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本色》

18、公判大会

作者:金石

到了专案组,何副组长又拿出对付彩凤的那套一软一硬、一张一弛的策略来对付夏敏。他是个老专案,用这套策略对付被审查者,屡屡有克敌制胜的效果。但是在夏敏身上却意外地失去了灵通。夏敏怎么都不承认她和朱克祥有“不正常的男女关系”。磨了一个多小时,何副组长失去了耐心,拍着桌子厉声喝道:“你还不老实交代,把你送到民兵指挥部去!”

民兵指挥部是专门关押那些不够判刑的流氓。小偷的地方,夏敏也听别人说过。她脸色发白,眼睛里含着泪水,眼光却仍然直视着何副组长,嘴chún颤抖着说:“你们一定不相信,把他叫来,我跟他对质…

何副组长和她对视了片刻、把目光稍稍移开。他看出她虽然有些紧张,但是她的眼神非常清朗纯净,像一泓清水,一眼就可以看到底。

他暗暗叹口气,知道应该收兵了。他手里其实并没有什么过硬的东西,只有一份匿名揭发材料,说朱克样想玩弄哪个女零工,就把她先调到工具间去。朱克样很顽固,不肯交代。专案组就采用先攻薄弱环节的策略,把在工具间做过的女零工一个一个叫来“谈话”,掌握了材料以后,再拿去攻朱克样。眼前这个小女子,在巨大的压力下还没有崩溃,看来是挖不出什么东西了。他的表情又变得和蔼了,用抚慰的语气说:“好,我们相信你说的是实话。那你再想想,在别的方面,比如经济问题哪,有没有什么可以揭发朱克祥的?”

夏敏认真想了想,摇头说:“没有。我真的不知道他的事。”

那天晚上,大旺扛着虾网说去钓虾,刚走不久,夏敏正给孩子喂奶,玉香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大叫大嚷:“快…快去啊!大旺和……和明辉在……在打架……”

夏敏赶紧把孩子交给大旺娘,跟着她跑出去。跑到路口,却见明辉扛着虾网、扶着大旺走回来。夏敏问:“怎么回事?玉香说你们俩在柯架?”

大旺兀自气咻咻的,说不出话。玉香说:“我是说大旺和明辉在跟别人打架。”

原来大旺走到路口,遇到姓吴的两兄弟。那两兄弟是“毛驴窝”出名的赖皮,他们故意撩大旺,污言秽语地说:“你老婆只要脱脱裤子,就能赚我们半个多月的工钱,你还去钓啥虾子呀!……”大旺一向被人嘲笑惯的,从来不会因此去跟别人打架,这回却撂下虾网就扑上去跟他们厮打。他力气虽大,到底双拳不敌四手,那两兄弟又阴毒,尽往他腰眼和胯裆拳打脚踢。恰好明辉收摊回来,先是劝架,接着听说大旺是为捍卫夏敏的名誉而战,就挥拳帮大旺打起来。他打架又凶猛又机灵,形势立刻逆转,吴氏兄弟吃了大亏,骂着:“又没说你老婆,关你屁事啊!…”一边落荒而逃。

“伤着哪里没有?”夏敏扶大旺进屋,又回头对明辉说:“谢谢你啊。”明辉挥挥手,回转去捡他的修车家什了。进了屋,夏敏察看着大旺的伤势,细声细语说:“人正不伯影子斜,以后可别再跟他们打架。”大旺比夏敏大十几岁,在她面前却像比她小十几岁,乖乖地答应:

“懊。”

春节前,公安局在广场召开了一次公捕、公判大会。按以往的惯例,八六八厂的职工都要去参加,零工们还是照常干活。这次破例把零工都叫去参加。公判大会气氛肃然,广场上黑鸦鸦的坐满了人,却没有一点嘈杂声。罪犯们一个一个被押上台来,四周的高音喇叭传出宣读判决书的声音。先是一些小偷、流窜犯什么的,夏敏和周围的人都没怎么注意,忽然听见许多人一起小声喊:“朱克祥!”她抬头看去,只见朱克祥戴着手铐,被两个警察揪到台上,低头站在罪犯的行列中。

高音喇叭里说,朱犯克祥利用职权,内外勾结,采取虚开土石方和物料。用工等手段,贪污三千多元,还受资产阶级法权的腐蚀,利用金钱诱姦。玩弄妇女多人,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彩凤听到朱克祥被押上台以后,始终垂着头,听到“利用金钱诱姦、玩弄妇女多人”时,脸色煞白,几乎要瘫倒在夏敏身上。夏敏轻轻握住她的手,感觉到她的手冷得像冰块一样。总算判决书里没有点出被朱克祥“诱姦、玩弄”的妇女的名字,彩凤才缓过一口气来。最后宣判一男一女两个死囚,广场上的人哄地站起来,叽叽喳喳兴奋地议论,说那两个死因是一对姦夫婬妇,如何如何共谋毒杀了女人的亲夫。宣判结束,广场上的人群流动起来,一些人叫着、跑着,跟着刑车到刑场去看枪毙犯人。

人流散开了,彩凤如蒙大赦,像往常一样,又说又笑地和夏敏一起往回走。看来,那位何副组长还真掌握了政策,替彩凤保了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人本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