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第11章 阴郁的偏好

作者:r·a·萨尔瓦多

札克把一柄剑拔出剑鞘,欣赏着它精细的作工。这柄剑和大多数黑暗精灵的武器一样,都是由灰矮人所铸造,然后再贩卖到魔索布莱城。灰矮人的工艺技巧可说是极为完美,但让它变得如此特别的还是黑暗精灵获取它之后再加工的过程。不管是在地表还是幽暗地域,没有任何的种族可以超越黑暗精灵在魔法改造武器上的功力。

结合了幽暗地域特殊的阴邪气息和这无光的世界中独一无二的魔力,再加上罗丝女神牧师邪恶的祝福;这世界上再也没有杀气可以凌驾这些刀刃的武器。

其它的种族,大多是矮人和地表的精灵,也对自己打造的武器十分自豪。锐利的刀剑和沉重的巨锤通常挂在壁炉上展示,附近总会有名吟游诗人述说着这些武器的传奇;他们总是这样开始的:“很久很久以前…”

黑暗精灵的武器完全不同,它们从来不是供人欣赏的艺术品。

它们被禁烟在眼前的需求,永远不是怀旧的纪念品。只要刀刃依旧锋利,它们的目的就只有一个:杀戮。

札克把刀刃放置于眼前。在他的手中,这柄剑超越了战斗这单纯的目的。这是他怒火的延伸,是他无法忍受自己存在的一种抗议。

也许,这也是他另一个无法解难题的答案。

他走到练功房,看着崔斯特正对着练功用的假人施展一连串花俏的招数。札克暂停脚步,看着少年练习,思索着崔斯特不知是否还能再把武器的挥舞当作一种游戏。那对弯刀在崔斯特的手中简直是对登峰造极的乐器!它们以无比精确的轨迹移动着,仿佛可以预测彼此的动作,进而构成一个完美的图案。

年轻的黑暗精灵很快的就将成为无人能敌的战士,一名超越和克纳梵的天才。

“你能够存活吗?”札克低声道。“你有黑暗精灵战士的那颗心吗?”札克希望答案是让人欣慰的“不”但是,不管怎么样,崔斯特的末日都已经注定无法躲避。

崔斯特看见他的到来,立刻做好了准备。“在我进入学院之前最后打一架?”他笑道。

札克暂停片刻,观察着崔斯特的笑容。作戏吗?还是这年轻的黑暗精灵真的原谅了自己对玛雅“斗士”的所作所为?这都不重要了,札克提醒自己。即使崔斯特从母亲的折磨中恢复了,但学院必定会摧毁他。武技长什么都没说,他只是施展出一连串让人没有喘息空间的剑招,逼得崔斯特只能防御。崔斯特欣然接受,浑然不知这场和老师之间最后的比斗和平常截然不同。

“我会记住你所有教过我的东西,”崔斯特躲过一剑,边以更猛烈的刀招回敬。“我会把我的名字刻在格斗武塔的大堂中,我会让你骄傲的。”

札克脸上的不悦让崔斯特吃了一惊,而武技长的下一波攻击竟然直朝着他心口;这更让他感到无比的困惑。崔斯特向旁跳开,别无选择的挡开这次的攻击,险险问过被刺穿的命运。

“你对自己真的这么有信心吗?”札克顽固地追逐着崔斯特,低吼道。

两人的武器互击,发出巨响,崔斯特压住对方的双剑,大声宣道:“我是名战士,”他说。“一名黑暗精灵的战士!”

“你不过是个跳舞的家伙!”札克怨毒地说。他的双剑用开山裂石的巨力不停地撞击着崔斯特防御的双刀,让少年的手臂仿佛着了火般疼痛。

“是个模仿者!”札克大喊道。“你只不过冒充一个你根本不明白的头衔!”

崔斯特开始采取攻势。他淡紫色的双眸中燃起了熊熊怒火,一股新的力量开始引导他弯刀自信满满的每一次挥斩。

札克也不是省油的灯。他格挡住每一次的攻击,继续他的说教。

“你知道谋杀的感觉吗?”他轻蔑地吐出每一个字。“难道你已经原谅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吗?”

崔斯特唯一的回答的是紧锁的双眉,和另一波更猛烈的攻击。

“啊,把剑利进高等祭司的屁股让人多么兴奋,”札克挑衅道。

“看着代表体温的光芒渐渐离开她的身体,目睹她无声地对你咒骂!

还是你曾经听过孩童临死前的惨叫?“

崔斯特放松了攻击,但札克没有这么简单就放过他。武技长立刻重采攻势,每一次的攻击都瞄准要害。

“这些惨叫声会多么的刺耳,”札克继续道。“它们会在你的脑海中菲绕数百年;你一辈子都逃不开这些声音对你的控诉。”

札克把攻势暂停,好让崔斯特仔细思量他的每一个字。“你从来没有听过,对吧,舞者?”武技长双手张开,邀请对方。“那么就来吧,挑选你的第二名受害者吧,”他拍着肚子说。“对着腹部来上一刀,这里是最痛苦的,这样我的惨叫才能够在你的脑中不停回响。证明给我看看你真的是你口中所谓的战士。”

崔斯特的的刀尖缓缓地触及地面。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你迟疑了,”札克嘲笑他。“这是你扬名立万的机会。只要给我一刀,你的大名就会传遍学院。其它的学生,甚至老师会在你走过他面前的时候默念你的名字,‘崔斯特。杜垩登’,他们会传诵道。‘这个杀死魔索布莱城最强武技长的男孩!’难道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你混蛋,”崔斯特回骂道,但是他依旧不准备要动手。

“黑暗精灵的战士?”札克嘲笑道。“不要急着套上你根本不了解的头衔!”

崔斯特这时动手了,这是他之前从未经历过的暴怒。他的目的不是为了杀人,而是要击败他的老师;他想要用让人无法嘲笑的惊人技巧夺取和克脸上轻蔑的笑容。

崔斯特天资聪慧。他的每个招式之后都跟随着三个其它的把式,让札克上下防御,里外疲于奔命。札克发现自己不断地后退,光是防御徒弟一波又一波的攻击就让他无法分身,更别说采取攻势了。

他让崔斯特一直保持这样的优势许多分钟;因为他害怕自己早已准备最偏好的结局。

接着,札克发现自己不再能够忍受这种拖延。他懒做地刺出一剑,崔斯特立刻机各地把剑从他的手中打脱。

正当年轻的黑暗精灵满心期待地冲向前,札克将空出的手伸进腰包,握住一个附上魔法的小陶瓷球,这是常常在战斗中助他一臂之力的小道具。

“这次可不一样,札克纳梵!”崔斯特大喊,边算计着每一次攻击,想起札克每次都会把故意安排的破绽瞬间逆转成明显的优势。

札克握着陶瓷球,无法狠心执行他安排的计划。

崔斯特以攻击的格式慢慢向地逼近,随即又发出另一波的攻击,衡量着打掉对方一样武器所带来的优势。崔斯特最后终于拥有了足够的信心,以低姿态全力将刀尖往前猛刺。

虽然札克当时心不在焉,但他依旧可以用剩下的武器撞开这次的攻击。崔斯特的另外一柄弯刀敲中老师的剑身,将它的剑尖钉在地面。崔斯特的另外一柄弯刀抓住这个空隙,闪电般的绕过了对方的防御,停在札克的咽喉之前。

“我抓到你了!”年轻的黑暗精灵大喊着。

札克的回答是一阵超乎崔斯特想像的强光。

札克预先闭上了眼睛!但吃惊的崔斯特无法接受这样突然的转变。他的头痛的仿佛快要裂开来,在盲目中,他拼命地往后仰,试图躲开这可怕的光芒,躲开眼前的武技长。

札克紧闭着眼,因为他已经不需要视线了。现在,他让他的耳朵导引着他,而跟鼯惊慌的崔斯特是个非常容易侦测到的目标。一眨眼之间,札克就将腰间的鞭子解下,一鞭缠住和克的脚踝,让他跌倒在地上。

武技长节奏固定地步步进逼,每一步都感到遗憾,但却知道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崔斯特意识到猎人紧紧地跟在自己后面,但是他无法明白对方的动机。那道强光炫得他头晕目眩,坦和克继续战斗的动作更让他惊讶莫名。崔斯特在确认自己无法逃出这陷饼之后,开始想办法弥补自己无法视物的弱点。他必须要感觉到战斗气势的流动,听见敌人的动作,预料到对方的每一个招式。

他将弯刀举起,正巧挡住了本来会砍碎他脑袋的致命一击。

札克没预料到这样的格挡。他退了一步,从另一个方向攻击,又再度被挡住了。

武技长现在的好奇心已经压过了杀气;接下来他有如行云流水的格式连许多明眼人都无法阻挡。

崔斯特盲目地在生死边缘挣扎,弯刀挡住了每一次的攻击。

“卑鄙!”崔斯特大喊道,强光爆炸的后遗症依旧让他头痛慾裂。

他又挡住了另一次的攻击,试着要重新站起来,意识到自己从这样不利的角度实在无法挡住武技长的每一次攻击。

另外一支弯刀被打得脱了手。

“卑鄙,”崔斯特低吼道。“你这么讨厌失败吗?”

“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札克回喊道。“失败就代表着死亡!你可以赢得一千场的战斗,但你只能输一次!”他手中的剑瞄准了崔斯特的咽喉。这将会是干净利落的一击。在学院的教官们夺去他的纯兖一之前,他知道自己应该慈悲地了断他。

札克把剑一扔,赤手空拳地抓住崔斯特的领子,一把将他拎了起来。

他们面对面站着,双方都因为耀眼的光芒而无法看清楚对方的身影,双方也都无法打破这紧绷的沉默。在段漫长、让人屏息的时间之后,强光的咒文消退了,房间变得比较没有那么刺眼。此时,两名黑暗精灵才真正的用他们大赋的夜视能力清楚地看着彼此。

“这是罗丝女神的牧师常玩的把戏,”札克解释道。“他们一向都会准备好一个像这样的强光法术。”他硬挤出微笑,想要安抚崔斯特的怒气。“不过,我常常出这样的光芒来对付牧师,甚至连主母也不例外。”

“卑鄙,”崔斯特第一次吐出这两个不。

“这就是我们的作风,”札克回答道。“你会学到的。”

“那是你们的作风,”崔斯特大喊道。“当你杀死蜘蛛神后的牧师时,你脸上挂着微笑。你这么享受杀人的感觉吗?杀死黑暗精灵?”

札克无法回答这样的指控。崔斯特的话语因为毫不虚假而让他感觉受到重重一击,不只是这样,札克也开始觉得自己乐于斩杀罗丝的牧师不过是种懦弱逃避现状的行为。

“你本来会杀了我的,”崔斯特直率地说。

“但是我没有,”札克不屑地说。“现在你可以活着进入学院,只不过下场将会是背后插着一柄匕首,因为你拒绝面对这个世界真实的一面,更因为你拒绝承认你的同胞们行事邪恶。”

“再不然你也会成为他们的一份子,”札克皱眉道。“无论如何,我所认识的崔斯特。枉垩登都将不复存在。”

崔斯特的面孔扭曲,他甚至没办法找到适当的话语来反驳札克对他指出的可能性。他感觉到脸上的血液一瞬间都往下流,心中却充满了怒气。他转身离开,视线迟迟不愿意离开札克的面孔。

“那么,你就走吧,崔斯特。杜垩登!”札克在他身后大喊道。“沐浴在你的好本事所带来的荣光之中吧。不过,请记得,你的高超技能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一切都必须付出代价的!”

札克回到他单人房间安全的围绕之中。武技长将门猛力在身后关上,巨大的反震力和仿佛划下一切休止符的巨响让利克转过身,面对空无一物的石壁。

“就走吧,崔斯特。杜垩登,”他压低声音哀痛地说。“进入学院,看看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吧。”

狄宁第二天早上一早就过来接弟弟入学。崔斯特缓步离开练功房,每几步就回头看看,希望能见到札克出来道别或是攻击他。

他打从心底知道札克不会出现。

崔斯特一直把对方当作朋友,一直相信他和札克纳梵之间的感情早已超过了平凡的课程和剑术的比斗。年轻的黑暗精灵脑中有许多不停盘旋的问题找不到答案,而过去五年间他唯一的导师也已经没有答案可以告诉他了。

“纳邦德尔时往的温度开始上升了,”当他们踏上阳台的时候,狄宁观察道。“这可是你到学院的第一天,我们绝对不能迟到。”

崔斯特看着构成魔索布莱城的七彩幻影和各种各样的建筑。

“这是什么地方?”他低声说,这才发现除了家门之内,自己对这整座城的了解可说是少之又少。当他呆立在那边的时候,札克的话语、札克的怒气从四面八方向他涌来,提醒他自己的无知和未来黑暗的前程。

“这就是我们的世界,”虽然崔斯特的问题不过是自言自语,但狄宁还是回答道。“不要担心,次子,”他笑着走到栏杆上。“你将可以从学院中了解魔索布莱城。你将会知道自己的来历和我们同胞的历史。”

这个宣称让崔斯特感到十分不安。当他记起和最信任的同胞最后一次会面的情况时,也许他将会学到的就是他最害怕知道的事情。

他无奈地耸耸肩,跟着狄宁踏出阳台,缓缓地降到地面:这也是他踏上黑暗前程的第一步。

另外钱对眼睛也专注地看着狄宁和崔斯特离开杜垩登家族。

艾顿。迪佛静静地靠着一个巨大的毒蕈,和过去七天中一样保持着相同的姿势,动也不动地瞪着杜垩登家的建筑。

德蒙。纳夏斯巴农,魔索布莱成的第九家族。也就是杀死他的主母、他的姐妹和兄弟,以及毁掉一切曾经是迪佛家族事物的凶手……

曾经灿烂辉煌的迪佛家族现在只剩下艾顿。

艾顿回想着迪佛家族的辉煌日子!当吉娜菲主母集合家族的所有成员,讨论未来计划的时刻。当家族灭亡的时候,艾顿还只是学校的学生,但在经历过这么多的起伏之后,他对于这些过往有了新的认知。二十年的时光让他学到了很多经验。

吉娜菲当时在执政家族中算是最年轻的主母,而她的潜力仿佛无限一般。然后她协助了一组林儒巡逻队,利用罗丝女神赐给她的力量阻挠那些在魔索布莱城外洞穴埋伏的黑暗精灵,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吉娜菲想要杀死攻击小队中的一个成员——他是城中第三家族的男巫师,也就是迪佛家族的下一个目标。

蜘蛛神后对吉娜菲所选择的方式不感认同;地底侏儒是黑暗精灵在整个幽暗地域中最仇视的宿敌。而吉娜菲就这样失去了罗丝的宠爱,迪佛家族的末日也随之降临。

艾顿花了二十年的时间打听他的敌人,试着发现到底是那个黑暗精灵家族把握他母亲犯错的机会,铲除了他所有的手足。二十年漫长的时间,而他的养母,席娜菲。赫奈特将这段挣扎如同开始一样突然的结束了。

现在,艾顿倚着毒蕈,看着下手的家族,他只知道件事情;二十年的时间根本无法让他的怒火削减一丝一毫。

------------------

书 路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