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第12章 所谓的敌人,“他们”

作者:r·a·萨尔瓦多

崔斯特穿着贵族的服饰,在狄宁的建议下于靴子内塞了柄匕首,昂首阔步地走上通往提尔。布里契,黑暗精灵学院的石阶。崔斯特走到顶端,来到巨大的石柱之间,坦然面对两名守卫,也是格斗武塔应届毕业生灼灼的目光。

二、三十名其它的年轻黑暗精灵在学院的四周聚集,但崔斯特根本没有心思注意他们。三个建筑物占领了他的视线和全部的思绪。他左边矗立着术士学校,也就是教导魔法的学校所坐落的尖细钟rǔ石。崔斯特开始的六个月和第十年,也是最后的一年都会在这边进修。

在他的眼前,处在其他建筑后方的是蜘蛛教院,罗丝女神的传道所,是一座由岩石雕刻成的巨大蜘蛛。在黑暗精灵的价值观中,这是学院中最重要的建筑,通常保留给女性。只有在最后六个月的研习中,男性学生才有可能会进驻这座城堡。

虽然术士学校和蜘蛛教院是最优雅的建筑,但对于目前的崔斯特来说,最重要的建筑还是那座占满他右边视线的巨大金字塔。这座金字塔就是格斗武塔,战士的学校。也就是崔斯特未来九年的家。

他现在才意识到这些一同站在广场上的黑暗精灵都是他未来的同学,也都是正要开始接受正式训练的战士。对于战士学校,这有二十五人的班级大得十分不寻常。

更不寻常的是,这些新生中有许多的贵族。崔斯特思索着,不知道自己的武功和这些人比起来怎么样?札克纳梵和他之间的练习对打,以及这些人和他们自己家族武技长之间的对打不知道又是什么样的光景?

这些想法让崔斯特忍不住又开始回想和导师最后一次的相遇。

他很快地将那场令人不快的决斗记忆赶出脑海,特别是札克逼他思考的那些问题。此时、此地都不适合有任何的怀疑。格斗武塔,他年轻生活中最大、最严酷的挑战霸占了他的整个视线。

“你好,”他身后的一个声音说。崔斯特转身面对一名和他一样的新生,对方在腰间插着一柄匕首和长剑,畏畏缩缩的;而且,他看起来比崔斯特还要紧张,这可让同样忐忑不安的崔斯特放心不少。

“我是凯纳芬家族的凯诺司,第十五家族,”那名新生说。

“我是德蒙。纳更斯巴农家的崔斯特。杜至登,杜垩登家族,魔索布莱城的第九家族,”崔斯特照着马烈丝主母的指示下意识地回答。

“是个贵族啊,”凯诺司说道,他明白崔斯特拥有和所属家族一样的姓氏代表什么意义。凯诺司立刻深深一鞠躬。“您的大驾光临让我深感荣幸。”

崔斯特已经开始喜欢上这个地方。想起自己平常所受到的待遇,他实在不觉得自己是个贵族。不过,因为凯诺司的举动所激起的自傲感在不久之后,在大师们踏出大门时都烟消云散了。

崔斯特看见哥哥秋宁就在队伍中,狄宁事先警告过他,必须假装不认识他,也不准期待有任何特殊的待遇;崔斯特乖乖地照做了。当皮鞭撕裂空气的声音响起,大师们开始警告他们拖延的后果时,崔斯特和所有的新生一样蜂拥入格斗武塔中。接着他们就被赶进宽大的走廊中,挤进一间椭圆形的房间内。

“要坐要站随你们高兴!”其中一名教官吼道。他从眼角注意到有两名学生正在角落窃窃私语,立刻抽出鞭子,啪的一声,把其中一名冒犯者登时打飞。

崔斯特难以相信从那时开始房间安静下来的速度。

“我是哈契聂特,”教官用雄浑的声音说,“我是历史的传道者。

在纳邦德尔时住五十个循环之内,这里就是你们的教室。“他看着每个人身上装饰用的腰带。”你们不准携带任何的武器进这个地方!“

哈契聂特开始绕着教室踱步,确定每双眼睛都专注地看着他的举动。“你们是黑暗精灵,”他突然说。“你们知道这代表的意义吗?

你们知道你们从何而来,知道自己种族的历史吗?魔索布莱城并不是我们自古以来的家园,幽暗地域的任何洞穴也都不是。曾有一度,我们居住在地表的世界中。“他猛然转过身,直勾勾地瞪着崔斯特。

“你了解地表吗?”哈契聂特教官怒吼道。

崔斯特下意识地缩了缩,摇摇头。

“是个恐怖的地方,”哈契聂特继续道,转身面对全部的听众。

“每一天,随着纳邦德尔时往上的光芒升起的时候,一个巨大的火球就会跃入空中,放射出比罗丝女神祭司用来惩罚罪人的炫光术更耀眼的夺目光芒!”他的双手外伸,双眼直视天空,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狰狞表情。

学生惊讶的呼声此起彼落。

“即使在晚间,当火球落到地平面底下之后,”哈契聂特继续道,仿佛在叙述一个恐怖的故事,“没有人能够逃脱地面上难以描述的恐惧。无数的小亮点,有时还有一颗较小的银色火球,将会打碎祥和的黑暗天空,让人无法忘记第二天将会降临的惩罚。”

“我们的同胞曾经一度在地面上生活,”他重复道,语调现在带着哀痛,“那是在遥远的过去,甚至比各家族的血脉都还要久远。在那洪荒的年代,我们和那些肤色死白的精灵,也就是那些该死的妖精生活在一起,”

“这不可能是真的!”旁边有一名学生大喊道。

哈契聂特认真地看着他,思索着到底应该惩罚这个鲁莽插嘴的学生还是要让听众有参与的机会。“这是真的!”他回答道,终于决定还是后者的获益较多。“我们把那些妖精当作朋友;我们称呼它们为同胞!在我们天真的脑海中,我们根本不知道,它们骨子里包藏着纯粹的虚伪和邪恶。我们更不知道,它们会突然出卖我们,驱赶我们,甚至屠杀我们的老幼和妇孺!”

“那些邪恶的妖精毫不留情地在地表的世界中追杀我们。我们一直祈求和平,但染血的刀剑和致命的弓夫是我们得到唯一的答案!”

他暂停片刻,表情扭曲地展露出一个渐渐扩散,狰狞的笑容。

“但是接着我们找到了伟大的女神!”

“赞美罗丝!”众人同声喊道。哈契聂特宽容的原谅了这样的打扰,因为他知道每一声的赞美都会让听众更深陷入他欺瞒的网络中。

“的确,”教官回答道。“每个人都应该赞美蜘蛛神后。是她把我们这个被遗弃的种族收容到她的圣境。是她让我们击退了残暴的敌人。

是她引导着我们的先贤先烈来到幽暗地域的天堂。是她,“他暴吼道,握拳的手伸向空中。”赐给我们意志力和魔力来报复我们的敌人。“

“我们是黑暗精灵!”哈契聂特大喊着。“你们是黑暗精灵,再也不是被人轻贱的次等民族;相反的,你们是所有慾望的统治者,也是你们选择居住之地的征服者!”

“是地表吗?”有人问道。

“地表?”哈契聂特轻蔑地笑道。“谁会愿意回到那丑恶的地方?

让妖精们拥有那巴牢!让他们接受开阔天空中烈火的烘烤!我们要的是幽暗地域,在这里,我们可以感觉到他心规律的脉动,这里的石墙会显示出我们世界的热度!“

崔斯特静静地坐着,把这个舌灿莲花的讲师不停重复的一字一句都吸收起来。崔斯特和其它的学生一样,都被这名教官如同传道般,渲染夸大,滔滔不绝的讲词给完全掌捏住了。哈契聂特在学院中担任历史教官已经超过两百年,他的名气和地位几乎可以说是魔索布莱城中所有男性最高的,甚至还超越了许多的女性。执政家族的主母们十分明白他三寸不烂之舌的真正价值。

同样的状况日复一日的继续下去,仇恨、歧视、唾弃的言词永无止尽地灌输进学生的脑海中,而所针对的对象却是他们从来没有看过的敌人。哈契聂特噬咬的目标并不只有地表的精灵。矮人、保儒、人类、半身人以及所有地表的种族;甚至还包括了地面下的种族,像是时常和他们并肩作战、贸易的灰矮人。这些种族无一例外的被教官批评得体无完肤,一文不值。

崔斯特慢慢地明白为什么不能携带武器进入这个房间。当他们每天下课的时候,他都会发现自己愤怒不已,双手下意识的想要握住并不存在的弯刀刀桶。从学生之间的斗殴看来,几乎每个人都有一样的感觉。不过,有样超乎一切的事实压抑住他们浮动的情绪,那是教官对于外界恐怖世界的描绘和学生对彼此之间共同血统所产生的认同感。这血统,学生们很快就会相信,让他们除了彼此之外,还能拥有足够的敌人。

在椭圆形的房间中漫长、让人精疲力尽的课程使得学生没有时间彼此往来。他们住在通销中,但在哈契聂特课程之外的工作:包括了服侍学长和老师,打饭菜、清洁环境等等,让他们连休息的时间都不太够。在第一周结束的时候,他们已经完全虚脱;而崔斯特意识到这种情况更加深了哈契聂特课程洗脑的效力。

崔斯特冷静地接受这样的安排,因为他觉得这样的环境比他在担任王子见习生,服侍母亲和姐妹的六年间要好多了。不过,对于崔斯特来说,在格斗武塔的第一周,依然有件事情让他十分失望。他发现自己很怀念过去练功的时间。

一天深夜,他坐在被子上,把弯刀举在闪闪发光的双眼前,回忆起那些和札克纳梵套招练功的时光。

“我们两个小时之后就要继续上课了,”凯诺司在旁边床上提醒他。“早点休息吧。”

“我觉得反应有些迟钝了,”崔斯特静静地回答。“我的刀感觉起来变重了,人刀一体的感觉消失了。”

“不到十天之后就是比武大会了,”凯诺司说。“那个时候你就会找到所有想要的练习机会了!别害怕,不管你在学历史的这段时间失去了多少,很快就会恢复。接下来的九年,你这对宝刀将和你形影不离!”

崔斯特把弯刀插进刀鞘,躺回床上。他开始害怕,他生命中的许多事情,包括他在魔索布莱城中的未来,恐怕都只能认命地接受。

“你们这阶段的训练就要结束了,”哈契聂特在第十五天的早上宣布。另外一位教官,也就是狄宁走进房间内,领着一个借魔法漂浮起来的箱子。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贴满款垫的木棍;这些木棍长度。

大小各异,几乎黑暗精灵所使用的每一种武器都拥有相近的对应。

“选择和你惯用的武器最像的练习棍,”当狄宁绕着房间分发装备的时候,哈契聂特解释道。狄宁走到弟弟身边,崔斯特的眼睛马上就停留在一对练习根上:两根形状微弯的棍子,大约长三尺半。崔斯特将它们拿起来,试着挥舞了一下。它们的重量和感觉与他专用的那两把兵器几乎无分轩轾。

“为了德蒙。纳夏斯巴农的骄傲,”狄宁压低声音说,然后就继续往前走。

崔斯特再度挥舞着这对仿造的武器。现在该是测试和克和他之间练习成果的时候了。

“你们的课程必须有些规则,”当崔斯特终于把注意力从新武器上移开的时候,哈契聂特正好说。“这就是比武大会。记得,冠军只有一名!”

哈契聂特和狄宁把学生们赶出了椭圆型的房间,离开了格斗武塔,进入了提尔。布里契后方的两座巨蜘蛛所守卫的通道中。对于所有的学生来说,这都是他们第一次离开魔索布莱城。

“规则到底是什么?”崔斯特问在他旁边的凯话司。

“如果教官说你出局,你就出局了,”凯诺司回答道。

“战斗的规则呢?”崔斯特又再问。

凯诺司对他投以难以置信的眼光。“获胜,”他简单地说,仿佛不需要任何其它的解释。

不久之后,他们就来到了一个相当大的洞穴中,也就是比武大会的会场。尖锐的钟rǔ石从天花板俯瞰着他们,地面上满的石笋让整个地方变成了一个充满馅饼与躲藏处的迷宫。

“慎选你的战术,并且找个你中意的地方,”哈契聂特教官对他们说。“比武大会在数到一百之后开始!”

二十五名学生争先恐后地开始行动,有些人暂停脚步,观察着眼前的地形,其它的人则纷纷散人昏暗的隧道中。

崔斯特决定先找一条狭窄的隧道,确保自己可以一对一地和敌人作战;当他正在寻找这样的地点时,却突然被人从后面抓住。

“合作?”凯诺司邀请道。

崔斯特没有回应,不太确定对方的武功高低,同时也对这传统的比武感到迷惑。

“其它人都开始组队了,”凯诺司继续道。“有些家伙三个人一起合作。我们两个人合作才可能和他们一搏。”

“教官说只会有一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所谓的敌人,“他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