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涡》

第09节

作者:刘恒

下雪了。怕赶不上班车,妻子提前叫醒了他。她已经买来早点,门厅地上有些凌乱的湿鞋印。他到阳台上站了一会儿没有风,雪花飘得很柔和。

不行。脑袋还是昏沉沉的。

感觉很微妙。以前也有过几次,但记不清和这次是不是一样。考大学那年,从县城回到山沟的家,有过这种感觉。如果没有接到录取通知书,会怎么样呢?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想过。事情很少让他失望。将要得到某种东西之前,让人不平静的不是喜悦,而是类似恐惧的不安情绪。生活的每一次上升都面临这种局面,结果无一不是以他得到该得的东西而告终。

这一次他没有把握。

消息已经传开。食堂、楼道、办公室,到处都是议论和猜测,他要升副院长了,或者不是他而是别的某一位要升副院长了。他表面上若无其事,但心里比任何人都紧张。

他分析出许多不利因素。组织能力不足,业务知识不全面,遇事虽然冷静,但不够果断。想得最多的是他和她的关系。他确认这是一个污点。掩盖是可以的,但永远不可能消除了。想到她有可能给他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烦躁的情绪就达到顶点。

“副院长,真的吗?”

“有可能。”

妻子也没有给他安慰。她太兴奋。他原以为她会淡漠,会劝他安心于学术,那样他心里的压力会减轻一些。

女人都是一样的。可能不是虚荣。地位毕竟是个很实在的东西。它的诱惑力恐怕任何人都难以拒绝。没有指望的人才会对它冷淡。跟女人有点儿相似,但比女人堂皇。

“慢点儿走,小心滑倒。”

“晚饭不要等我。”

“你忙吧,我等着你。”

妻子为他掖好围巾,比平时更加温柔。她的目光像个新娘子。

雪很大。有些地方干净了,有些地方脏了,黑白分明。路上的烂雪像污泥,树塔上堆着洁白的花絮。空气真好。

今天他准备向华乃倩摊牌。时间是他定的,地点自然还是老地方。这是他第一次采取主动。昨天华乃倩在他办公室里显得很激动。她可能误解了他的意思。他害怕对她的打击太突然,不忍心告诉她这是最后的分离。但华乃倩执迷不悟的样子也让他恼火。明明知道他的处境,如果真爱他,本应体谅他的苦心的,她却只知一味地榨取。

他已经不单单是后悔。

分别可以更干脆。挑中老地方,不能不说是怀着很阴暗的心理。他读遍了那个荡人心魂的身子,猛然丢弃的念头用厌倦无法解释。它勾出了数不清的留恋。正视内心的真实是可怕的。

华乃倩小腹上有一块不大的黑痣。

他不爱她!但人的记忆却牢固而详细。他内心的叫喊显得更加虚伪。双重的、捉摸不定也无从揭露的虚伪!

班车在东单停了一下,上车的人里有华乃倩。她的呢子大衣是浅色的,介于黄和粉之间的一种说不清道不白的颜色。他把目光移开,想看看手里的杂志。在班车上看点儿东西是老习惯,今天却读不进去。

直到晚上,他没有找到和华乃倩说话的机会。如果有这种机会,也许会使他改变决定,换一个幽会的场合。

在咖啡馆里或便道旁,她会歇斯底里大发作吗?

院党委开了一整天扩大会议。周兆路和另外四个副院长人选也应召参加。问题已经明确,五个人要轮流答辩,接受临时组织的考核委员会的质询,然后根据高低优劣确定最后的当选者。会上讨论了答辩的结构。施政纲领,这个词时髦得令人讨厌。

没有人退缩。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紧张气氛。这是存心折磨人!周兆路强烈地感到命运始终操在别人的手里,答辩无非是让人更直接地面对残酷的选择。

老刘也是五人之一。表态时他语气激昂,声称准备接受挑战,接受上级和群众的公正评价。他太急切了,他不会走运,性格决定了他的失败。

“我愿意试一试,不论成功与否,从全局考虑一下院里的业务情况是有益的,感谢领导给了我这样的机会。”

周兆路简短地谈了想法。含而不露。他知道自己给在座的人留下了什么印象。从第一个回合开始他就要全力以赴。

钱老来电话勉励:“你口才好,这样对你更有好处!认真准备,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

老头了在院里势力很大。他当然要找他的。周兆路感到好笑的是老人的另一句话:“你可要为我争口气呀……”

我凭什么要为你争气呢?入选后面隐藏着复杂的人事关系。这倒是他可以利用的一点。那么,就为老头子争口气吧!

傍晚,他乘车来到永定门外。窗口有灯光,她在等他。雪在脚底下咯吱咯吱地呻吟,一股淡淡的哀伤涌上心头。他记不清来过多少次了,这种心情还从未有过。

楼道里冷嗖嗖的,他生怕遇上什么人,尽管他谁也不认识。

他动作很麻利,转眼登上五楼。门开了一道缝儿,他看也不看就挤了进去。他忘了到底敲了几下门,应当是三下,这是用过多次的信号。他没和她一起来过,她总是先进去等他,把一切都准备好。他不可能呆得太久,时间显得很宝贵。

水已经烧好了。床上是摊开的被子。她穿着羊毛衫,脸红扑扑的,把他的呢子大衣往衣架上一挂,便急匆匆跑过来拥抱他。他看了看窗帘,又着看床头那两个并排放着的枕头。她睡里边,他躺外边。这个模式跟他的家庭出奇地相似。此外便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了。

他对妻子从来没有这么粗暴过。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使他变得很野蛮。他一点儿也不难为情,是因为丑和美在这里绝妙地统一在一起了。幻觉中他常想,这也算一种境界吧,没有冒险便无从体味它。

他大汗淋漓地喘息。绝望了似的。分离在即,不论怎样努力从这身上领略的韵味都将是有限的、告别式的了。他将永远失去它。她闭着眼睛,胸上皮肤变得粉红,他不知道那微启的红chún是否唤起了他的柔情,但他确实有点伤感。

他起身穿衣服的时候,她缩在被窝里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他背对着她。

“你这就走吗?急什么……”

他没有答话,心事重重地系好鞋带,钻进厕所,不一会儿又钻出来。到厨房给自己沏了一杯红茶,嗅了嗅热气,然后平端着回到卧室,在椅子上坐下来。

她的大眼睛水汪汪的。不像三十六岁。她的娇懒和奔放属于更年轻的女人。陌生人恐怕很难猜出她的年龄。

“起来吧,我想跟你说件事情。”

“你的事?”

“……就算是吧,跟你也有关。”

“我知道了,请说。”

“起来,这像什么?”

“这样暖和……”

她伸出一条光腿,又怕冷似地缩回去,笑得很娇气。但她还是起来了,一边穿衣服一边小心地看着他。

“你今天好像不太高兴,是为当官的事发愁吧?”她问得很轻松。

“乃倩,我的处境你明白……我觉得咱们该全面考虑一下了。”

“考虑什么?”

“……虽然做得不对,可跟你在一起我很愉快,我不会忘记你的……”

“干吗说这些?”

她脸白了,好像才明白过来。周兆路喝一口茶,语气稳重得像是谈一桩买卖。

“考虑再三,还是现在分手的好。”

“……不是开玩笑吧?”

“不是。”

“你想得太容易了。”

手有点儿哆嗦,他把茶杯放到柜子上。老姑娘在相框里用凄楚的目光看着他。那边,华乃倩披散着头发不动了,靠在枕头上。漂亮的脸蛋冷冰冰的,有点儿出人意外。周兆路硬着头皮说下去:“这样对你对我都有好处。我们可以恢复正常生活。你知道,我实在太累了,压力大得让人受不了。我喜欢你,可是……我一直很内疚……”

“挑这个时候忏悔,为什么?”

“你和老林关系紧张,我多少也有一点儿责任,我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复杂……”

“你知道他和我们的事没关系,我和他的感情早就破裂了,你知道!”

她跳下床来,只穿着短裤从他眼前走过,气急败坏地摔上厕所的门。她上身穿着毛衣,两条细长的大腿好像是从毛衣里伸出的怪物。这模样很新奇,他没见过。

歇斯底里?

他等着,忍不住又去看那张相片。老姑娘可能是无辜的,她大概想不到自己的住宅成了肮脏的通姦场所,自己的被子曾掩盖过一个赤身露体的野男人。她不可能了解这种阴谋,至少从表面上看来她是一本正经的。

大恳都一本正经。

从厕所出来,她的眼圈发红。她躺回床上,用被子蒙住下身。

“你还想说什么?”她嗓音也变了。

“意思就这些,希望你能理解……”

“你不爱我!你从来没有爱过我!”

“……你误会了。”

“这样分手我不同意!我不是包袱,想挎就挎起来,想甩就甩掉……你不能这样对待我……”

“你冷静些!”

“……你真叫我失望!”

嗓音终于颤抖起来,她哭了。第一次看到她哭,没有声音,泪水很多。周兆路想过去抱抱她,但那样事情会更糟。他想了一会儿,又把茶杯端起来,更加专注地看着这个各方面都令人迷惑的女人。

眼泪可能是爱的证明,也可能是因为承受不了自身遭到的损害。他不想伤害她,但人需要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眼泪不能使他退却。

“别这样,这样不好,何必呢?”他听到的是一个伪君子的声音,“以后你仍然是我最亲近的友人……”

“就这样……完了?”

“只能这样。”

“如果我说……我根本不同意呢?”

“你不会的!”

“我就是不同意,不同意!”

“耍小孩子脾气只能坏事……”

“……我爱你!”

“我知道。分手了,我也仍然喜欢你。可是以前那种关系,一天也不能继续了,这……很危险!”

静了一会儿。窗外有风,有冰凉的雪。

她先把腿伸出床沿,仿佛是最后的炫耀,然后站起来。他也站起来。他的不知所措不是装出来的,笨拙的回吻也不是装出来的。整个告别仪式仓促而又伤感。

她的嘴chún带着苦味儿。

“乃倩,我对不起你……”

他还想说什么,但突然看到她的目光里有一种讥笑的意味。他不作声了,感觉也随之麻痹,在脸上啄着的像两瓣湿润的桔子皮,他怀疑逢场作戏的不只是他。

他默默地穿好大衣,系好围脖,在身上拍打拍打。冷静得就像刚刚参加完一个会议。他要走了,永远不再回来。

“祝你高升!”

她眼泪汪汪,但眼泪后面的讥笑是明确的。她不可能不知道分手的真正理由,但周兆路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

“祝你飞黄腾达!”

好像还不够恶毒,她又加上一句。

周兆路受到了打击。他一直在自欺欺人。出于道德感,他是不会和她分手的。看来她比他更明白。

他呆呆地站着,有一会儿,他甚至想留下来。慰藉她,爱抚她,让她收回那恶毒的言语,向她证明他还没有卑怯到那种地步。但是,除了徒然增加一点儿虚伪之外,新的解释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何必呢?”

他软弱地嘟哝了一句,逃似的离开了她。华乃倩的目光变得让人无法忍受。昔日美丽的眼睛里有藐视、憎恶,有隐隐约约的报复慾望,就是没有柔情。

这是一个陌生的女人。他熟悉的只是她的身体,对她的内心却一无所知。

她会报复吗?她会葬送双方的名誉,跟他同归于尽吗?在北戴河的旷野里,她一边耽于婬乐一边往腿上抹防蚊油!她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周兆路在铁路桥下边跌了一跤。他爬起来,气哼哼地往坚硬的积雪上猛跺,薄冰在夜风里咔咔地尖叫。行人稀少,没有人注意他。开往长安街的公共汽车正在前方徐徐转弯,黄色的小灯一亮一灭。

他小心地跑起来,大衣前襟黑翅膀似地拍打着膝盖。生活已经处在转折关头,他绝不能退出竞争,尽管眼前出了一个意料不到的敌手。他用不着怕一个女人。降伏对手的主动权仍旧在自己手中!

他在车门关闭之前身子敏捷地窜了上去。像一只鸟,扑入了巢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