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的雪》

作者:刘恒
《黑的雪》第01章
正文预览:

院子里蹲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家伙。李慧泉刚踏进院门就看见了那副冷冰冰的微笑。他背着行李走过去,把那片微笑摘了下来。煤球眼睛,辣椒鼻子,纸篓高帽,跟他小时候用的原料几乎一模一样。如今的孩子没有多大长进。他把削成月牙儿的萝卜片倒着贴回原处,冷冰冰的微笑立即化作冷冰冰的悲哀。他小时候用的是父亲旧皮鞋上的铁掌儿,他堆的雪人一律小嘴,像是羞答答的,像是害怕见人。西屋门缝里探出一顾女人脑袋,头发烫得哈叭狗似的。他刚想打招呼,狗头发“嗖”一下缩了回去。女人面生,可能是新搬来的住户。北……

在线阅读
《黑的雪》第02章
正文预览:

有人在屋里来回走动。以为是罗大妈,睁开眼却看见一双移来移去的黑皮鞋。裤子上有红线,是个警察。他又把眼闭上了。火筷子碰着铁炉子,看火、掏灰、填煤。床“咯吱”了一声,那人仿佛坐下了。窗外有风声,刮得很响。天亮了么“他不想动。昨晚没脱衣服就躺下了,一夜睡得还好。他觉得自己好像吐过一次,但忘记吐在哪儿了。床极很硬,脚冻得发麻,浑身骨节酸痛。酒喝多了,可是挺过瘾。小酒铺真是个好地方,他喜欢它。除了这张冷冰冰的床板,那儿是最合适的角落了,骑车溜了大半天,总算给自己找了个去处。……

在线阅读
《黑的雪》第03章
正文预览:

春节前夕,李慧泉在红宫照相馆拍了一张快相。他不爱照相,他觉得在相片上自己比平时更难看。罗大妈说洗四张就够了,他却让人家洗了十五张。照相馆那个开票的当时用一种好奇的目光盯了他半天。“十五张”“十五张。”“快相不保证质量……”“十五张”他口气恶狠狠的,差点儿隔着柜台揍那人的下巴。洗十五张是为了避免再进照相馆,他觉得这个令人难堪的念头被人家……

在线阅读
《黑的雪》第04章
正文预览:

二月上旬,他的生意格外好。他从顺义县柳树屯服装厂搞到二百条西式短裤,卖得很俏。这个村办小厂的厂长是薛教导员的远房表弟。薛教导员在给表弟的信中称李慧泉为“我的一个朋友”。可能是怕表弟不大方,也可能是怕伤了慧泉的自尊心,这信是夹在给慧泉的信里寄来的,由慧泉带到了柳树屯,表弟对表哥的朋友很客气,一下批了二百条短裤。李慧泉起初有些瞧不上这些东西,拿到东大桥才知道撞对了路子。咔叽布短裤档瘦兜多,式样不分男女、颜色是深灰和浅灰。他做梦也想不到、喜欢它们……

在线阅读
《黑的雪》第05章
正文预览:

日子很平淡,只是渐渐有了规律,过得还算顺心。李慧泉在家务上很有长进,菜炒得好,面食也做出了花样儿。他在书摊买的那本《大众菜谱》已经翻脏。油点子从第一页溅到最后一页。他给自己订了一瓶牛奶,晚上睡觉以前喝。他从《文摘报》上得知这样做比早上喝更有营养。他经常买报纸看。从《足球》到《大千世界》,随手买下什么便看什么。有时候他也买一份《人民日报》看看。他对这张报纸比较熟。在劳教大队时他每天都能“听”到它,班里轮流朗读,每天固定一小时。他对它并无反感,但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文章引不起他的兴趣。他喜欢看体育……

在线阅读
《黑的雪》第06章
正文预览:

四月二十九日晚上,针织路咖啡馆出现了小小的騒动。营业厅坐满了顾客,其中有不少要一杯咖啡就准备泡一个晚上的高中生。服务员在售货厅加了十几把椅子,把连接里外间的门敞开,使外面的人可以勉强看到过道尽头的那个麦克风。咖啡馆门口的台阶两边和马路牙子上蹲着一些不到二十岁的男孩子,几乎每人叼着一根香烟,有几位还抱着挺大的吉它,嗡嗡地拨弄着。李慧泉来晚了。他在售货厅找到一把折叠椅坐下,赵雅秋女士已经开始演唱第三首歌曲。烟雾腾腾的空气中晃着许多人脑袋,黑的浅黑的头发令人厌恶。前边有人……

在线阅读
《黑的雪》第07章
正文预览:

沙家店南边是一大片正在施工的高层住宅区。吊车的绿色和桔黄色的铁臂割裂了灰色的天空,已经竣工或将要竣工的楼房像一堆堆陈旧的零散的积木。空气污浊,似乎到处有水泥和石灰的颗粒在飘荡。古代砖塔在土路北侧,高度和旁边的柳树差不多。辣椒地面积不大,植株蒙着厚厚的尘土,显得很胀。空气里有大便的味道。李慧泉找到了崔永利租的院子。三间北房,院子里有厨房、厕所、自来水。房东住在另一处旧院子里,这儿很安静。一个外地口音的姑娘给李慧泉开了院门,崔水利穿着拖鞋站在前……

在线阅读
《黑的雪》第08章
正文预览:

片警刘宝铁变得干净了,皮鞋擦得闪闪发亮,衬衣的领子很白。最主要的是,他把烟戒掉了,手指光溜溜的没有一点儿黄斑,而且牙齿显得十分洁净。李慧泉只好自己抽烟,等着人家问话。这是在居委会办公室里间屋的办公桌旁。他隔不久就要来这里向片警汇报思想。这是第六次了,刘宝铁对他一直不错。前几次来不是你递我一支烟就是我递你一支烟,俩人边抽边聊,抽完一文烟谈话也就结束了。现在,片警嘴里含着一颗糖,不住用它“哗啷哗啷”地磨牙,样子显得挺认真。……

在线阅读
《黑的雪》第09章
正文预览:

李慧泉到昌平县霞光服装厂采购了二百件单面绒彩格衬衣。这种衬衣很时髦,价格也便宜。他把衣服存放在服装厂招待所,乘公共汽车去了八达岭。长这么大,没去过八达岭。父母可能也没去过。他们有更要紧的事情做。等无事可做的时候,他们能去也去不成了。死亡迅速地夺走了他们。八达岭人山人海。长城骑在山脊上,没有尽头,城墙两边的山坡上有许多树。站在最高的西塔楼往北瞧,官厅水库像一个小湖,蓝得炫眼。公路上汽车和行人缓慢蠕动,像虫子和蚂蚁。李……

在线阅读
《黑的雪》第10章
正文预览:

针织路咖啡馆增设了露天冷饮摊。几把太阳伞蘑菇似地出现在便道上。伞下是竹桌和藤凳,漆成白色。晚上喝冷饮的比白天多些。营业厅不挂窗帘,里面的情景看得很清楚。因为有空调,密封的窗户使声音不能传出来,营业厅里的人很像在表演哑剧。哑剧的主角是赵雅秋。她手拿麦克风在营业厅里走来走去,表演风格更加成熟自然了。因为神情一点儿也不夸张,猛一看她似乎在念什么注意事项或在缓慢地讲演,只是口型有些奇怪罢了。便道上的行人不时停下来。“闪开点……

在线阅读
《黑的雪》第11章
正文预览:

天太热,白天没地方躲晚上呆在家里又睡不着。前院西屋两口子天天吵架,早上把牛奶往院子里泼,晚上摔茶壶。吵时语言很隐晦,似乎女的不怎么清白。她在牛奶公司工作,上夜班时在更衣室里跟了别人。“瞧你挑那地方”“我乐意”“我劈了你杂种操的”“借你俩胆儿。别的地方没本事,吹牛倒行……”“咣铛”一声。可能把脸盆扔院子里了。这是早晨,李慧泉蹲在后院刷牙,渐渐领悟出无数夫妻当中有一些夫妻就是这样生活的。爱情已经走上绝路,到上吊的时刻了。“救命啊”头发……

在线阅读
《黑的雪》第12章
正文预览:

摊位的固定营业税由九十元涨到了一百二十元。从十月份开始执行。批发部门的日子也不好过,价格抠得很死。从南方乡镇企业到北京促销的人们找不到代销者,大批廉价而质次的衣物积压在郊区的小旅店里。李慧泉去过几次,没挑到能赚钱的东西,他压价进了一些秋装,数量不大,卖不动也不至于亏本。买卖越来越不好做,东大桥已经有人撒摊去经营水果蔬菜什么的。雨季过去之后才有人来给他修房。挑了半个顶子,顶棚糊的纸全弄坏了,他自己买纸熬浆糊,好歹按原样糊上,他希望把门窗重新油一遍,房管所的入说没打这个预算,明年再说,他自己买了……

在线阅读
《黑的雪》第13章
正文预览:

李慧泉一连几天没有出摊。生活绕了一个大圈子。他已经把自己逼上了绝路。莸得自由不到一年,他又稀里糊徐地往回走了。他闹不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也许命中注定是那种走不上正路的人。他在人生的开端就踏上了方向不明的小路,数不清的陷阱在等待着他,随时都可能跌进去。跌进去就爬不出来了,脑袋里有个严厉的声音不停地对他说:“完了”确实完了。有些事情已经无法挽回。朋友被人抓回去他会高兴些吗他不知道,方叉子眼他一样,只是跌进更深的陷阱罢了。他们谁也救不了谁,社会已经抛弃了他们。他们是人群里的渣滓,是没有什么价……

在线阅读
《黑的雪》第14章
正文预览:

李慧泉睡了一天。傍晚醒来,发觉桌上放着一碗鸡蛋挂面。恍惚记得罗大妈叫过他,不知怎么又睡着了。他下床把挂面热了热,吃了以后来到前院。罗大爷正在兴致勃勃地收拾鱼竿儿。“怎么样了”“没事了泉子,多亏了你明天大爷给你钓条鲤鱼下酒。”李慧泉把碗还给他,站着呆了一会儿。西屋的狗头发在水龙头底下喜气洋洋地洗菜,仿佛为邻居的灾祸而高兴。她男人蹲在门口擦车子,屁股撅得高高的。这个家庭不知为什么又和睦了。路灯还没亮。儿个孩子在踢球,球像个小动物软塌塌地贴……

在线阅读
《黑的雪》第15章
正文预览:

居委会的推荐有了结果,李慧泉得到了先进个体劳动者的提名。街道办事处发下一张表格,让本人填好之后交上去。罗大妈拿着这张纸来到后院,发现他死了似地躺在床上,已经醉得一塌糊涂。桌上什么吃的也没有,一瓶汾酒喝得只剩了瓶底。地上扔着半个啃过的萝卜和一片烟头。屋里很冷。他没盖被子,也没脱衣服。两只穿着皮鞋的大脚搭在床头上。“泉子你怎么啦”“……嗯……谁”“怎么又自己糟踏自己呀”……

在线阅读
黑的雪电子书下载

《黑的雪》电子书全集提供TXT及EPUB格式下载,适合运行于PC、IPHONE/IPAD、安卓手机、Kindle等终端上阅读;TXT版本可以先免费下载到电脑再通过数据线传到支持TXT格式的终端上离线阅读;EPUB版本可以在手机上直接下载阅读喔(手机站m.txtgogo.com)!TXT下载 | EPUB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