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之光》

第08章

作者:巴巴拉·卡特兰

“我们该回去了。”

“是的,我知道。”

两人都一动不动。他们站在防波墙边,双肘靠在墙上,看着早晨的第一条太阳光线开始照耀在灰色的海面上。

一切都结束了,塔里娜想道,这是一个最美好的夜晚,它将永远留在她的记忆中。

他们一直在“幻想”餐馆跳舞,直到连面带笑容的女招待也感到疲倦了,除了乐队和他们两人以外,已经没有别的客人了。后来他们兴致勃勃地走下了铺着鹅卵石的弯弯曲曲的街道,去寻找别的娱乐场所。

﹒但是黑夜已经过去,他们没法再找夜游场所了;于是他们走过海港,苍鹰号正停靠在那里,笼罩在一片阴影中。他们走上那块从杜维尔一直延伸到特鲁维尔的宽广的金色沙滩。

起初他们在沙滩上奔跑,迈克尔追逐着塔里娜。他抓住了她,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后来他们手挽着手慢慢向前走着,直到诺曼底旅馆出现在他们眼前。

星光已经消失在天空里,一道耀眼的金色晨曦出现在东方。

“我得走了。”

塔里娜又一次对他说,但是迈克尔转身拖住了她。

“我真不愿意夜晚就这样快地结束了。”他说。

“我希望夜晚永远不会结束,”塔里娜答道,“但是,我们必须回到现实中去。”

迈克尔把面颊贴着她,他并没有吻她。

“以后就可能难找这样的机会了,”他说。“你懂得吗?”

“为什么?”她问。

他犹豫了一会,接着说:“伊琳很少这么早睡觉,通常是早上四、五点钟才离开赌场。”

塔里娜觉得自己殭硬起来。这是几个钟头以来在他们中间第一次提到伊琳的名字。现在似乎伊琳正站在他们中间——她的美貌,珠宝和金钱形成了一道金色的障碍。

“难道你打算永远对伊琳俯首贴耳吗?”

她本来没有意思提这问题,可是她不由自主地说出来了。

她感觉到他似乎叹了口气。迈克尔松开了抱住她的胳臂。

“目前是这样,”他回答。

“为什么呢?你能解释一下吗?或者是用不着解释?”

“可不可以这样说:我不打算作解释?”他的声音突然变得严厉起来。

“我明白了。”

塔里娜转身向旅馆走去。几百扇窗子,只是偶尔一两扇还亮着。三角屋顶在闪光的天空下呈现出非常清晰的轮廓。

“你没有明白,”迈克尔说。“塔里娜,别这样子离开我。你知道我爱你,但是有些事是我不能答应的。”

“其中之一是得罪纽百里太太!”塔里娜说。“另外一件大概是找个工作。”

他停了一刻没有讲话,后来他突然一把把她抱在怀里。

“你就这么想吧,”他说。“你高兴怎么想就怎么想。但是你不能否认你爱我。我知道,它就流露在你的嘴chún上,你眼睛里,在你的呼吸里。”

他说完便弯下身子去吻她。她没有拒绝——实际上她也不可能这样做,因为这时他充满了怒气和慾望,被一阵狂热的激情所驱使,使她无法抗拒。

他吻着她的嘴chún,他的吻越来越强烈,越带有占有慾。然后他吻她的双眼,她的颈项,回头来又一次吻着她的嘴chún,直到她叫饶起来。

“请别这样,迈克尔!请别,你弄痛了我。”

他好象没有听见一样。他的吻象暴雨般地袭击她,更为凶猛、更为强烈,直到她觉得身上没有一点力气,瘫软无力地躺在他的怀抱里。

当他最后从她面孔上抬起头来时,她倒在他怀里几乎站不住了。太阳渐渐升高起来,他可以看清楚她的脸了。

他低头望着她,眼睛里几乎现出凶狠的神色。他盯住她那受了折磨的软绵绵的嘴chún,眼睛下的黑圈,面颊上的潮红。

“你爱我:”他得意洋洋地说。“现在你还能否认吗?”

“请别再这样了,迈克尔。”

他的嘴chún又靠近了她。她举起手想拦住他,他急躁地把她的手推开。

“对我说你爱我,”他吩咐说,“说呀,我要听你说。”

“我……爱……你。”

她没有力量和他争辩,她太软弱了,只能听从他的吩咐。

“再说一遍,再说一遍,”他命令她。

“迈克尔,我们必须走了。”

“等到你再告诉我你爱我以后,不管我是怎样的人,不管你在某些方面多么轻视我,你仍然爱我,因为你没法不爱我,你讲吧。”

“不……我……”

“讲吧,”他指示说。

“我……爱你。”

“不管我是什么样的人?”

“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

她觉得他宽慰地叹了口气。然后他弯腰又一次吻她,可非常柔和,带着从未有过的温柔神情。

“可怜的宝贝,我让你受累了。回到旅馆去。你得上床休息。”

他搂住她的肩膀,两人走上空荡荡的马路。

“你也应该睡一下,”塔里娜说。

迈克尔摇摇头。“不,我睡不着。我太幸福了。我要去游泳。”

“现在吗?”

“现在,此时此刻;我送你上了床以后就去。这是最好的时刻,那些傻瓜们都还没有起床。”

“但是,那可能有点危险。假使你遇上腿抽筋之类的事。”

他微笑了。“别为我担心,”他说,“我总是能逢凶化吉。而且说不定有很多双眼睛在密切注视着,想发现自杀的人或者谈情说爱的人。”

塔里娜有点担心地看了看旅馆。“我希望没有人看见我们,”她说。

“你是希望那些和我们有关系的人不要看见我们。”迈克尔纠正她说。

他们来到转向大门的侧路,迈克尔停下了。“晚安,我的亲爱的,”他说。“谢谢你让我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

“我也过得很快活,”塔里娜若有所思地说。

她停了一会,希望他说他会想法在白天单独和她见面,或者,也许约会她晚上在外边见面,假如伊琳上床早的话。但是迈克尔什么也没说,他只是又一次吻了她,随后沉默地引她转到旅馆的大门,走进那扇大玻璃门。

晚班看门人向他们道了个昏昏慾睡的晚安。“我想,他一定认为我们在赌场呆了一整夜。”塔里娜说。

“他只会想到他的早餐和舒服的床铺,”迈克尔答道。

他们走进了大厅,塔里娜向楼梯走去。“晚安。”

塔里娜在灯光下有点害羞地扫了迈克尔一眼,似乎他们两人现在都变了,他们又回到文明社会了。

塔里娜突然觉得迈克尔看起来象个陌生人。她跑上了楼梯,他注视着她离去。当她走到楼梯的中间时,转身挥了挥手。他没有表示,只是注视着她,直到她消失不见。

她到达卧室时已经喘不过气来了。钥匙在门上,她尽量轻轻地开了门,她奇怪吉蒂是否已经回来了。

她只花了几秒钟便脱下了衣服。她以为她一定很累了。可是当她躺在宽大舒适的床上时,一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她的思绪便奔驰起来,心脏在飞快地跳动。她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幸福。

“你多迷人,”她能听见迈克尔低沉的声音,他注视着她的眼睛这样对她说。“你身上有许多神秘的地方,我想你大概是个女巫,应该在木桩上烧死。”

“即使我是,我也不会伤害你的。”她不相信她自己的声音会容纳这么强烈的感情。

“你已经打垮了我。你不知道爱情就是一种最危险的武器吗?”

几个小时以后她似乎仍然听见自己在问:“什么是爱情?”

“这是一种疯狂的、着迷的幸福感,像我们现在一样。这是一种绝望的恐怖感,害怕失去自己所爱的人。这是一种最高的自信感,相信自己如果需要的话,能够征服世界。这是完全的绝望,觉得自己不够完美,不配得到刚刚到手的爱情。”

塔里娜想道,迈克尔说出了多么奇妙的话!阳光已经穿过窗子射进来了;她想到他这时正在海边游泳,他的头衬着碧绿的海浪,他青铜色的皮肤象太阳一样金黄。

她爱他。她记起了他那抚摸着她的手,她想到她怎样把脸藏在他的肩上。她想到他的嘴chún的亲吻是那么有力和热情,她感到自己又在颤抖,充满了激情。

她用手指摸摸自己的嘴chún,它给吻得发疼,但是连疼痛也不知怎么地使她感到极度的愉快。

“我爱他,”这句话她至少说了十多遍才沉沉睡去。

她突然惊醒过来,看见吉蒂坐在她的床边。

“我以为你睡死了,”吉蒂对她笑了。“你知道现在十一点钟了吗?我从来不知道你醒得这么晚。”

“我是不习惯睡得晚的,”塔里娜昏昏沉沉地说。

“啊,醒醒吧,”吉蒂请求说。“我有话要跟你讲。”

塔里娜勉强睁开了眼睛。

“十一点不算晚啦,”她说。“至少在杜维尔并不算晚。”

“瞧瞧我们,变得多么老练罗,”吉蒂逗笑说。“哦,一星期以前,假如我提议睡到十点钟,你会大吃一惊的。”

“一星期前,你还没有惯坏我呗。”

她坐起来,把枕头推到背后,穿上吉蒂扔给她的一件马拉布生丝和软缎交织的短晨衫。

“现在要早餐吧,”吉蒂说。“然后我要跟你谈谈。”

塔里娜顺从地按了一下床边的红色按扭,几秒钟后侍者敲门进来。她点完了咖啡和面包卷以后说道。

“现在我在注意听了。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乔克和我走到海边坐下了,”吉蒂说。“我们谈了又谈。跟他在一起真是快活极了。可是,似乎我们没什么进展。”

“为什么?”塔里娜问。

“乔克要我去跟父亲讲,我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那只会使我被送回家或者送去旅游世界,乔克则会被开除。我建议和他私奔。我们可以去苏格兰的格列特纳?,虚报年龄,弄张特别结婚证。这可以办得到。要是不行,我准备还是跟他走,逼父亲不得不让我们结婚。”

“假如父亲不理你呢?”塔里娜问她。

“乔克就是那么说的。但是我告诉他,我们只要等一年,我就满二十一岁了。”

“那么乔克怎样讲呢?”

“他太守旧,太不灵活了,”吉蒂悻悻地说,“苏格兰人就是太固执,他们一旦下定了决心,说什么也推动不了他们。乔克说他正大光明,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他不明白假如父亲和伊琳对这事有一点怀疑的话,他们是决不会容许的。”

“真没有别的选择吗?”塔里娜问道。

“再等一年,”吉蒂悲观地说。

“也许他是对的,”塔里娜说。“至少你就有机会再慎重地考虑一下了。”

“难道现在我还没考虑成熟吗?”吉蒂回答说。“问题就在于我没法说服他。我确实知道我只想嫁给他一个人,什么也制止不了我嫁给他。”

“那么,为什么不照他提议的办呢?去告诉你的父亲,看看会发生什么。”

吉蒂从床上下来朝房门走去。使塔里娜惊讶的是,她突然打开门朝外边看了一下,又把门关好。

“我只是瞧瞧外边有没有人偷听﹒”她说。“塔里娜,劝你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我怕得要死。”

“怕什么呀?”塔里娜问。

“怕父亲,”吉蒂答,“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乔克。”

塔里娜想取笑吉蒂,说她“尽说废话”,但她控制住了自己。她记起了她是怎样听见从秘书的房里传来自己说话的声音的事。

“你的话是什么意思?”她问。

吉蒂压低了自己的声音。“父亲要干什么的时候,他是完全冷酷无情的,”她说。“自从母亲去世后,我和他在一起住了这么多年,我完全知道他在许多方面都变了。他变得更冷酷,更专横,有时我几乎觉得他相信自己就是上帝。”

“哦,吉蒂,你太夸张了,”塔里娜说。

“但愿如此,”吉蒂回答:“有些事总是像他所希望的那样发生了。他强迫人家照他的意思去干。有时他贿赂他们,有时他恐吓他们。我不愿意乔克受到恐吓,更不愿意地发生更可怕的事。”

“吉蒂,你不是在暗示……”塔里娜用震惊的口气说。

吉蒂躲开了她的目光。“我并没有暗示什么,”她说。“我只是说我为乔克和我自己担心。”

塔里娜默默不语。

“帮帮我,塔里娜,”吉蒂恳求说。

“怎么帮法?”塔里娜问道:“我能干什么呢?”

“我不知道,”吉蒂回答说:“我不知道别人能帮什么忙,也许你可以和乔克谈谈,让他理智一些。”

“我真的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爱情之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