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乱情迷》

第六章

作者:巴巴拉·卡特兰

“你一点都没吃呢,夫人。”玛嘉瑞收拾餐桌时说。

“我不饿。”秀拉回答。

“你该饿了,夫人,”玛嘉瑞说:“你昨天吃得很少,而且昨晚什么都没吃,今天你回来后,我端了一些食物和饮料给你,可是你正好在熟睡中,我又不想吵醒你。”

“我就是不饿。”秀拉再说一次。

她知道,因为心情不好,才使得她食不下咽,一点胃口都没有。她起身离开餐桌,走到窗口。

以前,她觉得住在宫里是一种束缚,而且每天只能望着呆板的花园多么乏味;可是曾几何时,现在她即渴望住在这儿,和阿里西斯朝夕相守,为卡瓦尼亚的未来和她同筹大谋。

她听见玛嘉瑞离开房间,但她并没回头。

太阳已经渐渐西沉了,但还留下一抹金红色的余辉,然而,对秀拉而言,那却是无异于已经天黑了,因为此刻有一团黑影闯进了她的心扉。

可是,将军的那一吻令她所引起的痴迷和狂喜,却仍在她心中纠缠不散。

她只要一想起那令她销魂的一吻,就觉得有一把火在她全身燃烧,而且嘴chún也颤抖着渴望他的另一吻。

“我爱他!我爱他!”她绝望地想着:“但是,我在他心目中算什么呢?只是个……任他摆布的傀儡罢了。”

她记得玛嘉瑞曾提过雅典娜公主,所以她想,他爱的可能就是雅典娜公主。这个想法就象一把利剑刺穿她的心一样。

公主长得什么样子?她漂亮吗?她是否就是他理想中的女人?而她自己却不是呢?

当秀拉猜想公主可能和阿里西斯一样地象希腊人时,则心绞不已。也许她才是与阿波罗匹配的佛戴娣女神,而且她才是他所希望与他共治卡瓦尼亚的女人。

她知道,阿里西斯为什么能轻而易举地以她来取代凯瑟琳在人民心目中的地位。因为她父亲曾告诉过她说,她象个仙女,而且她穿上雪白的结婚礼服,一定酷似农民所渴慕的公主或仙女。

“那只不过是巧妙的一出戏法罢了。”秀拉心里这么想着,同时所有神奇感也跟着消失了。

她顿时觉得好消沉、好沮丧。她觉悟她并非什么要人,她只是舅母所说的——“与仆人相差无几”的卑贱人物而已。

太阳完全下山了。

这是薄暮时分最美的时刻,夜暮的阴影充满了神秘,一座座雕像在低垂的夜幕中显出白色的轮廓。但是浮现在秀拉眼前的,却只有阿里西斯英俊的面庞、宽阔的额头,挺直的鼻梁、刚毅的下巴以及注视她的眼神。

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呢?他到底有什么感受呢?对于她,他永远是个迷,他永远是个她无法了解的男人。

忽然传来一声尖锐的敲门声,她转过身,吓得心房狂跳,不知道进来的会是谁。

她用卡瓦尼亚话应门。门一开,她看见是将军,高兴得禁不住想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上前去。但是她突然愣住了,发现他身后竟然跟着两个士兵。他们一起进入房间,关上门,然后就在起居室内站起岗来。秀拉惊慌地看着他们,接着露出诧异的眼光。

将军往她那边走了几步,然后停在房间的中央,秀拉搞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到底是什么。

“我想跟你谈谈。”他用英语说。

“我一直……都在等你……来,”她回答:“但是,这些士兵为什么站在这里?”

“带他们来,你才会有安全感。”他说。

“有什么……可防卫的?”秀拉诧异地问。

“防卫我!”他回答。

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又继续说:“昨晚我辜负了你对我的信任,保证今天那种事绝不会耽搁你太多时间。”

突然间,她懂了。

她知道,他指的就是昨晚他离开山洞之前吻她的那回事。

他地态度太逼人了,她几乎快被弄哭了,于是她急忙说:“叫士兵出去!否则我绝不和你说话!”

将军仍然静止不动。

“你这样要求是明智的吗?”他问。

她觉察到自己的情绪太激动了,所以转身走向窗口,避开将军的视线。

“叫他们……出去!”她以颤抖的声音再说一遍:“我认为……他们在场,对我是一种……侮辱……”

“我没有那个意思。”

将军只好支开士兵。秀拉听见他们离开房间,而且带上了门。

她望着微暗的窗外,觉得宁静的花园仿佛已经变成一个不可测知而逼人的未来世界。

“我要来告诉你,”她听见他在她身后说:“听说有一艘英国船停泊在基维港,所以我替你准备了一辆马车,一小时之内即可将你送往基维。”

突然,秀拉觉得全身麻木,动弹不得。过了一下,她才慢慢地从窗口转过身来。她从来没有看过他如此严肃,而且脸上的表情还有点阴沉。

“一艘……船?”她问。

“一艘英国船,可能是要开往雅典的,那么你就可以到那里与你舅舅和表姐团聚;或者,如果那艘船是直接驶往英国的话,就可以平安地把你送回家乡。”

她实在难于了解她所听到的话。她曾经想过他可能并不喜欢她,但她绝不相信这么快就赶她走,而限她在一个钟头内立刻离开。

她呆呆地凝视着他,就象一个临溺毙的人一样,往事一幕幕地浮现在眼前。秀拉看见在英国等待着她的未来:冰冷的城堡、劳碌的生活、长年被怨恨的气氛所笼罩的日子。

以前的日子的确难耐,但是,现在要她遗忘她在卡瓦尼亚的那颗心,似乎更令她无法忍受。她曾模糊地想过,如果明知阿里西斯并不爱她的话,那么和他一起生活一定很痛苦;但是,如果一旦回英国,而又明知永远不可能再见他的话,那不是更难过吗?

她听见他说:“我必须感激你为卡瓦尼亚所做的一切,但是,我相信我送你回家乡是对的。”声音好象是从远处处传来的。

“可是……我们已经……结了婚。”秀拉凄凄艾艾地说。

“关于公证结婚的部分,我自会解决,”他回答:“至于教会的仪式方面,虽然要费较长的时间,但我确信,我们一定能想办法取消,因为你当初是被迫成婚的,既没有给你考虑的时间,也没有让你作心理准备。”

“他考虑的真周到。”她绝望地告诉自己。

然后,秀拉看出他似乎有离去之意,赶紧说:“求你……让我留下。”

她觉得他的态度还是那么强硬。他回答:“那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呢?我不会……惹你麻烦,也不会向你要求什么,更何况,也许我还能……为人民做点事。”

“不行!”他的语气很坚决。

“等你有了医院以后,”秀拉疯狂似地说:“我就可以照顾医院的病人,尤其是小孩。”

“你最好还是回去过你熟悉的生活吧,你不知道这里将来还会发生多少困难和危险呢!”

“我不……怕,昨晚……我不是跟随你去了吗?”

“你的确很勇敢,但是,下一次我们就不可能这么幸运了。”

“下一次?”秀拉问:“难道国王还会再反攻吗?你既然已经惊走了他的枪炮,我绝不相信他所剩无几的残兵还会对你造成威胁。”

“我倒不担心国王的军队, ” 阿里西斯回答,他的答话好象是被激出来的。“而是担心其他的许多困难。”

“告诉我……是哪些困难?”

“我们已经没时间讨论这个问题了,”他说:“你还要收拾行李,而且到基维还有两个小时的路程。”

“要走那么长的一段路,现在出发不是太晚了吗:“秀拉丧气地问。

“我会派派特罗斯少校率领一支骑兵护送你。”

秀拉没有答话,过了一会儿,他又说:“你要离开时,我当然会向你道声再见。”

他说完就转身走向门去,她情急之余,只好喊了起来:“我不能……走……求求你……让我……留下……这里有……许多我可以做的事……”

“不!”那声严厉而冷峻的回答在房中回响着。

“我已经说过,我不会……惹你……任何麻烦的。如果你不要我的话,我也不期望住在宫里,我只希望你让我……留在卡瓦尼亚!”

“不行!”

秀拉完全失去了控制力,两行眼泪象小溪般流下,她感觉到泪水好象呛住了她的喉咙。

她看见阿里西斯一步一步地走向了门口,她突然歇斯底里似地觉得他好象即将带走光明,永远地走出她的生命。

他转动门把。

“我有……一件事……想求你。”她的声音几近于耳语,她真怕他没听见。

“什么事?”

她真不能相信,居然有如此冷漠、如此严厉、如此冷酷的问话。

“我……想留下一点……可资留念的东西,你愿意……你愿意……和我……吻别吗?”

她觉得他好象要拒绝她。

当他转身时,因为他们俩的距离太远了——整整一个屋子长,而且她的眼里盈满了泪水,所以她根本无法看清他脸上的表情。

他拖着极缓慢的步伐,一步一步地走向她。

她虽然看不清他往前走,但她听见了。顿时,她的心头在跳,嘴chún微微颤动,期待着他的吻别。

她一想到,这就是她生命中最后的一吻,也是她往后悠长的岁月中唯一可资回忆的快乐,心都快碎了。

“你为什么向我要求这件事?”他问,他的语气非常怪异,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他停在离她几尺远的地方。

她想看他,但不可能。

她只好闭起眼睛,仰起脸,然后以近乎耳语的声音说:“请你……吻我……吧,……请……”

那是一种发自她内心深处的请求,她想,他既然没动,就是表示拒绝。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动了,但是不是把她拥入怀里,而是伸出手来牵她。

“过来!”

秀拉好惊讶,他竟然拉着她穿过房间。

他打开门,和卫兵擦肩而过。

他们沿着走廊走向主楼梯,他走得实在太快了,秀拉几乎无法跟上。

下楼时,他没放开她的手,秀拉怕绊倒,另一支手还撩起她的粉红色长裙。

不久就到达了宫殿的前门,门口的卫兵还立正向他敬礼。

他仍然拉着她的手走下台阶,底下有一辆敞开车门的马车。

他扶她上车,然后下令起程,于是马儿开始飞快地奔驰,秀拉靠上座背,屏住呼吸。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为何这么做?难道是不等我换上行装,收拾好行李,就真要把我送上船吗?

她想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她往回吞的眼泪仍然呛着她,使她无法开口,而且在泪光中,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

她所能确知的是,他在她身旁,然而,他并没有吻她。

“我向他要求这种……事……实在太……无耻了。”她想。

他拒绝她的请求,就等于朝着她关上通往天堂之门。

“我已经……没什么办法……可想了。”她告诉自己。

她已经求过他让她留下,可是却失败了;甚至,连向他要求吻别,让她享受快乐的最后一刻,也被他拒绝了。

现在他既然要送她走,她也没什么话可说,没什么事可恳求的了。

马车突然停下,秀拉睁开眼,眨了一下,看见他们停在一栋白色别墅前面。

一个仆人过来打开车门,接着阿里西斯走下车。

他牵着秀拉的手,扶她下车,当他的手接触到她时,她觉得自己好象在颤抖。

进了屋里,她匆匆地溜见一间白色的客厅和几盏从瓶里照出的柔和灯光。

他又不声不响地把她拉进一间起居室,室里有扇落地长窗,可以看见外面的花园。这里也有几盏柔和的灯光,而且这个房间给她的感觉是凉爽、洁白而且还带有几分精致。

但是秀拉没时间去多瞧,她的眼睛禁不住地转向她身旁的这位男人。

她听见门关上了,然后他才放开她的手,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盯着她,其实,他们的距离已经够近的了,近得足以使她窘得发抖。

他默默地盯着她的脸,过了一会儿,她打破沉默说:“你……为什么……带我来……这儿?这是……什么地方?”

“我要你再说一次,你刚刚在宫里向我要求的事,”他说:“我怀疑我是不是听错了。”

他那奇特的语气,使她胸中激起一种莫名其妙的騒动,再度令她无法开口——只是这次的原因不同而已。

他静止不动,她知道他在等她的回答。

“我……请求你……吻我。”她嗫嗫地说。

“真的吗?”

说着,他又走近她一些。

她再度仰起了脸,他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意乱情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