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与慾》

第04章 沙漠情

作者:范小天

“长江路。长江路下车。”

我慌慌忙忙跳下车,呆呆地望着2路车西去的背影。我记得先前我躺在床上,昏黄的阳光斜斜地落在我身上。窗外紫金山上的天色已渐渐黯然。我又习惯地想起了灯火辉煌的新街口,想起妖艳风騒的女人的香味。我四肢乏力却又坐卧不安。发着烧的血液在血管騒动不歇。我记不清是怎么出门怎么坐上2路车又怎么会在长江路下车的。你知道我在生病,你知道我又是一天一夜没吃没喝了。你知道我的鸟巢里什么也没有。除了嗡嗡嗡飞来飞去的苍蝇,除了门口平台上一撮一撮干了的狗屎。你知道我饿了。

我茫然地回过身来。我发现我身边默默地站着一个姑娘。一双挺有灵气的大眼睛,正腼腆而欣喜地望我。那抿着的薄薄的嘴chún好象在说:猜一猜谁来吃晚餐。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好象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的手拨弄着粉红色的的确凉衬衫的钮扣。

周围来往行人的目光将我的脸烤得热辣辣的。我说:“还没找到人家?”

她说:“农忙过了,都出来了。”

我的眼光从她微微隆起的额头,慢慢移向她长睫毛下羞涩含笑的眼睛,小而秀气的鼻子,薄薄的紧抿的似乎时时在微笑的嘴chún,微微翘起的下巴,细长的浅灰色的脖子,耸起的青春的胸脯,细细的腰,修长的腿,半新的中跟凉皮鞋。女为悦已者容。我的心咚咚地跳了几下。

我说:“我请你看电影。”练了几百遍的“给你两块钱”没能说出口来。

没想到她很快嗯了一声,脸飞红了。

“走吧。”我看看表,又从口袋里摸出那只大口罩戴上。她噗哧笑了。我的心一动。她笑的时候好看极了。

我把口罩撩开一条缝问:“笑啥呀?”

她说:“不闷得慌么?”

我说:“不闷不闷。”

她说:“干嘛罩这东西呀。”

“牙……”我没说下去。我不想骗她。她已咬了我的钓钩,迟早都会知道我没什么牙病。我看看她。

她正用纳闷的眼光看我。眉心里轻轻地浮着一朵疑云。

我说:“人有时候就会莫名其妙。”

她说:“什么叫莫名其妙?”

我说:“就是说不出道理。就象你为什么生在安徽农村。你若生在城里,可以当演员呢。”

“哄我。”她抿嘴一笑。

“真的。城里没几个有你这么漂亮纯真的。”

“什么叫纯真?”

我说:“就是又纯洁又真挚。”

“什么叫纯洁真挚?”

“纯洁就是纯粹洁白,没有污点。真挚就是真诚恳切。”

她还是一脸迷惘。

我想了想又说:“纯真就象一只雪白的小兔子。就象一个干净透明的池塘。就象十五的月亮。”

她羞涩地笑了:“我哪有那么好呀。我们村里说人漂亮都说是象一朵花。”

“那是村里人纯真的多,所以就看漂亮不漂亮。不象城里,漂亮的人多,纯真的人少……”

她眼睛一亮,笑了说:“村里人都说我是百里挑……”她的脸又腼腆地红了。

“你还可以当舞蹈演员。”

“我妈跳过宣传队。跳喜儿。后来就有了我。我爸是个上海知青……”她眼睛里闪耀的光彩突然黯淡下来。

“他现在……”

“我没见过他……”她细眉微微耸起,怅惘地望着远处昏黄朦胧的灯光。

哦,对不起,我不该问。外国人总是这么说的。我没说。说了她也不会明白。我默默地伴着她向前走去。

青春电影院在演西班牙的《沙漠情》。

一进电影院她的情绪又高涨起来,弯着腰小鸡儿一样活泼地跑来跑去找座位。开演后,她不停不歇地问我。我高的矮的是哥哥和弟弟么?他们是好人坏人呀?好人为什么跟了别的男人走呀?他们去这大沙漠干什么呀?这么热这么干有什么好玩的牙?什么叫摄影呀?拍照干什么呀?事业是什么呀?为了事业就要吃那么多苦么?

“为了事业就要吃那么多苦么?”她闪起黑黑的眼睫毛问我。

我的心猛地一颤。你知道我想起了我的《蝙蝠》。事业。事业是什么?事业。事业。冥冥之中的事业之神怎么会把我的事业同《蝙蝠》萦系在一起。为了《蝙蝠》,为了菩萨,为了阿木,我就该吃那么多苦么?我的胸腔象是干涸了的河床,嗓子里干渴得冒烟。我象一只迷途的老羊,四处寻找嫩草和甘泉。我知道我的甘泉就在我身边。我象渴望甘泉一样渴望她的小手,仿佛她那纤弱的小手就是一注涓涓的小溪。可是我不敢。我又怕她喊起来,怕她把我看成坏人,怕她站起来惊惶逃窜。我嘴里不停地回答,脑子飞快地转动。后来不知怎么想起了《红与黑》里于连与德瑞娜夫人勾搭的那场戏。我悄悄地把胳膊挨着她的胳膊。她的胳膊轻轻一抖却没移开。真同电影里一样。我又挨紧一点。她还是没动。我终于抓起了她的手。她的手微微一颤没有抽走。我于是轻轻地抚摸她的手。她的手纤细柔软,只有手心有几颗硬硬的茧子。我的血液疯狂地流动着。你知道这是我第一次这么抚摸异性的手。黑暗的混乱的液体在我心里疯狂的沸腾和动荡。我顺着她的手向上,抚摸她的胳膊和肩胛。我偷偷地看她。她水汪汪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电影,眼帘忽然羞涩地垂了下来,银幕上男女主角正在接吻。我看看她薄薄的淡红的嘴chún,想吻她的念头强烈地侵袭和笼罩了我。疯狂。騒动。液体的疯狂。液体的騒动。騒动的液体。疯狂的液体。

我迫切地等待着电影散场。

我拉着她挤出人流时,我发现她泪流满面。

我说:“怎么啦?”

她的两只手上已是湿淋淋的。她又撩起衣襟擦眼泪。

我心里一阵慌乱。莫非她已从银幕回到现实,后悔了,憎恨了。

我说:“我,我……”

她说:“他们走出沙漠了么?”

我悬着的心落回了原处。我说:“没有。”

她硬咽着说:“死了么?”

我说:“嗯。”

“为了事业就得送命么?”

我想了想说:“是的。”

“那你千万别去搞什么事业啊。”她说着,又撩起衣襟擦眼泪。

这时候我看见了她的白白的一截肚皮。我的身子又晃了晃。

我说:“导演的意思是,为了事业和精神,死算不了什么。”

她仰起脸望着我:“精神是什么?”

我说:“心里想的东西。”

她说:“为了心里想的东西就去死么?”

“是的。”

“人死了就不能活了呀。”

我想了想,又点点头:“是的。”

她又问我:“人死了,心里想的还能在么?”

我说:“在。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她茫然地望我,忽然哆嗦了一下,怯怯地问:“那么还是有鬼么,是吗?”

我一愣,说:“没有。一个人死了,他的种族意志却是生生不息的。就象古时候一只馋鱼的猫死了,它的儿子的儿子的儿子的十八代儿子,还馋鱼。”

她噗哧笑了。

我挺高兴,只说:“人也这样,登徒子好色,几千年过去了人还好色。”

她说:“什么叫登徒子好色?”

我说:“宋玉写过一篇《登徒子好色赋》,说好色的人都不嫌丑女,登徒子不嫌妻丑,所以登徒子好色……”我这时忽然意识到大才子宋玉犯了偷换概念的逻辑错误……

“那你说我丑……”她眼里两汪泪水一闪一闪。

我的心一动,说:“你那么漂亮,我喜欢还喜欢不过来呢。”

她羞涩地低下头笑了,有两点泪珠落下。

这时候我发现我不知不觉中已把她带到了一个漆黑的弄堂。我吃了一惊。远处弄堂口有盏昏黄的灯光,照着一只灰色的垃圾箱,那地方象是另一个世界。我回过头来看看她。她正两眼水汪汪地望着我笑。

我说:“你怕么?”

她说:“有你就不怕。”

我说:“为什么?”

她说:“你不是坏人。”

我说:“怎么不是坏人呢?”

她说:“坏人就是很坏的人。”

我说:“我也不是好人。”

她看看我,有点儿胆怯地笑了:“你是好人。”

“为什么?”

“坏人只知道要钱。”

我笑了。忽然又疑惑地想,这么说老福、老陪、紫疙瘩、超短裙、小太阳什么的都是坏人了?那么“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人也都是坏人了?她怎么也会有“他人即地狱”的这类古怪思想的?

“坏人不会随便给人钱的。”

原来她是因了昨天的钱才把我当作好人呢。可我是好人么?我今天还想给她钱。还想给她钱,目的又是什么呢?

我心里一阵惶惑,慌忙换个话头:“你叫什么名字?”

“秀秀。你呢?”

我一怔,说:“大头。”

她说:“你的头真大,难怪那么聪明,什么都知道。”

我说:“我原先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可现在发现,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哄我。”她忽然抿嘴笑了:“大头大头,下雨不愁……”

“人家下雨有伞,我有大头。”我同她一起说完,一起笑。我的笑有点儿苦涩。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

她说:“你的真名呢?”

“……福生。”这是老福的名字。我不知怎么说出了他的名字。我以往不是卖友求求求保险的人。

“福生。我们村里好多人用这个名字呢。”她又抿嘴一笑:“你是哪个厂的?”

“电视机厂。”我说。

“我看过电视。就是小电影。你手一摁一摁,它就换着演给你看。真好看。”她又笑了。

我发现她笑的时候,胸脯就象小兔子在昏暗的夜色中活泼地跳动。她显然是不戴胸罩的。小初说现在有不少浪女晚上在街头鱼寻钩子一样游荡时,裙子底下什么也没有。不过秀秀不是故意的。我相信。十八年前我下乡的地方,姑娘们没有戴胸罩的。傍晚歇工,好些少妇干脆光着上身在塘边洗澡。我又看看秀秀颠动的胸脯。我的心剧烈地蹦跳起来,脑袋一阵阵发晕。

“我,我……”喉咙里干渴得说不出话来。

她微微地仰起了脸望我。

那种拥抱的渴望接吻的渴望抚摸的渴望犹如咆哮的海浪交锋地拍打着我每一个细胞。

她仰着脸闭起了眼睛。那春情耸动的神态,简直和刚才电影里女主角接吻前一模一样。人真是一种极聪明极会模仿的动物。

我手忙脚乱地扒下口罩,伸手搂住她的肩头。

“咳。”垃圾箱那里忽然有了异常响亮的一声咳嗽。

我慌忙松了手,把口罩捂到嘴上。人从远处走近,侧着头死劲盯着我们。秀秀躲到了我身后。我不怕,你知道我那口罩特别大,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东张西望窥测世界。我用我露在口罩外的眼睛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是个满脸横肉的老太,终于悻悻地走过去。

我回过身来,刚才的激情火焰已经熄灭了大半。我望望她。她也局促羞涩地望我。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轻轻扯扯我的衣襟,说:“你今年多大?”

我说:“你呢?”

她娇嗔地一噘嘴:“告诉过你了。”

我说:“十八?”反正她先是这么说的。

“我们乡下都早。”她嘴角弯弯地翘起,又问:“你呢?”

我尴尬地笑笑。我不知道怎么说好。我说十八么?可我有一张三十岁的老脸。我心里怕惑慌乱,那种肉体和灵魂向无底深渊附落的恐怖幻觉又悄悄地笼罩过来。我把眼光从她耸起的rǔ房上移开。

我说:“你猜。”

她说:“二十多。”

我看看巷口的路灯,想说些别的。说什么呢?路灯?拉圾箱?还是昏黄的灯光?

她又扯扯我的衣襟:“对么?”

我脑袋斜着晃动了几下。这法子挺妙。点头摇头随你怎么认定。我忍不住笑了。

她也笑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笑了一会,说:“你们城里人不晒日头,又吃得好,看小。你看起来二十,其实有二十三了,对么?”

我的阔嘴躲在口罩后面苦笑了一下,吱唔了一声:“还大一点。”

“二十四?”

“还大一点。”

“那么大?”她眼睛掠过一丝遗憾,低了头,良久,又仰起脸,望着黑乌乌地墙说:“我们农村也有差十来岁的。”

我说:“什么差十来岁?”

她轻轻地推我一下:“你真坏。”

我觉得这动作来源于无数国产农村电影里小夫妻或未婚小夫妻的亲昵镜头。我怎么可能和她结婚呢?当我领着一个农村妻子走进编辑部时,同事们的牙一定会笑掉的。等他们一个个进了牙科医院,那些忙得无聊专门出差错的牙科医生也会笑掉牙的──这自然又是我的痴想。你知道我的脑子有点毛病。不过就算别人不笑掉牙,我能一天到晚同她说好人坏人?我能向她倾吐我的苦恼和烦闷?她能为我解脱那千千万万纠缠于我脑子里将要把我逼疯的古怪问题?她看得懂我的《蝙蝠》么?那四十八只《蝙蝠》她一只也无法看懂。是她那女性的妩媚和柔软和……我是以一个纯男性的面目来获取她的。这无异于兽类的公对母的追求雄对雌的追求。兽类。我或许真是一只没有人性的野兽。可我作为一个男人我渴望女人,我作为一个人我的精神世界象一个悬浮在空中的瞎子。我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摸不着什么都不知道。我唯一能干的事就是渲泄,本能的渲泄。我不知道局外人是不是认为这是我的错。

“你笑什么?”她怯怯地问。

“我笑了么?”我的嘴在口罩里嗡嗡地问。

“笑了,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出来的。”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人都这么说。我忽然疑惑起来。人世间可以推翻和驳倒的真理何止千条万条。历史不断前进,真理就不断地抛在身后。“精神”、“理想”、“雷锋”、“纯文学”,都被抛在身后了么?历史真的向“物”向“钱”不停不歇地疾驶而去了么?尼采说“上帝死了”,尼采成了一个大哲学家和大疯子。老福发明了“雷锋吃虾”的故事,老福算个大哲学家还是大疯子呢?或许也是两者兼而有之。伟大人物疯癫之事可是太多了。海明威一枪打碎了自己的脑袋,梵高一刀割下了自己的耳朵送给女人,希特勒屐一场战争杀死了几千万人──啊呀,错了。希特勒算不了伟大的人。还有几位伟大的人物没发动任何战争却让无数元帅将军科学家思想家无辜百姓命归黄泉──啊呀,我恐怕又错了。你知道这话很反动,不过幸亏我没说出口来。

我的嘴又躲在大口罩后头苦苦一笑,说:“你从眼睛里能看出我在想什么吗?”

她望望我,笑意渐渐地少,疑惑渐渐地多。她微微地打了个哆嗦,胆怯地问:“你会我和结婚吧?”

我也微微地打了个哆嗦。我不知怎么说好,又把脑袋斜着晃动了几下。

她默默地望着我,身子不停地颤动。

“你有点凉吧。”我脱下衬衫披在她肩上,说:“不早了,你的同伴该急了。”

“她们有人家了。”

“你也会有的。”

她不作声了。走到弄堂口的时候,我看见她脸上有几颗被灯光映得黄浊浊的泪珠。我的心一紧,鼻子酸溜溜的。

我说:“明晚上我们去玄武湖玩,好么?”

她点点头,仰起脸望我。月亮从云层后面钻出来了。月光将她脸上的泪珠照得清澈又明亮。她笑了。泪珠滴落了。她微黑的脸上呈现出纯洁无瑕的安祥和幸福。

我的心越发地揪得难受,我眼睛也湿了。我抬起头看看月亮。月亮也是纯洁无瑕。夜空也是澄澈清明。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拾元的钞票,默默地塞在她手里。我没敢再看她的脸。

我怕看见她哭。更怕看见她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与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