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本色》

15、约法两章

作者:金石

夏敏和一起做零工的女人们渐渐都熟悉了。除了孙彩凤,还有一个张玉香,也跟她很要好。张玉香也是“毛驴窝”的人,年龄和彩凤相仿,已经结了婚。三个女入在一起,难免要说些女人的私房话。彩凤嘴巴没遮拦。连夫妻之间的事都要讲给她们听。玉香喜欢说婆媳之间的龃龋。夏敏听得多,说得少。有一次彩凤和玉香问夏敏是不是准备跟大旺结婚,夏敏回答不出来,脸红了红,含含糊糊地敷衍过去。

夏敏每夭和大旺住在一个屋里,吃在一个锅里,久而久之,也像一家人了。但是她并没有想过要和大旺结婚,倒不是嫌大旺憨,是因为自己已结过婚,所以没有往这上面想。听彩凤和玉香一说,触动了她的心事。她肚子里的胎儿一天天长大,不久就会显形,长久住在大旺家,身份不明,总不是个办法。她恩来想去,理不出个头绪。

这天晚上,大旺到河边钓虾去了,夏敏和大旺娘坐在家里说闲话,说着说着,大旺娘先挑起了夏敏理不清的那个头绪。大旺娘说:“有件事啊,我想了很久,一直想说,又没敢说。藏在心里呢,又憋得慌……”

夏敏说:“你说呀,有啥事不能说呢?”

大旺娘说:“要是我说得不对,你可别往心里去啊。”

夏敏笑着说:“大妈,不会的,你就说吧。”

大旺娘说:“我这一辈子就生了大旺这么一个儿子,眼看着他到三十岁了还娶不上媳妇,我不知多心焦,就是死了也闭不上眼睛。”说着眼睛潮红了,嗓子也使住了。夏敏隐隐猜到她想说什么,就不搭话,等她说下去。大旺娘唏嘘一会儿,接着说:“你到我们家来,我总觉得像是老天爷安排的。可是大旺怎么配得上你呢?我又知道是痴心妄想。明知是痴心妄想,偏偏又老是要想……”

夏敏说:“大妈,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事让我想一想,过两天再回答你,好吗?”

大旺娘听出有点希望,连声说:

“好,好。不管你咋想,你尽管在我们家住下去好了。”

以后的两天,夏敏白天上班,夜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她想,春生自有未婚妻,终究不能跟她做夫妻,黄家她是死也不会回去了,她肚子里怀着个孩子,最好尽早找个归宿。她对大旺绝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但是她看得出大旺人虽憨了点,却是极老实、极可靠的,而且对她有救命之恩,怎么说她也应该报答他。这么翻来覆去的想了两夜,她慢慢理清了思绪。

第三天晚上,大旺又要出去钓虾,夏敏喊住他,要他和大旺娘一起到里屋去,说有话要跟他们讲。大旺不知道她要讲什么事情,大旺娘等待揭晓谜底,母子俩都惴惴不安。夏敏说:“用天大妈跟我说的事情,我想过了。我愿意跟大旺在一起。”

她没有说“结婚”,因为她和黄永伟的婚姻还没有解除。大旺和大旺娘都明白她的意思,大旺娘喜形于色,大旺却惊愕得张大了嘴,他做梦也不敢想夏敏会嫁给他。

夏敏又说:“不过我有两个要求:第一,我和大旺先是名义上在一起,等我生下孩子以后再同房。第二,孩子生下来,姓夏,我是想纪念我爸爸。”

大旺娘对第一个要求没话说,对第二个要求稍稍犹豫了一下,马上笑着说:“行!行!城里的孩子就有跟妈姓的嘛,以后再生了姓田好了。”

夏敏又问大旺的意思,大旺这时已明白不是做梦,喜得云里雾里的,只会说:“你说咋就咋……”

“毛驴窝”的人都没有户口,也就无所谓结婚登记了。大旺娘学城里人的样子,买了一些水果糖,包在红纸袋里,每家每户送一袋,同时向他们宣告大旺和夏敏结婚了。“毛驴窝”的人都很惊奇,想不到憨大旺竟然后来居上,娶到这么好的一个媳妇。

彩凤和玉香替夏敏惋惜:“没想到你真会嫁给大旺啊,这才真正是一朵鲜花插在……那个什么上。”

夏敏只笑笑,不说什么。

那个和夏敏毫不相干的李明辉也为她抱屈,晚上跑到河边找到大旺,大叫:“有鬼!有鬼!”大旺忙问:

“哪里有鬼?”明辉说:“要是没有鬼,‘表妹’怎么会成变老婆?要是没有鬼,那么样一个女娃子肯嫁给你田大旺?说实话,不光‘毛驴窝’的女人都比不上她,连八六八厂也没有哪个女的比得上她。也不是说她怎么漂亮,就是那个味道特别正。哎,谁叫我不走远呢?那天偏偏走掉了!

大旺听他夸奖夏敏,高兴得笑眯了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人本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