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第15章 黑暗的一方

作者:r·a·萨尔瓦多

“我是崔斯特——”

“我知道你是谁,”术上学校指派给崔斯特的实习法师说。“你的大名早就如雷贯耳。学院中的所有人几乎都听说过你和你高强的武艺。”

崔斯特低下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你的武功在这边恐怕没有多大用处,”法师继续道。“我是你魔法上的导师,我们都叫这魔法的黑暗面。这是你的心灵和意志的试炼;脆弱的金属没有立足之地。魔法才是我族真正的力量所在!”

崔斯特毫无反应地接受这段话。他知道这名年轻的法师所吹嘘的特质,也是真正的战士所需要的特点。在崔斯特参与的战斗中,肉体的力量只是技微末节。坚强的意志和经过缜密思考判断的招式,一切这名法师相信只有他们才能掌握的特点,才是崔斯特获胜的关键。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将会让你见识许多的奇观,”法师继续说,“让你无法相信的珍贵魔法物品,以及威力超乎你想象的强大法术!”

“我能够知道你的大名吗?”崔斯特问道,试着假装自己对那名学生的吹牛感到印象深刻。崔斯特已经从札克纳梵那边学到了很多有关法术的知识,大多是这种职业天生的弱点。由于法术在除了战斗之外的场合中也十分有用,法师们在社会中的地位相当高,仅次于罗丝女神的牧师。每天点亮魔索布莱城计时器纳邦德尔时柱的就是一名大法师;法师们的另外一个职务就是点亮装饰建筑物用的妖火。

扎克纳梵十分瞧不起法师。他警告过崔斯特,他们可以从远距离快速地除掉敌人;但是,如果有人可以靠到够近的距离,他们对刀剑则没有什么防御的能力。

“玛索吉,”那法师回答道。“我是赫奈特家族的玛索吉。赫奈特,正准备开始我的第三十年,也是最后一年的学业。很快的我就可以成为魔索布莱城中的合格法师,并且获得一切和我的地位相符合的特权。”

“你好,玛索吉。赫奈特,”崔斯特回答道。“我也只剩下一年就要结束在学院的训练了,因为战士只受训十年。”

“因为他们是比较低下的职业,”玛索吉很快地评论道。“在被认为合格,有资格使用法术之前,法师必须要花上整整三十年的时间。

崔斯特再度宽容地接受了这羞辱。他只想要把这阶段的课业赶快结束,结束最后一年的学业,把学院全都抛在脑后。

崔斯特发现他在玛索吉门下受教的这段时间事实上是他在学院的黄金时段。这并不是因为他喜欢玛索吉;这个菜鸟法师随时随地都想要找机会提醒崔斯特战士低下的身份。崔斯特感觉到自己和玛索吉之间有种竞争的感觉,仿佛是那名法师在为将来可能的冲突做好准备。年轻的战士一如往常一样不在乎地耸耸肩,尽量想要从课程中多获得些有用的知识。

崔斯特发现自己还蛮有魔法的天份。每个黑暗精灵,包括战士,都拥有某种程度的魔法力和天赋的能力。即使儿童都可以召唤黑暗结界或是用无害的七彩冷焰照亮他们的敌人。崔斯特轻而易举地就可以做到这些,在几周之内,他更学会了几个咒文和低阶的法术。

由于黑暗精灵的天赋本能,他们也拥有对魔法攻击免疫的能力。

这也是札克纳梵认定法师们最大的弱点。一名法师可以完美地施展他威力最强人的法术,但如果对象是黑暗精灵,这个法术就有可能效果全无。札克纳梵一向比较喜欢刀剑杀人那种斩钉截铁的笃定感。

而崔斯特在目睹了法术的缺陷之后,开始感谢自己有机会可以接受这样的训练。

不过,他依旧很喜欢洲览玛索吉对他展示的许多魔法物品,特别是那些存放在术士学校中的宝物。崔斯特握着拥有难以想象魔力的法杖和魔律,甚至还有机会拿着魔力强到让他汗毛直坚的刀剑比划了几下。

玛索吉也仔细地观察着崔斯特的一举一动,试图为了将来两家可能发生的冲突预先做好准备。有好几次,玛索吉有机会可以除掉崔斯特,但是他觉得这样的行为太操之过急。席娜菲主母的命令是明确而无法曲解的。

玛索吉的母亲秘密地安排他成为崔斯特的导师。这并非不寻常,战士们在术上学校中受训的六个月中,一向是由高年级的学生一对一的指导。当席娜菲告诉玛索吉这个安排的时候,特别提醒他这不过是刺探的行动。他不应该做出任何会让人联想到两家之间会有冲突的举动。玛索吉不会笨到忏逆他的母亲。

但是,有名法师依旧悄悄地在阴影里观察着。这个家伙复仇的决心连主母的命令都无法阻止。

“我的学生玛索吉向我报告过你惊人的进步,”艾顿。迪佛有一天对崔斯特说。

“多谢,无面者大师,”崔斯特迟疑地说,对于术上学校的大师竟然邀他单独会面感到有些受宠若惊。

“年轻的战士,你对于魔法的观感如何?”艾顿问道。“玛索吉有没有给你不错的印象?”

崔斯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实话,魔法并没办法让他认同这个职业的专门性,但是他可不想要惹毛这行业中的大师。“我发现这门学问超乎我的能力,”他技巧性地说。“对于其它人来说,这是个相当有未来性的职业。不过,我相信我的能力还是和刀剑比较有关系。”

“你的刀剑能够击败法师吗?”艾顿大吼道。他很快地压抑下轻蔑的语调,希望不要搞砸这次的会面。

崔斯特耸耸肩。“在战斗中,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职责,”他回答道。“谁能说哪种选择比较强呢?就像每场战斗的关键是在于交战的双方是一样的。”

“那么,你自己又怎么样呢?”艾顿取笑道。“我听说你年复一年都是第一名。格斗武塔的教官们对你有很高的评价。”

崔斯特再度发现自己因为不好意思而羞红了脸。更重要的是,他很好奇为什么一名术上学校的大师和学生会对他这么了解。

“你能够对抗以魔法作战的人吗?”艾顿问道。“也许和术士学校的大师打一场?”

“我没办法——”崔斯特正准备说,但无面者早就陷入自己安排的情境之中,听不见对方的回答。

“让我们来试试看吧!”无面者大喊着。他掏出一支细长的法权,迅速对着崔斯特射出一道刺眼的闪电。

崔斯特在法权释放出能源之前就已经开始了问躲的动作。闪电打破了通往文顿最高层房间的门,在附近不停地折射,打破各种各样的家俱,并且在墙上留下焦黑的痕迹。

崔斯特一挺身站了起来,弯刀随即出手。他依旧不太确定这名大师的想法。

“你能够躲掉多少次攻击?”艾顿目中无人地说,法杖缓缓地绕着威胁的圆圈。“要不要尝尝我其它的法术,那些不是攻击身体,而是攻击心灵的法术?”

崔斯特试着了解这课程的意义,以及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他应该要攻击眼前的大师吗?

“这些可不是练习的道具,”他警告道,把武器对准艾顿。

另外一道闪电激射而出,逼得崔斯特又恢复原来树躲的姿势。

“这看起来像是练习吗!愚蠢的杜垩登?”艾顿怒目进。“你知道我是谁吗?”

艾顿复仇的机会来临了,管他妈的什么席娜菲主母的命令!

正当艾顿准备对崔斯特揭露事实的一瞬间,一个黑色的形体撞上大师的后背,让他倒在地上。他试着要挣脱这局面,但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地被压在一只黑豹脚下。

崔斯特把武器放低;他实在不明白眼前的状况。

“关海法,够了!”艾顿身后一个声音说。崔斯特的视线扫过地上的大师和那只大猫,看见玛索吉走进房间中。

豹子服从地跳离了艾顿,走到主人身边。在路上他暂停了片刻,打量着浑身紧绷,站在房间中央的崔斯特。

黑豹肌肉起伏的优雅曲线,以及国眼中所显示出的惊人智慧,都让崔斯特深深地着迷;也因此他对倒在地上的大师完全失去了兴趣。

而艾顿虽然毫发无伤地站起来,却明显地十分丧气。

“这是我的宠物,”玛索吉解释道。崔斯特惊奇地看着玛索吉让黑豹钻进他手中的魔法玛瑙雕像,进而让大猫回到自己生存的空间。

“你是从哪里找到这样的伙伴的?”崔斯特问道。

“永远不要小看魔法的力量,”玛索吉回答道,边把那雕像放进口袋中。当他看着艾顿的时候,脸上骄傲的微笑被咬牙切齿的表情所取代了。

崔斯特同样地也看着那没有脸孔的大师,对于这年轻的战上来说,一名学生竟然胆敢攻击老师简直是难以想象的冒犯。每一分每一秒,状况都变得更加难以理解。

艾顿知道自己做得太过分了,如果他无法找到适常的借口,他将会为了自己的愚行而付出很大的代价。“你学到了教训吗?”玛索吉问崔斯特道,但艾顿意识到这问题同时也是针对自己的。

崔斯特摇摇头。“我不确定这一切的重点在哪里,”他诚实地回答。

“这告诉了你魔法的弱点在哪里,”玛索吉解释道,他试着想要掩饰这次事件真正的原因,“让你看看法师在专注施法时所露出的破绽;也是让你明白法师如果着魔于——”此时他瞪了艾顿一眼,“施法,会造成多大的弱点。当法师将精神完全集中在猎物身上的时候,会让他变得如同幼儿一般毫无还手之力。”

崔斯特明白这是个谎言,但却无法理解这件事背后的动机。为什么术士学校的大师会这样攻击他?更奇怪的是,为什么还是学生的玛索吉会冒这么大的风险帮助他?

“我们不要再打扰大师了,”玛索吉试着转移崔斯特的好奇心。

“到我们练功的地方去。我让你更了解我的魔法宠物关海法。”

崔斯特看着艾顿,不确定这个行事反复的大师接下来会怎么做。

“离开吧,”艾顿冷静地说,明白玛索吉的做戏将会是让他躲过养母怒气的唯一机会。“我相信大家应该都学到教训了。”他依旧注视着玛索吉。

崔斯特看看玛索吉,再看看艾顿。他决定就这样算了。因为他想要更了解关海法。

当玛索吉领着崔斯特来到老师私人的房间之后,他拿出光滑的玛瑙雕像,将关海法召唤到身边。当他将崔斯特介绍给大猫之后,他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因为崔斯特似乎已经将和艾顿之间的意外抛到脑后。

崔斯特以前从来没有见识过这样惊人的魔法物品。他感觉到关海法的体内有种特殊的力量,一种它的魔法本能无法掩盖的尊严。

的确,这只大猫流线型的肌肉和优雅的行动,正象征了黑暗精灵们最推崇的狩猎本能。崔斯特相信,只要观察关海法的行动,就可以提升自己的战技。

玛索吉让他们嬉戏了许多个小时,很感谢关海法可以帮助他抚平那愚蠢的艾顿所造成的伤害。

“席娜菲主母无法理解的!”玛索吉在稍后两人独处的时候警告艾顿道。

“你会告诉她的。”艾顿若无其事地说。由于刺杀崔斯特的企图失败,让他感觉万念俱灰,一点也不在乎这一切。

玛索吉摇摇头。“她不需要知道。”

怀疑的笑容浮上艾顿变形的脸。“你想要什么?”他含蓄地说。

“你在这边的学业也快结束了。一个大师还能够对你有什么帮助?”

“没有了,”玛索吉回答道。“我不需要你的任何服务了。”

“那又是为了什么?”艾顿质问道。“我不想要欠任何人情债。这次的意外我要现在就解决!”

“已经解决了,”玛索吉回答道。艾顿似乎不大相信。

“把你这次愚蠢的行为告诉席娜菲主母,我能有什么好处?”玛索吉推断道。“她多半会把你给杀了,末来和杜垩登家族之间的战争就没有了立场。你是我们需要将这次攻击正当化的唯一理由。我想要参与这场战争;我可不想要因为见你受折磨的小小乐趣而破坏了这样的好戏。”

“是我太笨了,”艾顿阴郁地承认道,“当我找他来的时候,本来没有计划要杀他,只是想要观察他,这样有朝一日我可以折磨他的时候,才会获得更大的快感。但是,看见该死的杜垩登家族的人站在我面前,毫无警戒心,我不禁……!”

“我明白,”玛索吉认真地说。“当我看见那个家伙的时候,我也拥有同样的感觉。”

“你和杜垩登家族之间又没有嫌隙。”

“不是和那个家族,”玛索吉解释道,“是那个家伙!我已经观察了他将近十年,不放过他的一举一动和任何行为。”

“你不喜欢你所看到的?”艾顿问道,声音中带着希望。

“他不属于我们这个族群,”玛索吉严肃地说。“在他身边待了六个月之后,我觉得比一开始的时候更不了解他。他表现出一副没有野心的样子,但九年以来他年年都是比武大会中的第一名。这是前所未闻的!他对于魔法的领悟力十分的强;如果他选择这条路,他绝对拥有足够的实力成为超凡的法师。”

玛索吉双拳紧握,找寻适当的词汇表达他对崔斯特真正的感觉。

“这对他来说太简单了,”他大喊道。“崔斯特这一辈子都没有做过牺牲,在他选择的道路上他走得平平顺顺,没有遭遇任何的波折。”

“他是天才,”艾顿解释道,“但是从任何方面来看,他都和所有人一样辛勤苦练。”

“这不是重点,”玛京吉无助他抱怨。崔斯特。杜至登的人格之中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让玛索吉真正觉得不对劲。他现在无法说出个所以然来,因为他以前从来没在其它的黑暗精灵身上看过,也因此让他觉得非常陌生。真正最困扰玛索吉和学院中许多老师和学生的是:崔斯特在黑暗精灵看重的战斗技巧上每一方面都出类技革,但却没有因此而放弃他的热情。许多精灵少年在他们进入学院之前早就做出了重大的牺牲,但崔斯特却是个例外。

“这不重要,”玛索吉在绞尽脑汁思索很久之后。“我迟早会知道这个家伙的一切。”

“我以为他在你底下受教的时间已经结束了,”艾顿说。一在训练的最后六个月他将会进入蜘蛛教院,那里恐怕你没什么机会混进去。“

“过了那六个月之后,我们都毕业了,”玛索吉解释道。“我们将会起参与巡逻队的任务。”

“很多人都会一起参与巡逻队,”艾顿提醒他。“数十个巡逻队会同时对周遭的区域巡逻。你在巡逻队值勤的这段时间你可能都遇不到崔斯特。”

“我已经安排好我们在同一个巡逻队里面服勤,”玛索吉回答道。

他伸手进入口袋,掏出那魔豹的玛瑙雕像。“相信这是你和那少年之间的约定,”艾顿露出恍然大悟的微笑。“看起来崔斯特对我的宠物相当着迷,”玛索吉咯咯笑道。“会不会太着迷了?”艾顿警告道。“你应该小心背后的弯刀。”玛索吉大笑道。“也许我们的朋友崔斯特才应该注意背后的豹爪!”

------------------

书 路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