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之光》

第09章

作者:巴巴拉·卡特兰

伊琳和她的客人在大厅外面取她们的披肩。“天气这么热,我们真的不需要穿什么了。”吉蒂对塔里娜说。“不过我带了一条围巾,在你需要的时候可以披上。”

她说话时,对她眨眨眼睛。塔里娜几乎机械地接过了围巾。“围巾”这名称太老式了,这其实是一条精致的、配有珠宝的镶着貂皮边的缎子披肩。她随手把它披在肩头上。

“别忘了,我犯了头痛病,”吉蒂悄悄地说,一边走去帮助夸里夫人披上她的皮披肩。塔里娜突然不知所措了。纽百里先生真的要请她为他到法国南方去一趟吗?这似乎是不可思议的。然而,除非她疯了,否则这完全是千真万确的。

她向休息室望去,看见迈克尔还在注视她。他同几位先生站在一起,他们一边谈话一边点燃了雪茄,可是他没有参加谈话。他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她猛然觉得困窘不堪,简直有点害怕了;但是,她对自己也难以说清这种感觉。

“汽车在外边等着啦,”伊琳有点不耐烦地说。

“我们还是步行吧,”有人提议。“象这样美好的晚上,关在汽车里真太遗憾了。”

“我要步行,”吉蒂同意说。“我觉得头痛,不知怎么搞的。”

“也许,中了点暑,”夸里夫人同情地说。“我老是警告我的儿子在游泳时要当心。中暑太讨厌了。中暑比大家想象的更容易得多。”

“也许就是中暑了,”吉蒂揉了揉她的前额说道。

“同夸里爵士跳一次舞马上就会好的,”伊琳刻薄地说。“都来吧,我们不必等那些先生们。他们总是千方百计找借口躲开太太们。”

她朝着男宾客那边扫了一眼,便急急忙忙地穿过休息室,身后留下一股高级香水气味。女士们都跟随在她后边。

伊琳来到外面,进了等候着的高级大轿车。除非万不得已,她从来不步行。虽然赌场只有两分钟的步行路程,她却打算让自己显得格外体面排场地到达那里。

夸里夫人和另一个年龄大些的妇人上车坐在她的旁边。其余的人在星光照耀的街道上走着去。当塔里娜发现迈克尔走在她旁边时,她并不感到意外。

“纽百里先生对你讲了什么?”他低声问道。

“没什么,”她很快地说,她不得不撒谎,心里感到羞愧,可是除此别无其它办法。

“他一定跟你讲过了什么,”他坚持地说。

塔里娜用眼角扫了他一眼,他在妒忌吗?她思忖着,这个想法太可笑了。纽百里先生已经年老了,而且似乎从来没有对女人发生过兴趣。但是迈克尔显然非常好奇,同时他的声音是咄咄逼人的。

“他是在讲……吉蒂的生日,”塔里娜最后说。

她觉得迈克尔看来松了口气,可那大概是她的想象。

“吉蒂的生日,”他答道。“什么时候?”

“明天,”塔里娜答。“纽百里先生请我……”她突然停住了。她带着沮丧的感觉意识到她几乎讲出了纽百里先生是怎样请她从英国为吉蒂带来一件包里的事。她吃力地回忆起,那也是个秘密。

“你是在说?”迈克尔说。

“只是说……”塔里娜回答得有点结结巴巴,“纽百里先生……告诉我他有件礼物要送给吉蒂。”

“她满了二十岁了,是吗?”

塔里娜点头。

“还有一年她才能够结婚。”迈克尔说。“这是件好事,假如你问我的话。”

塔里娜惊愕地瞧着他。是什么使他提到了结婚的问题呢?

“你是什么意思?”她问。

“我想说的是,”他答。“吉蒂应该等一等,假如她犯了错误,那就太遗憾了。”

塔里娜盯着他。但是正在这时,吉蒂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唉,迈克尔,我头痛得厉害,”她大声说,并且挽起了塔里娜的手臂。

“是吗?”他说,“很遗憾。”

他的声音听来富于同情,并且一点没有怀疑,但是塔里娜带着迷惑不解的神情注视他。他讲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错误!他知道了什么吗?难道他开始怀疑乔克?麦克唐纳了吗?要不就是碰巧说了那些话?

没有时间再说什么了。他们到了卡新话赌场,吉蒂仍然反复说她头痛。她在伊琳身边,伊琳她们只比步行的人早到一点点儿。

“如果头痛厉害了,我就回家去。”吉蒂说。

“我同你一起去,”塔里娜插话说。

“说真的,吉蒂,你仿佛只担心你的健康,”伊琳尖锐地说道:“这对一个姑娘来说是不恰当的。男人最讨厌生病。他们认为,如果必须有人生病的话,最好生病的人是他们自己。”

伊琳通常找岔子就是用这种方法,但是这一次她说话没有带刺。她的思想早已飞到了那碰运气的赌场上了。她从手提袋里抽出一大迭一千法郎的钞票递给迈克尔去换成筹码。塔里娜在伊琳的眼里看见了兴奋的光芒,她在别的时候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兴奋。

这家赌场有许多扇窗子可以眺望大海,赌场里面挤满了人。这是一个充满时髦气息的夜晚,穿着华丽的电影明星与穿着闪光的精致莎丽的印度女郎在争芳斗艳。

还有些年老的英国贵妇戴着需要打磨的古老的家藏的美丽珠宝饰物,法国实业家的太太们则戴着卡提尔最新出产的金光灿灿的指环和项圈。当然也有几个平常的投机赌客,手里拿着十先令的筹码,从一个台子逛到另一个台子,他们不想冒险,只是在有把握时才下注。他们也会侧身站在大银行家或别的运气好的人后面,试着把他们一点宝贵的小赌注放在某个幸运儿的巨大的筹码旁边。

伊琳在赌场是个有名人物,一个服务员找来一把椅子赶紧给她放在高台旁边。她一下坐进椅子,对一两个向她道晚安的赌友随便地点点头,而对几个比较有名望的而她又刻意结交的人则巴结地打着招呼。

迈克尔规规矩矩地站在她椅子后面,随时听她吩咐。晚上的赌博开始了。

“现在我们的机会来了!”一等到伊琳已经在绿色粗呢台面旁安下了营寨,吉蒂便说。

她走上去拍拍迈克尔的手臂。“我的头更疼了,”她用一种勇敢地忍受着痛苦的声调说。“我不想打扰伊琳,你告诉她我已经回家了,好吗?”

“你同塔里娜一起走吗?”他问道。

吉蒂点点头。“是的,我想让她留下,但是她不答应。”

“我宁愿跟吉蒂一块儿走。”塔里娜说。

她想看看他的眼睛,但他没有看她。她非常希望他会提出再次见见面,哪怕只几秒钟,也许他能在伊琳赌钱时溜出去。也许他能够到另一个房间,他们可以在一起谈谈。塔里娜突然迫切地想对他说:“你忘记了昨天晚上吗?你一定愿意再和我单独在一起吧?你没有忘记吗?”

然而她什么也不能表示。这并不是那个曾经拥抱她并且狂吻过她脸庞的迈克尔。这是另一个人,她似乎觉得他能对她镇静地,毫不颤抖地谈话,在他眼里也没有丝毫闪烁的火光。

她祈求他那怕是稍稍表示出她在他心中的地位,表示出在她胸膛里燃烧着的对他的想法,在他心里也在共鸣、也在燃烧。但是她失望了。

“我会告诉伊琳的,”迈克尔对吉蒂说,“愿你晚上过得好。晚安,塔里娜。”

他毫无拘束地迷人地微笑了,但是塔里娜觉得那笑容里没有什么秘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随后他转过身去,回到台子跟前。

“来吧,”吉蒂说,她拉起了塔里娜的手。

她们绕着台子穿过人群走了出去,这时赌台的情绪正处于低潮。他们刚刚走到小客厅的门口,正好接上了纽百里先生。

“喂,你们去哪儿?”他问道。

“我头痛得受不了,父亲,”吉蒂回答道,“我准备回旅馆去。我一定是有点中暑了。我今天在水里泡了好长时间。”

“你离开这里是不是太早了些了”纽百里先生问道。

“我知道,可是我不舒服。留在这里有什么好处呢?”吉蒂问他。

“塔里娜也跟你一道去吗?”

“她想跟我走,”吉蒂答道,“她不习惯玩得很晚。我们在睡觉以前,还要闲扯一会。”

吉蒂为了消除父亲的怀疑,她对他笑了一下,但是他却皱着眉头。塔里娜注意到在他的粗粗的眉毛下,他的一双眼睛看起来比以前更加厉害更加尖锐。她觉得他在犹豫不决,好象不想让她们走。后来他改变了主意。

“那好,明天早上见。”

塔里娜明白这是对她讲的。吉蒂却认为她得到了允许,可以离开了。

“晚安,父亲,”她很快地说。“来吧,塔里娜。”

她们赶紧穿过台球桌,绕过了舞厅,走出赌场,进入暖和清新的薄暮空气中。

“嘿!”吉蒂抽了一口长气。“我觉得象是在尼加拉瀑布上走钢丝绳。”

“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回旅馆?”正当吉蒂转身朝着旅馆相反的方向走去的时候,塔里娜问道。

“不必要,”吉蒂答道。“他们不大可能去那儿找我们。而且乔克在等着我们呢。”

“你安排在什么地方见他呢?”

“在海边,”吉蒂回答说,“就是我们昨晚去的地方。这时候没有人到那儿去。我非常希望你跟他彻底谈一下。你一定能想出什么主意,让我们能够结婚。”

“我敢肯定不会想出什么你没想到的办法,”塔里娜说。

她们急忙走着,舞鞋的高跟在石铺路上响出了奇妙的节奏。她们到了海滨大道。潮水已经退了。有点阴暗的天空下伸展开了一长条平坦广阔的沙地。今晚没有星光,空气有些沉闷,似乎过一会就会有雷雨。

塔里娜突然觉得心情不安起来,她盼望迈克尔宣布对她的爱情,可是那一来别人会猜疑在他们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她知道这种想法太幼稚了。然而正是因为她爱他,她才希望他对她有爱慕的表现,表明他仍然爱她。

她不知怎么想流泪。她尽力强迫自己注意听吉蒂说话。

“我们一定得想出办法来,塔里娜,至少你得想出来。你知道我全都靠你哪,你是我唯一可以信赖的朋友……”

她忽然打断了话头,高兴地叫了一声。“他在那儿,”她说着就沿着海滨大道,朝远处的一个男人奔去。

乔克?麦克唐纳坐在那边的一张椅子上等她们。他站了起来,吉蒂跑到他身边,投进了他的怀抱。他拥抱着她,低下头对她微笑。

“我很抱歉我们来迟了,”吉蒂说,“但是我们吃完晚餐已经是九点半了。你知道我一定会来吧?”

“我肯定你迟早会来的,”乔克?麦克唐纳说。

“喂,这是塔里娜,”吉蒂说。“我装作头痛,她说她要跟我作伴和我一道回旅馆。”

乔克?麦克唐纳伸出手来。“很高兴见到你,”他对塔里娜说。

他们在长凳上坐下了,塔里娜注意看他。她感到奇怪:是不是迈克尔讲过的话使她更带批判性,或者第二次会见她,对他的印象没有第一次会见时那样好呢?

她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反正他看起来有些不同——粗俗些,同时也不像她原来想象的那么吸引人。她想,也许是因为他用手臂相当随便地搂住吉蒂的腰的那种姿势,使她突然想起她看见周末晚上从牧师住宅的窗下走过的女店员,而乔克同那些殷懃陪伴着女店员的年轻工人肯定不会有多大区别。

他脱下便帽,面孔变得难看得多了。他的额头太低,他的头发剪得相当短,相当难看,衬在他的粗颈项上显得又黑又粗糙。

“我想吉蒂已经把我们的事告诉过你了吧?”乔克。麦克唐纳对塔里娜说。

“是的,”塔里娜回答。

“她很固执,我希望你能够使她理智些,”他接着说:“我已经告诉过她,唯一的办法是告诉她的爹爹。私奔以后又被抓回来是不理智的。我们要在桌面上摊牌,正大光明地进行斗争。”

“那样做有什么用呢?”吉蒂说。“我告诉过你,他们会把我送到天涯海角去,而你会被开除。”

“这一点我倒不敢肯定,”乔克说。“有时候把人开除是并不明智的。”

“你是什么意思,明智?”塔里娜说。

“因为他知道的事太多了,”他说,并且对她眨了眨眼。

塔里娜转过眼去看着海面。此刻她清楚地和本能地意识到他不是吉蒂恰当的对象。她对纽百里先生的所作所为是有所了解的,听了乔克所做的暗示,她的心猛地一跳。

纽百里先生做过某些事,而乔克?麦克唐纳完全准备用它来威胁他。这些事也许是小事,象瞒过海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爱情之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