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本色》

13、跳河

作者:金石

夏敏以为永伟睡着了,才偷偷跑出来。却不料他并没有睡熟。他日日夜夜怕她跑掉,睡觉也变得很醒觉,她把他的手从她胸脯上拿开时,他就醒了,只是睡意犹浓,没有动弹。等她穿好衣服起床时,他巳全醒了,但是仍然假装睡得很熟。他很精怪,刚才夏敏破天荒第一次主动跟他亲热,他虽然喜出望外,心中却隐隐有个疑窦,因此没有出声。直到她走出门,他才爬起来,蹑手蹑脚跟在后面。没想到她越走越远,他想去喊醒爹妈,又怕惊动了她,怕她一急之下不知会跑到哪里去,就—直跟了下去。夏敏走得快,他人矮腿短,要小跑才能勉强跟上。到了大石碑,他看见夏敏和一个男人紧紧抱在一起,然后消失在草丛中,显见是去做姦夫婬妇的事了,不觉妒火中烧,气急败坏地跑回去叫人来捉姦。

那群人走近草丛了,灯光乱晃,有人叫道:“大伙儿散开去找!”十几个人分散开来,沙沙沙的走进草丛。有几个人快走近更敏和春生藏身的地方了,有人说:“永伟,抓住了她,你准备咋搞?”又有人说:“女人有了外心,你拿铁链子都锁不住她的,非得把她的腿打断……”

夏敏听见春生的牙齿在咯咯打战。春生又紧张又害怕,他听说过通姦的男女若被抓住会有什么下场:不是被打个半死,就是被剥光了衣服拖去游街。夏敏却不那么害怕了,她已经走投无路,最多一死。她在春生耳边说:“我跑出去把他们引开,你等会儿再走……”

说完,她猫着腰向没有人的一边跑出去,跑了一段路,就直起身子,边跑边叫:“你快跑!……快跑啊!……”

那群人果然被她引开了,叫叫嚷嚷的跑去追她。她尽力奔跑,只想跑得越远越好,那样他们就抓不到春生了。谁知急不择路,跑着跑着,突然发现前面就是大河,无路可逃了。后面的人已追上来,永伟带着哭腔喊:“夏敏!夏敏!你别跑呀!你快回来!…”

夏敏站在河岸上。这里是一个陡坎,有一丈多高,陡坎下面就是滔滔的河水。身后人影和灯光越逼越近,她宁死也不愿被他们抓回黄家,就不顾一切地跳下河去。

前几天连降大雨,河水猛涨,水流湍急。她一跳进河里,就被河水卷裹着往下游冲去。小时候,夏天山下的小溪涨水,父亲常带她去玩水,虽没学会游泳,也能扑腾几下。她拼命划动手脚,一忽儿被河水淹没,一忽儿又浮起来。有几次河水没顶,她觉得要被淹死了,恍惚想到父亲也是被洪水淹死的,好像上天故意为父女俩安排了同样的归宿,几乎不想再挣扎。但是求生的慾望却不肯寂灭,驱使着她的手脚继续乱蹬乱划。不知道在河里挣扎了多久,终于精疲力尽,眼睛发黑,头脑一片混饨,随波逐流漂到河边,砰的一声,额头撞在一只泊在河边的木船上,昏晕过去……

醒过来以后,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居然还能活着。但是怎么活下去呢?

她什么也没有了,没有家,没有亲人,没有钱,没有户口,连一换洗衣服也没有。她又担心,不知春生怎么样了,会不会被他们抓住?她不敢想下去,只觉得心里像有一个大黑洞,黑洞里灌满了冷嗖嗖的凉风。

大旺娘端着一大碗热粥和一小碗酸菜进来,走到床前,说:“姑娘,吃点东西吧。”夏敏想下床,刚一动,头一阵发晕,又软软地坐下。大旺娘说:

“就在床上吃巴”

吃完一碗粥,夏敏觉得身上热乎多了,精神也好多了,对大旺娘说:“大妈,谢谢你们救了我。”

大旺娘说。“谢啥呀!”这时大旺扛着虾网回来了,在外屋喊:“妈,她醒了没?”大旺娘说:“醒了。你进来吧。”大旺又说:“她穿好衣服没?”大旺娘说:“进来就进来嘛,咋这么啰嗦!”大旺走到里屋门口,还是没敢进去,就站在那里,眼睛朝夏敏望一望,赶快又移开。大旺娘说:“姑娘,他是我儿子大旺,就是他把你从河边救回来的。”

夏敏望着大旺说:“谢谢你。”

大旺憨憨地笑。大旺娘说:我这个儿子啊,就是憨。”

夏敏问:“大妈,这儿是啥地方?”

大旺娘说;“我们这儿可是个三不管的地方。”她把“毛驴窝”的来历讲给夏敏听。

夏敏听了,心里一动。她看出这母子俩家里虽然穷,却都是好人,这“毛驴窝”也是个藏身的好地方。她拉住大旺娘的手说:“大妈,能不能让我在这儿住几天?”

大旺娘笑眯着眼说:“行!行!你想住多久都行!”

大旺也很高兴,站在门口咧着嘴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人本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