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之光》

第03章

作者:巴巴拉·卡特兰

塔里娜睡醒了,躺在床上看见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射出一道道金色的光芒,倾泻在浅色地毯上。

“这个地方的气氛怎么有些不正常呢?”她感到纳闷。

昨天晚餐时她对自己提出过同样问题。吃饭时来了三位外面来的客人就餐,气氛应该是欢乐而有趣的。可是莫明其妙地好象有股令人不安的暗流,她也无法解释。

纽百里先生直挺挺坐在餐桌的一头,是他在燕会上造成拘束的气氛吗?不能指责伊琳没有尽到女主人的责任。她穿着一件淡蓝色软缎长裙,她的每个姿势似乎都打着“巴黎”的标记。当她在餐前步入客厅时她确实华丽得叫人惊叹。蓝宝石和钻石在她的脖子和手腕上闪闪发光,她还带着一条白貂皮披肩,准备晚上用。

塔里娜毫不掩饰地瞪视着伊琳。她从来没有在这么近的距离看见一个穿着如此漂亮、戴着如此豪华的珠宝的人,直到伊琳进餐厅以前,她还觉得自己打扮得太显眼了呢。

吉蒂给她穿上一件鲜绿色绸长裙,还硬给她戴上了一小串钻石项练。

“看起来我象是赴舞会哩,”塔里娜不以为然地说。

“等你看到了伊琳再说,”吉蒂答道。于是塔里娜意识到,只要伊琳在场,就没有人觉得自己的装饰太入时了。

客人们——三个商人——都老于世故地对伊琳客客气气地大大恭维了一番,可是塔里娜不由自主地注意到伊琳只是转向迈克尔,似乎想得到他的称赞。

“你喜欢我这套新衣服吗,迈克尔?”她故意问道。她的声音里有点不同的调子,似乎要让大家都听见,她只看重他的意见。

“你所有的衣服我都喜欢,”他回答说:“或者我可以说,贝利?波尔梅困裁缝店的手艺是值得称赞的。”

伊琳撅起嘴来。

“你从来没有称赞过我自己的才能,”她说。

“是吗?”他问。

她注视着他,两人交换了一个眼色,这使塔里娜突然感到恼火。“他敢当着她丈夫的面和伊琳调情吗?”她自己问自己,然后,她又奇怪自己是否真的在为纽百里先生的感情而担懮。

他似乎除了和客人中的一个谈话外,其它什么也不在意。他嘴上叼着一支雪茄,一只手深深地插进晚礼服的口袋。“他看起来像个歹徒,”塔里娜想。接着她又因为自己批评了吉蒂的父亲感到惭愧。

晚餐后太太小姐们回到客厅时,吉蒂一下子坐进靠椅说:

“唉。好不容易熬过来了!父亲的朋友总是使人厌烦。”

“你也没有对他们表示过好感,”伊琳严厉地说。

“可我是那样做了,”吉蒂两眼睁很大大地说。“我谈了政治局势,或者不如说他们讲了政治局势。他们指点我经济危机和种种细节。我想我们还涉及到了打猎和射击。”

“你完全懂得我指的是什么,”伊琳发脾气说。“你一向是这样,你从来没有做好你份内的工作。”

“如果塔里娜和我有别的和我们谈得来的人聊聊,而不用去招待像父亲那些讨厌的朋友和你的随从那样的人,我们就会干得好些,”吉蒂粗鲁地说。

伊琳起身走到桌边去找香烟。她拿了一支放在嘴边然后说:

“你所需要的是教养。要是你在伦敦过一个季节,一定会比你在剑桥一团糟要强得多。”

“你那种说法我不接受,”吉蒂说。“你想去结交那些正在把女儿送进上流社会的夫人太太们。你想参加上流社会活动,而唯一的办法是靠我的帮助,哼,办不到。”

“我认为你是个可恶的惯坏了的孩子。”伊琳说。她猛地一下关上烟盒,走出房间,砰地一下把门关上。

“唉,我知道我很没有礼貌,”吉蒂厌倦地说。“但是我恨她。她老是找我的岔儿,其实她一点儿也不关心我的任何事情,她只是想把我当作她的一项社会资本。”

“我觉得你未免有点太刻薄了。”塔里娜说。

“对伊琳这并不过份刻薄,”吉蒂说。“她的脸皮厚得象犀牛皮。”

“我不相信有人真会那样,”塔里娜答道:“大多数人的感情都会受伤害的,而且可能伤害得很厉害。不过他们不一定表现在外面罢了。你一定要改一改,好好对待她。”

“我才不呢,”吉蒂固执地说。接着她笑了起来,“啊,你是想在我身上试试你说服人的本领,你这个人实在太好了。塔里娜,那是实在的。在许多方面,我都不好,而且我还自暴自弃。伊琳只是一个愚蠢的势利小人,值不得放在心上。”

“你终归得和她一起生活呀,”塔里娜温和地说。“看来,你们最好还是成为朋友。”

“我怎能和那个愚蠢的讲究打扮的家伙做朋友呢?”吉蒂答道。

塔里娜叹了口气。她喜欢吉蒂,但她知道当她犯起了那种倔劲的时候,任何话都无法叫她改变的。

遗憾得很,没有时间让她们谈下去。男人们离开餐厅来到了客厅和女士们在一起,伊琳也回到了她刚才生过气的地方。大家在谈话,所以塔里娜乘机从一扇落地窗溜到外边阳台上。

快到黄昏时刻了。太阳渐渐下沉,天空中晚霞射出火红的光辉。花园里一切依然清晰可见。花儿将花瓣闭合起来﹒蝙蝠低低地来回盘旋。

“喂,你看这里景色怎样?”一个声音在她身旁问道。

她转身一看,迈克尔站在那里,她没有听见他走过阳台来到她的身边的声音。

“很美,美极了!”她说。

“美的是宁静,是景色还是人呢?”

“也许二者都是,”她有点笨拙地回答。

“你没有完全说真话,对吗?”迈克尔问道。“然而我可以肯定你是一个真诚的人。”

“为什么你会那样想呢?”塔里娜问。

“那是因为你的眼睛,”他答。“人们不是一致认为,眼睛是灵魂的窗子吗?”

他讲话有点嘲弄,但是塔里娜严肃地回答他说:

“我不认为眼睛象一般人想的那样总能说明真诚,”她答道:“我记得有一个和我同学的女孩子常常讲些最令人吃惊的谎话,可是她总是敢正面看着你的眼睛。”

“可是我有把握不仅能从你的眼睛而且能从你的嘴看出你的性格来,”迈克尔说。

“我的嘴!”

塔里娜感到惊异。

“对,”他说:“一张非常吸引人的嘴。在你觉得什么东西很有趣时,你的嘴角会微微颤动一下,在你受惊时,你的嘴巴紧闭。”

塔里娜把头转了过去。她听见他用低而深沉的音调说出这些话时,不知怎么的有点局促不安。

“你一定非常仔细地观察过我,”她轻松地说道。“我感到荣幸。”

“谈谈你自己吧,”他提议说。“你觉得蒙特利尔市怎样?”

塔里娜立刻有点紧张。

“我想每个人都会认为自己的家乡是世界上最美的地方,”她回避了正面的答复,说道。

“确实是这样,”他同意说。“只要你有个家的话。”

“难道不是每个人都有家吗?”她问道。

他摇摇头。

“我没有。几年前我母亲去世了,而两个月前我父亲也在车祸中丧生。”

“我很难过,”她简单地说。

“这留下了无法弥补的空虚,对吗?”迈克尔问道。她知道,他的话虽然简短,但他的心里却怀着痛苦和哀悼。“然而我想有些人认为坏事也不一定全是坏的一面,”他继续说。“现在我高兴干什么就干什么,高兴上哪儿去就上哪去。

没有人为我操心。”

“你的朋友会操心的,”塔里娜纠正说。

“也许我没有朋友,”他说:“或者,可以说,只有少数几个吧?我真象那不生苔草的滚动的石头。”他停了一会儿,又说:“你真机灵,真委婉,我要你谈你自己,你反而尽让我一个人谈了。”

“我对自己不感兴趣,”塔里娜赶忙说。

“告诉我你到过些什么地方,见过些什么世面。”

他摇摇头,眼睛带笑地看着她。

“不,你别避而不谈。告诉我你家里有哪些人?”

“有父亲、母亲、一个十六岁的弟弟和一个十岁的妹妹,”塔里娜回答道。

“你弟弟在加拿大上学吗?”

这个问题难答,但是她讲了真话。

“不,他在英国上学。”

“多么有见识!在任何国家受教育都比不上在这个古老国家好,”迈克尔说。“那么,现在回答我的第一个问题。你认为这个地方怎样?”

不知怎么回事,好象是他在强迫她讲,塔里娜还是答复了。

“这个地方非常奢侈,非常豪华。”

“是吗?”他催促说。“往下讲。”

“你还要我说什么呢?”

“你的印象怎样?比方说,你对今晚的晚餐有什么想法?”

“你为什么这样盘问我?”塔里娜问道,“我想你是企图让我背叛这里的男女主人,让我指责他们。我受的教育告诉我,一个人决不应该在人家家里作客的同时又去侮辱他。”

她说得有些激动。这时迈克尔把头向后一扬,大笑起来。

“说得好,”他喊道,“并且也顺带地回答了我的问题。”

“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么你也已经注意到事情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平静和愉快?”

“我什么也没讲,”塔里娜反驳说。“你是想把我逼得走投无路,我认为对纽百里先生和夫人的殷懃款待以怨报德你应该是最后一个人才对。”

她不加思索就说出了口,她马上就意识到她在暗示什么。话既然已经溜出了四,她便冲动地伸出手来。

“我很抱歉,”她说。“我是无意的,这话太没礼貌了,可我不是有意的。”

迈克尔看来并不特别生气。他面部的表情似乎在对这话进行估量。

“你不是个傻瓜,”他说着转身一言不发地走开了。

塔里娜站在阳台上觉得她的心怦怦直跳。她为什么会这样粗鲁无礼呢?她扪心自问。由于困窘异常,她不禁脸上一阵发热。她还没有走开,吉蒂便从客厅跑到她身边。

“来玩卡纳斯塔纸牌吧,”她说。“伊琳要你来凑一桌。”

没有时间谈话,也没有时间反省,塔里娜跟着吉蒂进去了。谢天谢地,她发现她不用坐在迈克尔旁边。

在他和她互道晚安时,她避开了他的眼睛。但是当她最后上床时,她仍然感到自己很难入睡。她想不出自己为什么会那样说。以往她很少对人无礼或不客气。这次肯定她不仅是无礼而且是在不择手段地伤人。她觉得羞愧。

她终于睡着了,做了一些杂乱无章和支离破碎的梦。在梦中她奋力想抓住某件东西,可总是离得太远抓不到。

“我必须想法赔罪,”她这样想,在她躺着时把经过的事思索了一番。她不知道该不该道歉,可又觉得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也许吉蒂是对的,她说他算不了什么。然而,反正塔里娜不能不觉得是应该认真对待他的。

门开了,吉蒂闯进房来。

“你醒了吗?”

“嗯,当然醒了,”塔里娜答道。“什么时侯吃早餐?”

“啊,随时按铃都行,”吉蒂回答说。“我就是来和你一起吃早餐的。”

“那太好了,”塔里娜笑着说。“我可以拉开窗帘吗?”

“不,让我来,”吉蒂说。“只要按按你身边的铃。她们从不来叫醒我们的,我们可以消消停停,直到睡醒为止。这是伊琳的主意。她最重视前半夜的酣睡。”

她拉开窗帘,阳光涌进了房间。吉蒂的头发变成了金黄色。她穿着一件衣领和袖口有花边的浅蓝色软缎晨衣,显得格外年轻可爱。

“我们是在这里吃早餐还是在阳台上吃呢?”吉蒂问道。

“哦,还是在阳台上吧,那太美了!”塔里娜喊道。

她从床上跳起来,套上一件吉蒂借给她的晨衣。它几乎同吉蒂穿的那件一模一样,只是衣领是柔和的桃红色,口袋是蓝宝石色,还有一双配套的小小的高跟拖鞋。

“你说昨晚过得是不是死气沉沉呢?”在她们走上阳台等候早餐时吉蒂问道。

“我过得很愉快,”塔里娜答道。

“可是,你没法愉快呀!”吉蒂大声说。“父亲那些生意朋友总是惹人讨厌。”

“我们今天打算干什么呢?”塔里娜换个话题,问道。

“我们今天早点去游泳,抢在别人前面好好玩一下,”吉蒂回答:“然后我们去打网球。”

她高高地伸出双手,举过头顶。

“好了,现在我倒有点高兴,不用去听那些讨厌的课了。假如你不在这里,我真要急着回剑桥去啦。”

“你没有想到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爱情之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