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征服》

第一章

作者:巴巴拉·卡特兰

一八二五年

艾敏斯特大主教坐在一张结实的高背橡木椅上,注视着五彩玻璃窗外的庭园。

庭园看起来十分荒芜,然而,在荒芜之中,却也透着迷人的景致。

草地上布满了金色的水仙花,尤其在那棵高大的橡树底下,更是显得金碧辉煌,就 象铺了一层金黄色的地毯似的。

阳光照射在银色的湖水上闪闪生辉,在那儿,由于初期的西妥教派的僧侣曾经在河 岸上建筑寺院,因而河床被拓宽了不少。

主教是位五官出色、仪表整洁的男人,现在正沉缅于韦恩汉家族的辉煌历史里。

当亨利八世主张废除僧院制度时,李察韦尼先生曾获得皇室丰厚的赐予,致使他的 财富更加庞大无比。

可敬的主教梅尔韦尼回想从前韦恩汉家族不仅在宫廷受到重视,享有特权,而且在 领地之内亦被尊祟为正直慷慨的领主。

想到这儿,他不禁叹了一口气,这时,忽然大厅传来说话的声响,他立刻转身注视 着门口。

没多久,声音停在门外,门一下子被推开,他正在等候的人走了进来。

“艾瓦力!”

主教一面站起来,一面高兴地轻呼着。

“哈罗,梅尔叔叔,”来人兴奋地喊着:“我就知道你在这儿,你看起来气色很好 呀!”

“你回来真让我高兴,艾瓦力,我好几个礼拜以前就天天盼着你回来呢!”

年轻人笑了起来,房间内的沉郁气氛似乎驱散不少。

“你的信花了半年多的时间才寄到我手上,”他说:“实际上,最后还是由当地的 信差跋涉了两百多哩才转到我那儿的。”

“我也猜想可能你还没有收到信,才会耽搁这么久,”主教说:“孩子,来,坐到 我身边让我好好地看看你。”

他的侄子依言坐在另一张雕有精美图案的橡木椅上。

窗外透进来的阳光照在脏得早该清洗的窗子上,主教用一种研究的眼光打量他的侄 子,然后满意的点点头。

三十二岁的艾瓦力,看起来不仅和以往一样英俊出色,浑身还散发着一股充沛的活 力与健康的气息。

他的身材颀长匀称,似乎全身上下找不出一点儿瑕疵。他的双眼明亮,皮肤呈现健 美的古铜色。

年轻人似乎在等候他的叔叔开口说话,终于,主教以一种抱歉的口吻说道:

“在你继承爵位之后,我只能请你尽快赶回来,其他的忙我也帮不上。”

“我已经尽快地逐回来了。”

“我知道,不过感觉上好象等了好长的时间,现在你回来了,我真希望能有较好的 消息告诉你。”

艾瓦力,现在是第十一世男爵,扬了扬他那浓密的眉毛,然后,以一种出乎礼貌而 非好奇的态度问道:

“我的堂哥究竟是怎么死的?”

“他是和你的伯父同时死的,实际上,他俩都死于马车失事。”

韦恩汉爵土一句话也不说,静静等候主教继续说下去。

“最好让你知道事情的真相。你堂哥吉瓦西当时喝醉了酒,他一向都是喝得醉醺醺 的,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池和你伯父决定深夜离开伦敦,驾车回到这里来。”

主教停了一下又说:

“我哥哥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收到田赋和房租了,我猜他突然赶回来,大概是看看 有没有什么产业可资变卖。”

“变卖?”

“我刚才说过,艾瓦力,我希望能告诉你一些好消息,不过,我宁可告诉你实在的 情形,而不愿律师提供你不正确的消息。”

“我猜想,在九年前我离开英国的时候,伯父就成天的赌博,把祖先的遗产都输光 了。”

“不错,”主教说:“而且吉瓦西也不劝阻他,实际上,他比他父亲挥霍得更厉害。”

“也是赌博吗?”

“不但赌钱,他还喝酒、玩女人、这些都是极端浪费的事。”

“总而言之,你告诉我的就是我继承了一些毫无用处阶地产,一座摇摇慾坠的庄园, 还有一些庞大的债务。”

“象山一般多的债务。”主教说。

韦恩汉爵士站起身来走到一扇活叶窗旁边,当他推开宙子的时候,注意到把手断了。

他把窗子开得大大的,然后注视着这个在他祖父时代一度美丽过的花园。园子的尽 头有一处湖泊,那儿,他抓到过生平第一条鳟鱼,还有在后园的绿色草地上,他学会了 骑马。

韦恩汉庄园对他而言,充满了甜蜜的回忆。他想起旅居国外的日子里,有多少个酷 热难当的白昼,有多少个被野兽吼声吵醒的深夜,那时,他往往情不自禁地幻想自己若 是能回到美丽宁静的庄园,该有多好。

他从来没有一刻想过自己竟有继承它的一天……

他的伯父——韦恩汉十世伯爵——有一个儿子,却花天酒地的不务正业。

自从艾瓦力的父亲在滑铁炉战役为国捐驱之后,母亲也.在三年前去世了,他们没 有给他留下任何财产,在英国也没有任何令他留恋的事情,于是他决定到国外去闯一闯 天下。

没有一个人为他的远行感到难过,除了他的叔父梅尔韦尼。他带着一股年轻人的冲 动出发冒险,没有任何限制,没有任何系绊,完全随兴之所至地踏上了旅程。

当他叔父绉巴巴脏兮兮、经过数月旅行的信件寄达他手上的时候,那时他正在非洲 的心脏地带,那封信象一颗炸弹投进了他平静的心湖。

展读信件的时候,他几乎不敢相信由于两个人的意外死亡,让他变成家族的实际领 导人。

他的祖父有三个儿子:长子约翰·艾瓦力,从小就接受良好的教育和训练,以备他 父亲逝世之后继承爵位。

次子就是艾瓦力的父亲,后来从军去了。三子梅尔韦尼进了教堂。

想象得到韦家数代以来的傅统就是庞大的家产全由长子掌管的。

“我们在伦敦拥有的土地现在情况如何?”韦恩汉爵士问:“我记得在布鲁姆的韦 恩汉街,还有其他的几条街都是属于我们的。”

“你伯父曾经打算收回吉瓦西和别人订的合约,不过,那些地早被卖掉了。”

“这样合法吗?”

“不合法,不过没有一个人打算去干涉,据我猜测,如果在那段非常时期池们没有 获得一笔款项的话,他们其中之一早就被关起来了。”

“难道一点儿剩余的产业都没有了吗?”

韦恩汉爵士从窗边走回来,再度在他叔父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我担心你听了会受不了,”主教迟疑地说:“不知道你是不是记得有个叫李柏· 穆尔的人?他的土地和我们庄园南边的土壤接界。”

“穆尔?”韦恩汉爵士沉思地说:“我好象记得这个名字,他是我们家的朋友吗?”

“当他刚刚买下附近一户人家的庄园时,你祖父就拒绝和他来往。”

“我想祖父八成认为他是个暴发户。”韦恩汉微笑地说。

“不错,”主教回答:“我父亲和新迁来的邻居不容易打成一片,很明显的,他一 看见穆尔就讨厌他了。”

“后来呢?”

“他和你伯父成了朋友,那时他刚刚继承了一笔庞大的产业,我猜想在他们混熟之 后,哥哥就开始向他借钱了。”

主教缄默了一会儿,他似乎觉得不该如此数说自己的兄长。

过了一会儿他才继续说:

“我不太清楚最初穆尔是不是因为某种隐秘的目的才如此慷慨,不过,数年之后, 我们都明白他为什么要如此大方地把钱借给我哥哥,同时愿意收购他出售的任何东西。”

韦恩汉爵士现出惊讶的神情。

“那些画像!”他惊叫起来。

“现在它们全部属于李柏·穆尔了。”

韦恩汉爵士又站了起来。

“他妈的!请原谅我的粗话,梅尔叔叔,不过这实在太过份了!那些全都是家族的 画像啊!它们属于家族中的一份子,何况其中大部份还是有纪念性的画像啊!”

“也许我们应该感谢穆尔把这些珍品收藏起来。”主教说,不过,这显然并非由衷 之言。

“他还拥有我们的什么东西?”

‘银制餐具。”

韦恩汉爵士紧紧地咬着嘴chún。

银制器皿在韦尼家族的历史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其中有一部份实际是属于西妥教 派,其余则是由于对朝廷有功,由亨利八世和其他的国王颁赐的。

有一件银器,是罗德·韦尼将军在马勃罗麾下打胜仗时随身携带的护身符。另一件 银盘则为乔治二世送给艾瓦力高祖父的结婚礼物。

记得在圣诞节或其它庆典节日,全家人聚集在餐桌上,这些银器便会发出耀眼的光 芒,为餐桌生色不少。

在他还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他就深深地迷上那些装饰着韦尼家族传统标志的大烛 台,还有漆上代表荣誉纹饰的杯盘和花瓶。在他小小的心目中,它们简直有如园外湖水 上的阳光般耀眼。

韦恩汉爵士从屋子的一端走到另一端,似乎想籍此松弛自己的愤怒情绪;

“我想我不用再问你那些绣帷怎么样了,它们是庄园里最珍贵的装饰,我几乎不敢 相信它们已经不挂在墙上了。”

“我相信它们一定被保管得好好的。”主教回答。

“可是,它们现在是属于穆尔家了,有没有可能把这些物品要回来呢?”

主教慢吞吞地说:

“没有一家法院会把它们归还给你的,除非你能把所有的债务还清。”

“一共欠了多少债?”艾瓦力问。

主教迟疑了一会才回答说,

“差不多有五万多英镑!”

“怎么可能呢?”韦恩汉爵土惊叫起来。

他注视着主教的表情,知道叔父绝不象在开玩笑的样子。

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一切都完了,”他说:“庄园完了,田庄没希望了,整个家族也没救了!”

他再度走到窗户旁边,似乎想要好好透一口气。

“你大概知道我有多少钱吧?我目前只有足够自己开销和支付旅行费用的钱,怎么 能够维持这个地方一年的开支呀!”

他停了一会儿又说:

“当然,佃农那儿会有一些钱收进来。”

“农庄大部分都荒废了,”主教回答说:“你伯父从来不修整农舍,而且当佃农死 了或离开之后,也不再找一户接替的人来。大部分的农舍都没有屋顶,除非有特别优异 的农夫才能使这些田地回复生机。”

“可是我记得人家说过,这附近就属我们的田地土质最好。”

“在你祖父那个时代——的确如此。”

韦恩汉爵士从窗边转过身来。

“请你告诉我,梅尔叔叔,”他说:“我该怎么办呢?”

“过来,我们坐下来谈,艾瓦力,”主教说:“有一件事你帮得上忙,不过我很难 出口。”

“为什么说不出口?”韦恩汉爵士追问。

“我想,现在我终于了解为什么他要毫无止境地借钱给你伯父,又让吉瓦西毫无节 制地挥霍金钱。”

“听起来好象他若不是个善心的慈善家,就是一个傻子。”

“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只有一件事例外。”主教回答说。

“什么事?”

“李柏穆尔有一个女儿。”

主教说这话的口气虽然很轻,不过韦恩汉爵士却象挨了一枪般地震动了一下。

“有个女儿?”他问道。

“吉瓦西生前就和她订了亲。”

“我懂了!”韦恩汉爵士缓缓地说:“原来穆尔想要他的女儿当韦恩汉庄园的女主 人。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当然得付出重大的代价。”

“实际上他是鬼迷心窍,”主教说:“就象你的伯父被魔鬼迷得昏头转向一样。这 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野心,除非他达到目的,否则他永远也不会甘休的。”

韦恩汉爵士默不作声。他的眼光中充满了问号,不过并没有提出来。

“昨天我遇到穆尔,”主教静静地说:“他说你若愿意娶他的女儿,他可以把那些 一度是庄园里的东西送你当结婚礼物,此外,他还愿意把房子、土地和农场退还给你。”

韦恩汉爵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据我所知,”主教继续说:“他的女儿嘉利塔,目前拥有三十万英镑的财产,而 且在她父亲去世之后,她将继承他的全部遗产。

“你的建议可当真?”韦恩汉爵士问道。

“我只是告诉你穆尔的打算,我相信他是个言出必行的人。”

“可是这个女孩——真的能一下于把对一个男人的感情: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

“那没有什么不同,”主教淡淡地说:“何况任何准备嫁给吉瓦西的女孩,一定会 发现你是个非常合适的替换人—选。”

韦恩汉爵士一语不发地在房里走来走去。

木板上只有几块破旧的地毯铺着,因此他的脚步声听起。来单调又空洞。

“这样太过份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受不了的!”他嚷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爱的征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