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之光》

第10章

作者:巴巴拉·卡特兰

塔里娜被耳边尖锐的电话铃声吵醒了。一时间,她以为是在自己家里,接着她认识到了她在哪里。

她很快在床上坐起来,取下话筒,同时看了看钟,从窗帘缝透过的光里,看出只是八点半钟。

“早安,格雷兹布鲁克小姐。”

她吃了一惊,这是柯利亚先生的声音。从他准确的、过于讲究的发音,不难听出来。

“早安,柯利亚先生,现在还很早,是吗?”

“我很抱歉把你给闹醒了,格雷兹布鲁克小姐,但是纽百里先生想见你。他建议你起床后不要叫醒吉蒂,自己一个人到海滩上去。在你们昨天用过的帐篷里,你会见到他。”

“很好,柯利亚先生。我会尽快地到那里去。”

她挂上了电话,然后坐了一会,打着呵欠。她们很晚才上床睡觉,尽管那样,她没有能够睡好。事实上她躺下哭了好一阵子,热泪从她脸上不住地流淌下来。她知道她一生中从来没有比这时更痛苦。

她尽力不去面对事实。她自言自语地说,吉姆所讲的只是重复了一个谣言,一句赌场的闲扯。他所说的迈克尔,“找到了一个女继承人”可能是指伊琳并且不知道她结了婚,或者,很可能是指吉蒂。她本人是个无名的陌生人;虽然纽百里先生认为她是个有钱的加拿大人,但是在社交界里许多别的人对她很可能丝毫不感兴趣。

不管塔里娜对自己作出怎样的解释,她仍然明白吉姆?卡森的话对她是个很大的打击。她越是仔细思考越是觉得痛苦,因为它们无论如何也影响不了她自己对迈克尔的爱。

她爱迈克尔,那简直太真了。

昨晚他们跳舞时,她一直注视着门口,一小时又一小时过去了,她仍然希望他会来。她想他一定会劝说伊琳来参加他们;要不就是,当他们准备在那里呆到更晚的时候,他还会在伊琳睡觉以后赶来的。

吉蒂显然过得很快活,她并不打算回旅馆去。塔里娜也乐于等待,因为她心里祈求迈克尔会到来,那怕只是短短的片刻。

在夜总会里,人们几乎都离去了。吉蒂最后勉强提出他们应该走了,这时她才确实认识到他是不会来了。

“玩得真不错,”吉蒂说。两位男人把她送回旅馆,说了声晚安就走了。

“我觉得柏林顿先生很不错”塔里娜说。

“哦,别那么古板,叫他特德,”吉蒂说。“现在大家除了教名以外从来不用别的名字会称呼人。”

“好吧,那么叫特德,”塔里娜笑了。

“他真是个出色的人,”吉蒂说。“而且他的舞跳得好极了。”

她的热情是无可怀疑的,塔里娜虽然心情不佳,也不能不为吉蒂而高兴。至少在目前,她似乎是忘记了乔克?麦克唐纳。

“特德提议明天在马球赛前我们和他们共进午餐,”在她们到达卧室门口时,吉蒂说道。“我说我们会去的。晚安,塔里娜。我想你是累了,但是今天玩得好极了。”

“对,好极了,”塔里娜应付地说,尽管她心里知道今晚她简直是难以忍受。

只是当她独自一人呆在自己的卧室里时,她才勉强松弛下来,她嘴chún边装出的微笑消失了,她用手摀着脸坐了一会儿,开始脱衣服。

现在,在她拉开窗帘时,阳光倾泻在她身上,一股嗳热抚摸着她赤躶的双肩,她怀疑她是否夸大了她的愁苦。说不定在他们离开夜总会时伊琳可能还在赌场,因而迈克尔不可能走脱。到底他对她的女主人还是要尽一定的义务的。除此以外,他也许为了某些进一步的不那么平常的原因,也必须做伊琳吩咐他做的事。

在外边,太阳在海上闪烁发光,象地中海那样出现深蓝的颜色;各种旗帜沿着海边在飘扬,帐篷、太阳伞与下面的花朵和花圃形成一片灿烂的色彩。

这里一带都是如此地美丽,塔里娜对自己讲,在这样的环境里她还要觉得难受,实在太忘恩负义了。

“他爱我!他爱我!”她轻轻说出了声,想抵制脑海浬发出的讽刺的问号“是你还是你的钱?”

这时她想起了纽百里先生在等着她。于是她从抽屉里拉出一件游泳衣赶紧穿上。这是一件新的游泳衣,吉蒂一定要借给她穿。它是用白鲨皮缝制的,配上红的背带,红的腰带和红鞋。

塔里娜在鼻子上扑了点粉,在嘴chún上抹上了chún膏,她发觉在她眼睛下面有黑晕,面色苍白。昨晚的眼泪无疑使她变难看了。

不过,很难想象除了迈克尔外还有什么是重要的。看来在午餐前是不会见到他了。

塔里娜拾起她的游泳浴巾披在肩上。她打开了门,轻轻把它关上。有一块“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在吉蒂的房门上。走道上还没有人,在早上这时候旅馆本身是死气沉沉,寂静无声的。

塔里娜急忙走到电梯那里等着,开电梯的小伙子吹着口哨,打开门看见了她。

“今天是游泳的好天气,小姐,”他说着,电梯下到了底层。

“对,好天气,”她随口同意说。

休息室空无一人,她从通向海边的那扇门走出去。离开海边大道只有短短的一点距离,塔里娜低着头慢慢向前走去。

在海滨附近只有少数几个人——几个晒黑了的青年人在玩一个巨大的橡皮球,还有一两个风雨无阻的游泳人已经下海了。

塔里娜穿过五颜六色的帐篷走向他们昨天用过的帐篷。她刚走到那里,就看见纽百里先生已经在那里了。他躺在一个甲板靠椅里,穿着一件毛巾晨衣,这件衣服穿在他身上不知怎么有点不相称。他正在读报纸,另外还有一堆报纸放在膝上。他手指里夹着一支大雪茄烟。

“早安,纽百里先生!”

他听见塔里娜对他讲话,便抬起头来,放下了报纸。

“早安,塔里娜,”他庄重地说。“请原谅我没有起身。在这样的甲板椅里我不论起身、坐下总是觉得为难。”

“哦,当然,请别动,”塔里娜说。

她从帐篷里取来一个舒适的橡皮坐垫放在纽百里先生的椅子旁边。

“我是不是把你叫醒得太早了?”他问道,“我猜想你们年轻人昨晚玩得很晚。”

“的确是很晚,”塔里娜承认说,“可是我们在夜总会里玩得非常高兴。”

“我听说你们很晚没有回去睡觉,”纽百里先生说。

塔里娜止不住锐利地扫了他一眼。她怀疑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柯利亚先生和他的窥探系统甚至在赌场里也在活动吗?

“我想现在是个好机会,”纽百里先生继续说。“来谈谈我昨晚对你提到的事。”

“关于到法国南方去的事吗?”塔里娜说:“我……我想我不能。”

“你答应过我你会帮助我的,”纽百里先生说。“我一定要请你遵守诺言。这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任务。我可以解释一下吗?”

“是的,请讲,”塔里娜说。她满肚子犹疑,不知道如何才能拒绝他要求她办的事。

“你当然知道,我经营着各种各样的生意,”纽百里先生说。“我的工作就是促进我的业务,不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有可能的话。在生意中我经常会遇到某些彻底改革的想法。通常这些发明,也就是那些改革的想法,是很不切合实际的,要不就是在世界别的地方、别的人也恰恰在改革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东西。”

他稍停了一会,喷出一口雪茄烟。“这实际上并不象听起来那么奇怪,”他说,“因为科学家和技术人员始终是根据或多或少同样的思路在工作的。唯一的问题是谁能有惊人的幸运,象一般人所讲的,抢在别人前面发现恰恰同样的一瓦罐金子。”

纽百里先生咯咯地轻声笑了。“我的话听起来有点不太具体吧?”他说。“现在我要讲得更明确些,当前发生的事是某个人发明了某件东西,确实和别人的不同——事实上他不只是抢在前面一步而是抢前了很多步,你懂得吗?”

“是的,我想我懂得,”塔里娜回答道,“你需要我做什么呢?”

“我要你帮助我把这个新发明的计划送给一个人,他能充份利用它,”纽百里先生说。

“为什么要我送呢?”塔里娜问道。

“因为我的竞争者同敌人都跟上了我,”纽百里先生回答说,“他们认为,虽然还不敢肯定,我已经掌握了某件东西,可以在竞赛中打败他们。他们决心在可能范围内掌握这个秘密并且利用它为他们自己谋利。”

“但是,无疑的,”塔里娜问。“他们不能制止你把计划邮寄出去,可以挂号或是保险呀!”

纽百里先生笑了。“让我给你看一件东西。”

他拿起那堆报纸,从最下面取出了一份,打开报纸翻了几页,然后递给塔里娜,并用手指指出这页下面的某一小段报导。“你能读法文吧?”他说。

“能,”塔里娜答。她读了他指示的那段,把它慢慢译出来:“亨刮?比埃罗特,邮差,最近刚庆祝过他在邮政局服务二十五周年纪念,星期四他在奚纳投递邮件时受到袭击。窃贼逃走。所有邮件散落在路的四周。亨利因脑震荡在冥纳医院就医,据说他没有看清袭击者的面貌。一般认为这次暴行可能是一场恶作剧,因为在拣回邮件时没有发现任何丢失。几件挂号包里也完整无损。”

塔里娜读完这段新闻,用询问的眼光看看纽百里先生,正好与他那冷酷的黑眼睛相遇。

“亨利?比埃罗特,”他安静地说,“正准备送信给我一个住在别墅里的朋友。”

“这个朋友就是你想送给他计划的那个人吗?”塔里娜问道。

“正是,”他说。“在拣齐别的信件时,邮袋里有一封信没有找到。幸而这信一点也不重要。事实上寄出这封信的唯一目的是看看它是否能安全投到。”

“可那……真是不可思议,”塔里娜说。

纽百里先生点了点头。“大多数人都是这么讲,人们对法律和对人类的文明行为都有一种真诚的信心。不幸的是,贪婪是一种很强烈的刺激,会使人无法无天,我说的这项发明对那些能首先利用它的人要值数百万元哩。”

“我懂了,”塔里娜慢慢地说。

“那就是我请你帮忙的原因,”纽百里先生接着说。“我和我家里人都是受到怀疑的。我离开旅馆后总是担心我的房间在我又回来以前是否被搜查过。柯利亚是个能干的看家狗,但是,他有时也得休息一下,这里没有多少人是我信赖得过的。”

“那么你认为你能相信我吗?”塔里娜问他。

“我肯定能,”他明确地答道。“再者对于我的计划你是最完美无缺的人选。你认识的人不多,假如你突然到法国南方去一两天,没有人会奇怪的。”

“但是……我怎么能呢?”塔里娜问。

“一切都会安排好的,”纽百里先生答道,“我想象大多数年轻姑娘一样,你有一笔零花钱,即使最有钱的父亲也会让他的儿女对金钱产生一种责任感。我对吉蒂也是一样,虽然我承认这并不很成功。”

“不完全是那样,”塔里娜说。

“你也正在考虑找什么借口吧,”纽百里先生说。“你的父亲或母亲有什么直系亲属,有弟兄和姐妹吗?”

他非常突然地对她拋出这个问题,使她几乎不经思考地回答出来。“我母亲有个妹妹”她说,“她喜欢隐居。不大外出。”

“好极了,她叫什么名字?”

“简?伍德鲁夫,”塔里娜答。“可是……,”

“她行,”纽百里先生说。“现在听着,我们时间不多了。今天早晨再过一会将有一封信跟平时一样塞到你的门下面。这信是你姨妈简?伍德鲁夫寄来的。她是在塞纳的卡尔登旅馆写的信。她邀请你去住几天——只住几天,因为她要上意大利去。你将要回一封电报给她,说你明天到达。我给你安排轿车送你到巴黎,从那里赶乘今晚八点半的卧车。”

“可是……我不能……”塔里娜开始说,但是纽百里先生用手傲慢地一挥使她止住了。

“你要告诉我妻子和吉蒂,说你一定得去看看你的姨妈。你把那封从她那里收到的信留在你的房间里。这很重要,把信封也留下。上面会有一个正确的日期戳子,因为那是昨天从塞纳寄来的。”

纽百里先生抽了一口雪茄。“你要照我讲的到塞纳去,”他继续说,“你明天早晨大约十一点钟到达。你的姨妈会在车站接你。你会认出她来的,除了吻她,别的没有什么要做的,对来接你的妇女要装得亲热点,然后跟她回到旅馆。你明天和后天由她陪着你,然后你回到我们这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爱情之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