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乱情迷》

第四章

作者:巴巴拉·卡特兰

第二天早晨,秀拉看见玛嘉瑞忧心忡忡的样子,她问道:“怎么啦?是否发生了什么事,而你没告诉我?”

“我们只是有点担忧,小姐。”玛嘉瑞回答:“因为谣言纷纷传说国王军队就要攻城了!你知道人怎么议论纷纷吗?”

玛嘉瑞做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手势,于是秀拉赶紧问:“将军没说什么吗?”

“没有,小姐,就是因为他没做任何表示,才使人民心生恐惧而议论纷纷的。”她顿了一下,又说:“城里有许多人都相信,凯瑟琳就是传说中的那位渡海而来替我们带来和平和繁荣的公主。”

“你是说首相告诉他们的那个古传说吗?”秀拉问。

“是的,就是他告诉我们的那个古传说。”玛嘉瑞说。

秀拉穿好衣服,走进起居室。她不知道,将军是否了解,当此阳光和煦、百花争艳时,被关在房间里有多么难受。她渴望到花园去散散步,她想远离这套房逼人的气氛和那些对她虎视眈眈的哈布斯堡皇族画像。

可能快近中午的时候,她听见敲门声,以为是玛嘉瑞送午餐来了,所以她头也不回地大声喊道:“进来!”

她听见有人进来了,她想玛嘉瑞怎么没说话,于是她回过头去看看,她吓了一跳,来人竟是将军。

她静止不动地站在原地好一会儿,阳光从窗口射进来,在她的秀发上形成一圈光晕,使她美丽的头发更能衬托出她心形脸上的两只焦虑不安的大眼睛。

“我想跟你谈谈,华琳小姐。”隔了一会儿,他说。他的语气非常严肃,秀拉担心他不知有何要事想和她谈。

他们一起走向由绸缎覆盖的大沙发和扶手椅,这些椅子都围绕在华丽的火炉旁边,火炉在这个季节当然是不生火的。

将军等她坐下,把褐色美丽诺绒的裙摆拉好,他才坐下。秀拉才知道,在如此温暖的天气里穿这种衣服实在嫌热。

他穿着军装看起来潇洒异常,但秀拉注意到,他的军装上并没有饰以五花八门的肩章,与一般卡瓦尼亚军官所著的军装不太一样。

先是一阵沉默,秀拉觉得他好象在斟酌措辞,过了一会儿,他才说:“我对你有个建议,华琳小姐,你听了也许会觉得奇怪,但等我说出这个建议时,你会相信我是诚心诚意的吗?”

“当然会。”

秀拉的眼光投向他脸上,却无法了解他脸上的表情。

“现在情况是,”将军开始说:“在奥在利军官指挥下的保皇军正准备攻打詹索斯市。”

“他们的军力够吗?”秀拉问。

“国民军的人数虽然较多,”将军回答:“但我们非常缺乏武器,我们的来福枪都是老式的,我们又没有重型步枪。”

他的双chún紧抿,然后继续说:“但是保皇军的装备却是最新式的。”

秀拉没说什么,只是紧扣十指。

“因为交战可能造成危险,”将军继续说:“我不能让战争发生在詹索斯街头,否则一定会造成市民大量伤亡,尤其是妇女和小孩。”

“那么,你想怎么办?”秀拉问。

“我打算在国王尚未到达詹索斯的半途中拦截他们,”将军说:“也就是说,我们的军队今晚必须出发。”

“在野外和他们交会,那不是太愚蠢了吗?”秀拉问。

“这点我已经考虑到了,华琳小姐,”将军带着一丝浅笑说:“幸亏从这儿通往希腊的唯一一条路上多高山险阻。”

“你的意思是要埋伏突袭他们吗?”

“那正是我的计策,坦白地说,那也是我们唯一的胜算。”他停了一下,继续说:“华琳小姐,我坦白地告诉你我的计划,希望你务必绝对保密,不能泄露给任何人,即使是你的女仆。”

“我不可能泄露的,将军。”秀拉急忙说。

“我再信任你不过了,”将军说:“因为我想要做的事与你有直接关系。”

“和我有关?”

“华琳小姐,我的困难是如何安置你。”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但他却把他的视线从她脸上移开,继续说:“我对昨晚所发生的事深感抱歉,但你必须知道,在战争期间,这种事是免不了的。”

当她想起昨晚那个士兵扑在她身上的恐怖情景,和将军如何把他杀了挽回她的清白时,秀拉感到她的双颊一阵灼热。

“你们军队里面……是不是有很多象……他一样的人?”秀拉低声问道。

“我很高兴,无论什么人都愿追随我——不管他们象谁,或有多野蛮。”将军回答。

“我能……了解。”

“那么,你该了解,要在此地为你寻找可靠的守卫有多困难。”将军说,“即使我们打败了,我也不希望让你受惊,因为那些外籍佣兵的残暴行为简直难以想象!”

秀拉倒吸了一口气。

不需要他多加渲染,秀拉也很了解这种事。她曾经读过许多描写拿破仑的军队在葡萄牙和其他被征服的国家,如何烧杀、抢劫和蹂躏的故事。

战争的掠夺就是军人的报酬,虐掠敌方的妇女也成了他们当然的权力。

秀拉颤抖着说:“请你……把我安置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我正想这样做,”将军回答,“但是只有一个方法,可以确保你不被任何卡瓦尼亚男人染指。”

“什么办法呢?”

“就是,你必须归属于我!”

将军虽然用英语说,但秀拉却疑惑地注视着他,仿佛觉得他的意思不可能是他所说的那个意思。他好象怕她会误解他的意思,赶紧加上一句:“华琳小姐,我认为我们应该通过一个结婚仪式,你成了我的妻子以后,才会绝对完全,才能象我一样可以在城内自由行走不受伤害,没有人会背叛我。”

“你的妻子?”秀拉嗫嗫地问道。

“只是名义上的,”将军说:“那是一种没有宗教仪式的俗约婚礼,等我们获得和平之后,我就能以统治者的身份,依照卡瓦尼亚法律解除婚约。”

他停了一下,又说:“到时候你就可以返回英国了,华琳小姐,我很了解,做一位革命党人的妻子是再倒霉不过的事了。”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 在房里踱着方步: “主要是因为时间的问题,”他说:“如果时间充裕的话,我也许可以另想办法;但在目前紧急的情况下,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办法,虽然对你有点窘,那也是无可奈何的。”

秀拉听了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她才说:“我……我想将军,你要我做你的妻子,可能另有……原因吧!”

将军停止踱步,站在房间的中央,投予她锐利的一瞥。

“你的透视力吗?华琳小姐,还是有人告诉了你什么?”

“玛嘉瑞告诉过我,”秀拉回答说:“人民苦恼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相信凯瑟琳就是渡海而来的公主,而且相信她会给他们带来和平和繁荣。”

“首相以复兴古代的传说为手段,实在太狡猾了,”将军承认道。“华琳小姐,你一定可以想象得到,我们国家的整个历史,都是沉浸在神话、迷信和传说之中。”

“可是我并不是公主。”秀拉说道,同时想凯瑟琳也说过这句话。

“首相为了相符合他个人的目的,歪曲了希腊原文的意思,”将军回答:“这个预言已经留传了百年之久,真正的译文应该是这样的:‘这个时代,会出现一位来自海上的仙女,为民卫护光明驱邪恶,那么人民即可享受太平’。”

当威希拉斯将军说出“仙女”二字时,秀拉大吃一惊。

她回忆起从来她父亲总是这样告诉她:虽然她不象希腊女神亚佛戴娣,但她却象个希腊仙女。

刹那间,她父亲仿佛在对她说话,告诉她应该怎么做,并且帮助他。

秀拉吸了一口气。

“我愿意……照你的意思做,将军,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他问。

“你离开城里时,我可以跟你一道走。”

她看见他脸上惊讶地表情,心想他可能会拒绝,所以她急忙说:“我不能忍受独自一人留在这里,老是担心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要不就在猜测到底是国王的军队还是你的军队会凯旋归来。”

她想尽量压抑自己的情绪平静的说出,但是,她的语言中仍带有浓厚的情绪成分。过了一会儿,将军说:“我接受你的条件。我会立刻准备举行公开结婚仪式,那么,人民就会相信你会替我们国家带来幸运。”

“但愿……我不会令你失望。”

“人知道你一定了解,”将军说:“当男人有了真正的信念而不是光为贪梦而战时,他们的士气一定会更为高昂。”

“那个真正的信念就是你必须……给他们的吗?”秀拉急忙问。

“是的,但还需要你的帮忙!”

秀拉起身。

“我愿帮助你,”她说:“我觉得这个国家本是一片……快乐之土。”

他没有答话,只是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她,当他们四目相遇的那一刹那,她觉得他们好象在不言之中交换了心灵的话语。

然后,他突然说:“让我再说一遍,华琳小姐,你尽可以信任我。我们的结婚纯粹只是一个形式罢了,我会衷心感激你能了解这件事的必要。”

他说完之后,向她鞠了个躬,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

只剩她一个人在房间,她把两手蒙在脸上,而且还感觉到全身在颤抖。

这一切实在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就象做梦一般!然而她也知道,将军所说的一切都是常理作根据的。

她以前看见群众欢喜若狂地高举着凯瑟琳的相片时,觉得很奇怪,不懂为什么对他们如此重要。

首相的确聪明之至,居然能想到把国王的新娘和全卡瓦尼亚人民所信仰的的古传说连在一起,使国王的婚礼代表着一种普遍的胜利。

卡瓦尼亚人民虽然愿意追随阿里西斯到天涯海角,但总有些人,尤其是妇女们会怀疑,他们的希望和和平是否会随着凯瑟琳的离去而幻灭呢?

“他们必须相信我!”秀拉想:“他们必须相信我才是真正来帮助他们的仙女。”

亚佛戴娣女神也是降生于海上,所以卡瓦尼亚的仙女当然能在他们的心中占得一席之地,她不但是他们的爱之女神,而且还是他们的富裕、繁荣之神。

“只要追随威希拉斯将军,他们即可找到爱情、富裕和繁荣等等他们想追求的东西。”秀拉想。

可是当她想到保皇军拥有新式来福枪和重型步枪的装备时,不禁打了个冷颤。

她站在起居室陷入沉思的当儿,卧室的门突然打开,玛喜瑞向她跑来。

“是真的吗?小姐?你今晚要和将军结婚是真的吗?”

“是的!”秀拉回答。

“我实在不敢相信,小姐,但那的确是个好消息!太好了!正是我所希望的!”

“你怎么知道的?”秀拉问。

“是将军亲自告诉我的,现在,我想他可能去广场向大众宣布这项消息了。老百姓听了一定会非常兴奋,因为他们高兴见到婚礼,尤其是有些妇女,因为国王的婚礼没有如期举行,已经在抱怨她们受骗了。”

“至少,”秀拉心想:“他们不会有一个天主教仪式的婚礼在他们的希腊大教堂举行了。”

但她并没有说出来,她改口说:“玛嘉瑞,我没衣服可穿呢!”

“没衣服可穿,小姐?”玛嘉瑞惊奇地重复了一遍她的话。“但是,满柜子都是衣服啊,而且还有一件非常漂亮的结婚礼服呢!”

“对啊……还有凯瑟琳的。”秀拉喊道。

她的确忘了衣柜里还有凯瑟琳的衣服,她从未想到要穿她表姐留下的衣服。

“我想它们可能会合我身。”她怀疑地说。

当她说这句话时,她怀疑如果她舅母知道她要穿凯瑟琳的结婚礼服和革命党人结婚的时候,她舅母不知会怎么说。

她也想起她舅舅对她所说的话:永远不准她结婚,不准她喜欢任何男人,也不准任何男人喜欢她。

“这不一样!”她想:“将军并不是因为我是女人而对我有兴趣,只因为我能实现他们的传说,而使他能鼓舞军队的士气。”

她又想到,将军曾对她说,一旦等他打赢了,婚约即可轻易解除,所以她告诉自己何必在乎那些琐事。

重要的是,全国人民将会相信她就是预言中的仙女。

“让我们来看看结婚礼服,玛嘉瑞。”她说。

她们走进卧室,玛嘉瑞从柜子里取出一件凯瑟琳的结婚礼服。

那件礼服非常漂亮而且又精致。

“我看得出来腰可能太宽了,小姐,”玛嘉瑞坦白地说,“但是我可以轻易地把它改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意乱情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