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本色》

11、狸猫换太子

作者:金石

床咯吱吱响着,夏敏感觉到男人睡在她身边了,心跳得更厉害,全身蜷缩起来。男人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做,贴着她躺着,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过了一阵,突然伸手去拉她,把她的身体扳正,在她脸上乱亲。她硬僵僵地躺着,任他摆弄。但是等他伏到她身上时,她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头。黄永伟的身材虽不算魁梧,可也不算矮小,这个男人却像一个小孩。她心里一惊,用力把他从身上推开,大声叫道:“你是谁?”

那人被她一推,差点翻到床下去。

他喘着气,惊惶地说:“我……我是黄永伟。”

“你不是黄永伟!”夏敏又惊又急,跳下床,抓起衣服,赤着脚跑到门口,拉开房门冲出去,叫着:“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她原以为人都散了,没想到外间还点着灯,灯芯捻得很小,只有一点微光,七八个人静悄悄的围着桌子坐着,有黄永伟的爹娘,还有别的亲戚,却不见和她登记结婚的那个黄永伟。这些人见她冲出来,都慌忙站起来,面面相觑。还是黄永伟的爹先开口说:“娃子,咋啦?咋啦?”

夏敏喘着气说:“他……他不是黄…黄永伟……”

永伟爹说“咋会不是呢?他就是永伟,我们做爹妈的还会弄错吗?快进去吧,今天可是你们的好日子。”

夏敏听了这话,头脑里一片混乱,弄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黄家几个身形粗壮的女眷走到她身旁,边劝边推,把她推进里屋,又推到床上。有个女人说:“永伟,你咋连新娘都招呼不住呢,连这事都要别人替你做呀!快过来!”

床上那男人畏畏缩缩地爬到夏敏身旁。房门开着,外间的灯光透进来,夏敏隐约看见那男人的身影竟像八九岁的小孩,这些人却口口声声说他就是黄永伟,心中不由惊骇方分.恍惚明白自己是落进了一个圈套。她拼命挣,想爬起来,那几个女人死死按住她,七手八脚地扯脱她的衣服。她的力气渐渐用完了,头脑却反而清醒些了,知道再反抗也无济于事,只会遭到更大的羞辱,于是不再挣扎,大声叫道:“你们放开我,我自己来脱,……”

那几个女人愣了一下,松开手。夏敏自己脱光衣服,然后闭上眼睛,像根木头似的,一动也不动地躺着。

几个女人互相看一眼,悄悄退出去,守在门外。

那个像小孩似的男人见夏敏不再反抗,磨蹭了半晌,终于壮起胆子,爬到夏敏身上,摸摸索索的,行使丈夫的权利。

夏敏觉得她已经死去,什么知觉也没有了。

清晨,日光照进窗口,屋里渐渐亮起来。夏敏睁开眼睛,看清了身边那个男人的模样。他只有三尺多高,身体四肢像个小孩,头脸却和大人一样,五官还算端正。这就是她的丈夫黄永伟。他还在呼呼鼾睡,一只手放在她的胸脯上,不知是意犹未尽.还是怕她跑了。

夏敏把他的手拿开,起身穿好衣服,坐在床沿上。现在她已经看清这件事的真相,不愿再多想了。她知道门外有人守着。

窗外一定也有人守着,她逃不掉,也无处可逃。结婚证上明明白白写着她和黄永伟的名字,而这侏儒就是真正的黄永伟,他和她既有了夫妻之名,昨夜又有过夫妻之实,她已被这圈套牢牢锁定,还能往哪里逃?她只希望父亲真能得到解救,那样她的牺牲也总算有价值。

房门轻轻开了。黄永伟的爹娘悄无声息地走进来。他们和亲戚们在外面听了一夜,知道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心里踏实了。

永伟娘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粉丝荷包蛋,见儿子还没醒,就把一碗放在柜子上,一碗端到夏敏面前,和颜悦色地说:“昨儿你都没吃啥东西,快趁热吃了吧。”

夏敏低着头,没有接她手里的碗。永伟爹叹口气说:“唉,照说呢,你们两口子还在睡,我们不该这会儿进来的。可我们是伯你心里不美气,就想进来看看。我们也知道,嫁给永伟是太委屈你了。我们黄家是三房一子,只有永伟一根独苗。他二十八岁了还没娶上媳妇,我们着急啊。现在可好了!要是你跟永伟生了娃子,黄家祖宗十八代都感你的恩,让我们把你当皇后娘娘供着都行。”

这时几个女眷也进来了,异口同声地为昨夜的事向夏敏赔不是。她们都是永伟的表姐表嫂什么的。等她们说完,夏敏抬起头说:“我想跟黄主任说句话。”

永伟爹说:“你是说他叔?他昨儿夜里就走了。他要我们告诉你,你爹的事他会放在心上的。过些天他到县里开会,还要去打听这事,你就放心吧。”

夏敏心里这才稍稍得到一点安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人本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