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第26章 幽暗地域的垂钓者

作者:r·a·萨尔瓦多

崔斯特孤单地在魔索布莱城的迷宫中漫游,在石笋群中游荡,在洞穴顶端垂下的巨大钟rǔ石下行走。马烈丝特别下令家族的所有成员都必须留在家中,深恐赫奈特家族会策划任何的谋刺行动。今天崔斯特的身上发生太多的事情,让他不想要这么听话。他得要想一想,在一屋子都是慌乱牧师的地方,即使只是静静地思索这些亵渎的念头,都会让他惹下极大的麻烦。

这是城中静谧的一刻;纳邦德尔时柱的热光还只是底端初始的一丝微光,大多数的黑暗精灵都安适地沉睡着。在他溜出杜垩登家族的大院之后不久,崔斯特就开始明白马烈丝的顾虑。城中的静谧现在于他眼中看来如同刻意压抑声响的肉食兽一样。这股无形的压力从每一个转角处无声无自心地袭向他。

他找不到任何可以真正让他仔细思索今天所发生事情的避难所;这包括了札克纳梵的表白,不只在血缘上,更包括了心灵上的归属。崔斯特决定要打破所有的惯例,也就是黑暗精灵的禁忌,人在巡逻之中他已经了若指掌的幽深隧道中。

小时之后,他依旧不停地走着,满脑子都是挥不去交缠的思绪;而他还是认为自己相当的安全,因为目前依旧在平回巡逻的范围之内。

他走进一个宽大的隧道中,此地大约十步宽,岩壁破碎不堪,犬牙交错的石笋间散落着许多的瓦砾。看起来这个隧道本来应该更宽广的。洞顶的高度超过视线所及,不过崔斯特来过此地十数次,对许多的断壁残垣都十分清楚,所以他对此没有多想。

在没有秘密分隔他和札克纳梵之后,他脑中构思着和父亲共度的未来。他们两人联手将无人能敌,一对由钢铁和亲情焊接在一起牢不可分的武技长。赫奈特家族真的明白自己会面对什么吗?但是,当崔斯特脑中浮现自己和札克联手优雅地杀进赫奈特家族的阵营中时,他的笑容消失了。我们杀的是黑暗精灵,是自己的同胞。

崔斯特靠着墙寻求支撑!这才首次明白困扰父亲数世纪的难题。崔斯特不想要和利克纳梵一样,活着只为了杀戮,苟活在暴力构成的保护团中。但他还能有什么选择?离开这城市吗?

当崔斯特向和克为何不离开的时候,他反问道。“我能去哪里?”

崔斯特现在也覆颂着札克的话语。他的父亲宣称他们都被困住了,崔斯特现在也不得不同意。

“我能去哪里呢?”他再问道。“躲进幽暗地域,一个我族被所有生物痛恨仇视的地方?还是前往地表,让天上的火球烧于我的眼珠,让我不会看见地表精灵除去死敌时的样子?”

这一连串的推理让崔斯特和札克一样陷入了困境。一名黑暗精灵能去哪里?整个世界没有黑皮肤的精灵容身之处。

除了杀戮之外还有选择吗?能够不杀黑暗精灵吗?

崔斯特在墙壁了移动了一下身躯,这只是个下意识的举动,反应了他内心思绪在未来的狭路上不停地旋转。过了一段时问之后,他才发现自己靠着的位置并不是岩壁。

意识到自己周遭的环境变得不妥,崔斯特立刻试着跳开。当他这样做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双脚又落回原来的位置。在来得及花时间考虑目前的处境之前,他就下意识地伸手往后抓。

它们也同样粘在困住他的透明触须中。崔斯特这时才知道他所面对的危机,这世界上没有任何的力量可以让他挣脱幽暗地域的垂钓者,穴钓蟹的触须。

“笨蛋!”当他觉得自己被举起来的时候,他咒骂自己道。他早该猜到的,独自一人在洞穴里的时候他应该更小心一点。但自己竟然会蠢到空手去碰!他惋惜地地看着毫无用处插在刀鞘中的一对弯刀。

穴钓蟹缓缓地将他拉近,沿着坚硬的岩壁,朝着它的血盆大口送去。

玛索吉。赫奈特看着崔斯特离开城市,对着自己露出诡诈的微笑。他的时间已经不太够了,如果他这次杀死杜至登家族次子的任务又失败了,席娜菲主母绝对会大为震怒。不过,玛索吉的耐性现在有了回报,因为崔斯特单独离开了家中,甚至离开了城市!这下就不会有目击者了。这一切都太简单了。

法师急忙从口袋中掏出玛瑙雕像,并且将它丢在地下。“关海法!”他鼓足勇气尽量大声地喊,边注意着四周的住宅中是否有任何的动静。

片刻之后,黑烟出现,幻化成了玛索吉的魔豹。玛索吉双手揉搓着,认为自己能够替豪气盖世的崔斯特想出这样可笑的结局实在是神来一笔。

“我有个任务给你,”他告诉那只大猫说。“你可不会喜欢这个任务!”

关海法伸着懒腰,仿佛完全在意料之中。

“你的前锋队友已经出发去巡逻了,”玛索吉边解释,边指着隧道的方向。“独自一个人在这里鬼混,这实在太危险了。”

关海法猛然站起身,突然之间变得非常感兴趣。

“最好不要让崔斯特一个人待在外面,”玛索吉继续道。“他可能会被杀。”

他声音中的邪恶暗示让黑豹当下就明白了对方的意图。

“去找他,我的宠物,”玛索吉低吟道。“在这一片黑暗中找到他,杀了他!”他观察着关海法的反应,仔细品尝自己给予它的恐惧。关海法浑身僵硬地站着,仿佛瞬间化成了雕像。

“去!”玛索吉命令道。“你不能违抗主人的命令!我是你的主人,你这个没大脑的野兽!你太常忘记这件事情了!”

关海法坚持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但是魔法的力量不停地撕扯着,这英勇的行为渐渐地无法抵抗主人的邪恶命令,压倒了任何黑豹心中可能有的情感。一开始豹子还犹豫不决,但狩猎的本能在魔法的操弄了慢慢地加强,关海法飞奔穿越过把守隧道入口的雕像,找到了崔斯特的气味艾顿。迪佛靠在最高大的石笋上,对于玛索吉的作法感到彻底的失望。玛索吉会让黑豹替他完成这个任务,这让艾顿甚至没有机会目睹崔斯特。杜垩登的死亡!

艾顿玩弄着席娜菲主母在派遣地追踪玛京吉的那晚所给他的魔杖。看起来这柄法杖无法在和崔斯特的战斗中大展所长。

艾颗爱怜地抚弄着魔杖,知道这辆法杖还有很多的机会可以对付杜垩登家族残存的成员。

“一开始崔斯特还使尽浑身解数的挣扎,不停地踢打、扭动着,试图把肩膀塞进任何突出的岩石下,想要阻挡穴钓蟹的拖拉。虽然他的战士无性不愿意束手就擒,但是他本能地知道自己根本没办法抵抗对人的怪力。

到了岩壁一半的高度,崔斯特一边肩膀流血,另一边肩膀淤青;看到自己距离地面已经十尺的高度,他才终于接受了命运的摆。如果他有任何的机会可以对抗那个怪物,那将会是在穴钓蟹进食的前一瞬间。现在,他只能静静地等待机会。

也许,和困守在黑暗精灵邪恶的社会中,过着尔虞我诈的生活比起来,死亡还算是比较痛快的下场。即使是札克纳梵,拥有强大的力量和数百年来的智慧,他依旧无法在魔索布莱城中安心的过活。崔斯特又能有什么机会呢?

当崔斯特熬过了这段自怨自艾的阶段,而拖拉的角度又已经改变,显示他正朝向对方的大嘴前过的时候;崔斯特奋战不懈的战意又复活了。他下定决心,即使穴钓蟹终将把他当作晚餐,但在这家伙饱餐一顿之前,他一定要赏它两三腿!

他可以听见怪物期待地跺着六只蟹足。崔斯特以前看过穴钓蟹,不过那怪物在巡逻队靠近之前就逃之夭夭了。他那时就把它的形象牢牢记住,现在,他可以清晰地回忆起对方的构造。它拥有一双巨大的触螫,可以将猎物切成碎块,塞进嘴中。

崔斯特一转身,让自己面对着悬崖,想要在头一露出来的时候立刻看到自己的敌人。着急的撞击声越来越大,搭配着崔斯特的剧烈心跳声。他到了崖边。

崔斯特伸头一看,只见到怪物的一两只脚,不远之处就是那张血盆大口。他还来不及站稳,大螫就将他握住,他根本没机会踢出任何一腿。

他闭上眼睛,再一次的希望死亡会比魔索市某城中的煎熬要好过得多。

一个熟悉的低吼声让他从沉思中醒了过来。关海法穿越了千回百转的隧道,正好在崔斯特来到穴钓蟹的大口之前冲到他的身边,这一瞬间对崔斯特或是黑豹来说都是决定生死的关键。关海法是接受了玛索吉的命令前来此处,在强烈的魔法压制下,他无法控制自己,只能照着那个命令行动。关海法不能推翻这个铁律,因为它是由这魔法而创,为这铁律而生的,怪物用它的一双巨螫反击,在自己的背上用惊人的敏捷度攻击。

搜寻着。关海法的前腿吃了它沉重的一击。

崔斯特并没有被继续往前拉,那怪物有另外的事情要担心。

巨赘割穿了关海法柔软的皮肉,但穴钓蟹的背上喷溅的并十只是黑豹的血。怒张的利爪将坚硬的甲壳掀起了一大块,黑豹毫不迟疑地噬咬着。随着穴钓蟹的鲜血喷洒在地板上,它的蟹足也开始滑动。

看着那蟹形怪物足下的粘胶随着它的血液而融化,崔斯特明白如果目前喷溅到触须上的血液流到他这边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机会一来,他必须要马上动于,他必须妥随时准备好援助关侮法。

穴钓蟹倒向一边,把关海法甩了开来,同时也让崔斯特在半空中团团乱转。

那些血液依旧沿着触须往下流,随着液体的碰触,崔斯特感觉到自己的手慢慢地挣脱了束缚。

关海法又站了起来,面对着那穴钓蟹,想要从不停挥舞的人螫中找出一条攻击的路线。

崔斯特的手已经脱离了黍液。他迅速拔出一柄弯刀,直冲向前,狠狠地刺进穴钓蟹的身侧。那怪物吃痛之下开始乱动,这震荡和不停冒出的血液把崔斯特从触须上彻底甩开。黑暗精灵快速的反射神经让他找到了可以稳住身形的地方,但手上的弯刀却掉落到地面上。

崔斯特这一击让人钓蟹铜墙铁壁般的防御出现了一丝缝隙,关海法没有丝毫的迟疑。黑豹跃向前,利齿再度深掘人之前已经打开的伤口中。关海法的利爪格挡住穴钓蟹的巨错,锐齿穿透了血肉,打碎了怪物的内脏。

在崔斯特重新加入战局的时候,穴钓蟹已经开始垂死的抽搐。

崔斯特狂奔向朋友的身边。

关海法一步一步地后退,双耳低伏,利齿外露。

开始崔斯特以为是伤口的痛楚唤醒了黑豹体内的野性,但很快的他就推翻了这个可能性。关海法身下只有一个伤口,而且并不严重。崔斯特曾经石过这黑豹承受过更严重的创伤。

关海法继续往后退,持续地低吼;在恶战结束之后,玛索吉的命令再度不停地敲击它的灵魂。黑豹压抑着这冲动,试着把崔斯特当作盟友而不是猎物,但是那冲动……

“你怎么了,朋友?”崔斯特柔声问,强压下自己技出最后一柄弯刀自卫的冲动。他单膝跪地。“你认不出我了吗?我们常常并肩作战啊!”

关海法低伏前腿,力量累积在后腿上。崔斯特知道,这是准备扑出的姿势。但崔斯特依旧不愿拔出武器,不愿作出任何威胁的举动。

他必须要信任关海法如同他印象中的一样:这只黑豹依旧是他生死与共的朋友。现在到底是什么在引导着它敌对的举动?什么事情会让关海法这么晚还跑到隧道中来。

当他想起马烈丝主母提醒他们离开家中会遇到的危险时,崔斯特找到了答案。

“玛索吉派你杀我!”他直截了当地说。他的语调让黑豹感到困惑,但也跟若放松一些,似乎不准备立刻扑出。“你救了我,关海法。

你抗拒了那家伙的命令。“

关海法的低吼声仿佛在抗议。

“你可以让那穴钓蟹替你完成任务,”崔斯特反驳道,“但是你没有!你冲了进来,救了我一命!和它对抗,关海法!千万不要忘记我是你的朋友,我是比玛索吉。赫奈特要好上几千几万倍的伙伴!”

关海法又往后退了一步,再度被它无法抗拒的力量所纠缠。崔斯特看着豹子的耳朵慢慢竖起,明白自己已经快要赢得这场斗争了。

“玛索吉要的是臣服,”他完全信任黑豹,认为它难解的智慧可以理解他所说的话。“我要的是友谊。我是你的朋友,关海法,我绝不会对你动手。”

他跳向前,双手大开,暴露出最脆弱的面孔和胸膛。“即使我会为此送命也绝不后悔!”

关海法没有动于。情感的力量压倒了任何的魔力,同样的力量让他一看见崔斯特身陷险境的时候立刻作出违背命令的反应。

关海法扑向前,把崔斯特撞倒,和他厮混打闹了起来。

这对朋友又再度获胜了;今天,他们击败了两个敌人。

常崔斯特度过了重聚的欢愉之后,他静下心开始思索着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他此时才意识到,有一场仗还没有打完。关海法的灵魂已经归属于他,但身躯却依旧掌握在另一个人手中。这个人不只配不上黑豹,更把它恣意囚禁在崔斯特再也无法忍受的生活中。

崔斯特当晚离开魔索布莱城的疑惑都随之烟消云散。有生以来第一次,他看见了必须踏上的道路,也就是通往自由的路。

他记起了札克纳梵的警告,同样的两难现在依旧没有解答。

没错,一名黑暗精灵还能去哪里?

“无论如何都比被困在谎言之中要好,”他心不在焉地低语道。

黑豹依偎着崔斯特,再度感觉到他这次所说的话十分重要。崔斯特用同样毅然决然的神情回应黑豹好奇的眼神。

“带我去找你的主人,”他命令道,“你那虚伪的主人。”

------------------

书 路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