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之光》

第05章

作者:巴巴拉·卡特兰

塔里娜站在船舱里,倾听海水拍击船体的声音。船航行得很慢。因为纽百里先生吩咐过要用差不多整夜的时间穿过海峡,这样,当船在特鲁维尔靠岸时,女士们用不着早起床。

“我们必须在特鲁维尔港靠岸,”吉蒂告诉她。“因为杜维尔没有港口,不过两地相隔只有一英里左右。遗憾的是伊琳认为特鲁维尔大嘈杂,我们不能留在游艇上,只好去住旅馆。”

就塔里娜而言,只要他们能到达,她根本不在乎早起床或在哪里住宿。她简直难以相信航行已真的开始,英国已被拋在后面,而在她前面就是法国。

当他们乘车驶下南安普顿时,她一直觉得仿佛会发生什么事情阻止她前往法国,她简直难以相信最后她所有的梦想都变成了现实,她是在出国途中了。

这次旅行是由纽百里先生带领,一切经过了精心安排并布置得很奢华。吉蒂、塔里娜、伊琳和迈克尔乘一辆罗尔斯豪华轿车,纽百里先生带着柯利亚先生和他的秘书主任乘坐另一辆启程,跟随着的还有两辆车,装着佣人和行李。女佣人中有伊琳的女仆和吉蒂的女仆,她同时也侍候塔里娜;另外有纽百里先生的跟班;有二等厨师,每次出海他总是跟随他们的;有两个男仆充任游艇上的服务员;此外还有固定的游艇上的工作人员。

“要是他们知道这一切对我是多么新鲜啊!”塔里娜想。她看见了吉蒂提供给她的时髦的行装,几十个手提箱、化装盒、帽盒都放在南安普顿港的码头上。

港口里有许许多多的船只。塔里娜突然希望能乘上大海轮横渡大西洋。要是她真的能够去加拿大旅行,那该多好啊。这时,一个声音好象代替她高声说出了她的想法,在她身旁说道:“你是在想家吗?”

是迈克尔在问她,但是一时她换不清他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我会呢?”她问。

“在你注视着伊丽莎白皇后号时,我看出你的眼睛带有怀乡的神色。”他说。

“那是……”她开始说。只是控制住自己不再发问。她知道她既然在大西洋上往返航行过多次,应该见过伊丽莎白皇后号的。

“对,那是伊丽莎白皇后号,”他答道,好象她已经提完了这个问题。“你不认识它吗?”

“一时没有看出,”塔里娜冷淡地回答,“况且我从来不善于识别船。”

她很快转身走开了,害怕迈克尔会再找她谈别的事,几分钟后,她走上了“苍骛号”。

这是塔里娜所见过的游艇中最漂亮的一艘……不过她暗自想道,她可没有标准,由于她看见过的船实在太少了。

首先,她从来没有料到纽百里先生的游艇会有这么大,它似乎象一艘小海轮。其次它的全身白得耀眼。尽管她决心要摆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还是禁不住叫喊道:

“这太美了,真的太美了。”

吉蒂使个眼色提醒她,但是纽百里先生感到很高兴。

“它是很舒适的。我看应该这样讲。”他说。“它应该是舒适的,只要看它化了多少钱就知道了。”

“父亲花的钱总是值得的。”吉蒂用嘲笑的口气说。但是没有通常那样多的抱怨情绪,她很快向甲板周围看了一眼,塔里娜心里明白,她在寻找她渴望见到的那个人,就是那张她梦寐以求的亲切的面孔。

“唉,我这个人就是厌恶大海。”伊琳使性子地说,“答应我,瓦尔特,不到晚餐后我们不开船。”

“行,当然行,”纽百里先生回答:“直到你上床睡觉,我们不会开船的,如果你服用安眠葯,那么船把你带到海峡对岸,你还会什么也不知道哩”

伊琳走到下面去了,塔里娜靠着栏杆看海鸥在天空盘旋,在海洛里呈现灰色而且很脏的海水,在这里经过阳光的照射变成了金色的海洋。

她感到一阵兴奋透过全身,这是一场冒险的开始,现在,在她生命中终于有令人兴奋的事发生了,而在昨天她的生活好象还是那么沉闷和沮丧。

“我们去找自己的舱房吧。”吉蒂说,塔里娜从她的声音里察觉出她失望了。“我哪儿也找不到他。”她们走下去时,她轻声说道。

“可能他在岸上。”塔里娜提醒她说。

“我总以为他一定会到这里来见我们的。”吉蒂说。

船舱跟游艇的其它部份一样豪华,舱内装饰得非常漂亮,真正的床代替了船上的铺位,还有小巧的梳妆台,上面有精巧的暗藏的灯光和镜子,无论什么人坐在那里都会显得特别漂亮。浴室是通到塔里娜睡觉的舱房的,在房内床边有收音机和各种取暖设备和通风设备。

“我相信我一定会按错按钮的。”她笑着说,“说不定会给我自己来个淋浴。”

吉蒂上去按住了她的嘴。

“天哪,别看到什么东西都那么高兴,记住你有钱,非常有钱,你父亲很可能有六艘这样的游艇。”

塔里娜开始大笑起来。

“全都是那么荒谬可笑。”她说,“我一点也不相信任何人会被这样笨拙的玩笑骗过去,我应该对你父亲和继母说出真话。”

“如果你讲了真话,要是你还能跟我们一起到杜维尔去,那才叫稀奇呢。”吉蒂警告说。

“你真的是那样想吗?”塔里娜问道。

“你还没有看透伊琳的为人吗?在我说她是从来未见过的最势利的人时,我并没有夸大其词。”吉蒂说,“如果她知道你只是一个穷牧师的女儿,她会不准我父亲花一个便士带你到任何地方去的,她还要说你不会给我带来好的影响,说我应该只在我自己这个阶层里交朋友。”

吉蒂苦笑了。

“真可笑,不是吗?我自己的阶层!要是那样,我只能和酒吧女招待或工厂女工交朋友了。”

塔里娜扬起眉毛,吃惊地问:“你为什么那样讲?”

“因为那是真的。”吉蒂答道;“要是伊琳知道我把事情真相讲了出去,她准会宰了我。事实上我祖父从欧洲来到英国时口袋里不名份文,他是捷克人,他唯一的长处就是他不在乎做任何苦工,只要能赚钱。他起初在鞋厂里扫地,每星期只有五先令。”

“你应该为他感到骄傲。”塔里娜说。

“我是这样,”吉蒂答道:“可伊琳总是谎称父亲出生于贵族家庭,统治着几千名不驯服的农奴,天哪,她真是个骗子!”

“忘掉她吧。”塔里娜简单地说。

“那正是我要努力做的。”吉蒂答道:“我要四处走走,看看能不能找到乔克。你来吗?”

“我要在这儿呆一会。”塔里娜说:“我要看着所有的小玩意,拧拧它们,看看是不是真的。”

吉蒂笑了一下,走出舱房,把门关上了。

塔里娜走到舷窗那里,向外凝视,她似乎看到了从牧师住宅的后窗口望出去的景色。污秽的房屋靠得很紧,急待修理,一排排湿衣服迎着微风飘动,儿童们在泥泞的街道上边跑边互相叫唤,翻腾打闹,瘦瘦的饿得半死的猫在垃圾堆里爬来爬去。

她叹了口气,转身走开,要是她父亲和母亲现在能和她在一起,要是她能把一部份的假期让给他们,这该是多么有意思啊。她想起在她家门前不断有人来探访。

“请让我和牧师讲句话,好吗?”

“可以请牧师来看看我的祖母吗?医生认为她活不长了。”

“牧师能帮我说说吗?”

“牧师能不能……”

“牧师可不可以。”

没完没了的请求,从来没有一个被拒绝或被推掉。她想到母亲整天擦这擦那,洗衣服,打扫房子,做饭,有时她急忙地出门去,说“我不会耽误太久的,下午三点我参加母亲联合会,开完会我马上得去看看鲁宾逊太太。”

电话铃响了,门铃响了,人们在找她。格雷兹布鲁克太太总是面带笑容表示同情。每一个人离开牧师住宅时都感到在世界上还有人了解他们所受的痛苦。

塔里娜用手抚摸着椅背,这把椅子的价钱足以抵上她全家一个月的伙食费还有余。

“为什么这样不公平?”她扪心自问,但是她知道事情并非如此,住在破旧又忙碌的小小牧师住宅里的人却比在这美丽豪华的游艇上的人要幸福愉快得多,幸福是举足轻重的,是人人所寻求的,而不是用金钱能够买到的。

“不过金钱可以叫人觉得又舒服又漂亮。”塔里娜低声说,她在镜子里注视着自己,她认识到吉蒂的衣服使她变了样。

“好漂亮的衣服。”她自言自语,抿着嘴轻轻笑了。然后她跑上了升降梯,她刚刚跨上甲板,吉蒂就来了,她的眼睛在发亮。

她转头看看,肯定别人听不见时,使低声说。

“一切都好,他在这儿!”

“他高兴见到你吗?”塔里娜说。

“我想是的,”吉蒂回答说,“他完全是苏格兰人的脾气,遇事不流露,你懂我的意思吗?可是他一定是高兴的,因为我很高兴见到他。”

塔里娜暗自思量,认为这不大合乎逻辑,但她没有这样讲,只是注意看着吉蒂富于表情的脸,它好象突然活跃起来。

“我爱他,”吉蒂说,“我能肯定这点。以前也没有怀疑过,但我很久没有见他,现在我又见到了他,我更深信不疑了。”

“唉,吉蒂,别过早下结论。”塔里娜请求说,“在你还不十分确切地知道是爱他以前,说什么你爱某人,那很容易。但是爱情是能用很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的。”

“我的爱包括了所有各个方面。”吉蒂粗野地说。

“你怎能那么肯定呢?”塔里娜说。

“我能肯定。”吉蒂答道,“你见到乔克,就会明白我的意思的,此刻他正忙着,不过我想过一刻钟以后能找到机会跟他谈话,我们在这儿等着,然后我们可以到前面去看看。”

塔里娜不再说话了,她为吉蒂担懮,她知道这个姑娘忍受了多少孤独,在家庭里是多么郁郁寡欢。她没法不觉得,他是她所遇见的第一个与那些他们硬要介绍给她的人迥然不同的男人,所以她迷恋上了他,这完全是不可避免的。

“我们要是能有机会谈谈该多好啊。”吉蒂说,“他害怕船长和别的船员的闲言闲语。我害怕父亲和伊琳,一切是这么困难,不过在我们到达杜维尔以后,也许我们去找到机会见面的。”

塔里娜心想那是不大可能的,但另一方面,她以前从未到过杜维尔,她很难预料他们在那里会过什么样的生活。

一刻钟以后,吉蒂侦察了一番,又回来了。

“他现在正在前面。”她说,“快来,附近没有人。”

塔里娜从安乐椅里跳了起来,随着吉蒂转到船的那一边,她看见一个身材结实,晒黑了的年轻人站在甲板上,他外表英俊,粗犷甚至带点野性,他有一双深陷的蓝眼睛,眼睛里不知怎么的,有种莫测高深的难以捉摸的神色。

“这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乔克。”吉蒂说,“我已经告诉她所有关于……我们的事。”

塔里娜看出乔克?麦克唐纳有点紧张了。

“没有什么可讲的。”他有点生硬地说。

“我知道。”塔里娜回答说,好让他放心。

他似乎放松了些。

“吉蒂小姐是我雇主的女儿。”他说。

“唉呀,别讲那一套,乔克。”吉蒂大声喊道。

“然而这是真的。”乔克?麦克唐纳毫不妥协地说。

“嗯,我知道。”吉蒂说,“但是,对我们来说,那没有什么关系。”

“它肯定会有关系。”他答,“如果这次航行中有人见到我常跟你谈话,那就会意出麻烦来的,现在我得走了。”

“请,请别……”吉蒂恳求说。可他举手到帽沿上行了个礼就走开了。这使塔里娜看出,一个男人如果穿上了制服,会显得英俊得多。

“让他走吧。”她对吉蒂说,“他知道怎样做最好,你一定不想给他添麻烦吧?”

“不,不,当然不。”吉蒂回答说,她很快地平静下来。“我只是想跟他在一起,我们有很多事要商量。”

“当他忙的时候,你们是不能商量的。”塔里娜反驳说,“你必须记住他的好名声跟你的名声同样重要。”

“我从来没有想到。”吉蒂说。

“我不想对你说教。”塔里娜笑着说。“不过,我觉得你相当自私。”

吉蒂紧紧握了握她的手臂。

“我不在乎你对我说教,要是伊琳对我这样,只能让我发脾气。现在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我以后得多留意。”

塔里娜低下头吻了吻她的面颊,但是当她独自回到舱房更在准备就餐时,她理解到吉蒂不仅要隐藏她的情感还要控制她的冲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爱情之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