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涡》

第01节

作者:刘恒

青龙观饭店周围是一大片菜地。透过二楼会议厅的窗口可以看到菜地的尽头,那里有一条公路在七月的烈日下闪闪发光。

周兆路的声音消失了。他听到了空调机轻微的音响,听众后面有人咳嗽,这人一直在咳嗽,咳得他的嗓子也跟着痒痒,论文几乎读不下去。

“谢谢大家!”

他离开讲台走向自己的沙发椅。掌声有点儿冷淡,直到他意外地在录音机导线上绊了一下,干巴巴的掌声才突然热烈起来,但又立即平息了。他倒并不怎样狼狈。

“谢谢!”

他平静地边走边点头,平静地坐下来。当人们不再注意他的时候,他的脸才略略泛红,嘴角沮丧地耷拉下去。公路上一辆鲜艳的小轿车在爬,像一只肥胖的虫子。

学术报告会有点儿不伦不类。他原以为规格较高的,来了才知道不是那么回事,尽是不认识的面孔,还有不少上了年纪的葯工和一些官气十足的制葯厂厂长之类的人物。对牛弹琴,好好的论文算是白糟踏了一场。

跟在他后面发言的是同仁堂一个老葯工,满口京腔生动极了,早年的学徒经历引来阵阵笑声。周兆路感到自己受了侮辱,但两只手没有忘了响应别人的掌声,他在任何场合都不是一个高傲的人。

他从来不知道这个市里有个中葯协会。两个星期前他收到一封短信,被告知他是这个协会的理事了。紧跟着又接到一个电话,让他准备一篇发言,与中葯有关的。要不是手边恰巧有这方面的论文,如此乏味的会议本可以避开的。他屡次被一些莫名其妙的会议拉去装门面,起初欣然醉然,现在越来越感到不值当。中医研究院研究员的牌子,被人廉价利用了。他是气功协会、中西医交流协会等等五六个协会的会员,如今又冒出个市级中葯协会,将来哪个热心人操办柴胡协会、甘草协会恐怕也免不了拉他人伙。也为人谦谨,但让人随便扣上一顶又一顶破帽子,毕竟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有一顶皇冠足够了,全国中医学会的委员资格在职称评定时起了相当大的作用,但这种美妙的因果效应一生中难得遇见,这种机会当然应该牢牢抓住。他只有四十四岁,机遇的大门远远没有关闭,看来最要紧的还是在于识别,要认清隐藏在事情背后的意义。

他鼓掌微笑。他什么也没有听见。他打开瓷杯,空杯里有一撮茶叶。花茶,几朵干瘪的白花黄惨惨显得肮脏。他把它们扣在一张废纸上,取出随身携带的信封,里面是远在福建的老母亲给他寄来的红茶。他只喝红茶。家乡山岭上遍布茶林,他在崎岖的上学路上跋涉,肚里晃荡的是一碗碗温暖的红茶水。如今那一片山林留给他的痕迹,只有它了。他离不开它。他也不想改变它,像妻子那样去喝什么咖啡。她是上海人,生活却并不讲究,只是在饮食方面有一种出自本能的追时髦的慾望。好在他并不看重这一弱点。她是一个温顺的女人。他很爱她。对他这样循规蹈矩的人来说,自始至终爱一个女人并不困难,只要他打算担负起自己的责任。结婚近二十年来,他就是这么做的。他是一个好丈夫。大家都说他是一个好丈夫。

周兆路有点儿烦躁不安。讲台上有人在大谈某种制葯工艺的改进,声音嗡嗡的像是回旋在一口菜缸里。太阳正悄悄西落,玻璃窗上的反光开始黯淡。公路上车辆如流,不一会儿又空荡无物,等半天才出现一堆缓慢蠕动的钢铁怪兽,像突然从地底下钻出来似的。他喝了一口茶,味道好极了。

“味道好极了。”

这是女儿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她从电视广告中学来的。他讨厌一切广告,但女儿说什么他都爱听。他有一儿一女,小玲和小磊。小磊上小学五年级,学习成绩不如姐姐,但性格很老实。

“姐姐不要人云亦云!”

“你懂什么叫人云亦云?!”

“爸爸妈妈快瞧,姐姐恼羞成怒了。”

这种早熟显然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他的孩子令他骄傲和愉快,他爱他们。是的,他爱自己的家庭,没有什么力量能使他改变这一点。他也不想改变!

会散了。周兆路伤感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他找到会议主持人,说不能参加晚宴,家里有急事。他一再请求谅解,同时为自己的欺骗感到内疚。这是他今天以来第二次撒谎。早上他告诉妻子,会议晚上结束,晚饭不必等他。他不知道当时自己的脸是否流露了一些痛苦的神情。即使流露了什么,妻子也不会察觉的。她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怀疑,她对他有过一丝一毫的不信任么?

他是一个好丈夫。

走廊里有人拦住他,索要论文底稿。他犹豫不决,但很快就找到了借口:“我还要改一改,有几段论述不太清楚,拿不出手……”

对方是市里医葯杂志的编辑,言辞恳切:“您要多支持我们呀!”

“改后看,改后看……”

他心里想的是,论文应当拿到中央级的大刊物上去发表,那样影响会大一些。尊重别人是必要的,但更应当珍视自己的劳动成果。

“能不能改好我自己也没有信心,我对葯学谈不上内行,出洋相就麻烦啦……”

对方有点儿失望,他只得用自嘲应付过去。他要了人家的通讯地址,答应以后联系。他样子很认真,好像认识对方正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他不希望别人误解他。或者说,他正是需要某种误解,以便使内心的真实想法深深地掩盖起来,甚至深藏到连自己也捉摸不清的地步。他希望在一切有关人的心目中,中医研究院年轻的研究员是个随和而谦虚的人。这种人比那些本领高强却性格怪僻的家伙更容易被别人接受,他在上大学时就认识到这一点了。

那个编辑果然十分高兴。周兆路还很少让人不高兴过。这毕竟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他做起来更是轻车熟路。他和那人愉快地分了手,脸色顿时拉了下来。

他走进洗手间,利用解手的机会把钱夹里的那张小纸条又看了一遍。纸叠得很工整,但好半天扯不开,他的手指在哆嗦。那些字使他心烦意乱。他已读过多遍,但每一次都像第一次读到一样,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眼前一会儿昏天黑地,一会儿金光灿烂,还从来没有一件事情使他处在这样不知所措的境地。纸条是前天在办公室写字台抽屉里发现的。抽屉锁着,但留有足可以塞进一张工作证的缝隙。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缝隙成了如此神秘的信息通道。不是他的抽屉,而是他的思想遭到了侵犯。苦思一番之后,他毅然决定在这种大胆的进攻面前做出善意的反应,他要试探对手,但绝不会缴械投降。

他默记纸条末尾那行秀丽的小字:星期六晚七点,东单十字路口西南角孙悟空金箍棒下等你。他乘车路过时见过那个广告牌。日本电器商借助神猴开辟中国市场,大概不会料到金箍棒竟如此自然而然地介入一个中国人的私生活。他讨厌广告。

离开青龙观饭店,乘半小时近郊车抵达城区边缘。从德胜门到中山公园,从中山公园到东单,上上下下用去一小时。走近广靠牌是六点半钟。车上下班的人拥挤不堪,但行车速度并不像他预料的那么艰难。

太阳悬在西方,从长安街尽头窥视着匆匆涌动的车流人流。便道上无穷尽的男女来来往往,平庸的人堆里不时闪出被薄薄的纺织物包裹的年轻女子出众的肉体。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他可以随意地支配目光,去追逐他感兴趣的每一个人。这时候他是自由的,略微带点儿邪恶。他认识的那个人还没来,腾云驾雾的孙行者下面是空旷的铁栅栏。

他在摊车上买了一个果仁面包,越过斑马线,躲到一家服装店的门后边悄悄地吃起来。脸朝着玻璃,吃得很小心,顾客在他身后蹭来蹭去,但没有人注意他。他偶然回头,在一面大镜子里突如其来地看见了自己,好像发现了一个跟踪者。他吓了一跳。

“这就是你么?”

他真年轻。头发眉毛漆黑,皮肤却细白,长方脸上的端正的五官,身材高矮适中而肚子一点儿不凸。妻子喜欢他的鼻子,这鼻子不像南方人那样扁平,而是有棱有角恰到好处地耸起来。此外,他还有一双地地道道的南方人的眼睛,大而明亮。这双眼睛正兴奋地注视着他,最后停留在他抓在手里的面包纸上。

他很少这样审视自己的身体。在华东医学院上学时他是个美男子,但那是很久远的事了。现在他的自我欣赏有点儿犹犹豫豫,他疑心这家商店的穿衣镜质量有问题,甚至隐藏了店方的花招儿:制造错感以便把顾客引入歧途。他不想再受这面镜子的诱惑,但跨出店门时又忍不住看了一眼,那里面有个苍老、忧郁、慌慌张张的男人。他茫然若失。他不知道该拿自己怎么办。他觉得自己正在堕落、即将堕落,或迟早要堕落,堕落到一个可怕的地方去。

太阳没有了,天空还留着阳光。周兆路把面包纸扔进果皮箱后,一抬眼便看见了那个人。一身淡绿色的束腰连衣裙。一双雪白的高跟皮凉鞋。同样白的不及一本书大的小挎包。一小片黑浪头似的鬈发。两条亭亭玉立的长腿。她准时来到了。

他迈下便道,下意识地避开车辆,哆哆嗦嗦地向对面走去。他表情矜持却止不住喃喃自语。一个骑车人恶毒地咒骂他,而广告牌下一个灿烂的微笑正朝他飞来。那是一颗致命的子弹,但他已经无法逃避了。

“她……真美!”

他在心底暗自呻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