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第13章 胜利的代价

作者:r·a·萨尔瓦多

“你骗了我,”当天晚上,崔斯特在宿舍内对凯诺司说。他们的房间漆黑一片,因为白天的战斗和永无止尽的劳役,没有一个学生有力气出声。

凯诺司早就料到对方会这样子。一开始,当崔斯特问他规则的时候,他就猜到了对方天真的本性。一个有经验的黑暗精灵战士,特别是贵族,应该知道得很清楚,自己的存在就是为了追求胜利。现在,凯诺司知道,这个愚蠢的家伙不会因为他早先的行为而攻击他;因愤怒而复仇并非是崔斯特惯有的作风。

“为什么?”崔斯特发现眼前的这个凯纳司家族狡诈的平民不愿意说出答案,因此继续追问。

崔斯特的音量让凯诺司紧张得四下打量。他们本来应该是在睡觉;如果有教官听见他们的争论……

“这句什么不懂的?”凯诺司用手势比着,他温暖的手在崔斯特的热感应视线中看得清楚。“我只不过是为所应为。不过,现在看起来,我应该再忍久一点。也许,如果你再打败更多人,我的成绩可能就不只有班上第三名而已。”

“如果我们像你原先答应的一样,一起合作,你可能会获得冠军,至少也是班上第二名,”崔斯特比划道,他激动的手势显示出难以平复的愤怒。

“最多也不过只有第二名,”凯诺司回答道。“我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根本打不过你。你是我看过最强的战士。”

“教官们可不这么想,”崔斯特大声的咕哝道。

“第八名不算差,”凯诺司低声道。“伯殷永只有第十名,而他是魔索布莱城第一家族的成员。你应该很高兴自己的名次没有高到会被他人嫉妒。”房间门外的脚步声让凯诺司又换回了无声的手势。

“获得比较高的名次只代表有更多的战士会把我的后背当作匕首最好的目标。”

崔斯特故意忽略凯诺司的暗示;他拒绝思索在学院中会发生这么卑鄙的事情。“伯殷永是我在比武大会中看到最强的战士,”他比划着。“在我插手之前,他把你给压制得喘不过气来。”

凯诺司对这说法一笑置之。“即使伯殷永是某个低等家族的厨师也跟我没关系,”他这次的声音压得更低,因为班瑞家族的儿子床铺就在不远处。“他是第十名,而我,凯纳芬家族的凯诺司,是第三名!”

“我是第八名,”崔斯特的语调中带着比嫉妒更浓厚的愤怒,“但是我可以用任何的武器击败你。”

凯诺司耸耸肩,对于拥有红外线视线的旁观者来说,这个行动只造成了一团模糊的景象。“你没有,”他比划着。“我打赢了你。”

“赢了?”崔斯特倒吸一口气。“你只不过是骗了我而已!”

“最后站着的是谁?”凯诺司若有所指地提醒他。“最后头上亮着教官蓝色光束的人是谁?”

“任何正当的比赛都应该有正式的规则,”崔斯特低吼道。

“只有一个规定,”凯诺司反驳道。“随你怎么干,只要不被抓到就好。我打赢了你,崔斯特。杜垩登,我的名次比你高!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在激烈的争辩中,他们不由自主变得太大声。房间的门猛然打开,教官站在门口,在走道的蓝光下显出清晰的身影来。两名学生不约而同地翻过身,闭上眼,和那张嘴。

凯诺司最后一句话斩钉截铁的语气震撼了崔斯特;在经过仔细的分析之后,他才发现和凯诺司之间的友谊结束了,而且,也许他和凯诺司根本从来不是朋友。

“你看过他了吗?”艾顿坐在屋子中最高的房间里,手指紧张地敲打着桌面。

艾顿派术上学校的年轻学生们替他修复这满目疮痍的地方,不过艾顿的火球术所留下来的焦黑痕迹依旧挂在墙壁上。

“见过了,”玛索吉回答道。“我也听说了有关他武功的一些传言。

“在比武大会中排名第八,”艾顿说,“相当惊人的成就。”

“就我看来,他其实拥有第一名的实力,”玛索吉说。“有一天他会得到这个头衔的。如果是我,我会特别小心这个家伙。”

“他根本没办法活着得到那头衔!”艾顿保证道。“杜垩登家族对这紫眼的小子非常骄傲,所以我已经决定将崔斯特当成我第一个复仇的目标。他的死将会让那个卑鄙的马烈丝主母感到痛苦的!”

玛索吉发现了一个问题,决定和他说清楚。“你不准伤害他,”他警告道。“你绝对不能靠近他。”

艾顿的语调变得比较没有那么凶暴。“我已经等了二十年——”

他开口道。

“那你可以再多等几年,”玛索吉对他说。“我必须提醒你,你已经接受了席娜菲主母加入赫奈特家族的邀请。这样的合作需要你绝对的服从。席娜菲主母,啊,我应该说我们的主母大人,把处理崔斯特的责任交到我的肩上,我准备照着她的命令来做。”

艾顿靠在椅子上,把他经强酸肆虐的残余下巴放在手掌上,小心地衡量伙伴所说的话。

“席娜菲主母有计划要让你获得朝思暮想的复仇机会,”玛索吉继续道。“我警告你,艾顿。迪佛,”他大吼着,强调那个不是赫奈特的姓氏,“如果你和杜垩登家族宣战,甚至让他们开始提防任何没有经过席娜菲主母授权的举动,你将会惹恼赫奈特家族。席娜菲主母将会揭穿你是个假冒者,你将会尝到执政议会容许的所有刑罚!”

艾顿没办法反驳这样的威胁。他无家可归,除了收养他的赫奈特家族之外,他别无依靠。如果席娜菲对他不满,他就再也没有盟友了。“席娜菲有什么计划……我是说席娜菲主母……要对付杜至登家族?”他冷静地说。“告诉我能够怎么样复仇,好让我度过漫漫长夜的煎熬。”

玛索吉知道在这一刻,他必须做出正确的抉择。他的母亲并没有禁止他告诉艾顿未来的计划;但是,他意识到,如果她想要让这个轻率的迪佛家人知道,她应该会自己告诉他。

“这样说吧,杜垩登家族的力量已经开始增长,并且已经到达了威胁所有执政家族的地步,”玛索吉说,他爱极了战争前的勾心斗角。

“他们都见证了迪佛家族的陷落,那次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的完美任务。许多魔索布莱城的贵族夜里将不再辗转难眠,只要……”他把话留了个尾巴,觉得自己已经说太多了。

从艾顿眼中强烈的波动看来,玛京吉知道这诱饵已经足以让文顿耐心等候。

学院对年轻的崔斯特来说有许多让人失望的地方,特别是第一年的时候;黑暗精灵社会的邪恶实况,札克纳梵只有略略提到的现实情景,一直顽固地停驻在崔斯特的脑海里。他不停地衡量着教官散播恨意和怀疑的课程;一方面倾听着教官在课程中所隐含的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另外一方面则不停地和前任导师那与众不同的逻辑挣扎着。真相看来是如此的模糊,非常难以定义。经过所有的检验,崔斯特发现他无法逃避一个事实:在他这短暂的一生中,他唯一见识过、几乎每天经历的背叛和出卖,完全都是出白黑暗精灵之手。

学院中针对肉体的锻链,永无止境的比斗练习、潜行技巧的特训是崔斯特比较喜欢的科目。在这里,手中拿着真真切切的武器,他可以暂时逃开一切真相和虚伪的争辩,全心地放纵自己。

这也是他茁壮成长的时间。如果说崔斯特的武功在入学的时候就比同学们要高强,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段差距与日俱增。他学到了如何超越教官们指导的既定攻击和防守的招式,创造了自己的风格。

这些创意的结果至少能够打平,通常是远远地超越了传统的招数。

一开始,当同胞们夸赞弟弟的天分时,狄宁心中充满了骄傲。但随着这些称赞的与日俱增,马烈丝主母的长子很快地开始紧张起来。

狄宁是社王登家族的长子,这是他除掉诺梵才得来的权位。崔斯特有潜力成为魔索布莱城中最强的剑土,现在屈居于家中次子的地位,也许正虎视眈眈地看着狄宁的头衔。

同样的,崔斯特的同学们也并没有忽略他优雅的战斗之舞中所透露出来的实力。要命的是,他们还常常必须面对他!他们用丑恶的、嫉妒的眼神看着崔斯特,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可以赶上那对翻飞穿梭的弯刀。但,黑暗精灵是现实的。这些年轻的学生少年时花费无数的时间注意他们的兄长、姐妹们把每一个事件扭转成对自己有利的良机。每个人都看得出有崔斯特这个盟友的价值,因此,在第二年的比武大会前,崔斯特几乎被如潮水般的邀请给淹没了。

最惊人的邀请来自于凯纳芬家族的凯诺司,前一年他才出卖了崔斯特。“我们今年是否可以再度联手,一起夺冠?”当大家走向那洞窟时,阴险的年轻战士到意走在崔斯特身边问道。他轻松地转过身,走到崔斯特面前,前臂靠在腰带上的武器顶端,脸上露出过度友善的微笑,仿佛两人是最好的朋友一般。

崔斯特甚至没办法回答他。他转身走开,小心地留意着背后。

“你为什么会这么惊讶?”凯诺司追问道,快步赶上对方。

崔斯特猛然转过身。“我怎么可能再和出卖过我的人合作?”他暴吼道。“我可没有忘记你的诡计!”

“这就是重点了,”凯说司争辩道。“今年你一定会更小心;如果我还出卖你,那就实在太白痴了!”

“不然你能靠什么获胜!‘催斯特说。”你不可能面对血地打赢我。“他不是在夸耀,这是个凯诺司和崔斯特都心知肚明的事实。

“第一名也很值得夸耀了,”凯纳司继续说。

崔斯特瞪着他。明白凯纳司心只想要获得最后的胜利。“如果我们在比试中相遇了,”他冷冰冰地说,“只可能是敌人,不会是同伴。”他走向另一边,这次凯诺司没有跟上。

幸运似乎给崔斯特带来了某种形式的正义,因为他在比武大会中的第一个敌人,也是第一个倒霉鬼,就是去年的伙伴。崔斯特在去年他们躲藏的走廊中遇到了他,在第一轮的连续攻击中就把他给打倒了。不过,在最后一击中,即使崔斯特—心只想要对着凯诺司的肋骨全力打下去,他还是保留了些分寸。

接着崔斯特就隐入了阴影之中,小心地避开其它人,直到对手的数目开始慢慢减少。由于他的名气,崔斯特必须要特别小心,因为每个同学都明白提早联手除掉他的好处。单打独斗的崔斯特必须要仔细观察参与的每一场战斗,确保没有任何躲在一旁的对手会偷袭他。

这是专属崔斯特的竞技场,是他最自在的地方,他自信可以面对全部的挑战。两小时之内,全场只剩下五名参赛者,在另外两小时的猫捉老鼠之后,只剩下两个人。崔斯特和伯殷永。班瑞。

崔斯特走到洞穴中的一块开阔地。“出来吧,班瑞同学!”他大喊着。“让我们光明正大地单挑吧!”

狄宁从甬道上看着底下,难以置信地摇着头。

“他自愿放弃了所有的优势,”哈契聂特教官站在杜垩登家族的长子身边说。“而且他是两人中比较强的战士,他这个举动让伯殷承担心忧虑,不确定他的动机是什么。现在你的弟弟站在开阔的地点,大方的让其它人知道他身在何处。”

“仍然是个蠢蛋,”狄宁咕哝着。

哈契聂特发现了伯殷永躲到崔斯特身后的一个石笋旁。“应该就快结束了。”

“你害怕吗?”崔斯特对着一片迷蒙大喊。“如果你真的像你吹牛的一样,应该获得第一名的头衔,那么就站出来面对我吧。证明你的实力,伯殷永。班瑞,不然就永远不要再提!”

预料中的人影中背后扑出,崔斯特往右边一个侧滚,闪了开去。

“比试不只是斗剑而已!”班瑞家族的儿子大喊着冲向前,眼睛因为他现在所占的优势而闪闪发光。

伯殷永踉跄地跨出一步,不小心被崔斯特预先设下的一条陷阶绳给绊倒了,脸朝下的跌倒在地上。崔斯特立刻扑向他,弯刀刺向对方的咽喉。

“我也学到了一些,”崔斯特阴沉地说。

“就这样,杜垩登家族的成员成为这次比赛的冠军,”哈契聂特观察道,把蓝光照在班瑞家族被击败的儿子脸上。哈契聂特是接用一句话夺去了狄宁脸上渐渐扩散的笑容:“任何哥哥都应该提防有这种武功的弟弟。”

虽然崔斯特对这第二年所获得的胜利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但是他对自己每天都在增进。当他不用花时间照顾学长的时候,他醒着的每一分钟几乎都花在练习武功上。随着在学校年级的增长,杂务慢慢地减少了,因为越高的学生做的劳役越多。崔斯特花在练功的时间上越来越多。他在和谐挥舞双刀的舞蹈中找到了真实的自我。他的弯刀变成了他唯一的朋友,唯一他敢信任的帮手。

第三年的比武大会他也获得了冠军,即使许多学生联手想要用诡计对付他,在其后一年他还是班上的冠军。对于教官来说,很明显他同班的同学根本不可能打败他。因此,接下来一年他所参加的是大他三届学生的比武大会。他也同样的获得了冠军。

学院可说是魔索布莱城中结构最严谨的组织,虽然崔斯特高强的武功让他足以挑战其它等级的学生,但他身为学生的身份却没有丝毫改变。身为一名战士,他必须要在学院中待上十年。这和术士学校中的三十年课程或是蜘蛛教院中的五十年课程比起来已经算是十分短暂的时光。而且战士只要满二十岁就可以进入学院,法师们必须等到二十五岁之后,牧师们则得要等到四十岁之后才行。

格斗武塔中前四年的课程都专注在单人战斗和武器的使用上。

在这个部分,教官们恐怕没有办法超越和克纳梵已经教给崔斯特的知识。

不过,在那之后,课程的内容变得更为复杂。年轻的黑暗精灵花了两年的时间学习群体战斗,如何和同胞们一起作战。接下来的三年时间则将这些技巧应用到如何和牧师、法师并肩作战,以及如何对付他们。

学院的最后一年课程为战士的教育划下了完整的一个句号。一开始的六个月花在卫士学校中,学习基本的魔法使用;而最后的六个月,也就是战士毕业的前奏,则是在蜘蛛教院的女祭司麾下受教。

同时,那些蜘蛛神后热衷的歧见和邪说则是经由法师、教官、祭司之口一遍又遍的宣扬,企图让它们深植学生的脑海中。多亏这些仇恨和谎言,才能够让黑暗精灵保持在容易受人控制的混饨不安的情形中。

对手崔斯特来说,学院变成对他个人的挑战,在他牢不可破的弯刀防御网中,他建筑了一个自己的小小教室。在这道由精金刀刃所构筑的高墙中,他发现自己可以忽略四周发生的不公和不义的事情,可以将那些毒害他心灵的言词隔绝开来。学院是个由持续不停的野心和诈骗所构成的堡垒;这样的牧场培养出了所有黑暗精灵终其生对权位的追逐和饥渴。

崔斯特对自己承诺,他将会不受影响地熬过上。

随着时光的流逝,战斗不再只是练习,混进了粗鲁的现实世界时,崔斯特发现自己一次又一次地被困在无法这么轻易挣脱的罗网中。

------------------

书 路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