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与慾》

第11章 秀秀失踪

作者:范小天

主编瘦削的背影终于消失在树影婆娑的黑暗中了。我料定她现在回头绝对看不到我了,便把高举了近三分钟的手放了下来。那举手的姿势有点党卫军“哈依希特勒”时的模样。这模样表示忠诚,这一点你我都明白。

我的心情激动无比,站在出版社斑驳的墙前,不知道我在干什么我该干什么。不知道我是什么。我就那么呆呆地站着,象路边的树,象背后的楼,象靠在楼墙上的我的没撑脚的努辛难得。

用脑过度脑子里就剩了一片空白。这有点象用钱过度。用钱过度就得重新劳动。在我们国家不劳动者不得食。当然,乞讨和行骗也只得暂且归入劳动,前者体力后脑力。用脑过度就该休息。然后慢慢地从最简单最轻松的问题开始思考。我努力地翕动一下鼻翼。还行。呼吸尚在进行。尚在同死亡作谁也避免不了失败的斗争。然后是……吃。我抬头看看天。该吃晚饭。我想。该在街拐角处那家个体户吃没肉的菜肉水饺……我的突然从头顶冒走了。确实是冒走了。我慌慌忙忙推起努辛难得就跑,推了一段却无法骑上去。你知道它死皮赖脸地往后坠着不肯向前。它其实也挺苦恼。它若有嘴的话它会说我也要自由我也不愿被人在腰里扣上一把锁。

我尊重了它的意见。

我骑着车闯了一次红灯闯了一次玄武湖的大门,赶到了昨天背诵“又岂在朝朝暮暮”的地方。

我的魂又从头顶冒走了。你不能指责我没有才气。你知道我不得不两次使用这种说法。因为事实就是魂从头顶冒走了。我不能违背实事求是的原则。我已经要当编辑部的副主任了。

我起先以为秀秀躲在什么地方。然而黑黝黝的松林始终没有一点人声。表早停了,天上也没有月亮。我不知道秀秀是因为害怕而离去了,还是压根就没敢再来。我后悔我相信了无数国产影片里地下党百发百中的兵法:敌人昨天在这里抓你,你侥幸脱险。现在全城搜捕,最保险的地方就是昨天抓你的地方。你知道昨天有两个人企图在这里迫害我和秀秀。于是我想唯一能逃脱再迫害的方法就是再到这里来。他们准保象国产电影里的反动派一样不会想到我们胆敢再到这里来。可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我没想到秀秀是看不懂国产电影里的这种兵法的。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秀秀于电影是外行,自然看看热闹而已。这不是她的错。

你别以为我在为她开脱。我真是有点喜欢她了。我心里空落落的,象是失去了什么。

我又骑着努辛难得赶到第一次见到秀秀地地方。那地方空落落的也无一个人影。我往南看看,农贸市场密密麻麻地睡满了人。我记得秀秀说过,她在那里过夜。我挨个儿问过去。人都一脸迷惘地望我,然后摇头。没有。所有的人都说从来没有听说过秀秀这么个人。

有一个嘴上刚长绒毛的小青年大约看我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有点于心不忍,就伸头伸脑问了一声:“姓什么?”

我心里一喜。我终于疑惑他们是故意和我开玩笑。我赶紧说:“姓,姓……”我不知道秀秀姓什么。其实姓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你知道她没有爸爸。她没见过爸爸。在农村都是跟爸爸姓的。在城市倒是可以跟妈妈姓,可惜她妈妈又在农村。

我只好摇摇头。

那少年农民吧了口气说:“那就不好找了。”

没有姓就不好找了?既然姓那么重要,那么她爸爸凭什么可以溜回上上海呢?真是莫名其妙。我怔怔地站着。后来忽然想起小时候看过的许多民间故事。在那些故事里,国王或龙王或大官或财主,让公主或小姐和一群丫头排在一起,蒙上头巾,由英俊的青年农夫或渔民或猎人找他深爱着的公主或小姐。一颗流星在夜空中划过。我慌忙说:“我能找到。能找到。你告诉我一共有几个秀秀,我挨个儿认。”

那个少年农民十分同情地叹了口气说:“唉,这里一个秀秀也没有。”

流星殒灭了。我的心碎了。你知道我的心碎了。我不能没有秀秀。我怎么能没有秀秀呢?我就是和她结婚谁又能把我吃掉?新社会绝对不许人吃人。而老虎狮子都怕人,都躲在深山老林里。城里的老虎狮子都被关在动物园的笼子里。如今是它们怕人而决不是人怕它们。我不怕有什么东西吃掉我,我偏要和秀秀结婚。

可是秀秀在哪里呢?

你知道我整整一夜在街头踟躇徘徊蹦跳。有时候街拐角处一只猫弓着腰蹑手蹑脚溜过,我都以为那是秀秀,都要追过去看一看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与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