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的雪》

第10章

作者:刘恒

针织路咖啡馆增设了露天冷饮摊。几把太阳伞蘑菇似地出现在便道上。伞下是竹桌和藤凳,漆成白色。晚上喝冷饮的比白天多些。营业厅不挂窗帘,里面的情景看得很清楚。因为有空调,密封的窗户使声音不能传出来,营业厅里的人很像在表演哑剧。

哑剧的主角是赵雅秋。她手拿麦克风在营业厅里走来走去,表演风格更加成熟自然了。因为神情一点儿也不夸张,猛一看她似乎在念什么注意事项或在缓慢地讲演,只是口型有些奇怪罢了。

便道上的行人不时停下来。

“闪开点儿!”

喝冷饮的人们不乐意了。于是行人匆勿走开,一边走一边回头盯着营业厅一堵墙似的大玻璃。赵雅秋十分引人注目。

李慧泉坐在最南端的太阳伞下面。这里离营业厅很近,而且正对着营业厅过道的尽头。坐在藤凳上不动窝就能看清赵雅秋的一举一动。他要了三份冰激凌。刚吃了一份,另两份已经开始化了。

他的脸微微发红。整个身子都发红。除了三色霓虹灯外,营业厅这边新装了小型的红色的霓虹灯,紧挨着蜂箱似的空调器。

是那并不加闪动的很普通的霓红灯,灯的图案是四个字,很独特的四个字。

五讲四美。

瘦瘦的韩经理是个精明的人。他使这一小段马路沉浸在淡眼了。口红不应该涂那么多,好像嘴有多大似的。嘴大了牙齿显得更不整齐。她,不该穿这种袒胸露背的裙子。她是一个纯洁的姑娘。

她应当稳重。她应当活泼真诚地演唱,不应该懒洋洋地哼哼。她不是那种騒气烘烘的下贱女人!

冰激凌化了,甜汁从竹桌的缝隙渗下去。李慧泉想进去喝杯酒,但营业厅里人太多。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是走呢,还是再等等?他站在玻璃窗跟前,在玻璃的反光中看见了自己。白衬衣、灰筒裤,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脸上的细节看不清楚。他手插在裤袋里,斜着一条腿,样子满潇洒的。

窗户里有人向外看,眼神儿视而不见的样子。赵雅秋是不可能看见他的,哪怕他贴到玻璃上去。

但是,他希望她看到他。

李慧泉挤进营业厅,靠墙站着。有十几个人靠墙站着,手里端着饮料。一群摇头晃脑的歌迷。那个呼家楼的学生在吗?

他弯腰往几个墙角看了看。没有。

“您来啦!没座位了,喝点儿什么?”

“咖啡。”

“加奶么?”

“不加。”

服务员冲他笑笑。他叫不上她的名字。她是那个第一次接待他的女孩儿,换了别人,也许会跟她耳语:“下了班,我陪你走走。”或者说:“交个朋友怎么样?”他看过几个熟客是怎么跟她开玩笑的。他们佯装用脚绊她,她嬉笑着拍打他们,作出一些娇态。

他们的手很不老实,他看到过。在桌子下边。不过,她被招到这儿做工以前就不是正经女孩儿吧?

“端好!”

服务员从他身前挤过,裙缘在他腿上扫了一下。腿很长,有几个被手挠伤的蚊子咬的小红包。高跟鞋的后跟像钢笔那么粗,随时可能折断。这东西也是经理办来的吗?他花了多少力气打扮她们?

经理是个流氓。他想。

他抬起眼睛,赵雅秋的身影闪电似地扫过来。白色的肉体,黑裙子。她比这儿的女孩子漂亮多了,她比所有的女孩子漂亮一千倍。

他无望地看着她。

她的样子有些疲乏,上chún的绒毛挂着细微的汗影。她的肩膀很圆。如果没有rǔ房阻挡,这筒状的裙子会不会掉下去?她里边的内衣是什么样的?是那种只有巴掌大的康佳牌的吗?她真美。她,发育得真好。她*峰之间的深深的肉窝像外国人。她盘在头上的高高的发塔也像外国人。她是故意把自己的身体弄成这种样子的吧?

李慧泉身上有些热。咖啡里糖放多了,味道平淡。赵雅秋开始唱最后一支歌曲。

风雨打湿了我的伞,我的伞像一朵流泪的小花。

泥水弄脏了我的鞋,我的鞋像两只沉没的小船……

李慧泉把咖啡杯放在窗台上。走出咖啡馆。月亮大大的,很圆得黄,星星不太多,便道旁的杨树轻轻喧响。风十分微弱,不远处的路灯底下有光着膀子打牌的人,太阳伞下边已经是情侣的世界。

老人和孩子都不见了。马路对面的居民区里传来吵吵闹闹的声音,不一会儿又消失了,有人喊了一嗓了。不知在什么地方,也不知是不是骂入。喝冷饮的人很安静,男的跟女的在悄悄说话。男的说女的点头,或者女的说男的点头。这些情侣说动可能是相同的语言。

“我爱你。”

“我也爱你。”

“你真的爱我么?”

“是的,我非常非常爱你。”

“我也是,除了你我没有爱过别人。”

“我要爱你一辈子!”

“我爱你爱得发疯!”

是说的这些么?他听过。不!他看过。他在书中看到过。他在不同的书中看到不同的男女主人公说着一模一样的话。这样的书他半年来买了好几本。编造爱情故事的人们已经没有想象力可言,但所有细节对他来说都是陌生的。他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扮演一下这种角色。他并不讨厌那些枯燥无味的表白。这样的话他还从来没有说过呢!

他嫉妒那些谈情说爱的人。他们太幸福了。

他们的幸福对不幸的人是一种讥讽,也是一种侮辱。他恨他们。他只是在某一瞬间恨他们。幸福是强有力的,他最终还是被他们所吸引。人不能拒绝幸福的诱惑。但是,幸福是什么呢?是接吻吗?

有人又在当众干这件事。

他已经二十五岁,他只是看、干巴巴地看。看书,看电影,看别人。他自己的嘴chún从来没有干过这件事,他的身体略微有些战栗,仿佛对这种情景充满仇恨。

吻,女人的头往后仰,脖子将要折断。男人的手抱着她的头发,她陷在男人的臂弯和脖弯当中。

吻。

李慧泉移开目光。他蹲在一棵杨树后面,点着香烟。赵雅秋在鞠躬。小白脸帮助整理麦克风的导线,看人鼓掌。赵雅秋跟谁打着招呼,小心向外走,许多日光在抚摸她光溜溜的肩膀。她胸前的肉窝是蓝色的,宽松的黑裙显得温柔而神秘。

她走进售货厅。韩经理隔着柜台递给她一个信封。轻松地谈笑。她把信封折好塞入肩挎的白色珍珠包。她举着一根手指说了些什么,韩经理和服务员突然哆嗦着笑起来。小白脸像听差站在她身后,背着一把紫色的吉它。

李慧泉注视这一切,思想像飞速掀动的书一样,纷纷晃过她走出了咖啡馆,向注意她的人们笑笑,低头匆匆走上马路,路灯的光线发蓝,她的皮肤失去光泽,显得粗糙厚重了。一辆尼桑轿车飞驰而过。她亲昵地抓住小白脸的胳膊肘子。两个人偎者走到马路对面。她跟他分开了些,一前一后走进楼群之间的那条水泥路。

他干了一件自己无法解释的事情。他扔掉香烟,追过了马路。他拍拍小白脸的肩膀,用温和的口吻请他走开。一切都跟他的想象相符,他刚才对着大玻璃窗曾经演习多次。他没想到自己会如此镇静。

“我今天没事,我来送送小赵,”“……你是……”“你不认识我了?”男的已经吓软,赵雅秋过一会儿才看清是谁,她马上笑了。笑得有点儿假。

“是你呀!好多日子没见……”

“我想跟你说点事,我来送你行么?”

“好吧,小徐你今天省事了……”

小白脸露出极度失望的表情。他胆怯地盯着李慧泉,仍旧有些紧张,李慧泉毫不客气地瞪着他,十分轻蔑。

赵雅秋把小白脸拉到旁边嘀咕了一会儿。她在解释什么,她的表情也有些紧张。李慧泉趁此机会默念自己要说的话,想好的话尚未记往,新的话又不断涌出。他能恰当地表达自己的意思么?他没有信心。

那人走了。不住地回头。

“你吓了我一跳。你最近很少来,听我的歌听腻了吧?”她轻描淡写地说道。

“太忙,买卖很累人。”

“赚钱当然累人,我也累。”她好像突然想起什么,说:“我现在每天比过去多挣两块,你听说了么?”

她很得意,这时她才像孩子。李慧泉喉咙发干。路灯照亮她的后背,脊梁上的浅沟毛茸茸的,她是那种汗毛很重的女人。

“小赵,我觉得……我觉得你这人挺不错的……我觉得……”

“我也一样,我们交往不多,可是我觉得你很真诚,让人信得过,以前我老觉得生活没意思,现在我想开了,有这么多信得过的朋友关心我,我特别高兴,真的……”

“我觉得……”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她很干脆,一点儿也不惊奇,她可能见惯了这种吞吞吐吐的样子,听惯了这种吞吞吐吐的声音。

她让他说,实际上似乎是巴不得把他的嘴堵住。她的高傲中流露着一些不耐烦。这是经验的结晶。

她熟知对付这种场面的办法。男人把她宠坏了。

勇气悄悄地离开李慧泉。

“你年龄太小,没有吃过亏……”“我都二十了!”“你过去穿的衣服很好看,这一件不怎么好……”

“我也觉得有点儿露。我是跟我妈赌气才穿它的。我看也没什么,穿了就穿了,还不是那么回事。顶多让人多看几眼,损不了我一根毫毛,再说,也挺凉快的……”“你的头发梳成这样,我没想到。其实,你从前那种头发让人觉得特别亲切,改了真可惜……”一股暖融融的东西在心里流。他想表达一种温柔,让自己也让对方感动。他不知不觉地做到了这一点。

“是吗?还从来没有人说到我的头发……你觉得可惜么?好吧,我以后再改回去……你的心真细……”

她摸摸发塔,对它的式样确实有些怀疑了。灯光把人影投在水泥路面上,她的头上像倒扣着一个花盆。她的脚步与他的脚步交替发出一轻一重的“嚓嚓”声,就像咖啡馆音箱中抖动发音的沙锤儿。

她的小青上也有一层微暗的汗毛。

“你年龄太小,处事应该稳重一点儿,万一摔了跟头爬起来就难了。别轻信别人,哪儿都有骗子。搞不好就要吃大亏。”“……我知道。”“你要觉得主活没什么意思、千万要忍注!别像我似的。我整天胡折腾混日子,结果倒了大霉……你别笑。”

“我好好听着呢。”

“我觉得你很有前途,只要好好干,一定能混出样子来。你嗓子很好,别糟踏了自己的好条件……”

“我一定照办。真想不到,我一点儿也没想到,真的……”

她咯咯笑起来。李慧泉看不出有什么可笑的。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这些话听起来井不可怕,挺自然的。他没什么要说的了。有些话一时想不起来,有些话想得清清楚楚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赵雅秋还在笑。他站住了。离她的家越来越近,时间已经不多。他不想带着羞耻离开。他说的是真心话,他没有假模假式。

“你笑什么?”

“没什么……”

“你到底笑什么?”

“我笑……你的话跟我爸爸的话一样,连词儿都差不多,我笑这个,没别的意思。”

李慧泉心里发空,有一种无聊的感觉。他悄悄注视她丰满的胸部和肩膀,知道自己实际上是喜欢她穿这件裙子的。他只是受不了别人肆无忌惮地去欣赏她。他心里埋伏着一种隐隐约约的冲动。

他痛苦万分地膘了一眼她微微隆起的臀部,最最真实的想法是在她躶露的脊沟上轻轻地抚摸一下。他想吻她。

他想干的半情报多,他却在心里对自己大喊大叫:我没有假模假式!我说的那些话都是真心实意的!他在短促的自我感动中真切地看到了赤躶躶的慾望。

他的手心攥出了汗水。

“呼家楼中学有个小伙子老跟踪你,你知道么?”他四下看看。

“知道。我没离校的时候他就给我写信。我刚开始还可怜他,可是他的信越来越不像话,像个小流氓。”

“他喜欢听你唱歌。”

“这种人多了,可没有他那么下流的!”

李慧泉愣了一下。他是为你才下流的,他爱你,满脑子空想,所以下流了。李慧泉有些伤感。

“不知道那小子今天在不在?”他问。

“不会了。我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的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