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乱情迷》

第二章

作者:巴巴拉·卡特兰

车子开动以后,凯瑟琳转向首相。

“阿里西斯这个人是谁?”她好奇地问。“他是一位革命分子,”首相回答:“到处煽动叛乱,我已经下令军队,一看到他就把他枪毙,可是他们却愚蠢之至,竟然认不出他。”

他刚刚说话的时候,还一面瞪着派特罗斯,后来他大概觉得,当着陌生人的面责备他,实在有损派特罗斯的尊严,所以他改用较亲切的语气说:“但是你不用害怕,凯瑟琳小姐,我保证,我们一到皇宫,陆军元帅就会下令,不管他藏在哪里都要把他找到,那么,我们以后就再也不会听到他的名字了。”

秀拉低着头,从睫毛下弊见派特罗斯上尉哧得脸色苍白。

她无法完全了解事情的真相,不过她知道那一定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情。

如果阿里西斯真是以前统治卡瓦尼亚的王室后裔,他为什么要乔装成农夫?而且他为什么住在刚刚他们经过的贫民窟里?

从首相的话里,很明显地可以知道,将来他们一定要杀死他或逮捕他。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他竟然还有勇气去救那个受伤的小孩,实在太令人惊讶了。

这一切都太令人迷惑不解,同时也太令人好奇了!另外还有一件事也颇令人费解。城中的贫民区为什么如些安静?街道什么荒芜无人?

一旦驶离了那些贫民区之后,花拱门、飘扬的国旗和欢呼的群众又再度出现。

而且,现在凯瑟琳的像片到处可见——在公告栏上,在家家户户的门前,在灯台上,还有高举在群众手上的纸质复制品。

这时,凯瑟琳看见一群群欣喜若狂的人民似乎才高兴起来。

“他们手上都拿着我的像片哩!”她兴奋地对首相喊道。

“他们手上都把它当宝贝呢,凯瑟琳小姐,”他回答:“而且他们欢迎你来当他们的王后,不只是因为你是英国美人,还因为有一个传说。”

“什么传说?”凯瑟琳问。

“有一个古老的预言,相伟当一位金发白肤的公主渡海而来统治卡瓦尼亚时,这个国家就能享受和平和繁荣。”

“多有趣的传说!”凯瑟琳说。

“我一看到你的画像,凯瑟琳小姐,”首相说:“就知道你就是传说中的公主。”

“可是,我并不是公主啊!”凯瑟琳几乎有点厌烦地说。

“卡瓦尼亚说所谓的公主,就是指尊贵的美女。”

凯瑟琳听了,高兴得合拢不上嘴,便秀拉却不大以为然。她敢肯定,一定是因为首相事先大肆宣传过那个古代预言,才煽动起群众的热情。不然的话,她想:凯瑟琳抵达时,所看到的可能是荒凉、空荡的街道和紧闭的窗门。

接着,她又觉得自己的想象力太丰富了。

卡瓦尼亚人当然希望他们的国王早日成婚,而且都试目以待这个大日子的来临,准备大大庆祝一番。

凯瑟琳看着她一身英国式迷人的打扮:淡蓝色的衣裙,正好与她眼睛的颜色相配,而帽子上的羽毛在微风中飘动着,禁不住得意地露出笑容。

他们经过一个大广场和数条宽坦的街道,街道两旁都是高级花园住宅。然后,往前看,就可以看到了皇宫了。

那座建筑物给她的印象好深刻,当他们驶得更近时,秀拉才恍然大悟,原来它就是维也纳皇宫的仿制品。

宫殿的前庭有喷泉和雕像,门口的卫兵和站在宫殿台阶上的贵宾都兴致勃勃地恭候他们的大驾。

马车快停下时,秀拉看得更清楚。一条红色地毯直铺到他们跟前,她还看见一位着白色军装的人物,她猜想一定就是国王。

这一切多么富戏剧性啊!凯瑟琳立刻就要与她的未婚夫见面了,秀拉怀疑她会不会紧张得心脏砰砰直跳。

当国王走得更近时,秀拉突然觉得大失所望。因为,在这一刻之前的一切似乎都象神话故事一般,充满了罗曼蒂克的气氛,所以她所期望的国王,应该是一位身材修长、英俊潇洒的美男子,大概就象阿里西斯一样,具有希腊人的特征。

然后,她才想起国王是哈布斯堡王族,并不是她希望看见的白马王子,他只是一位相貌极度平凡,身材不高而且稍缣臃肿的男人,他的态度骄傲、冷漠,一副拒人千里的神情,和凯瑟琳简直如出一辙。

“也许他们就是天生的一对。”秀拉这样想。

她随着凯瑟琳从马车上下来,而且还深深地敬了个礼。

下了车来,有这么多新奇的事物可看,所以直到两个小时后,秀拉才想起她的裙子被血玷污了。

她被介绍给一大堆人,那些人全都是说德语的,秀拉想他们一定都是在奥地利出生的。

现在她忽然想到,刚刚所有和她谈过话的人当中,她几乎想不起来有哪一个是卡瓦尼亚人。

每一位在场的人都把眼光投向凯瑟琳和她,即使是最平常的一句话,也会令他们听得出神,因此,秀拉觉得,凯瑟琳和她好象是动物园里供人观赏的新奇动物。

“凯瑟琳一定会喜欢这种伟大感。”她想。

自从他们离开英国以来,她表姐第一次这么开心过。即使是公爵也被奉承得飘飘慾仙,这种情形实在罕见。

最后只剩凯瑟琳和秀拉留在若大的起居室里。这间起居室,装璜得金碧辉煌,华丽无比,它是王妃的房间之一。凯瑟琳得竟洋洋地说:“妈妈说对了!我将很高兴成为王后!”

“我想你会的,”秀拉说:“而且全国人民都高兴见到你。”

“他们当然兴奋!”凯瑟琳说:“首相一再地告诉我,他和他的同僚们多么高兴眼见一位英国美女为他们的王宫增色。”

“我倒想起了那些卡瓦尼亚人。”秀拉说。

“哦——他们啊!”凯瑟琳说:“他们当然会喜欢我们的结婚庆典,国王向我保证,婚礼一定会很隆重。”

“你知道詹索斯没有医院吗?”秀拉问。

“那不关我的事!”凯瑟琳生气地说:“你是否还念念不忘那个小孩,秀拉,我要你忘了她!”

秀拉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凯瑟琳又继续说:“如果你非要那样的话,我就要叫爸爸把你带回英国,我说到做到,反正这儿多的是既美丽又可爱的奥国小姐想当我的宫女。”

秀拉倒吸了一口气。

她只知道在家里,凯瑟琳的生活起居一切都要依赖她,她没想到,才到卡瓦尼亚,凯瑟琳就要免除她的职务。

“我很……抱歉。”她谦卑地说。

“你本来就应该道歉!”凯瑟琳说:“不过,秀拉,你以后可要好自为之。我看得出来,当你阻挡他们打死那个叛徒的时候,首相非常愤怒。”

秀拉好不容易才把已经溜到嘴边的话吞回去,改口温驯地问道:“凯瑟琳,我可不可以到我房间换件衣服?我想一小时后,国王要接见我们,你一定需要我陪侍在侧。”

“好吧!不过要快点。”凯瑟琳回答,“我要你告诉新来的女仆,如何替我打扮,而且我还要你替我梳头。”

“好的。”秀拉回答。

一位女仆领她到房间。她房间就在凯瑟琳的卧室隔壁。

王后的房间的确漂亮,家具显然都是从维也纳运来的,清一色都是十八世纪巴洛克式的装饰:闪闪发光的银框明镜,精雕细镶的大框橱和首饰箱匣。

皇宫里的房间都不用一般的壁炉,而是模仿维也纳皇宫,采用由瓮砖砌成的陶炉来取暖。

起居室和走道墙上所挂的,都是国王的哈布斯堡家族祖先的画像,或者是奥地利的风景画。

即使卡瓦尼亚有他们自己的文化,也不可能出现在皇宫里面。

她的卧室比起起凯瑟琳的当然是小多了,不过还颇舒服的,而且也是维也纳式的。她进入卧房时,两位女仆正忙碌地帮秀拉打开皮箱,她和蔼地用卡瓦尼亚语跟她们说了一声谢谢,她们都很高兴地看着她。

其中有一位还很所轻,另一位则较老,显然是训练前者的老前辈。

“你会说我们的话啊,小姐?”她兴奋地问。

“我还在学习阶段,”秀拉回答:“希望你们多指教,因为我才没学多久。”

“在皇宫里面我们规定说德语,小姐。”女仆说。

“对我,你们可以不必说德语,”秀拉说:“如果你们用卡瓦尼亚话和我交谈,那么我学起卡瓦尼亚文来就容易多了。”

两位女仆都很乐意接受她的建议。然后,她赶紧准备换衣服,免得凯瑟琳等久了会生气。

要她选择穿哪一件衣服,并不太困难。

公爵夫人一向非常吝啬,不肯花钱替她外甥女添制衣裳。

“没人会注意你的,秀拉,”她说:“穿得越不惹眼越好。”

所以,她就替她选了几件质料最便宜的浅褐色衣裳,秀拉每次看见那些衣服,心就直往下沉。她母亲虽然很穷,但她们母女的衣裳总是选择一些颜色较柔和的布料制成的,她父亲一向也非常欣赏,而且秀拉也认为那些颜色很适合她。

她和凯瑟琳长得一般高,但是因为她比较操劳,所以身材比凯瑟琳苗条很多,而且有许多地方,她也比凯瑟琳长得好看。

她小时候曾对她父亲说:“但愿我长得和希腊女神一样美,爸爸!那么,你就会象爱亚佛戴娣(希腊女神)雕像一样地爱我。”

李察华琳听了,不禁笑了起来。

“傻丫头,我比爱任何女神的雕像或画像更爱你呢!”他一把搂住他女儿,看着她那张惹人怜爱的小脸说:“我的小宝贝,你将来也许不会长得和亚佛戴娣女神一样,但是我敢确定,你在许多男人的心日中,一定会产生和女神相同的效果。”

“但是,我希望我长得象希腊人。”秀拉坚持。

“你是长得象希腊人啊!”李察华琳说:“只是不象住在奥林巴斯山上的女神罢了。你比较象住在戴罗斯岛的仙女,她们是渡海而来侍候光明之神的小仙女。”

“快告诉我她们的故事!告诉我!”秀拉要求道。

于是,她父亲告诉她,传说在公元前第九世纪,有位配挂着一把金弓箭、年轻英俊的神仙降生在戴罗斯岛,于是戴罗斯岛因为他的出现而成为圣地。

“那位神仙是谁?”秀拉问。

“他就是阿波罗,”她父亲回答:“我有一次到戴罗斯朝圣时,发现空中仍然有‘跳跃、抖动的光芒’。”

“我不懂。”秀拉说。

“这很难解释,”李察华琳回答:“只要是神居住的地方,尤其是阿波罗住的地方,就有一种奇特的光芒,在天空中闪闪发光,就象振动银翅或旋转银轮所产生的一种神秘跳动的银光。”

李察华琳说得好象置身梦幻之境一般,而秀拉也听得入神了,虽然不太懂,但她却陶醉在她父亲如音乐般悦耳的声音中,她知道那是因为她父亲的记忆所赋予他的魔力使然。

“只要是神所在地,”她父亲继续说:“在晨雾笼罩的希腊岛屿的河海之滨,就有美丽的仙女。”

他吁了一口气,又继续说:“阿波罗以他的‘美’征服了世界。他没有任何人间的资源,没有陆军,没有海军,也没有强力的政府,但是他给人类带来了光明,所以人类就崇拜他。”

李察华琳说得好象煞有介事般的逼真,因为他本身也相信。他替秀拉开拓了一个美丽的世界,而且使她成为那个世界中的一员。

从那次以后,她因太崇拜阿波罗,而把他当成她爱人的化身……她想将来长大以后,一定要找一位象阿波罗一样的男人。

几年之后,她开始了解她父亲为什么说她象希腊仙女。

她拥有一张敏感的脸蛋,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她那对慧黠的大眼睛。

虽然她自己并不知道,但在她双眼深处却具有一种奥秘的魔力,她好象能窥见那个她父亲所熟悉而不为人所见的神秘世界。

她的头发非常漂亮,却不象凯瑟琳的金发。她的头发淡得几乎无色,然而却很有光泽,一根根的秀发都好象活生生的一般。

她的肌肤特别白皙,穿上她舅母替她选制的暗色衣服,显得更为苍白。

有时候,秀拉会怀疑,公爵夫人是不是故意想熄灭她内心的光芒。她父亲曾告诉过她这种光芒,她自己也认为在她心灵深处有这种光芒。

住在冰冷、幽暗的城堡中,精神上、肉体上不时地遭受虐待,她几乎已经忘了她曾经有过如天使般快乐的时光,也记不得父亲常领她去神游的美丽世界。

在经常被呼来唤去的忙碌情况下,她几乎没有时间去回忆她父亲所教她的一切。只有当她黑夜独入深闺的时候,才会想起她父亲说过的一句话:“在万籁俱寂的时候,就能听到上帝在呼唤人们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意乱情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