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本色》

16、分娩

作者:金石

夏敏和大旺结婚后,按照事先的约定,她跟大旺娘仍然睡里屋,大旺还是在外屋睡地铺。但是既然有了夫妻的名义,两人在心理上就亲近多了,大旺见了她也不像以前那样手足无措,话也多些了。

八六八厂每逢星期六在操场上放电影,夏敏有时和彩凤。玉香她们一起去看,有时就拉着大旺一起去看。电影大多是样板戏,夏敏从小没看过电影,不管什么片子都看得津津有味,连西哈努克访问什么地方的纪录片也喜欢看。好位子都被厂里人占了,外面的人只能站在远处看,她常常看得脖子仰酸了、脚踏疼了也不觉得。大旺却常常站在那儿打瞌睡。要不是有夏敏在身边,他宁愿去钓虾子。

有一次放电影,夏敏和彩凤、玉香一起站在远处看,李明辉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笑嘻嘻的,说他认识厂里的人,在前面占了一个座位,请夏敏坐到前面去看。夏敏依稀见过他几次,并不熟悉,就笑着不肯去。彩凤骂明辉:

“你是什么意思?只请她一个人去?八成没安好心!”明辉扮着苦脸分辩;“彩凤姐,你这可是冤枉我!只有一个位子,你和玉香是姐姐,她是妹妹,当然应该照顾她啦……”彩凤啐了他一口,把他赶走了。这回夏敏对他有了一些印象,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

夏敏的肚子渐渐隆起来,做重些的活感到吃力了,大旺母子都劝她在家歇着,但她坚持要去上班。彩凤去跟朱克样说,请他给夏敏安排轻点的活。朱克祥居然很买彩凤的面子,二话没说就安排夏敏去保管工具物料。

夏敏很感激,拖着沉重的身子,尽力多做些事情,好对得起每天的八毛钱。

分娩的那天,夏敏白天还在上班,夜里发作了,大旺用板车把她拉到附近的卫生院去,大旺娘一颠一拐的跟在旁边护侍。亏得夏敏天天劳作,分娩很顺利,不到两个钟头就生下一个六斤半重的男婴。大旺娘喜极而泣,大旺高兴得手舞足蹈。夏敏把婴儿抱在怀里,一遍一遍细细地看。初生的婴儿红赤赤的,相貌不甚分明,但也大略看得出多半像她,丰隆的鼻子有几分像春生,身体四肢也看不出有什么不正常。她的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脸上溢出喜悦。幸而她第一次委身于春生就受了孕,不然的话,留在她肚子里的一定是永伟的种子。这也真算是幸运。

她给儿子起名叫夏遥,隐含了姚春生的“姚”。

不到满月,夏敏就要去上班,大旺娘怎么劝也劝不住她,只好让她去了。

生孩子以后,她的身体略微丰满些,皮肤也白皙多了。朱克祥见到她,眼睛盯着看了半天,说:“小夏,你越来越漂亮了嘛!”夏敏笑道:“朱师傅,你一向照顾我,我还要谢谢你呢!”朱克祥正忙着要去办事,就说:“好,你要谢我,以后再谢吧。”

儿子满月后,夏敏就想到,应该履行约定了。她对大旺娘说。叫大旺到里屋来睡吧。”大旺娘听了,喜不自胜;大旺低着头,满面通红。把里屋的两张门板拼在一起,就算是一张大床,另外在外屋搭个铺,给大旺娘带着孩子睡。夏敏找人换了一点布票,去买了一条大床单和一对枕套,铺设在床上,竟然也有一点新房的气氛。

夜里,夏敏哄孩子睡了,交给大旺娘,自己先进里屋去。她虽然不是头回做新娘,并不感到羞涩,心里却也不是很平静,脸上微微有点红晕。大旺在外屋捱捱延延的不敢进去,大旺娘急得暗暗推他,他才如履薄冰似的,战战兢兢地走进去。大旺娘在后面把门关上。夏敏见大旺站在离床几尺远的地方,就轻声说:“大旺,天不早了,过来睡吧。”大旺才慢慢捱过去。到了床上,他心跳如擂鼓,什么也不敢做。夏敏温柔地爱抚他,激发他,一步一步引导这个三十岁的童男跨过了成人的门槛。做完这件大事,大旺伏在夏敏身上呜呜地哭起来。

大旺娘在门外也听见了儿子的哭声。她听得出这哭声的意义和内容,禁不住流下了老泪。

夏敏管理工具物料,是照顾她怀孕,孩子既已生下来,她自己觉得不应该再要这种照顾了,就跟朱克祥说,要去做原来的活。朱克祥却说她管理的比别人好,一定要她继续做下去。工具间在远离厂区的山脚下,位置偏僻,没有人来领东西的时候,就只夏敏一个人在那里。有一天朱克祥来拿东西.看见只有她一个人,就跟她东搭西搭地说闲话。朱克祥说:“小夏,彩凤她们都说,你男人根本配不上你。你怎么会跟他结婚的?”

夏敏笑笑说:“她们瞎说。其实大旺人很好的。”

朱克祥眯虚着眼睛望着她,神情怪怪地笑道:“上回你说要谢我的,你准备怎么谢我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人本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