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第04章 第一家族

作者:r·a·萨尔瓦多

纳邦戴尔时柱四个循环,也就是四天之后,一个发着蓝光的碟子经过蕈类遍植的小径,来到了隽刻着蜘蛛的杜垩登家族大门。哨兵们从外围的两座尖塔和大院旁的岗哨中监视着这碟子,观察着它漂浮在距地面三尺的空中。几秒钟之后,家族的统治阶层就收到了消息。

“这会是什么?”当狄宁、玛雅等人会合在上层的阳台上时,布里莎询问武技长札克纳梵道。

“是召唤吗?”札克反问道。“在我们调查之前是不会知道的。”他踏出阳台,轻飘飘地落在大院中。布里莎对玛雅比了个手势,杜垩登家族最年轻的女儿就随着札克跳了下去。

“上面有着班瑞家族的家徽,”在更靠近了些之后,札克大喊道。

他和玛雅打开了大门,那碟子浮了进来,没有任何具有敌意的举动。

“班瑞家族,”布里莎回头喊着,声音沿着长廊传到了在房间中等待着的锐森和马烈丝主母。

“看起来有人邀请您会面,主母大人。”狄宁紧张地说。

马烈丝走到阳台上,她的丈夫服从地跟在后面。

“他们知道了我们的攻击吗?”布里莎用沉默的手语问道,此时,不管是平民或是贵族,杜垩登家族的人都有着同样不祥的想法。迪佛家族被灭门不过是几天之前的事情,此时魔索布莱城的第一主母又递来了邀请卡,实在不能算是巧合。

“每个家族都知道,”马烈丝大声地回答,不认为在家族的势力范围中有必要这样小心翼翼。“证据强烈到足以让执政议会对我们采取行动吗?”她目光锐利地瞪着布里莎,她的双眼在夜视能力的血红和可见光之下的绿色之间交互变换。“这才是我们必须要问的问题。”马烈丝准备踏出阳台,但是布里莎抓住了她厚重的黑色袍子,想要留住她。

“您不会真的想要靠近那样东西吧?”布里莎问道。

马烈丝的回答让更多的人大吃一惊。“当然,”她回答道,“如果班瑞主母想要伤害我的话,她不会公开邀请我。即使是她的力量也没有大到可以忽视城中的规范。”

“您确定安全吗?”锐森询问道,话中流露出真正的关忧。如果马烈丝被杀害了,布里莎将会继承主母的位置,锐森怀疑这个长女会需要任何的男人在她身边。即使这个残暴的女性需要一名侍父,锐森也不想要留在那个位置上。他不是布里莎的父亲,甚至年纪也没她大。很明显的,目前杜垩登家族传父的权力和马烈丝主母的安危有很大的关系。

“你的关怀让我很感动,”马烈丝回答道,心中十分明白丈夫的恐惧。她扯开布里莎的手,在缓缓降落到地面的过程中把弄皱的袍子拉直。布里莎厌恶地摇摇头,挥手示意锐森跟着她回到屋子里面,认为家族的全部成员不应该暴露在不友善的目光之下。

“您想要有人护卫吗?”札克询问正准备坐在碟子上的马烈丝。

“我很确定!只要我一离开了自己的势力范围,立刻会有人护送我的,”马烈丝回答道。“班瑞主母不会让我在接受了她的邀请之后还暴露于危险中。”

“我也同意,”札克说,“但是您想要杜垩登家族派遣护卫吗?”

“如果对方有这个意思,会有两个碟子出现的,”马烈丝斩钉截铁地说。主母开始觉得她四周人的关切有些烦人了。毕竟,她是家族中的主母,她应该是最强、最年长,最睿智的人,不喜欢别人怀疑她的决定。马烈丝对着魔碟说,“执行你的任务,让大家都可以松口气吧!”

札克几乎要因为马烈丝的遣词用字而笑了出来。

“马烈丝。杜垩登主母,”魔碟中传出一个声音说,“班瑞主母向您问好。您二位已经太久没有坐下来好好谈谈了。”

“其实从来没有过,”马烈丝对札克比着手语。“那就带我去班瑞家族吧!”马烈丝命令道。“我不想要浪费我的时间和一张魔嘴讲话!”

很明显的,班瑞主母完全预期到马烈丝的不耐烦,因为那魔碟立刻就漂浮出了杜垩登家族的大院。

札克关上大门,立刻示意手下的士兵开始行动。马烈丝不想要公开的护卫,但是杜垩登家族的间谍网将会隐密的跟踪魔碟,直到统治家族的雄伟大门。

马烈丝对于有关护卫的猜测是正确的。当魔浮碟一离开杜垩登家族的势力范围时,二十名全为女性的班瑞家族土兵就从道路两旁的隐蔽物中出现了。她们在受邀的这名主母身边围成了钻石形的防护阵形。在钻石两个尖端的守卫穿着黑色的长袍,背后绣着紫色和红色的蜘蛛:这是高阶祭司的穿着。

“班瑞的亲女儿,”马烈丝大感兴趣地说,因为只有贵族的女儿才能够获得这样的殊荣。第一主母为了确保马烈丝旅途的安全竟然花了这么大的功夫!

当这群人穿越弯曲的街道,走向章类森林之时,沿路的奴隶和黑暗精灵的平民们纷纷慌乱的离开这些人的面前。班瑞的家族的士兵公开配戴着家族的家微,没有人想要为了任阿原因惹恼班瑞。

马烈丝只能难以置信地转动双眼,希望自己在死前能够体会这样的权力。

几分钟之后,当这群人靠近了统治家族的住所时,她又再度忍不住四下打量着。班瑞家族拥有二十座高大雄伟的石笋,每座之间都有优雅华丽的桥梁和城垛相连接。魔法和妖火照耀着数千个不同的雕像和数百名队形严整,服装整齐的守卫。

内圈的建筑更让人吃惊,班瑞家族居住在二十座较小的钟rǔ石中。它们吊挂在洞穴上,根部隐没在黑暗之中。有些钟rǔ石和石笋相连成石柱,而其它的则像是矛尖一样垂吊在空中。阳台环绕着这些钟rǔ石建造,闪着强力的魔法和各种神秘的光源。

魔法也是连结外界石笋之间的围栏,整座宅邸被它们所环绕。

那是一面巨大的蛛网,在外院闪烁着的蓝色光芒中呈现银色的光泽。

有些说这是罗丝女神的赏赐;如同钢铁一般坚硬的蛛丝,几乎有黑暗。

精灵的手臂那么粗。任何东西碰触到班瑞家族的围栏,即使是最锐利的武器,都只会无助地黏在蛛网上,直到主母授意蛛网将其释放为止。

马烈丝和她的护卫们直直走向围栏一段对称、圆形的区域,刚好介于外围两座最高的塔之间。当他们靠近的时候,大门往外延伸,开始旋转出一个足以让队伍通过的空间。

马烈丝纹风不动,试图让自己外表看起来十分冷静。

几百名好奇的士兵看着这队伍一路走到班瑞家族的主建筑之前。那是一栋闪着紫光的圆顶神堂。平民的士兵离开了队伍,只留下四名高阶祭司护送马烈丝主母入内。

在大门内的景象果然没有让她失望。中央一座巨大的祭坛主导了整座神堂中的气势,环绕着祭坛坐落着许多留的长凳,一直延伸到圆顶神堂的边缘。这里可以坐——两千名的黑暗精灵还绰绰有余。

多得不可胜数的雕刻和圣像充斥在这个地方,在黑光中隐隐发亮。

在祭坛上方飘浮着一个巨大发光的影像,一个红黑色的幻象不停地在蜘蛛的形象和美丽的黑暗精灵女子之间变换。

“这是贡夫的作品,他是我家族的法师,”班瑞主母猜到马烈丝主母和其它人一样,一定会对这壮丽的幻影印象深刻;于是从座位上对她解释道。“连法师都有他派上用场的地方。”

“只要他们能够记得自己应有的地位就好了,”马烈丝从现在已经停止的魔浮碟上飘了下来。

“同意,”班瑞主母说。“男性有时实在太自以为是了,特别是法师们!不过,我还是希望这些日子贡夫能够多待在我身边。你也知道,他被指派为魔索布莱城的大法师,每天不是在操纵纳邦德尔时柱,就是在执行什么其它的任务。”

马烈丝只是点点头,不想多说。当然,她当然知道班端的儿子是城中的大法师。每个人都知道。每个人也都知道,班瑞的女儿崔尔是学院的主母教长,这个地位之高仅次于任何一个家族的主母。马烈丝毫不怀疑班瑞会在谈话中提到这件事实。

在马烈丝往祭坛跨出一步之前,她最新的护卫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当马烈丝看清楚这是灵吸怪,又被称做夺心妖的妖物时,忍不住皱起眉头。它将近有六尺高,比马烈丝整整高出一尺,这额外的高度大半都要归功于那颗大脑袋。那颗脑袋有着闪闪发光的黏液,就像是有着白色双目,没有眼珠的大乌贼。

马烈丝立刻恢复了镇定。夺心妖在魔索布莱城中并不少见,谣传有一只灵吸怪甚至和班瑞家族结成了盟友。不过,这些生物比黑暗精灵要更邪恶,智慧更高,因此,他们的出现总会让人忍不住浑身打颤。

“你可以叫他麦希尔,”班瑞主母解释道。“他的名字我们念不出来,他是个朋友。”

在马烈丝主母回答之前,班瑞又加上一句,“当然,麦希尔让我在讨论中占了便宜,而你又不习惯和灵吸怪打交道。”然后,马烈丝难以署信地张大嘴,看着班瑞主母将灵吸怪遣走。

“您可以读我的心!”马烈丝抗议道。只有极少数的人可以穿透高阶祭司的心灵障壁使用读心术,而这种作法又是黑暗精灵社会中最重的罪名。

“不要乱说!”班瑞主母立刻反驳道。“我必须先向您道歉,马烈丝生母。麦希尔可以读心,即使是最高阶的祭司内心所想的也像在和他聊天一样公开。他是用传心术来沟通的。我可以发誓,我甚至不知道您刚刚没有讲话。”

马烈丝看着那生物离开大堂,接着——走上祭坛的台阶。即使她努力压抑自己不去这样做,但是她依旧不由自主地会抬头观看那不停变换的蜘蛛和黑暗精灵的形象。

“杜垩登家族还好吧?”班瑞主母问道,语气中带着虚假的礼貌。

“还过得去,”马烈丝回答道,此刻,她对于在交谈中观察对手的行为更感到兴趣。身在祭坛上的只有她们两个人,不过,毫无疑问的有数十名牧师在神堂的阴影中四下游走,随时注意眼前的情况。

马烈丝用尽所有的克制力才压抑住自己对班瑞主母的轻蔑。马烈丝将近五百岁,已经算是很老了,但是班瑞主母简直是人瑞中的人瑞。她的双眼曾经看过千年的变换;但是,根据一般的说法,黑暗精灵很少能够活过七百岁,更别提八百岁了。虽然黑暗精灵外貌通常看不出她们的年纪,马烈丝主母就和她一百岁生日的时候一样美丽和活跃,但班瑞主母看起来已经又老又干。她嘴chún附近的皱纹就像是蜘蛛网一样,低垂的眼皮几乎随时都会会在一起。马烈丝认为,班瑞主母早就该死了,但她还是活了下来。

班瑞主母虽然看来早就已经过了巅峰的岁月,但是她还是怀孕了,几周之后就要生产。

即使是在这个方面,班瑞主母也和一般的黑暗精灵大异其趣。

她已经生了二十名的子嗣,比魔索布莱城中的任何人都要多产两倍以上,而且其中还有十五名是女性,个个都是高阶祭司!班瑞的其中十个孩子还比马烈丝要年长!

“您手下有多少士兵?”班瑞主母问道,又靠近了些,显示出她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三百名,”马烈丝回答道。

“喔,”那名衰老的卓尔精灵感兴趣地说,一根手指放到嘴角。

“我听说总数应该是三百五十吧。”

马烈丝忍不住要皱眉。班瑞在取笑她,提醒她在攻击迪佛家族时所增加的五十名士兵。

“三百名,”马烈丝再强调。

“当然,”班瑞回答道,又躺了回去。

“班瑞家族有一千名士兵吗?”马烈丝问这个问题其实没有多大意义,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在讨论中看起来比较平等而已。

“我们许多年来都是这个数目。”

马烈丝又再度怀疑这个老怪物为什么还活着。班瑞的某个女儿应该想要获得主母的地位。为什么她们没有联手策划某种阴谋,把班瑞主母给除掉?又或者是她们为什么没有在年长以后,自己独力出击,设法组成自己的家族,就像一般贵族的女儿在渡过五百岁之后一样?只要当她们还在班瑞家族的统治之下,她们的子孙就没有贵族的资格,而会被降成和平民一样的低贱。

“你听说了迪佛家族的下场了吗?”班瑞主母直接问,她和对手一样对这种闲聊感到不耐烦。

“哪个家族?”马烈丝故意反问道。在这个时候,魔索布莱城中没有所谓的迪佛家族。就黑暗精灵的传统而言,这个家族已经消失了,甚至它根本从来没有存在过。

班瑞主母咯咯笑了。“当然了,你瞧我都忘了,”她回答道。“您现在是第九家族的主母了。这可是相当光荣的唷。”

马烈丝点点头。“但这可比不上第八家族的主母光荣。”

“是的,”班瑞点点头,“但第九家族距离执政议会的席位也不过只有一名之遥。”

“那的确是相当的荣耀,”马烈丝回答道。她开始明了班瑞不是只为了嘲弄她,同时也是为了恭喜她,并且鼓励她往更高的荣耀努力。马烈丝一想到这件事情就觉得豁然开朗。班瑞是蜘蛛神后最宠爱的凡人。如果她对杜垩登家族的晋升感到满意,那么罗丝女神也不会例外的。

“可能不会和您所想象的一样荣耀,”班瑞说。“我们只不过是一群爱淌浑水的古老家族,时常会聚在一起想出新的方法去管我们不该管的事情。”

“这座城市认同您的统治。”

“它有选择吗?”班瑞笑道。“不过,黑暗精灵的所作所为还是由每个家族的主母来管理比较恰当。罗丝女神可不会欣赏任何有太多统治权的执政议会。难道你不认为,如果不是蜘蛛神后的意思,班瑞家族老早就可以一统魔索布莱城了?”

马烈丝不安地在位于上变换着姿势,对于这大胆的言论感到十分惊讶。

“当然,不是现在,”班瑞主母解释道。“现在这年代,这座城市已经大到没有力量可以这样做了。但是很久以前,甚至在你出生以前,班瑞家族要做到这件事可不会觉得太过困难。但这不是我们的风格。她很高兴可以看到家族间彼此对抗,求取平衡,而在有需要的时候又可以并肩作战。”她暂停片刻,嘴角浮出笑容。“而且他们也都准备好去吞食那些不再为神后所宠爱的家族。”

马烈丝注意到,这是另外一次提及迪佛家族的对话,这次直接和蜘蛛神后的喜好有所关连。马烈丝终于将她愤怒的防御解除,最后才发现,其实和班瑞主母整整两个小时的交谈相当有趣。

不过,当马烈隆乘坐着魔浮碟通过魔索布莱城中最雄伟的建筑时,她脸上并没有笑容。面对这么公开的力量展示,她无法忘记班瑞主母召唤她来其实有两个目的:私下恭喜她这场完美的阴谋,另外,也提醒她不要野心太大。

------------------

书 路 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暗精灵三部曲之故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