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第10章 血迹

作者:r·a·萨尔瓦多

“札克纳梵离开屋子了吗?”马烈丝问道。

“我派他和锐森去学院送封信给维尔娜,”布里莎解释道。“他应该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回来,至少在纳邦德尔时往光芒再度降下前不会。”

“很好,”马烈丝说。“你们两个都明白自己在这场局中的角色了?

布里莎和玛雅点点头。“我从来没听过这种安排,‘玛雅说。”这真的有必要吗?“

“同样的计划以前是为了家族中的另一个成员所策划的,”布里莎回答道,边看着马烈丝主母寻求确认,“将近四百年以前。”

“是的,”马烈丝同意道。“札克纳梵本来接受这样的安排,但是我的母亲,瓦沙主母的意外去世中断了这个计划。”

“您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成为主母的,”玛雅说。

“是的,”马烈丝回答道,“而且当时我还不到一百岁,连蜘蛛教院的训练都还没完成。在杜垩登家族的历史中,那可不是段轻松的过去。”

“但我们还是存活了下来,”布里莎说。“在瓦沙主母死后,我和诸梵才成为家族中的贵族。”

“所以你们根本没有对札克纳梵进行这试炼,”玛雅推断道。

“有太多其它的任务让我们无法分身,”马烈丝回答道。

“不过,我们会对崔斯特做这个试验,”玛雅说。

“塔肯杜伊斯家族所受到的惩罚让我相信这个举动是必要的,”

马烈丝说。

“是的,”布里莎同意道。“你有注意崔斯特在处刑过程中的表情吗?”

“有的,”玛雅说。“他非常反感。”

“这样可不适合担任黑暗精灵的战士,”马烈丝说,“所以,这个责任就落在我们的头上了。崔斯待短时间之内就将要进入学院;我们必须先让他的手沾上黑暗精灵的血液,并且夺去他天真无邪的态度。”

“对于一个男孩来说,这样不会太麻烦了吗,”布里莎咕哝道。

“如果崔斯特不能够习惯我们的行事作风,为什么我们不把他献给罗丝女神就好了?”

“我已经不会再生育了!”马烈丝低吼着回答。“如果我们要在城中出人头地,家族的每个成员都很重要!”马烈丝私底下希望崔斯特能够转为邪恶有另外一个好处。她痛恨札克纳梵,但同时也需要他。

如果能够成功地让崔斯特变成邪恶的黑暗精灵战士,一个真正冷血的战士,这一定会让利克纳梵大受影响。

“那么,就照办吧,”马烈丝宣布道。她拍拍手,一个大箱子走了进来,底下是八只不停移动的蜘蛛脚。跟在后面的是一名紧张的地精奴隶。

“来吧,巴秋,”马烈丝用温柔的口吻说。奴隶急着想要讨好主子,飞快地跑到马烈丝的王座前,完全静止不动,等待着主母完成一个复杂而漫长的法术。

布里莎和玛雅敬畏地看着母亲超凡的技巧;眼睁睁的看着那地精的身形肿大、扭曲,肌肤开始变暗。几分钟之后,那奴隶就变成了男性黑暗精灵的外形。巴秋高兴地看着自己的外形、浑然不知这外形的转变只是死亡的前奏。

“你现在是名黑暗精灵战士,”玛雅对他说。“也是我的斗土。你只需要杀死一名弱小的战士,就可以成为杜垩登家族中自由的平民战土!”

在为邪恶的黑暗精灵担任了十年仆人之后,地精信以为真,高兴得不得了。

马烈丝站了起来,走出谒见室。“来吧,”她命令道,另外两名女儿、地精和那活动的箱子跟在后面。

她们来到了在练功房中的崔斯特面前,后者正在打磨锐利的弯刀。“看到这些人走进来,崔斯特立刻肃穆地站了起来。

“你好啊,儿子,”马烈丝用崔斯特曾经听过最母性的声音说。

“我们今天有个测试,一个简单的任务可以决定你是否能够进入格斗武塔。”

玛雅走到弟弟身后。“除了你之外,我是最年轻的,”她宣布道。

“因此,我有挑战的权力,现在我就要行使它!”

崔斯特迷惑地站着。他以前从来没听过这件事情。玛雅把箱子叫到身边,尊敬地打开盖子。

“这是你的武器和你的魔斗篷,‘他解释道。”现在是你穿上杜垩登家族的贵族完整装备的时候了。“他从箱子中抽出一对高筒黑靴,将它们交给了崔斯特。

崔斯特迫不及待地将脚上普通的靴子脱下,穿上新的靴子。它们柔软得难以置信,并且立刻经过魔法的改变,变得合脚无比。崔斯特明白里面所附的魔法,这将可以让他寂静无声地移动。在他还没来得及欣赏完这礼物之前,玛雅就拿出了另一个更为惊人的礼物。

当他拿起那套银色的锁子甲时,魔斗篷一个不留神掉到地面。

在整个被遗忘的国度中,没有比黑暗精灵打造的锁子甲更有弹性、做工更好的盔甲了。它只不过和厚衬衫一样重,却可以和丝绸一样的弯曲自如,同时阻挡各类兵器的效能更可以和矮人打造的销甲并驾齐驱。

“你是使双刀的,”玛雅说,“所以你不需要盾牌。但你应该将弯刀保管在这刀鞘中,这样才更符合你贵族的身份。”她递给崔斯特一条黑色的皮带,扣环是一个巨大的翡翠,上面的两个刀鞘装饰着价值连城的宝石。

“准备好,”马烈丝对崔斯特说。“你必须要靠实力来赢得这两样礼物。”在崔斯特开始着装的时候,马烈丝走到那变形的地精身边,后者紧张地站着,意识到这场战斗将不会那么简单。

“当你杀掉他之后,这些东西全都是你的了,”马烈丝承诺道。地精回以十倍的笑容;他根本不明白自己在崔斯特的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当崔斯特再度开始被起魔斗篷的时候,玛雅介绍那名假扮的黑暗精灵士兵。“这是巴秋,”她说,“是我的斗士。你必须要击败他才能够赢得这些礼物……以及你在家族中的地位。”

崔斯特毫不怀疑自己的能力,也认为这次的比试将会轻而易举,因此随口就答应了她。“那么就开始把,”他从华丽的剑鞘中拔出弯刀。

马烈丝对巴秋安慰地点点头,地精拿起玛雅提供给他的剑和盾牌,朝着崔斯特走去。

崔斯特一开始行动缓慢,试着在采取任何攻势之前先评估一下对手的实力。不过,几分钟之内,崔斯特就意识到巴秋对于剑和盾是多么笨拙。崔斯特不知道这生物真正的身份,实在很难相信黑暗精灵使用起武器来会这么笨拙。他怀疑巴秋是否想要扮猪吃老虎,因此继续小心翼翼地试探。

在忍受了巴秋又一段时间狂乱、漫无章法的辉舞着武器后。崔斯特忍不住要采取主动。他刻意用一柄弯刀敲击巴秋的盾牌。地精变成的黑暗精灵限贻刺出一剑,崔斯特轻而易举的把对方的武器猛击脱手。手腕微微一扭,刀尖就直指巴秋露出破绽的胸口。

“太简单了,”崔斯特压低声音说。

但,真正的试炼才要开始。

布里莎把握时机,精准地对地精施展心智麻木的法术,让他冻结在目前这种无助的姿势中。巴秋明知自己的命运,准备弯身闪躲,但法术却让他无法动弹。

“结束他的狗命,”马烈丝对崔斯特说。崔斯特看着双刀,然后再看看马烈丝,无法相信耳中所听到的话语。

“你必须杀死玛雅的斗士,”布里莎吼叫道。

“我没办法——”崔斯特准备说。

“给我杀!”马烈丝怒吼道,这次的话语中带着命令的魔咒。

“刺下去!”布里莎也一样命令道。

崔斯特感觉到她们的话语牵引着他的手付诸行动。他对谋杀一名无助的敌人感到彻底的反感,因此集中了所有的意志力来抗拒这命令。虽然崔斯特勉强抵抗了几秒钟,但他发现自己同样无法把武器移开。

“杀!”马烈丝尖叫道。

“除掉他!”布里莎大喊着。

这样的僵局又持续了让人难以忍受的几秒钟。汗珠开始聚集在崔斯特的额头。然后精灵少年的意志崩溃了。他的弯刀飞快地刺进巴秋的肋骨间,正中这倒霉家伙的心脏。市里莎同时解除了法术,让崔斯特目睹那名假精灵的痛苦面孔,聆听他死前喉管进出的刺耳咯咯声。

崔斯特瞪着沾血的武器,没有办法呼吸。

现在是玛雅——场的时候了。她的针头睡猛然破在崔斯特的肩膀上,把他敲倒在地面上。

“你杀了我的斗士!”她低吼着。“现在你必须要面对我!”

崔斯特立刻站起身,远离那狂怒的女性。他没有丝毫应战的意愿,但是在他来得及丢下武器之前,马烈丝读出了他的心意,警告道,“如果你不反击,玛雅会杀了你!”

“不应该这样的,”崔斯特抗议道,但是他的话声被精金武器的震耳撞击声给掩盖了,玛雅的针头锤正一锤比一锤沉重地挥来。

不管他喜不喜欢,现在他都别无选择了。玛雅是个技巧高超的战士,因为所有的女性部花了非常多的时间学习如何作战,如何使用兵器,而且她还比崔斯特要强壮。但崔斯特是札克的儿子,也是他的首席门生;他常认为自己已经无路可退的时候,他把所有的招式和技巧合发挥到极致来迎击玛雅的针头锤和盾牌。

弯刀让玛雅和布里莎都惊讶不已的优雅姿态不停地舞动着。马烈丝对此毫不注意,因为她又开始准备施展另一次强力的魔法。马烈丝从不怀疑崔斯特可以击败姐姐,而这个预料也早就在她的计划安排之中。

崔斯特一直希望母亲能恢复丝丝的理性,阻止这种毫无意义的拼斗,因此只采取保守的防御。他想要通得马雅失误,让她跌倒,以对方无力反击的状态来结束这场战斗。

最后,玛雅真的失误了。她举起阻挡弯刀的攻势,但巨大的击力让她把持不住,手臂往外挥去。崔斯特的另外一柄刀钻了过去,在玛雅的胸口一点,逼得她后退。

马烈丝的法术阻止了那柄弯刀。

沾血的弯刀瞬间获得了生命,崔斯特发现自己握着一条活生生的毒蛇,毒牙暴张地朝着地扑来!

魔法的毒蛇对着崔斯特的双眼吐出毒液,弄瞎了他,然后布里莎的长鞭也随着扑上来。六枚蛇头全部噬向崔斯特的背部,巨大的能量穿透崭新的盔甲,让他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疼痛。他蟋曲着身子倒在地上,无助地望着布里莎的鞭子一遍又一遍地挥舞着。

“永远不可以攻击女黑暗精灵!!”她凄厉地尖叫,把崔斯特打得不省人事。

一个小时之后,崔斯特张开了双眼。他躺在床上,马烈丝主母低头看着他。这位高阶祭司医好了他的伤口,但刺痛依旧不肯消失,生动地提醒他刚刚的课程。但这一切都比不上崔斯特的弯刀上依旧沾染着的血液。

“我们会替你换套新的盔甲,”马烈丝对她说。“你现在是名黑暗精灵的战士了。你用实力换来的。”她转过身离开房间,让崔斯特陷入痛苦和现实世界的深渊中。

“不要送他去,”札克鼓起勇气争论道。他瞪着坐在王座上,穿着黑天鹅绒露出诡诈笑容的马烈丝主母。布里莎和玛雅服从地站在她身边。

“他是名战士,”马烈丝回答道,她的情绪依旧在控制之下。“他必须要进入学院,这是我们的传统。”

札克无助地环顾四周。他痛恨这个地方,这个蜘蛛神后的雕像从四面八方瞪着他的黑暗祭坛,这个马烈丝坐在象征权力的王座之上俯瞰着她的邪恶神堂。

札克把这些影像赶出脑海,重拾勇气,提醒自己这次有值得争取的目标。

“不要派他去!”他低吼道。“这会毁了他!”

马烈丝主母的双手紧紧握住王座的石制把手。

“崔斯特已经比学院中半数的人要强了,”札克在主母的怒气爆发之前赶着说。“只要再给我两年,我就可以让他成为全魔索布莱城最强的剑土!”

马烈丝躺回了椅子中。从她所见到儿子的进步,她并无法否认札克的所说的可能性。“他还是得去,”她冷静地说。“黑暗精灵战土需要的不只是高超的剑技。崔斯特还有许多他必须要学的课程。”

“学习背叛和出卖?”札克不屑地说,他的怒火让他不想理会严重的后果。崔斯特已经将她和那些邪恶的女儿那天的所作所为告诉了他,而札克明白他们的用意。她们的“教训”几乎断送了这个孩子;也许,更永远埋葬了他视若珍宝的理想。在纯真的地基被打碎之后,崔斯特将更难以固守他的道德和信念。

“注意你说的话,札克纳梵,”马烈丝主母警告道。

“我靠着炙烈的情感来作战!”武技长爆发道。“就是这样我才会百战百胜。你的儿子也是一样,情感是他战斗的动力。不要让学院扭曲的作事方式夺去了他的力量!”

“离开,”马烈丝对女儿们说。玛雅鞠躬之后飞快地离开。布里莎的动作刻意放慢,暂停下来,怀疑地瞪了扎克一眼。

札克并没有回应她的目光,但他还是让一个有关于布里莎的邪恶笑容和自己腰间配剑的幻想在脑中跃动了片刻。

“札克纳梵,”马烈丝说,身体再度往前倾。“因为你高超的战技,我容忍你那亵渎的信仰这么多年了。你把我的士兵都教得很好,你对于残杀黑暗精灵的热爱,特别是蜘蛛神后的牧师,在杜垩登家族攀升的过程中也帮了很大的忙。我现在没有、而且也不曾对你有任何忘思负义的行动。”

“但是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崔斯特是我的儿子,不是他父亲的!

他必须要进入学院学习如何成为杜垩登家族的王子。如果你干扰了我的计划,札克纳梵,我将不会再忽视你的举动!我将会把你的心献给罗丝女神。“

扎克脚跟猛力一顿地,浅浅地低头,随即飞快转过身,试着想要在这绝望的处境中找到解决之道。

当他走过走廊时,他的脑中再度浮现了迪佛家族孩童濒死的惨叫声,这些孩童根本没有机会见识到黑暗精灵学院的邪恶。也许他们死了还比较好。

------------------

书 路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