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涡》

第08节

作者:刘恒

部里传出消息,周兆路的《证之研究》已经肯定可以获得本年度的优秀论文奖。研究院只有这一项个人奖。全国中医系统得此殊荣的人据说不会超过五名。消化系研究室刘副主任的论文在角逐中失败了。

“老周,祝贺你。”

“我没有想到会得奖,鱼目混珠罢了。”

“你冲破了老家伙们的围困,这是中年人集体的胜利……”

老刘很真诚,周兆路倒不好意思起来。他可怜这个老对手,这个人干得比他还苦,但总是不走运。

“明年看你的了……”他说。

“走着瞧吧。”

“你行!”

“我当然行。再一次祝贺,祝你好自为之……”

老刘的眼睛里终于流露了一丝隐情。嫉妒,不服输,还有淡淡的悲哀。这使周兆路感到了更大的愉快。他当然会好自为之,他知道该怎么做。无须别人指点。

他想到的第一个问题是,处事待人要更加谦谨。虚心的受惠者是虚心者本人。这样做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华乃倩提出要庆贺一下。他知道她想干什么。她温情脉脉,似乎真的在为他喜悦。她不妨为他喜悦,但他的事业跟她没有什么关系。她是胜利者无足轻重的点缀,是命运给他安排的赏心悦目的小小插曲。

他有权享受她。

元旦前夕,各室大扫除。周兆路在厕所遇上了党委书记。他正在洗拖把,书记从挡板里钻出来,愣了一下。他没有注意。书记是个随和的老人,很器重知识分子,但年轻的业务干部们免不了拿他开开玩笑。

“小周,你们室工作总结搞完了吗?”

“完了,打印好了给您送一份儿。”

“好的、好的……”

书记一边系裤子一边憨厚地冲他笑笑。周兆路再一次拎着拖把走出办公室,发觉老人仍在走廊里转悠。他一定有什么事。

“您是不是拉肚子?”周兆路逗趣地问。

“哪里!小周……搞完卫生,咱俩聊聊……”

“聊聊就聊聊!”

周兆路知道他的习惯,多么严肃的谈话都是“聊聊”。评职称那次他们聊过,老书记让他切勿骄傲,当了研究员要干更多的工作,因为几百个资历相当的人都盯着他。

他的言谈很乏味,但每次跟他聊总有好事。入党、提升副主任,这一次谈什么呢?

气氛不大对头。老书记眼里有东西。周兆路本能地紧张起来。

“你业务上很突出,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我入党时间比你长,我的话是真心实意的,要谨慎,再谨慎,小心跌交子……”

“我明白,但是……”

“各个方面都不要让人抓住辫子,有些事情稍一不慎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您指的是什么?”

他意识到自己提了一个愚蠢的问题。镇静,镇静!他命令自己,但拳头已经不知不觉地攥了起来。

“人一突出,会招来各种目光,许多人都有这方面的教训。”书记想把话题绕开去。

“您别绕圈子了,我哪儿不对请批评,保证虚心接受!”

周兆路开了个玩笑,想缓和一下紧张的情绪。船就要翻了,也许已经翻了。他有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异常空虚的感觉。他的抵抗不过是虚张声势。

“你们知识分子脸皮儿薄。”老书记也笑了,像老朋友一样瞧着他,“上次到通县医院讲课,你收了讲课费?”

“收了。”

“有人告你贪得无厌,利用上班时间出外讲课还要高价。”

“部里有文件,可以领取报酬。”

他显得很激动,但心情一下子松弛了。他想使自己更愤怒一些。

“有人可不管那些,算了,不去管它,以后尽量利用业余时间就是了。”

“那我的价钱要得更高,您信不信?”

“不谈了,你心里明白就得了。我知道你很稳重,不用纠缠,但要引起注意,你还年轻,要做的工作还很多……”

他出了一身冷汗,从书记屋里出来时有一会儿脚步发飘,过了半天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失去控制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他差点儿喊出:“这是造谣!”而那时老书记并没有说什么。他以为他会提起那件事。

好心眼儿的书记险些害了他。这个婆婆妈妈的该死的老好人儿!

不过,讲课的事会不会是借口?他是否别有所指?谣言或不是谣言,他信吗?别人信吗?周兆路又惶惶不安起来。

有人乐意听到他的丑闻。他出乖露丑是某些人求之不得的事情。

是华乃倩把他拖进了这个危险境地。她勾引了他,让他用名誉、地位来做这种无谓的冒险。整个勾当都是她一手策划的!

他、她。恨所有的人。他想起了一连串的面孔,但分辨不出谁有可能告发他。

他得在敌意中小心做人。

敌意是熟悉的东西。他这个土包子刚到城市上大学时,同学们都用怜悯的目光看他。裤子是粗布做的,袜子上打着补丁。可是一旦他的成绩名列前茅,使别人在竞争中失败的时候,他的山里人特征乃至他的口音,都成了人家嘲弄他的把柄。他努力改变自己,终于成了一个堂堂正正的胜利者。敌意不能改变他的前程,他是一个有造就的出色的人。

研究员在单位没有任何变化。他笑着、忙碌着,有条不紊地干他应做的事情。

论文得的是一等奖。电视新闻里有发奖会的镜头,他笑容可掬的面孔在屏幕上短促地闪现了一下。女儿和儿子看到了,妻子没有看到。她弯着背坐在电视机前,坐到很晚,耐心地等待重播的新闻片。这情景让他感动。她为他骄傲。

他把奖金给乡下的母亲和哥哥寄了一部分。他们不缺钱花。他也闹不清为什么要寄。他发表论文有不少收入,但从来没有给母亲寄过这么多钱。

他最近常常想起小时候上学的情景。那时候他比现在快活。

他拜访了在家休息的钱通奎老先生。老人喜静,院里人很少打扰他。周兆路去之前特意绕了一趟荣宝斋,给他的领导和事业上的导师挑了一副砚台。先生有收集这玩意儿的怪癖,很懂行。

老人果然很高兴,只是说太贵了,埋怨周兆路不该如此破费。他送给弟子一幅裱好的字,自己写的。

周兆路说写得真好。他不懂书法,但他却认为先生的笔力遒劲,自成一格。他仿佛被那漆黑的墨迹吸引了。

老人越发高兴。

周兆路没有别的目的。前几年老人出版了专著,总结了毕生的医道实践。外人谁也不知道这本近三十万字的著作是周兆路帮助整理的。他的文字工夫确立了这本书的系统性,但钱先生的医术他是钦佩的。他不想招摇这件事,钱先生要在序言中对弟子表示谢意,也被他拒绝了。他的事业中有钱先生的心血,他提升为副主任也是先生推荐的。他没有别的目的。

先生为他引见了不少中医界的名人。

先生有一次曾提起,待百年之后,他遗产中的几千册医书要留给他最信得过的人。他没提周兆路的名字,但周兆路明白自己就是先生信得过的人。

他希望老人高兴。

“兆路,前些日子院里几个领导看了我一趟,几个人都来了……”

老人有点儿迟疑。

“有些事在这儿说不大合适,但对你我是放心的。”

周兆路笑笑。

“院里考虑提拔一个管业务的副院长,他们说了几个候选人,想听听我的意见……”

“您的话一向是有分量的。”

“老朽了,人家是不是真把我的意见当回事很难说,可是我说了,我怎么考虑就怎么说,我不避嫌。”

“是的……”

周兆路又笑笑,但笑得不太自然。他有一种预感。这种预感使他浑身发热,脉搏明显加快了。

“我认为你很合适。业务水平不用说了,年龄对路子,为人也拿得起来。领导的意思好像也倾向于你,我的话大家点头了……”

“蒙您美言,我可不是那块料,还是搞我的研究舒心。”

手心里湿呼呼的。他又出汗了。五花八门的念头乱纷纷地扑过来,他既愉快又紧张。一个新的台阶已经出现在脚下,他知道自己渴望迈上去。

“只要不荒疏学问,官当做则做,我知道你们年轻人的心思……你上进心强,别把机会丢了……”

“我得好好想想。”

“我已经和几个老家伙联系过了,英雄所见略同,你得有思想准备。如果真不想干,先别说出去……”

“赶着鸭子上架,我行么?”

“你行!我们要联合举荐你,这对院里的业务有好处,让别的半吊子干我们还不放心呢……”

“我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他显得很不好意思,好像很自卑似的。但信心正在悄悄膨胀,有一种想立即采取行动的慾望。

从钱先生家里出来,他不想坐车,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城市显得非常开阔,行人也充满友善,平时喧闹的车流和噪音有一种淡淡的亲切感。他耳边很宁静,能听到自己有力的心动。

老书记的谈话有了新的解释。那是一种铺垫,一种提醒,是大的胜利前的外围清扫。他的行为应尽量获得最大的支持,使嫉妒、诬告、诋毁等小动作难以施展。好心的书记的用意变得明显了。

“你还年轻,要做的工作还很多……”

他想起了书记的话。他的水平、为人终于得到了更为成功的评价。书记是好人。钱先生是好人。他们懂得他。他甚至对那个不知名的指责者也充满善意。那人在讲课报酬上惹是生非,实在令人同情。他比那人强大得多,他比所有嫉妒或仰惧他的人都更有力量。

他也明白华乃倩为什么爱他了。他的成功,使他对女人也有了非凡的吸引力。不是她勾引他,而是他把她俘获了。过去他怀疑过自己的魅力,现在他知道自己的形象比自己一向认为的要好。

他可以征服许多人,包括女人。但是,有些事显然不适宜陷进去,至少眼下不能陷进去。他不能过于慷慨。他不能拿自己的前程去换取一个女人的虚荣心。

必须果断地结束那种暧昧关系。是时候了。周兆路想到这里,有点儿遗憾。

星期天,他在鸿宾楼请客。室里大多数同事都来了。表面上是因为论文获奖,大家起哄让他犒劳,实际上是他想找个机会和大伙儿亲热亲热。未来的升迁不会让这些人不高兴,他们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领导。他们也是他今后应当长久依靠的力量。让别人知道自己信任他们是重要的。

席间他没有注意华乃倩。她坐在另一张餐桌上。同事的吃相是她取笑的目标,大家嘻嘻哈哈地吃得很高兴。她仍旧那么活泼,话多而俏皮,似乎是想让周兆路注意她的存在。但是在他眼里她是下属,和在座的别人没有什么不同。他必须习惯这样看待她。

情妇。他想到了这个词。但事情正在结束。他不讨厌她。他讨厌那两个字,它们的肉感让他不舒服。

他们事前约好,吃过饭他去旧书店,她去委托商行,然后在家具店碰头。永定门外的房子星期天由老姑娘占着,他们不能去。她为此沮丧,他不。在一个不认识的人的床上,盖着干净的别人的被子偷偷做爱,已经不能让他无动于衷。

从旁观者的角度看,那确实有点儿恶心。不真实,像做戏,而且像丑剧。他扮演的角色已经失去新奇感,也许这种角色本身就是短命的。

他在旧书店给儿子买了一本画报,远远地就看到华乃倩在家具店门口站着。他们用目光打了招呼,就近拐入小胡同,前面不远是民族宫。胡同里人很少。因为有同事,她的打扮不如往常幽会时娇艳,没有抹口红。她不抹口红也很美。

“我和老林彻底吵翻了!”

“出了什么事?……”

她的话来得有点儿突然。

“没什么,就是不想跟他过了。”

“这种事应该冷静……”

“我试过,冷静一年两年可以,可是我实在混不下去了,我不能因为可怜一个人把自己大半辈子都毁掉,我失去的已经太多了!”

周兆路看看她。脸色不太好,小鼻子苍白地翘着,确实显示了一种他不大理解的痛苦。厌恶配偶,在他只是想像中的事。他一直没有不喜欢自己的妻子。她跟他相反。她想干什么呢?

“你有孩子,有事业,老林也不是让人无法容忍的人,还是冷静为好。”

“你不理解我,你事事如意,可我呢?以后的日子连想都不敢想!”

“你……打算怎么办?”

“离婚,只有这个办法了。”

“不能缓和一下吗?”

“不能!”

“他的态度呢?”

“可想而知。他哀求、发火都没用,我的决心不会改变。”

这是一个铁石心肠的女人的声音。她筹划一切,支配一切,没有她干不成的事情。这和她娇柔的外表无法协调。如果她表现得软弱一点儿,对自己的选择带些自悔心理,周兆路大概会毫不迟疑地怜惜她。

他想的是,这和我无关。离婚纯粹是她个人的事情,他们的关系没有附加条件,他跟她亲近并不是为了造成这种破坏性的结局。他不是没有牵挂的第三者。

他想表明态度,但话不大好说。

“离婚以后,怎么生活呢?”

“自由了,总会活得好些。”

“你有点儿草率……”

“是么?没想到……你至少应该帮我出出主意吧。”

她不满意他的态度。她希望他说点儿什么呢?总不至于也让他效法她吧?她说过,不打算威胁他的家庭。他很看重这个说法,它曾使他解除武装,专心地醉心于她。

“你知道,我是有奢望的女人。”

这话她也说过。他一直弄不清含义。

“奢望指什么?”

“和我所爱的人生活在一起!”

他们站在人行横道中央,对面是民族宫镶着绿边儿的白色大厦。一连串汽车擦身而过,周兆路吓得不敢往两边看。头有点儿晕眩,大厦仿佛正铺天盖地地压下来。

“你还年轻,找个合适的人不困难。”

“……正在找。”

“你会找到的。”

他在心里又加了一句:但不是我。绝对不可能是我。他松了一口气,因为她只朝他笑笑,不再提这件事了。他本来想说出自己对保持暧昧关系越来越不安,暗示她中断来往,现在也只好不提了。

那天他再也没找到机会。

他们进民族宫看了家具展览。她对昂贵豪华的家庭摆设很有鉴赏力,他却一点儿也没有兴趣。想到她零乱颓败的家室,他觉得她不可能建立有秩序的生活。她自己漂泊不定,还要置别人于紊乱。必须尽快摆脱她。

“这套沙发真漂亮!”她说。

“是漂亮……”

“你喜欢这个颜色吗?”

“……很好!”

他心不在焉。沙发是白色的,一套五个。她喜欢白色。她有一套连衣裙和一双高跟鞋是白色的,她的内衣全部都是白色。

白色对她不合适,他今天才看出这一点。她应当穿紫色的衣服,像大厅里那一排叫不出名来的花一样。白色未免太清洁。

他不知道她对分手会有什么反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