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的雪》

第15章

作者:刘恒

居委会的推荐有了结果,李慧泉得到了先进个体劳动者的提名。街道办事处发下一张表格,让本人填好之后交上去。罗大妈拿着这张纸来到后院,发现他死了似地躺在床上,已经醉得一塌糊涂。

桌上什么吃的也没有,一瓶汾酒喝得只剩了瓶底。地上扔着半个啃过的萝卜和一片烟头。屋里很冷。他没盖被子,也没脱衣服。两只穿着皮鞋的大脚搭在床头上。

“泉子!你怎么啦?”

“……嗯……谁?”

“怎么又自己糟踏自己呀!”

“……没事,您坐……”

他坐起来,晃晃悠悠地又要倒下去。罗大妈说起表格的事,他似懂非懂地点头,眼睛看着那张纸,眼神儿却像什么也没看见。

天阴得发黑。下午掉了一些雨点,后来颗粒明显了,变成了雪粉。地气还不冷,湿漉漉的积不住雪花。房顶上的黑瓦亮晶晶的,像泼了一层油。

他傍晚才真正醒过来。脑袋轻了,但空空的什么也没有,他找了一支圆珠笔,在那张复杂的表格上填了名字。

手很生,李慧泉三个字像别人的名字,看着别扭。民族。当然是汉族。可是,真的是汉族吗?籍贯。亲生父母是哪儿的人?

北京人不会对他留下这么高的颧骨和这么厚的嘴chún。年龄,二十五岁,不!又一个秋天正在完结,他从那条电缆沟踏进人世已经走过了二十六十年头。家庭成员。受过何种奖励和处分。主要事迹。

居委会意见。办事处意见。

我的家庭成员?

他撅断了圆珠笔,走进秋冬交接的初雪之夜。街上像落了雨,只有背阴的墙根铺着不大整齐的白色长条。行人忙忙碌碌,无数双脚啪啪地溅起泥水。汽车开着大灯艰难地行驶,灯光里雪花缤纷。

他在电影院西边的饮食摊上买了一把羊肉串,边走边吃。没有目标。没有事做。脑袋里也空空荡荡。

他一直往东走,再向北拐,走进了乐声悠扬的卡啦ok。他要了一杯酒,喝完后又要了一杯。他坐在平时爱坐的角落里,靠着让手摸脏了的塑料壁纸。他脸上没有表情。脑子里没有思想。

周围一张张年轻的面孔像木偶。音乐是乱七八糟的永远也听不明白的声音。

女服务员们惊讶地看着他。

他一直喝到咖啡馆关门。没有按原路走,而是踉踉跄跄地一直走到水碓子。看不到几个人。衔道边缘积了薄薄一层雪,脚印是黑色的,一个挨着一个。他在团结湖自选商场的台阶上坐了一会儿,从墙根抓了一撮干净雪塞进嘴里,又多抓了一点儿抹脸。

他走进了西边一条窄街。左边是平房,右边是正在施工的砖楼。街顶搭着防护棚,走在下面像穿过一条阴森的隧道,楼与楼挨着,隧道没有尽头。前边是呼家楼大街。他知道。再前边是东大桥。他知道。过了东大桥离家就不远了。他在回家。

这条路是回家的路。

有人拍他肩膀。他晃了一下。

“哥们儿,喝多了?”

右边又夹过来一个人,贴得很紧。

“借点儿,让哥们儿也喝喝!”

他想转身说点儿什么,立即被推推搡搡地挤到墙角。脑袋在砖墙上磕了一下。舌头硬邦邦的,想吐。几只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风雨衣嚓的一声,扣子掉了。

他嘿嘿地笑起来。几只手停了。头上重重地挨了一拳。他疼得蹲下去。膝盖上又挨了一脚。一只手伸进了西服口袋,风雨大衣的前襟像一张皮被人扯起来。

“老实点儿,这儿拆迁了,喊没用!”

“服不服?不服放了你丫头养的!”

服不服?这说法真熟悉。两个家伙声音嫩嫩的,是待业青年还是高中生?手上真有劲,搡一把像撞了一下。跟他当年一样强壮,却比他当年卑鄙。他们偷袭了他!

“把他的表薅下来!”

“小子挺肥……”

来了!来了!送上门来了!

他假装跌了一跤,顺手抓住墙根的半块砖头,另一只手护住脑袋。一阵拳打脚踢过后,他弓着的身子突然弹起,身手向最近的那个脑袋拍过去。砖头啪一下碎在掌里。打偏了,可那人的肩膀已经坍下来,他抬起皮鞋蹬过去,踹到一条年轻的粗壮的大腿。另一个人趁势给了他肚子一拳,打得不重,可他疼得抽搐了隧道里响起一阵脚步声,像几匹马从眼前奔腾而过。想吐。

他扶着墙呆了一会儿,慢慢向西挪。出了防护棚,地面有了雪。他皱着眉头,脑袋里仍旧空空的,什么也没有。连伤心都没有。这是第一次失败。他跟人打架从来没有失败过。今天他尝到了一种奇怪的滋味。很轻松,甚至有点儿高兴。

“小兔崽子!”他走上呼家楼大街的便道,白色在蔓延,风很凉。扣子掉了好几个,口袋里的东西也不见了。他上下摸了摸,意外地发现裤带里的东西都在。手绢、烟、钱币,火柴,还有一个让人莫名其妙的瓶子盖。

想吐,而且腿出奇地绵软。

他靠着电线杆子点烟,火柴灭了,再点。他刚抽了几口,觉得身子突然失去了支撑,脚下的便道像输送带一样动起来。

他倒下了,像根木头,半张脸撞了雪地。肚子一阵刺痛,他使劲用手捂了梧,手顿时粘上了湿淋淋的一层暖意。他看见了眼前不远的烟卷,伸手去拿,在手上看到了令人吃惊的鲜红的颜色。

把烟卷塞进嘴里,抽不着。火柴不知哪去了。烟卷也被染红,雪地上砸出一个又一个小坑,手上的红色还在向下滴,像没有关紧的水龙头。

他把手移回肚子。脑袋里还是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一辆孤独的卡车隆隆地开过去了。发动机很寂寞,让车拉得老远还在沙沙地哭泣。他终于发现肚子上、手上、烟卷上的红玩艺儿是血。是他自己的血。

前边是呼家楼。再往前是东大桥。再往前就是神路街,他离家不远了。他的三轮车在后院放着,忘了盖塑料布,淋湿了是要生锈的呀!它是他最后的朋友啦!

草原上出现了两个入影。他拉着一个小女孩走向红红的太阳,小女孩儿不见了,剩他一个人慢慢地走。太阳落下去了。

薛教导员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爬起来!”

“薛大爷,我对不住你。”

“爬起来!”

她笑着看他。上chún淡淡的绒毛僚一片影子,像嘴chún的影子。

“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

“你拉我一把吧!”

“把手给我……”

不是她!不是她!不是她!

他疼得在雪地上蜷起来。头上的路灯指引着无数小雪花,轻轻地扑下来盖他。空空的脑海里终于浮出了瘦瘦的冷冷的父亲,坐在病床上一言不语。病床上的母亲软软地拉着他的手,眼睛盯着他身后的什么地方。他呆立着无地自容。

“我养了一个没有出息的孩子。”

血烫着他的手。他看见自己躺在电缆沟里,沟边的土正在坍落。他蹬着两只脚,想站起来。他听到了脏雪的讥笑声。他害怕“……救救我!”

路对面一个穿得很厚的骑车人跳下车,像个警觉的猎手,东张西望地窥伺着。

“救救我!”

猎手站在原地,看看这座楼,看看那座平房,甚至看看空中,想捕捉到那个虚无缥缈的微弱的声音。

猎手终于失望,跨上车子向南骑去。车轮子蹭着挡泥板,发出小心翼翼的很温柔很甜蜜的声音。

“你们救救我呀!”

他向走过他脑海的每一个人求救。声音小得连他自己也听不见。他喊过之后便笑了,像个地地道道的正沉醉在美妙境界中的醉鬼。他的身上散发着酒味儿和血腥气,把凉雪的清新味道搅得一片浑浊。

“祝你们走运,丫头养的……”两个茁壮英俊的少年在他眼前逃窜,仓皇地奔向远方。他紧紧盯着他们,分不清是哪一个害了他,或者,帮了他的忙?

一片黑色的脚印在雪光中向前铺去。

身子缓缓地排泄多余的液体。脑袋里多余的念头也纷纷离他而去。他摆脱了恐怖和孤独,静静地闭着眼睛。他像头负伤垂死的野兽,在猎手捕获他之前,默默地回想着昔日的痛苦和荣光,以及展现在前方的无穷无尽无际无涯的巨大悲哀。

雪花在他厚厚的嘴chún上不停地亲吻。似乎要赠他许多补偿。

夜深了。城市的肚子里传出沉重的脚步声,正一步一步地步到地面上来。

他不动声色地听着。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黑的雪》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刘恒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刘恒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