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与慾》

第06章 rǔ腺癌

作者:范小天

我把没撑脚的努辛难得靠在墙上,伸手摸摸口袋,犹豫着要不要戴上那只大口罩。

“常旗。”

我听得是娅娅的声音。回头看看,她正推着挂了两个大邮包的自行车过来,眼睛冲我笑成了两条可爱的细缝。我忽然想起她是叫我。

我努力堆出一点不太苦的笑说:“我,我姓庄,庄有相。”

“哦,哦,看我──哦呵呵呵呵……”她发出了银铃似的笑声,腰也弯了下来。连衣裙的圆领口照例敞开了。

我不得不又看见了她平板雪白胸脯上的两颗*头。我忽然发现她左边的*头明显比右边大了,那褐色的皮肤凸凸凹凹,有点象熟透了的荔枝壳儿。我知道这是什么。电视台几次播放《rǔ腺癌的防治》,荧屏上自然少不了患病与不患病的rǔ房,也就自然吸引了无数对死亡异常恐惧的女士以及象我一样娶不到老婆的男人的贪婪的眼睛。

“小常……哦小庄哦咯咯咯,瞧我瞧我又差点叫错了,你犯什么呆呢?”

“我……我……”我眼睛惶乱地躲避着,两只手慌慌忙忙抓起那两只大邮包,拔腿就往楼上跑。

“我来,我来。”她照例抿嘴一笑。

“我来吧。”

“我来,我来,哪能让你──”

我又一如既往地闻到了那股幽幽的香。

“谢谢,谢谢,真谢谢啦。”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她又呵咯咯咯笑起来。

天天如此。就象日落日出。你早已知道。

我微微气喘地把包拎到了六楼。今天不用优先挑选。四十八只《蝙蝠》已经全部归巢。蝙蝠不是竞飞的信鸽,拿不到奖金卖不了高价。四十八只《蝙蝠》唯一的归宿恐怕是废品收购站,然后送到造纸厂打成纸浆造成草纸什么的,然后又完成使命进入粪池遗臭万年。至于我能得到的大约是买一根冰棍的硬币,想吃雪糕还得花上千儿八百个夜晚创造五六十只新《蝙蝠》。

“嗳。”娅娅又甜甜蜜蜜地唤我。

我手上照例又多了一只嘉应子。我呆呆地望地那捏着我手腕的白皙的手,张了张嘴:“我,你,我……”

“谢谢你啦。前几天你病了,可苦了我了,这么大两个邮包,我气都喘不过来。也没人帮着搭一把,那些编辑老爷,咳。哪象咱们搞编务的。嗳,你病好点了么?”她认真地端详着我的脸,又摇摇头,“气色还不好,上班别干重活啊。”

我连连点头,别说她把我搞成不知哪里的常旗,搞成什么编务,就是搞成三岁娃娃七十岁老太,都没关系。你知道她不是故意的。记不住小人物自古就不算犯法。

“要不要我帮你同孙主任说说,再休息两天?”

我又连连摇头。孙主任经常亲切地拍她的背脊。可惜那荔枝似的东西不是长在背上,孙主任无法知道无法及早地提醒她。我记得妈妈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于是我鼓起勇气,望望她薄薄的贴在胸前的连衣裙,问:“你身体好么?”

“身体?好啊,当然好啦,没病没灾。无病一身轻,无官一身轻,哦呵呵呵……”

笑一笑,十年少。有了这种毛病,你就是少到三岁也没用。唉,看起来她还蒙在鼓里。我得告诉她……告诉……怎么告诉呢……娅娅,你的*头……不行,不行,得想一个妥当的巧妙的法子……

“哦,听说你病得厉害,这几天我一直想看你去的。东西都买了,可不知道你住哪里,孙主任也不知道,王副社长也不知道……”

“啊,不用,不用。”我连连摆手。这时候我看见王副社长从五楼直站来。我想我该上班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与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