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的雪》

第07章

作者:刘恒

沙家店南边是一大片正在施工的高层住宅区。吊车的绿色和桔黄色的铁臂割裂了灰色的天空,已经竣工或将要竣工的楼房像一堆堆陈旧的零散的积木。空气污浊,似乎到处有水泥和石灰的颗粒在飘荡。古代砖塔在土路北侧,高度和旁边的柳树差不多。辣椒地面积不大,植株蒙着厚厚的尘土,显得很胀。空气里有大便的味道。

李慧泉找到了崔永利租的院子。三间北房,院子里有厨房、厕所、自来水。房东住在另一处旧院子里,这儿很安静。

一个外地口音的姑娘给李慧泉开了院门,崔水利穿着拖鞋站在前廊上。前廓里摆着两辆摩托车和几十大小不一的包装箱。

“说来就来了。”

崔永利没精打彩的,把他让进屋去。那位穿粉色衬衣的外地姑娘进了东边挂着窗帘的屋子。西边这两间屋子自成一体,中间有带门的隔断,外边是客厅,里边可一是卧室,家具一般,东西摆放零乱,靠墙放着十几十纸包装箱,箱上印着“玩具车”字样,裂缝处却露出了酒瓶子和商标图案。

写字台上扔着七、八条高级香烟,拆得零零散散的。崔永利胡乱打开一盒递给他。李慧泉点烟时,在茶几上看到一册打开的外国画报,颜色很鲜艳。黄的粉的白的,像几何图。纸面上有一层透明的油光。

有人端茶进来,是另外一位姑娘,很土气也很清秀。崔永利冲她笑笑。

“准备好了么?”“差不多了。”南方口音,笑得十分轻松。李慧泉有些紧张,摸摸口袋。

“钱我带来了。”“多少?”“七百。”“可以。有五百就够了。先小不溜儿的来一点儿,干得顺手再下大本钱不迟,我不能逼着你干……”“到底什么货?”“衣服。”李慧泉把茶杯放好。

画报动了一下,几何图形变了模样。原来是一个穿着三角裤的白种女人的屁股。裤衩镶着花边,裤衩中间开了口子,也镶着花边。

不知这照灯是怎么照的。崔永利趴在写字台上签了一张单子,收据。品名是“各类套装内衣”,款额是“伍佰壹拾叁元捌角整”,还杜撰了一个零头。

崔永利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

“交税的时候应付一下,以防万一。”

“这收据是外地的?”

“哪儿的不都一样!反正你是代销,怕什么?”

不怕什么。他当然不怕什么。李慧泉拿起收据看看,作出见过世面的样子,表情十分淡漠。

图章标的是:福建省永丰县永丰镇华侨时装社。一个从未听说过的也不知是否存在的地名和单位。李慧泉把收据叠好。这本收据是不是崔永利偷的?或者,他私刻了图章?他是不是骗子?

李慧泉大大方方地掏出钱来。

两位外地站娘把五个大尼龙袋扔上了门外的三轮车。崔永利没让他看货,他也没提。他不想显得小里小气的。

“一袋一百,我亏不了你。”

“你信得过我比什么都强。”

李慧泉看见崔永利愣了一下。崔永利摸摸尼龙袋,像摸一个人。

“说实话,我要信不过你我就不找你了。我会看人。我听说你李大棒子嘴严讲义气,我也看准了……

咱俩赚多赚少谁也别计较,我就图你对朋友的信义,有危有难的你多给包着。”

“你放心。我这人不在乎钱。”

“这俩女的是我雇的,跟我一年多了,做饭、看门、取货……

说老实话,人倒不脏,也听使唤……”

“不该我知道的我不打听,你也别跟我说。我信得过你。”

李慧泉骑上了三轮车,崔永利嘟嚷了一句,尴尬地拍拍他的肩膀。

“我不常在这儿住,我的家在别的地方……”

“我知道。”

“我过两天去哈尔滨,你要高丽参不要?那边没别的好玩艺儿。”

“我不要。”

“咱们咖啡馆见,我回来就上那儿去。”

“我天天去。”

“李慧泉……货卖稳点儿……”

“亏不了。”

不可能再有别的话说。李慧泉的脸上没有笑容,崔永利也板着面孔。事情办得很痛快,但心里别扭,有点儿和不来。谁也看不透谁,谁都提防谁。这样的朋友交着费劲。崔永利皱着眉头在院门口站了一会儿。李慧泉绕过辣椒地,把车骑上了通往公路的土道。

李慧泉几次想停下来看货,都忍住了。回到神路街,他把五个尼龙袋扔到床上,揪开拉锁,一点儿一点儿向外掏。睡衣、夹克衫、胸罩、三角裤、围巾、西装背心、背带裤、足球袜、女式帆布挎包,还有一件黑色的燕尾服。尼龙袋像百宝囊,吐出一件又一件意料不到的东西。它们式样新颖,但没有几件是新的,全部散发出潮湿的尘土气味儿和卫生球的气味。他从一条呢子裤的口袋里摸出一枚硬币,一面是鹰,一面是人头。所有的商标都是外文的,只有三角裤内衬的小布条上印着中国字“康佳”,不知是香港或台湾的产品,还是内地的冒牌货。一条夹克衫的袖子上有血迹,揉成一团的几条围巾中包着长长短短的几根头发,燕尾股的钮和颜色不一样。足球袜上有汗迹,洗过但显然没洗干净。

李慧泉觉得屋子里是臭烘烘的味道。

这是进口的旧货。称不上旧货,很可能是从垃圾堆中收拢的破烂。来不及分类就打包走私进来了,这倒是一本万利的买卖。三角裤的丝织物呈半透明状,抓在手里不及手绢大。定价二块五也能卖出去吧?

桌子上扔着一袋糖和一包“大重九”香烟。那是昨天晚上罗大妈送来的喜烟和喜糖。他一直没动它们。罗小芬在干什么呢?

他过去的同学现在都干什么呢?服刑的方叉子在干什么呢?世界上有谁跟他一样,对着一堆洋垃圾而又小心翼翼地计算它们的价钱?那个在画报上穿着开了口子的短裤的外国姑娘此刻呆在什么地方?她都干了什么?她在想什么?

李慧泉被五花八门的纺织品包围在床上,显得六神无主。他一边吸烟一边闭目沉思,像一尊表情沉重的菩萨。想法乱七八糟,严肃的不严肃的念头交织在一起。他不知道自己更倾向于哪种状态。

他绝对不是有意的,他竟然试图把画报上的外国女人和赵雅秋联系起来。这种猥亵的念头令他痛苦,他深信崔永利在轮流跟两个南方姑娘睡觉。他不能肯定心里那种酸溜溜的感觉是不是嫉妒。

他羡慕这个长着络腮胡子的男人么?或者,瞧不起他?

他把衣物装进尼龙袋,动作小心,竭力避免弄出新的折皱。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决定以后不再和崔永利联系任何新的买卖,他不想为了金钱冒险。他的钱够花了。让崔永利跟别人去玩捉迷藏吧!这些货只能在黄昏以后出手,要避开市场管理人员的注意。价钱不能定得太低,那样更容易使人疑心。总之,他要迅速把这些垃圾清理干净。他对将要上当的购物者没有怜悯。赶时髦的家伙们应当受到惩罚,让他们穿戴着破烂货去招摇过市吧!这些东西正是为他们准备的。

晚上,李慧泉到咖啡馆去喝酒。他相中了一种日本产的葡萄酒,颜色是绿的,喝着很稠,后劲抢得时间也长。

赵雅秋没有来。自从那天送她回家之后一直没见到她。莫非真听了他的劝告,不来了么?他—直不敢打听,怕有人疑心他不怀好意,他生怕有经验的人从他验上看出什么来。能看出什么,他也不知道。

一个缩头缩脑的高中生笨拙地端着一杯咖啡,胆怯地拦住一位女服务员。

“师博,赵雅秋今天晚上来么?”“不来。”“‘五.一’都过了,怎么还不来?”“文化宫的演出过了‘五四’青年节才散呢,你五号来看看吧!”小伙子点点头,吸溜吸溜地喝完咖啡,放下杯子就走了。他的校徽是呼家楼中学的,穿戴朴素,不像是贪玩瞎混的学生。一个业余歌星的崇拜者?他要知道赵雅秋今天仍旧不露面,他还会买那杯装门面的咖啡么?二块五一杯,相当于交响音乐会的门票钱了。

李慧泉离开咖啡馆,骑着自行车进了马路对面的楼群。他迷了路,一直没有找到那座楼房,他记得她住的那座楼前有一块草坪,但所有的楼房前面几乎都有草坪。那座楼的楼梯扶手是水泥的,他找了半天,看到的全是木头扶手。那座楼跟她一块儿躲起来了。

那张柔嫩的女孩儿的面孔已经模糊。他的想象破坏了真实感。他相信只要看到那座楼和那个破败的单元门,他一定可以记起她脸上的每一个细节。但是,一切都沉浸在黑暗中。五月的夜空月光暗淡,草坪是黑色的.树也是黑色的,找不到那座门洞。四周楼房的窗口里传出各种各样的声音。其中最响亮最持久的是一个婴儿的啼哭。是吓坏了还是饿坏了?他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那天夜里,他被身体的冲动惊醒。身上有汗,裤衩湿漉漉的。

他伸手摸了摸,腹部左侧很粘。梦的内容依稀记得,但梦中人他根本不认识。梦和现实都在争夺他。他终于认定现实没有带给他多少快乐,而梦境给予他的竟是加倍的痛苦。梦的内容是可怕的。他懒得去想。天花板的黑暗中是女孩子微笑的面孔,那层闪闪发亮的绒毛正轻轻扫过他的皮肤,他不由一阵战栗。

罗大妈说牛奶快涨价了,但晚报上有消息披露鸡蛋将跌价。

不论出现什么情况,他都需要这些营养品。明天,他要买一只德州扒鸡,补养一下身体,还要买一斤莲子,熬粥的时候用。这也是受了晚报的启发。晚报告诉他不少东西。近来他对晚报的兴趣超过了其它报纸。它上面有不少别人的生活秘密。一个出身高贵的小伙子,专门割年轻女人的羽绒服;一个四十岁的男人肚子里有子宫和输卵管;一个四岁的小男孩从五楼摔下来安然无怎;一对同时降生的双胞胎被汽车撞死,又同时辞别人世;一个退休老工人的五个孩子都从大学毕业,有博士、硕士、研究生和留学生。消息无穷无尽。除了应付顾客,他一天到晚难得说什么和看到什么。他从报纸上找到了一个向外窥视的口子。他读晚报有一种跟人谈话的感觉。它告诉他生活丰富多彩,有人过得不错,有人却倒了大霉。他不知道自己今后的命运会怎样。别人的遭遇对他没有什么明确的启示。但是,看到有人活得丢了人样。

他心头略感轻松。石景山一带有个专门在夜间跟踪女人、用皮鞋踹女入屁股的家伙。此人不来真的,专踹屁股。据晚报说他被判处三年强劳。李慧泉怎么也琢磨不迫这个怪癖的笨蛋究竟凭什么跟他遭受同样的惩罚,三年强劳?

李慧泉认为这种人应该抢毙。否则,三年之后他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他觉得自己比这个人强。

他也遭了三年罪。但他活在世上没有对不起人的地方,除了母亲。母亲已经消失,已经化作填在骨灰盒里的类似等待像煮的中葯材似的东西。他摸过它们,轻得难以置信,发出“嚓嚓”的脚踩炉灰渣似的声音。这个盒子用红绸子包裹,塞在大衣柜底层的抽屉里。那个抽屉里还有父亲穿过而母亲一直舍不得扔掉的黑色皮凉鞋,它是父亲病故前一年买的,没穿几次。母亲年年为它擦油,说等他长大了穿。他长大了,已经看不惯它的式样和它散发出的死尸似的鞋油味儿。

如今,它长了绿色绒毛,正跟鞋盒子融为一体。它旁边躺着关怀过它的女主人。他很少动这个抽屉,他害怕自己忍不住把它扔掉,更害怕面对母亲的骨灰盒时那种孤立无援的境地。

他在晚报里读上读下,可能就是为了寻找—个相似的故事。

如果世界上或这座城市里还有另一位与自己母亲的骨灰盒生活在一起的孤儿.他在百无聊赖的时候应该干点什么好呢?晚报只要提供了这样的故事,就一定会引出结局和答案。但是,晚报显然对许多事情都不感兴趣。而像他这样的孤儿,要么是独一无二别人无从发觉,要么是太多太滥使别人不屑一顾,他找不到别人是怎么看他的任何证据。他活着,得自己想办法。没有人开导他应当怎样去处置那批旧货。更没有人会向他传授谈情说爱的方法,使他在赵雅秋或别的女人那里得到他应当得到的东西。李慧泉觉得疲劳的慾念有些死灰复燃,脑子里旋出一系列灿烂的景象。那本外国画报上的图案像一株怒放的花朵,香气逼人。

第二天,李慧泉买了一些规倍不一的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的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