨了一步,终于恢复了平衡。

武技长一伏地,闪过了崔斯特弯刀的弧线,一个扫堂腿敲中了对方毫无防备的腿弯。在崔斯特意识到这攻击之前,自己就已经仰天倒在地上。

札克猛地终止自己的来势,一翻身站了起来。在崔斯特搞清楚这迅如闪电的反击之前,札克就已经低头看着他,剑尖在他的喉咙上画出一道剧痛的血痕来。

“你还有什么话好说?”札克抵吼道。

“这样的防御是错误的,”崔斯特回答道。

扎克由衷地哈哈大笑。他把武器一丢,伸手将这顽固的学生拉起来。他很快就冷静下来,看着眼前崔斯特淡紫色的双眸。札克对于崔斯特轻而易举的动作感到十分讶异,他使用双刀的样子仿佛那对武器是他手臂的延伸一样。崔斯特只不过受了几个月的训练,但是他已经能够像大师一般,轻易使用杜垩登家族兵器库中的每一种武器。

特别是这对弯刀!这是崔斯特最趁手的武器,它们弯曲的刀锋让他有如行云流水一般的闪电攻击更为眼花镣乱。有了这对弯刀在手,这位还不过只是个孩子的黑暗精灵就能够击败学院中半数的战士。只要一想起崔斯特在接受过完整的训练之后能够有多高强的身手,就让利克禁不住感到背脊发寒。

让札克纳梵仔细思量的不只是崔斯情的体格和潜力。真正让利克吃惊的是崔斯待的个性的确和一般的黑暗精灵不同。崔斯特的个性十分天真,而且也不像一般人那样的狡诈。札克光看着崔斯特就忍不住感到由衷的骄傲。从所有的方面看来,这名年轻的黑暗精灵和札克拥有完全一样的信念,而这种道德感在魔索布莱城中可说是少之又少。

崔斯特也注意到这样的关连,虽然他并不清楚自己和札克的特立独行在邪恶的黑暗精灵世界中有多么的独特。他意识到“札克叔叔”和他所认识的其它人都不一样,虽然这所谓的其它人不过是他的家人和几名家族的士兵。札克当然和崔斯特的大姐布里莎有很大的不同;后者对于罗丝女神的宗教有种近乎疯狂、盲目的强烈野心。札克当然也和崔斯特的母亲,马烈丝主母有所不同;自为她对他所说的每句话几乎都是命令。

扎克能够对不让任何人痛苦的情况发笑。他是崔斯特所遇到第位对目前的权力和地位满意的黑暗精灵。札克是崔斯特听到的第一个会笑的黑暗精灵。

“这是个不错的尝试,”武技长对崔斯特失败的反击下了结论。

“在真正的战斗中,我早就已经死了,”崔斯特回答道。

“当然,”札克说,“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训练的原因。你的计策非常高明,时机掌握的精准无比。只不过情况料错了。我依然认为这是个不错的尝试。”

“你早就料中了,”崔斯特说。

札克微笑点点头。“也许,这搞不好是因为我看过其它的学生用过同一招。”

“对付你?”崔斯特询问道,因为自己的点子竟然不是独创的而感到有些丢脸。

“不太算,”札克促狭地眨了眨眼睛。“我用和你一样的角度目睹这样的招式,得到了同样的结果。”

崔斯特的脸又再度亮了起来。“我们的想法一样,”他评论道。

“的确,”札克说,“但是我的实力中包含了数世纪以来累积的知识,您这辈子恐怕也不过只有我的十分之一而且。相信我,年轻的学生。交叉下压是个正确的防御格式。”

“也许吧,”崔斯特回答道。

札克忍住笑说,“当你找出更好的招术后,我们可以再试试看。

在那之前,就先相信我吧。我训练过的战士多到我都记不得;这包括了所有杜垩登家族的士兵,还有我当年在格斗武塔担任教头的时候所教过的学生。我教过锐森,你所有的姐姐,和你的两位哥哥。“

“两位?”

“我……”札克好奇地瞄了崔斯特一眼。“我明白了,”片刻之后他说。“他们根本做得告诉你。”扎克思索着这里到底是不是告诉崔斯特真话的好地方。他很怀疑马烈丝主母到底在不在乎;她没有告诉崔斯特只是因为她认为诸梵的故事不值一提。

“没错,两位。”札克决定对他解释。“当你出生的时候,你有两位哥哥:你认识的是狄宁;另外年纪比较长的是诺梵,拥有强大魔力的法师。诸梵在你叭叭坠地的那天晚上被杀了。”

“是因为对抗矮人和残暴的侏儒吗?”崔斯特睁大双眼的表情仿佛像是孩子要求父母再多说一些恐怖的床边故事一样。“他那时正在防守这座城市免受邪恶的征服者或是怪兽的攻击吗?”

札克百般不愿意破坏崔斯特纯真的天性。“把年轻人埋葬在谎言之下,”他压低声音道,但他给予崔斯特的答案只是,“不是。”

“那么是对抗更邪恶的敌人吗?”崔斯特追问道。“地面上来的残暴精灵?”

“他是死在黑暗精灵的手中!”札克恼怒地说,瞬间夺去了崔斯特无邪双眼中好奇的光芒。

崔斯特踉跄地后退,考虑着这个可能性,扎克实在不忍心看着他年轻面孔上流露出的困惑和质疑的表情。

“和另外一座城市的战争片崔斯特阴郁地问。”我没听说……“

札克认为到此为只就好了。他转过身,悄悄地走向自己的房间。

就让马烈丝或是她的手下来破坏崔斯特的天真吧。在他身后,崔斯特把下半段的问题给吞了回去,明白今天的课程和对话都已经结束了。同时,他也明白刚刚发生了一件日后将会很重要的事情。

武技长和崔斯特日夜不休地练习,一周复一周,一月复一月。时间变得毫不重要,双方都奋战到精疲力尽才罢休。只要一恢复体力,他们又马不停蹄地立刻回到训练场上。

在第三年,崔斯特十九岁的时候,他已经可以和武技长对抗数小时而不会落败,甚至在许多次的练习中可以采取主动的攻势。

这些日子对札克来说是难得的享受。他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遇过拥有和自己势均力敌潜力的对手了。札克这辈子以来第一次,听见在训练场中金铁交鸣声之后伴随着轻松的笑语声。

他看着崔斯特长高长壮,变得聪明、意志更集中。即使在他接受训练的第一年结束时,学院的教官恐怕都很难和他打成平手。

只要他一想起学院的行事作风。黑暗精灵的道德规范,以及这会对他的得意门生造成什么影响;他对此的自做就会马上烟消云散。

他们会想尽办法偷走崔斯特淡紫双眸中的笑意。

有一天,险恶的黑暗精灵社会化成马烈丝主母的身份来造访他们。

“以尊敬的口吻来称呼她,”当玛雅宣布主母的到来时,札克警告崔斯特道。武技长迅疾跨前数步,私下先迎接杜垩登家族的大家长。

“您好,主母大人,”他鞠躬道。“不知为何有幸让您大驾光临?”

马烈丝主母对她露出笑容,看穿他的彬彬有礼。

“你和我的儿子在这边花了许多时间,”她说。“我来看看他的进步如何。”

“他是个不错的战士,”札克对她保证。

“他一定得是才行,”马烈丝咕哝道。“一年之内他就要进入学院。”

札克因为这段话而眯起了眼睛,皱眉道。“学院从来没有收过这么高强的剑手。”

主母走过他,来到崔斯特面前。“我不怀疑你对于剑术的擅长,”

她对崔斯特说!不过,同时她也瞄了札克一眼。“你的体内天生就流着剑客的血液。但是,黑暗精灵战士还需要别的特质,关键在于战士的内心。也就是战士的行为!”

崔斯特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在过去的三年中,他只见过主母几次面,这其间从来没有交谈过。

札克看见了崔斯特脸上迷惑的表情,害怕男孩会像马烈丝主母预料的一样说溜嘴。那么马烈丝就有理由不让札克继续教导崔斯特,同时狠狠地羞辱他,最后再把崔斯特交给狄宁或是其它的冷血杀手。札克也许是剑术上最强的老师,但既然现在崔斯特已经学会了如何使用武器;马烈丝想要改造他的心灵。

札克不敢冒这个险,他太珍惜自己和崔斯特之间的时光了。他从镶满珠宝的剑鞘中拔出剑,冲过马烈丝主母身边,大喊着,“年轻的战士,让她看看!”

一看到老师对他冲了过来,崔斯特的眼中立刻燃起了火焰。他的弯刀一瞬间就出现在手中。

幸好他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同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