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第24章 了解我们的敌人

作者:r·a·萨尔瓦多

“八名黑暗精灵阵亡,其中一名还是牧师,”布里莎在杜垩登家族的阳台上对马烈丝主母说。布里莎一听到这次遭遇战的消息之后立刻就冲回来报告,让妹妹们留在魔索布莱城的中央广场,静候更新的消息。“但是将近二十名的侏儒死了,算是次压倒性的胜利。”

“你的兄弟们呢?”马烈丝问道。“杜至登家族在这次的遭遇中成果如何?”

“就和上次攻击地表精灵一样,狄宁独力杀死了五名侏儒。他们说他毫无畏惧地率领部队突进,杀死了最多的侏儒。”

马烈丝主母听到这个消息瞬时变得容光焕发,但她注意到布里莎耐心地站着,脸上挂着一抹诡异的笑容,于是认为她还留有一些戏剧性的消息要给她惊喜。“崔斯特呢?”主母质疑道,没有耐性和女儿玩游戏。“有多少地深侏儒死在他刀下?”

“一个都没有,”布里莎答道,但笑容依旧留在脸上。“但最大的胜利依旧属于崔斯特!”她看见母亲的脸上出现了怒容,于是很快的说道。马烈丝看起来并不觉得这有趣。

“崔斯特击败了一只地元素,”布里莎大吼道,“单枪匹马,只有一名法师在最后帮了一点小忙!巡逻队的高阶祭司宣布这是他的功劳!”

马烈丝主母大吃一惊,立刻转过身。崔斯特对她来说一直是个谜团,他像是一柄锋利的宝刀,却不知如何做人处事,也不知尊敬长上。现在又发生了这件事:竟然打败了一只地元素!马烈丝自己亲眼见过地元素肆虐的模样,它曾经击溃整个巡逻队,杀死了数十名身经百战的黑暗精灵,然后扬长而去。但是她的儿子,那迷惑不知所以的儿子,竟然单枪匹马地毁灭了一只地元素!

“罗丝女神今天将会赐福给我们,”布里莎评论道,不太明白母亲的反应。

布里莎的话语在马烈丝的脑中激起了一个点子。“召集你的妹妹们,”她命令道。“我们在神堂中碰面。如果杜垩登家族今天在隧道中大获全胜,也许蜘蛛神后会泄漏一些天机。”

“维尔娜和玛雅都在城中等待进一步的消息,”布里莎解释道,误认为母亲所提到的天机指的是这次的战斗。“一个小时之内我们就可以知道详情了。”

“我关心的不是对侏儒的战斗!”马烈丝皱眉道。“你已经把一切对我们家族重要的事情都说出来了,其它的无关痛痒。我们必须要好好利用你弟弟们的英雄事迹。”

“探查我们的敌人!”布里莎这才明白母亲的意思。

“完全正确,”马烈丝回答道。“要调查到底是那个家族威胁到杜垩登家族。如果蜘蛛神后真的愿意降福于我们,她可能会对我们泄漏足以击败敌人的天机!”

片刻之后,杜垩登家族的四名高阶祭快速齐聚在神堂中的蜘蛛圣像前。在她们面前,一个由最乌黑的玛璃所雕刻成的碗中,燃烧著有着甜腻、如同死亡一般气味的圣香,这也是蜘蛛神后的贴身待女最偏爱的味道。

火焰在不同的光谱间飘移,从橘色到绿色,最后成了亮红色。然后它听见了四名高阶亲快速的召唤和马烈丝话声中的十万火急之意,慢慢地成形。火焰的尖端不再舞动,变得圆滑,幻化成一颗无毛的脑袋,然后继续往上延伸、膨胀。火焰被蜡融妖的形体给吞没了,一团半融的热蜡构成了拉长的双眼和不停滴蜡的血盆大口。

“是我,神后诗女,”马烈丝大声地回答,想要让女儿们听见。生母低下头。“我是马烈丝,蜘蛛神后的忠实仆人。”

在一阵轻烟之后,腊融妖消失了,只留下玛瑙碗中发光的香灰余烬。片刻之后,神后侍文又再度出现马烈丝身后,这次形体是正常的大小。布巴莎、维尔娜和玛雅屏住气息,看着那生物把两只令人作恶的触手放到母亲的肩膀上。

马烈丝主母动也不动地接受了那些触手,对于自己召唤腊融妖的原因相当有自信。

“告诉我你为什么胆敢打扰我,”腊融妖用让人头晕目眩的心电感应说。

“只是为了问一个简单的问题,”马烈丝沉默地回答,因为和神后传女交谈不需要人问的话语。“这个您已经知道的答案。”

“这个问题让你这么好奇吗?!”腊融妖问道。“你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只为了一个问题。”

“我必须要知道答案才行,”马烈丝主母回答。她的一名女儿好奇地观察着,听得见腊融妖的思想,但对于母亲沉默的回应只能用猜测的。

“如果这个答案这么重要,诗女们也知道,蜘蛛神后当然更了若指掌。你难道不认为罗丝女神如果愿意的话,自然会告诉你?”

“也许,在今天以前,蜘蛛神后不认为我们有资格知道,”马烈丝回答道。“很多事情改变了。”

蜘蛛神后的贴身持女邪异的双眼一翻,仿佛在跟遥远的次元沟通。

“你好,马烈丝。杜垩登主母。”在紧张的几分钟过后,腊融妖开口道。那生物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冷静、优雅,和她变形的外表毫不相符。

“我向您问好,同时也问候您的主人,统御蜘蛛的女王。”马烈丝回答道。她对女儿们露出得意的笑容,依旧不转身面对背后的生物。

很明显马烈丝对于罗丝女神宠幸的猜测是正确的。

“德蒙。纳夏斯巴农取悦了罗丝女神,”贴身女传说。“你家族的男性今天战功彪炳,甚至超越了那些和他们一起行动的女性。我必须接受马烈丝。杜垩登主母的召唤。”触手滑下马烈丝的肩膀,腊融妖静候着她的命令。

“我很高兴能够为蜘蛛神后效劳,”马烈丝开口道。地搜寻着适当的方式来描述她的疑问。“至于召唤您来的原因,如果我之前所说的,只是祈求您能够告知一个简单的答案。”

“就向吧。”腊融妖提示道,那轻蔑的语调让马烈丝和女儿们隐隐觉得这怪物根本已经知道了问题是什么。

“谣言说,我的家族受到了威胁。”马烈丝说。

“谣言?”腊融妖发出了邪恶,如同钢铁摩擦一样刺耳的笑声。

“我相信我的消息来源,”马烈丝辩解道。“如果我不相信真有此事,我根本不敢斗胆召唤您前来。”

“继续说,”腊融妖对这整个情况感到十分有趣。“这不只是谣言,马烈丝。杜垩登。的确有另外一个家族计划要对你们宣战。”

玛雅幼稚的低呼声让母亲和姐妹们不肩地白了她一眼。

“把这家族的名号告诉我,”马烈丝恳求道。“如果德蒙。纳夏斯巴农今天真的取悦了蜘蛛神后,我恳求罗丝女神将敌人揭露在我面前,好让我们可以彻底摧毁对方!”

“万一这另外一个家族也同样受蜘蛛神后的宠爱呢?”侍女质问道。“罗丝女神会将她们的消息出卖给你们吗?”

“我们的敌人占尽了优势,”马烈丝抗议道。“她们了解杜垩登家族。她们毫无疑问的每天观察我们的一举一动,安排他们的每一步计划。我们只是祈求罗丝女神让我们得知和我们敌人一样多的情报。只要让我们知道同样多的情报,我们就会证明到底那个家族才是最强!”

“如果你的敌人比你们强呢?”女传说。“马烈丝主母会哀求蜘蛛神后拯救你们这个可怜的家族吗?”

“不片马烈丝大吼道。”我们将会借着罗丝女神赐与我们的力量来和敌人作战。即使敌人比我们强,我向罗丝女神立誓,他们将会为了攻击杜垩登家族而付出惨重的代价!“

神后待女再度陷入失神状态,和它原先所属的界感,一个比魔索布莱城还要黑暗的地方沟通。马烈丝紧握着在右方布里莎的手,以及在左方维尔娜的手。然后她们把这股力量依序传递给圆圈最后的玛雅。

“蜘蛛神后的确对你们的行为感到欣慰,马烈丝。杜垩登主母,”

侍女长篇大论地说。“相信当战争开始的时候,她将会赐福于你们家族,也许……”最后两个字所留下来的模糊空间让马烈丝感到不安,只能接受罗丝女神在任何时候永不给予任何承诺的事实。

“那么我的问题呢?”马烈丝大胆地抗议道,“我召唤您来的理由呢?”

一阵强光让四名牧师目眩。当她们的视线恢复之后,她们发现腊融妖又再度缩小,又从玛瑙碗中瞪着她们。

“蜘蛛神后不会告诉你们已经知道的答案!”神后侍女宣布道,从异界传来的声音带来强而有力的压迫感,毫不留情地刺进黑暗精灵的耳朵。火焰又再度冒出刺眼的光芒,蜡融妖跟着消失了,让那珍贵的碗碎成无数的碎片。

马烈丝捡起一片较大的碎片,往墙壁掷去。“已经知道了?”她愤怒地大吼。“谁知道?我的家族中有谁胆敢对我隐瞒这件事实?”

“也许知道的人并不知道自己发现了这个秘密,”布里莎插嘴道,试着让母亲冷静下来。“也许她才刚发现这个消息,还没有机会向您报告。”

“她?”马烈丝生母怒目道。“你说的会是哪个‘她’,布里莎?我们都在这里。我的女儿中有哪个家伙会来到忽略了对我们这么明显的威胁?”

“不,主母!”维尔娜和玛雅异口同声地大喊,两人看见母亲越来越暴躁的脾气,都同时失去了自制力。

“我从来没有注意到任何的蛛丝马迹!”维尔娜说。

“我也没有!”玛雅跟着说。“我这几周以来都在您身后,我看到的迹象并不会比您多!”

“你暗示是我遗漏了什么蛛丝马迹吗?”马烈丝面目狰狞地说,指节泛白。

“不是的,主母!”布里莎压过众人的喧闹大喊道。她的嗓门大到注意让马烈丝暂时平静下来,把注意力都转移长女身上。

“那么就不是‘她’了,”布里莎推断道。“那么就是‘他’了。你的某名儿子可能有了答案,又也许是札克纳梵和锐森。”

“是的,”维尔娜同意道。“他们只是低劣的男人,根本无法了解这些细节所代表的重大意义。”

“崔斯特和狄宁出城去了,”布里莎又说道,“他们参加的是出城的巡逻队。在他们所属的巡逻队中安插有所有位高权重家族的孩子,换言之,也就是每个胆敢威胁我们的家族都有可能!”

马烈丝眼中的烈火熊熊燃起,但她的外表却因为这合理的推论而放松下来。“当他们回到魔索布莱城的时候,带他们回来见我,”她指示着维尔娜和玛雅。“你,”她对布里莎说,“把锐森和札克纳梵带过来。家族的所有成员都必须出席,这样我们才会知道到底谁知道了什么消息!”

“包括了表亲和士兵们吗?”布里莎问道。“也许在我们近亲之外的人知道答案。”

“我们也该把他们召集起来吗?”维尔娜自告奋勇地说,她的声音中隐隐含着兴奋的气息。“所有家族的人,也就是杜圣登家族的战斗编制部集合起来吗?”

“不用,”马烈丝回答道,“别找士兵和表亲们。我不相信他们和这件事情会有所牵连。如果我们的近亲不知道,神后持女一定会告诉我们的。询问我们根本已经知道的答案是让我很丢人的件事,我的家人竟然知道这问题的答案。”她钢牙紧咬一字一句地缓缓把剩下的思绪说出。“我不喜欢丢人!”

崔斯特和狄宁不久之后同到家中,两个人都精疲力竭,很高兴冒险终于结束了。他们才刚走到通往房间那方向的走廊就握上了从另外一边急匆匆赶来的札克纳梵。

“英雄已经回来了哇,”札克直视着崔斯特说。崔斯特并没有忽略他声音中的嘲讽之意。

“我们已经成功地完成了任务,”狄宁针锋相对地说,他因为札克没有理睬他而感到不甚高兴。“我率领着——”

“我知道那场冲突,”札克对他保证道。“城中的人已经传颂了无数次。快点离开,长子。我和你的弟弟有要事要处理。”

“我想离开的时候就会离开,”狄宁怒目道。

札克瞪了他一眼。“我想要和崔斯特谈谈,也只有他能听,你还是离开吧。”

狄宁的手放到了剑柄上,这可不是个聪明的选择。他还来不及把刻从鞘中移出一寸,札克纳梵就单手货了他两个巴掌。另外一只手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把匕首抵着秋宁的咽喉。

崔斯特惊讶地看着,确信如果继续下去,札克一定会杀死狄宁的。“如果你还想活命,”札克再度说,“滚!”

狄宁双手举起,缓缓后退。“马烈丝主母会知道这件事情的!”他警告道。

“我会亲自告诉她的,”札克对他笑道。“你认为她愿意为了你这个蠢蛋费心吗?马烈丝主母认为家族中的男性应该自己决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了解我们的敌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