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第23章 俐落一击

作者:r·a·萨尔瓦多

“侏儒把他抓走了,”当巡逻队长狄宁回来的时候,玛索吉对他说。法师把手臂高举过头,让高阶祭司和她的助手能够把他目前的处境看得更清楚一些。

“到哪里去了?”狄宁质问道。“为什么他们留你活口?”

玛索吉耸耸肩。“密门,在你后面墙壁上的某个地方。我想本来他们会也把我抓走的,但是……”玛索吉看着地面,无可奈何地盯着依然深深地陷入地面的下半身。“侏儒本来会杀死我的,如果你没有来的话。”

“你很幸运,法师,”高阶牧师对玛索吉说。“我今天正好有准备一个神术,刚巧可以将你从这样的情况下释放出来。”她对助手们低语了几句话,她们把水袋和黍土包拿了出来,开始在被困住的法师身边绘出十尺见方的正方形来。高阶牧师走到洞壁边,开始准备祷文。

“有些人逃了出去,”狄宁对她说。

高阶牧师了解了。她对墙壁念诵了一个快速侦测密门的神术,仔细观察着洞壁。“就在这里。”她说。狄宁和其它的男性立刻冲到该处,很快地找到了那十分难以发现的密门。

当高阶祭司开始念咒的时候,她的一名助手把绳子抛给玛索吉。

“拉住,”助手取笑道,“等等——”玛索吉开口道,但是他四周的岩地突然间变成了泥泞,法师瞬间滑落下去。

片刻之后,两名牧师大笑着把玛索吉拉了起来。

“不错的法术,”法师评论道,边吐出许多泥巴。

“这是很有用的,”高阶祭司回答道。“特别是当我们在和擅长操纵宕石的株儒作战的时候。”我携带这个神术是为了反制地元素用的。“她看着脚边的一块瓦砾,毫无疑问的这是那种怪物的眼和鼻。

“我发现这个法术反而无法在这个用途上发挥。”

“是我打败了这家伙,”玛索吉撒谎道。

“是啊。”高阶祭司说,脸上露出怀疑的神色。她可以从瓦砾上刀剑砍劈所造成的缺口来判断这是战士的杰作。当墙上的那扇密门让众人都转移注意力的时候,她顺水推舟地不再追问这个话题。

“迷宫,”当狄宁身旁的战士往内礁的时候,不禁抱怨道。“我们怎么可能找到他们?”

狄宁思索了片刻,然后转向玛索吉。“他们把我的弟弟抓走了,”

一个点子绷进他的脑海。“你的大猫呢?”

“附近,”玛索吉拖延时间道,他猜到了狄宁的计划,不愿意崔斯特真的被救回来。

“把它叫过来,”狄宁下令道。“那只豹子闻得到崔斯特。”

“我没办法……我是说,”玛索吉结结巴巴地说。

“动作快,法师!”狄宁下令道。“除非你想要我对执政议会回报这次会有侏儒脱逃都是因为你袖手旁观的关系!”

玛索吉把雕像丢到脚边,召唤关海法,其实自己也不太清楚到底接下来会怎么样。地元素真的摧毁了关海法吗?迷雾出现,数秒后凝结成黑豹流线型的身体。

“你知道该怎么做吧,”狄宁指着隧道说。

“把崔斯特找出来!”玛索吉对大猫命令道。关海法四下嗅闻了片刻,然后沿着狭小的隧道飞奔,黑暗精灵的巡逻队飞快地在后追踪。

“这是哪里……”当崔斯特终于开始缓缓地恢复意识之后,他问道。他明白他正坐着,他也知道自己的双手正绑在前面。

一只短小,却强而有力的手抓住他的头发,粗鲁地将他拉躺回去。

“闭嘴!”贝尔瓦沙哑地低声说,崔斯特对于这生物能够说黑暗精灵的语言感到十分惊讶。贝尔瓦松开崔斯特的头发,转身加入其他的地底侏儒。

从洞顶低矮的高度和侏儒们紧张的举动看来,崔斯特明白这些人正在逃亡。

侏儒们低声用自己的语言交谈,崔斯特一个字也听不懂。其中一名侏儒询问那位命令崔斯特闭嘴的作儒(很明显的,下令的侏儒就是这群家伙的领袖)一个似乎十分重要的问题。另外一个家伙闷哼几声,用刺耳的话声说了几句,对崔斯特技以愤恨的眼神。

领队在最后开口的珠儒背上猛力一拍,让他跑进洞穴的另一个低矮通道中,并且让其它人排成紧密的防御阵形。他走到崔斯特身边。“你和我们一起去布灵登石城,”他迟疑地说。

“然后呢?”崔斯特问道。

贝尔瓦耸耸肩。“国王会决定的。如果你不替我惹麻烦,我会告诉他让你离开。”

崔斯特发出轻蔑的笑声。

“即使,”贝尔瓦说,“如果国王决定要将你处决,我会让你死得干净利落。”

崔斯特又再度笑了。“你认为我会相信吗?”他问道。“现在就尽量折磨我吧,好好享受。你们不就是喜欢这么干吗?”

贝尔瓦准备伸手给他一巴掌,但却忍了下来。“侏儒不喜欢折磨人!”他宣布道,比他本来应该的还要大声。“黑暗精灵才爱折磨人!”

他转过身准备离开,但又猛然回头,重复之前的承诺。“会是干净利落的一击。”

崔斯特发现自己已经被株儒话声中的真诚给说服了,他也知道,侏儒所承诺给他的慈悲将会远比狄宁的巡逻队逮到这些侏儒的下场要宽容无数倍。贝尔瓦已经走了开去,但迷惑的崔斯特一定要更了解这些特殊的生物才行。

“你怎么会懂我族的语言?”他问道。“侏儒们并不笨,”贝尔瓦哼声道,不太确定崔斯特的用意。

“黑暗精灵也不笨,”崔斯特诚恳地回答,“但是我从来没有在城中听过你们的语言。”

“布灵登石城中曾经来过一名黑暗精灵,”贝尔瓦解释道,他对于崔斯特几乎和崔斯特对他一样的好奇。

“奴隶,”崔斯特推断道。

“是贵宾!”贝尔瓦没好气地说。“地底侏儒不养奴隶!”

再一次的,崔斯特发现自己无法质疑贝尔瓦真诚的话语。“你叫什么名字?”他问道。

侏儒对他笑道。“你认为我是白痴吗?”贝尔瓦问道。“你想要知道我的名字还不就是为了用黑暗魔法对付我!”

“不是的,”崔斯特抗议道。

“你认为我这么低能,我应该现在就把你给杀了才对!”贝尔瓦低吼道,边举起沉重的十字镐。

“我的承诺依旧有效,”贝尔瓦放下十字镐。“不惹麻烦,我就会请求国王释放你。”贝尔瓦和崔斯特一样不相信会有这样的结局。他无可奈何地耸耸肩,提供了承诺的下半段。“或者,干净利落的一击。”

附近一条隧道的动静转移了贝尔瓦的注意力。“贝尔瓦!”一名侏儒冲回洞穴中喊道。侏儒领队精明地瞪了崔斯特一眼,确认那黑暗精灵是否得知了他的名号。

崔斯特聪明地把头转开,假装没有注意到。但他的确听见了对他流露出同情心的林儒领队的名号。贝尔瓦,其它的侏儒这样喊。

贝尔瓦,崔斯特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名字。

通道另外一端的打斗声吸引了每个人的注意力,接着,几名地底侏儒冲进洞穴中。崔斯特从他们紧张的神情得知巡逻队已经追了上来。

贝尔瓦开始指挥众人,崔斯特猜得出来大多数是命令矿工们组队撤退。崔斯特思索着自己在那侏儒的安排中到底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贝尔瓦绝不可能认为自己拖着俘虏还能够躲开黑暗精灵的巡逻队。

然后那侏儒领队突然不再下令,一切动作都静止下来。太突然了。

黑暗精灵的牧师利用他们邪恶的麻痹术打头阵。贝尔瓦和另一名保儒很快地就被这咒文给定住,其它的林儒一发现这点,立刻向着另一出口狂奔。

关海法领着黑暗精灵的战士冲了进来。崔斯特看见朋友毫发无伤的欣慰感立刻被接下来屠杀的景象给埋葬了。狄宁和手下们以黑暗精灵平日的狂暴姿态冲进了那群慌乱的株儒之中。

几秒之内,在对崔斯特来说漫长得像是几小时的恐怖数秒中,洞穴里面幸存的只剩下中了牧师妖术的贝尔瓦和另一名侏懦。几名侏儒勉力逃出了这场大屠杀,但大多数的巡逻队已经开始他们嗜血的追杀。

玛索吉最后踏进洞穴,他穿着沾满泥泞的衣服,看来十分潦倒。

他站在洞穴的人口,根本不看崔斯特,只是对自己站在杜垩登家族次子身边保护他的豹子多看了一眼。

“你又再次的福星高照,这次恐怕还多赚到不少,”狄宁割断弟弟的束缚时对他说。

崔斯特看着洞穴中血腥的景象,对此则没有那么正面的评价。

狄宁把弯刀还给他,转身对看守着那两名麻痹林儒的黑暗精灵说。“收拾掉他们,”狄宁指挥道。

那名战士脸上露出婬邪的微笑,从腰间掏出一把锯齿状的匕首。

他把匕首递到林儒面前,戏弄着那不能动弹的家伙。“他们看得见吗?”他问高阶祭司。

“这就是这个神术好玩的地方,”高阶祭司回答道。“地底侏儒明白要发生什么事情。即使是现在他也正努力要挣脱束缚。”

“俘虏!”崔斯特情急之下说。

狄宁和其它人转身面对他,拿着匕首的黑暗精灵表情既失望又生气。

“替杜垩登家族吗?”崔斯特满怀希望地问狄宁道。“我们可以获益,”

“地底侏儒无法胜任奴隶的工作,”狄宁回答道。

“没错。”高阶祭司走到持匕首的战士身边。她对战士点点头,后者露出了得胜之前十倍的笑容。他用力一刺——现在只剩下贝尔瓦活着了。

那战士炫耀地挥舞着治血的匕首,并且将它拿到侏儒领队面前。

“不要动地!”崔斯特抗议道。“让他活着!”崔斯特想要说贝尔瓦不会伤害他们,杀死手无寸铁的侏儒是懦弱又卑贱的行为。但崔斯特也知道恳求同胞大发慈悲只是浪费时间。:狄宁的表情这次好奇比愤怒要来得多。

“如果你杀了他,就没有侏懦会活着回家,告诉他们我们有多强,”崔斯特紧抓着惟一可能的希望,不肯放手。“我们应该把他迭回去,让侏儒们看着胆敢冒犯我们的医界是什么下场!”

狄宁看着高阶祭司,希望她给些建议。

“听起来很合理,”她点点头。

狄宁不太确定弟弟的动机到底是什么。他双眼直视崔斯特,对他说,“那么就砍断这侏儒的双手。”

崔斯特没有退缩,他知道自己只要露出任何破绽,狄宁一定会当场格杀贝尔瓦。

看守侏儒的战士收回匕首,自愿拿出重剑。

“等等,”狄字依旧用眼角瞄着崔斯特。“先把他从咒缚中释放;我想要听他惨叫。”

几名黑暗精灵横剑比着贝尔瓦的脖子,接着高阶祭司松开了咒缚。贝尔瓦依然纹风不动。

指定的黑暗精灵双手握紧剑,而贝尔瓦,勇敢的贝尔瓦伸出手,动也不动地任凭处置。

崔斯特避开他的目光,无法忍受这一切,等待着、畏惧听到侏儒的惨叫声。

贝尔瓦注意到了崔斯特的反应。这是怜悯吗?

战士一剑挥出。贝尔瓦将视线从崔斯特身上移开,眼睁睁地看着利剑划开自己的血肉,手腕仿佛被点燃了几千几万个烧灼的火焰。

贝尔瓦并没有惨叫。他不会让狄宁称心如意。保儒领队最后看了崔斯特一眼,然后就被两名黑暗精灵推出洞穴。但是就在那一瞬间,他从崔斯特假装无动于衷的表情之下看见了真正的痛苦,和无比的歉意。

正当贝尔瓦离开的时候,追杀其它侏儒的黑暗精灵们也从其它的隧道回来了。“在这狭小的隧道中我们实在是追不上他们,”其中一人抱怨道。

“该死!”狄宁怒目道。把一名砍断手的侏儒送回布灵登石城是一回事,但让侏儒挖掘队的成员毫发无伤逃脱又是另一回事。“我要抓到他们!”

“关海法可以抓住他们。”玛索吉宣道,他把大猫叫到身边,同时注意着崔斯特的反应。

当法师拍着黑豹的时候,崔斯特的心跳开始加速。

“来吧,我的宠物,”玛索吉说。“你还有狩猎的任务呢!”法师明知道崔斯特不赞同关海法参与这样的杀戮,但他就是喜欢看着崔斯特因为这些话语而局促不安。

“他们都进掉了吗?”崔斯特问狄宁,觉得已经决要绝望。

“一路抱头鼠窜逃回布灵登石城了,”狄宁冷静地回答。“如果我们不想办法的话。”“他们会回来吗?”

狄宁不耐烦的表情反映了这个问题的愚蠢。“你呢?”

“那么我们的任务就已经结束了。”崔斯特接着说,试着阻止法师利用黑豹来进行他残酷的计划。

“我们今天算是大获全胜,”狄宁同意,“虽然我们的损失非常惨重。不过,靠着法师宠物的帮助,我们应该可以找到更多乐于。”

“乐子,”玛索吉特别针对崔斯特重复遭。“去随道中迫他们,关海法。让我们看看害怕的林德能够跑多快。”

几分钟之后,关海法回到洞穴中,嘴中拖拉着一个侏儒的尸体。

“再回去!”玛索吉命令道。关海法把尸体丢在他脚边。“再多带些回来!”

当尸体落到地面的时候,崔斯特的一颗心跟着落到谷底。他看着关海法的双眼,从中见识到了和他一样深沉的哀痛。黑豹是名猎人,以某些角度来看它的行事作风和崔斯特一样重荣誉。不过,对那邪恶的玛索吉来说,关海法只不过是个玩具,只是给他带来变态欢愉的工作而已。是一台只能为了取悦主人而进行杀戮的机器。

在法师的手中,关海法只不过是个凶手。关海法在隧道人口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崔斯特,脸上露出几乎可以算是抱歉的神情。

“快回去!”玛索吉尖声大叫,一脚踢中大猫的屁股。然后玛索吉也回头看着崔斯特,眼中露出复仇的快感。玛索吉错失了杀死崔斯特的机会,他对母亲解释这次失误的时候必须十分小心。但,玛索吉决定稍后再来担心这点。因为,至少目前他可以看着崔斯特受苦。

狄宁和其它人对玛索吉和崔斯特之间上演的冲突毫无所觉,他们把所有的心神都集中在等待关海法回来的兴奋上,全副的心神都用来想象侏儒们在面对这完美的杀手时会有多么恐惧。他们全部都深陷在剥夺他人生命的乐趣中。当这情景需要泪水的时候,黑暗精灵扭曲的价情况却会带来欢乐的笑语。

------------------

书 路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