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征服》

第五章

作者:巴巴拉·卡特兰

韦恩汉爵士注视着起居室内。

嘉莉塔正坐在地板上和波波戏耍。

经过几天的调养,它看起来和刚刚从狮子笼里抱出来的瘦弱模样完全不一样了。

嘉莉塔回头笑着说:

“今天早上我们好浪费。波波把我的一只手套咬坏了,撕毁了两双拖鞋,把床单弄破了一个大洞,威廉太太气得不得了。”

韦恩汉爵土笑了起来。

“你应该给它牢固点的玩具。”

“那它们必须是由花岗石造成的。”

“我要带一个农夫到榆树农场去,”韦恩汉爵士说;“等我回来我们带印度豹去散步。”

嘉莉塔的脸上洋溢着光彩。

“我好喜欢,链子今天早上运来了,我当时就想:可以牵着豹子出去玩了。”

“好极了!”韦恩汉爵士回答,“我马上回来。”

他带上门出去了。嘉莉塔抱起小狮子紧紧地偎在脸颊上,它身上散发出牛奶的香味,她没有想到自己会爱上一个小动物。

她自己从来没有养过小动物,而波波处处依赖她,令她觉得拥有一只小动物实在是很奇妙的事。

同时她也爱上了印度豹。

韦恩汉爵士一直担心它们缺乏运动,所以他想,当自己和嘉莉塔骑马出去时,可以顺便牵着它们一块儿去散步。

印度豹一定得用链子拴起来,因为它们会追捕野鹿。

同时,不论它们接受多好的训练,它们也可能因为跑得太远而惊吓了在田里工作的大人和小孩。

因此他和嘉莉塔打算用长链子牵着豹子散步。这么一—来,即使它们想要跑快,也得受到马儿的速度限制。

唯一困难的方法在于只要马儿放慢速度或者停下来,豹子就会咬脱绳子逃跑了。

因此韦思汉爵士买了许多细铁链,他和嘉莉塔都迫不及待地想带豹子出去兜风。

“这儿有好多好玩的事对不对?”嘉莉塔对波波说。

当他们单独在一块儿的时候,她习惯和它说话。

“好有趣,”她继续说:“房屋每天都有不同的变化,长长的画廊现在是我最向往的美妙地方。”

波波紧紧挨在她身边,好象在倾听她讲话。

“来,我们到外面透透新鲜的空气。让我们看看花园里有什么新鲜事。”

她牵着它来到大厅。当她朝前面走去时,她看见桌子上有一大碗胡萝卜和苹果。

原来是韦恩汉爵士命人放在这儿的,因此,假如他们当中有人要到马厩去,就可以顺便喂喂马。

“来,我们先到马厩去,波波,”嘉莉塔说:“我想去看看金费雪。”

金费雪是韦思汉爵士在两天前刚买下的一匹名驹,专门供她个人乘坐的。

它是一匹黄棕色的马,长长的尾巴、飘垂的马鬃,嘉莉塔非常喜欢,因为它是特别训练给女士骑用的,所以脾气很好,很容易驾驭。

她挑了几根胡萝拨,把波波挟在腋下,然后走到外面的阳光下。

不一会儿,他们就来到马厩了。当他们走到庭院时,发现没有出去运动的马儿全都从栏内抬起头注视着她。

附近没有一个马童,因为在清晨这个时候,他们都牵着马到公园活动去了。

嘉莉塔把波波放在草地上,一只手拍拍金费雪的背,另一只手则递胡萝卜给它吃。

它似乎也认得了她,想到它是韦思汉爵士亲自为她挑选的马儿,她觉得特别兴奋。

“我想买一大堆马儿,”他曾说:“不过我想应该先为你买一匹。”

“你会把我宠坏的!”她抗议地说。

“不会的,”他回答:“我晓得你从前没有被人宠过,我要弥补你过去所受到的冷落。”

他这句话令她感到异常激动,因为以前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如此体贴的话。

她父亲对她总是用命令的口吻,而且他给她的感觉一向是要利用她攀附一门显赫的亲家,完全没有丝毫的情感可言。

她颖悟到韦恩汉爵士有意要她分享他的每一样快乐。

每天,当他们巡视完庄园内的一切工作,他都会询问她的意见,同时采纳她的见解。

这种事她以前从来没有碰到过,起初她不好意思说出自己的意见。

后来,当她了解他是真心要听她的意见时,她才害羞地说出自己的见解,然后小心翼翼地注视着他,唯恐触怒了他。

每一次,她知道自己的意见获得他的同意之后,她就会有一种满足的感觉。

关于田庄,他也让她知道每天的作业和进展情形。

他唯一独个儿从事的作业,只是约谈申请重新翻修农场的佃农。

“当他们把妻子也带来的时候,我会让你和她们见面的,”韦恩汉爵士说:“否则还是我们男人单独商谈来得方便。”

“当然,”嘉莉塔表示同意:“而且我承认关于播种稻谷我是完全外行。”

“它们的学问才大哩,”韦恩汉爵士开玩笑地说。

她对他扮了一个鬼脸。

“假如你知道我花了无数的时间在功课上,以及倾听老师的无聊演说和在庞大的课业中挣扎,你就知道我的学术不精是可以原谅的。”

“谢天谢地,”他回答说:“我最怕聪明的女人了。”

“我也是小地方聪明,而你……”

她做了一个手势。

“我怎么样?”他好奇地问。

“你知道的事情都很重要,”她喃喃地说:“关于人——我认得的人不多——关于野兽、经营农场、整顿庄园,我全部一窍不通。”

“你真的有这种感觉?”他以低沉的声音问道。

“我从来没有如此愉快过。”

她看到他眼中的疑问,脸蛋不禁羞红了起来。

“我从来不知道,也没有想到,”她低低地说:“你和我所害怕的那一类型人完全……不一样。”

她以紧张的语调说,他却轻松地回答她:

“你可以因此得到一个教训:不要对一个人轻下结论,”他说:“假如你曾经仔细读过童话故事,你就会知道,野兽往往是英俊王子的化身。”

说着说着他笑了起来。那天晚上,当她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她告诉自己他是对的,因为她曾经将他想象成和他的堂兄一样,是头可怕的野兽。

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他竟是那么温和体贴,因此,她对他的恐惧也就一天天地减少了。

她拍拍金费雪的颈子,它爱娇地摩擦着她,想索取更多的红萝卜吃。

“你真贪心!”她对它说:“你必须等到下午运动之后才能吃,到时候我会多给伤一点儿。”

她再拍拍它的头,然后弯下身子想抱起波波,却发现它不在了。

一抬眼,她望见它远在马厩的另一头。

“波波!”她呼唤着,然后跑向它。

它从她身边跑开,然后调皮地回头注视着她。

马厩的另一头是一大堆杂草,他们本来打算过一段时间再要园丁清理整齐的。

波波凭着天生的本能一溜烟地躲进长长的草丛中。

嘉莉塔几乎快要抓住它了,她看见它在莠草与苎麻之间穿梭,忽然,一阵刺耳的劈拍声传了过来,接着波波恐惧地叫了一声就消失不见了。

嘉莉塔谅慌地向前走了几步,才看到了真相。

碎瓦砾当中,有一个圆形的木头盖子,盖子当中破了一个洞。

波波就是从这个洞口掉下去的。

她跪下身子拉开木头,木头下还盖着另一个大洞。

她把木头扔到一边,露出了一口井。

显然这口井已经废弃了很久,和庄园其他的东西一样,它的盖子已经残破不堪,好久没有修理了。

她弯身伏在井上,然后以颤抖的声音呼唤:

“波波!波波!”

她听到小狮子咆哮和哀鸣的声音。它没有死,更幸运的是,井里似乎没有多少水或者根本没有水。

她焦急地四下张望想要求救,然后望见砖墙边上放着一把梯子。

“不要紧的,波波,”她大声地说:“我马上下来救你了,别害怕。”

嘉莉塔并不怕爬梯子。

实际上,达森小姐以前常常指责她不该爬到高高的围墙上,在她还没有结婚之前,她就经常沿着克莱瑞厨房边的围墙爬上屋顶去看风景。

不过,她从没有爬到井底下过,但是她想,既然波波的声音听得这么清楚,井一定不会太深的。

于是她一脚踏上梯蹬,立刻朝井底慢慢地爬下去。

当她爬到约莫一半的时候,她忽然听到顶上传来一声巨大的爆裂声,她紧紧地抓住梯子,结果还是重心不稳地跌了下去。

在她掉下黑暗井底的一刹那,她发出一声恐怖的惊呼。然后她只觉得自己一直不停地往下掉、往下掉,然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韦恩汉爵士心满意足地回到庄园,因为他刚刚雇用了一个佃农为他整理榆树农庄。

他是个苏格兰人,背景资料很好。韦恩汉爵士确信他就是他们需要的人,因为农庄荒废得太久了,实在需要一个能干的人手来整顿一番。

“你可以带太太来看看房屋,以便决定是否喜欢这项工作。”韦恩汉爵士提议说。

苏格兰人摇摇头。

“我太太一定会很高兴,主人,因为我们碰到您这么好的地主,同时还有好房子供我们居住。”

这种恭维话,韦恩汉爵士听了很受用。

他心想,假如能够再找到六个和这苏格兰人一样能干的佃农,那么韦家的田庄一定很快就能恢复旧观了。

他用二轮马车把苏格兰人送到榆树农庄,当他把绝绳递给守候在前门的马夫时说道:

“在十五分钟之内把金费雪和鲁福斯的鞍子套好,夫人和我在午餐之前要骑用。”

“好的,爵士。”

“顺便告诉丹思,我要带印度豹一块儿去。”

韦恩汉爵士走进屋内,当他把帽子和手套递给仆人时,不禁微笑地思付着,毕竟很少女人能在十五分钟内换好骑马装呢。

不过他清楚嘉莉塔的动作很快,实际上她从来没有让他等过。

他以为她在客厅,不过客厅却不见她的踪影,于是他回到客厅问一个仆役:

“你有没有看到夫人?”

“她大约在半个钟头之前出去了,爵士。”

“她可能在花园里。”韦恩汉爵士说。

花园里有许多工人在忙碌着,有的人在修剪草地,使它恢复往日的美观,有的则在砍伐长得又乱又高的灌木。

另外一半的人在种植盆栽,因为现在若要撒种,时间上显然是来不及了。

如此短暂的时间能有如此好的成绩,实在很令人满意,不过韦思汉爵士知道仍然有许多地方有待建设。

他记得祖母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

“人永远争不过大自然。”

这话的确不错,他心想,等到明年春初,花园将成为艾比庄园的一大特色。

“你有没有看到夫人?”他问一个正在修剪灌木丛的人。

“没有,爵士,今天早上都没有看到。”

“她可能在马厩里。”韦恩汉爵士对自己说。

他早该想到,嘉莉塔会去喂她的金费雪。

很幸运的,他碰到有人告诉他,一匹名驹正待价而沽,当他几经周折买了回来之后,看到嘉莉塔眼中闪着兴奋的光彩,他的疲倦不禁一扫而空。

他一面往马厩走去,一面想着实在是波波改变了她。

他庆幸自己幸好是送了一只小动物给她照顾。在他们刚刚结结婚之时,她的眼中所流露的恐惧如今已经消失了,他衷心祝祷她永远如此愉快。

他又想,而今嘉莉塔的背伤应该好多了。

现在,她可以轻轻松松地倚在沙发椅上,当初,她则显得很拘束。

最大的解脱因素在于这儿看不到李柏穆尔的影子,也听不到他的声音。

韦恩汉爵士心想。将来他一定要让李拍穆尔知道他在庄园是不受欢迎的人物。

自然,他不可能禁止他来访,只是他的出现对嘉莉塔会有不良影响,因此他打算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他的光临。

韦恩汉爵士来到了马厩,这时候,一群马夫也骑着马儿远远赶了回来。

他淡然地望了他们一眼.

大部分的马儿都是他岳父借给他的,他打算一等到自已有能力兴建马厩,就把马儿还给他。

同时他需要利用马儿为他拉车,供嘉莉塔乘坐,以及供马夫传递消息。

此外,马儿可以拉货,运送家中需要的日用品、食物,以及输送工人每天需要的材料。

“打肿脸充胖子是没有用的。”韦恩汉爵士自言自语着。

他想,当有一天马厩里的马全都属于嘉莉塔和自己的时。候,该有多美好啊!

一位下马的马夫立刻朝他这边赶来。

“早安,爵士。有没有我可以为您效劳的地方?”

“我想夫人一定在这儿,”韦恩汉爵士回答:“我已经通知他们把金费雪和鲁福斯准备好,我和夫人要出去。”

马夫朝马厩内望了一下。

“它们都准备好马鞍了,爵士。”

“那么,也许夫人和她的马儿在一块儿。”韦恩汉爵士说。

然而他却哪儿也找不着嘉莉塔的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爱的征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