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本色》

21、解救

作者:金石

原来那女人和那半老头子都是人贩子,那两兄弟通过半老头子托她买老婆,她本来在河南郑州骗到两个外来的打工妹,没想到在火车站被警察识破,她好不容易才只身逃脱。在回家的长途汽车上遇到夏敏和玉香,照那一:行的规矩,拐卖近处的妇女是犯大忌的,但她赚钱心切,竟顺手牵羊把她们卖掉了。

玉香吓得大哭起来,扭身想跑,被扛猎枪的汉子一把攥住。夏敏也害怕得要命,却还能镇静下来。她知道这儿是荒山野岭,天又快黑了,再怎么大声哭叫也没用,只能先顺着他们。又走了一段路,夏敏看见路旁有几块拳头大的石头,就悄悄把一只鞋蹬掉,“哎哟”叫了一声。她旁边那个汉子见她的鞋掉了,就站住等她。她蹲下去穿鞋,暗中把脚边的一块石头抓在手里,慢慢站起来,趁那汉子没提防,用尽全力把石头猛砸在他的脸上,转身就跑。

那汉子被她砸得满面流血,嗷的一声大叫,双手捂住脸。扛猎枪的汉子回头看见了,想去追夏敏,又怕手中抓着的玉香跑掉,急得直叫:“老二!

快去追呀!”那老二便不顾脸上流血,朝夏敏跑的方向追去。这时太阳落山了,天色渐渐由灰变黑,他的眼睛又被鲜血糊住,看不清东西,虽然路熟,却跑不快,追了一阵,就看不见夏敏的踪影了。

夏敏不识路,只知拼命往山下跑。

跑了一阵,钻进一片树林,穿过树林,拣一条小路又跑。天全黑了,她靠手脚摸索着,一点一点往下蹭,摔了好几跤,也不觉得疼痛。但是摸来摸去还在山上,她实在没有力气了,就坐在一块岩石下的草丛里,想等天亮了再走。这一夜她又累又惊又怕,蜷缩在草丛里,一动也不敢动,生伯那两个汉子找来了,又怕山里有野兽。天边微微透亮,她又找路下山。这时才发现,她躲的地方已经看得见山下的公路了。

到了公路上,她朝九里庙方向走。

李明辉跟她和玉香约好在那里会合的。走了没多久,迎面突突突的开来一辆农用车,正是明辉的车。见到明辉,她忍不住哭起来,把憋了一夜的惊惧倾泻出来。明辉听她说了经过,也大吃一惊。他说昨天在九里庙没找到她们,今天一早就开着车往回找。夏敏说:“我们快到镇上的派出所去报案吧!”

明辉想了想,说:“警察一去,只怕会打草惊蛇。他们要是把玉香藏起来就麻烦了。还是我们自己先去找找看,能把玉香救出来最好。”他从驾驶室翻出一套灰色西装穿起来,脖子上系一条花领带,又戴上一副宽边黑眼镜,笑道:“你不是说那兄弟俩是打猎的吗?我就装一个收皮货的广东老板。你看像不像?”

夏敏问:“你怎么正好带着这些衣服?”

明辉说:“我天天都带在身边的,跟货主谈生意的时候就穿起来。现在的人都是势利眼,这套还真管用呢。”

夏敏领着明辉找到昨天上山的路口。她还依稀记得点路,边走边找,兜了几个圈子,找到了那个半老头子住的地方。明辉叫她在远处躲着,他独自走过去。那半老头子昨天拿了钱就不知溜到哪里去了,只有旁边两间茅屋有人。明辉装作收买皮货的广东老板,撇腔撇调地说着广式普通话,问他们哪里有猎户。他们一点也没怀疑,指指点点地告诉他到哪里去找猎户。

明辉向夏敏做个手势,她就远远地跟着他,向另一个山头走去。

翻过那个山头,前面是一座更高的山,山腰间苍松掩蔽的地方有两间小茅屋。明辉走近去,看见一个用血迹斑斑的白布包着头的汉子正在劈柴,心知找对了,就把广东老板那一套又表演了一番。那汉子起初很有戒心,把手中的斧子握得紧紧的。明辉掏出三五牌香烟请他抽,又把几张钞票抖得哗哗响,他才相信了,放下斧子,领明辉进屋去。明辉已从他的话里知道那老大出去打猎了,就趁他转身的时候,迅疾抓起一根木柴,对着他的后脑勺猛力一击,把他打昏在地,找了根绳子捆住他的手脚,又扯下他头上的布,塞进他嘴里,然后招手叫夏敏过去。

夏敏跑过去,两人进了屋。里屋的门上挂着一寸大锁,明辉一脚端开门。

只见王香蓬头散发地缩在一堆脏兮兮的被子里,只露出一张脸。见到夏敏,她哇地大哭起来。夏敏掀开被子,叫她快走,却发现她赤身躶体,一丝不挂。那兄弟俩原想买两个老婆,夏敏跑掉了,只剩玉香一人,分配不均,就轮流执政,一人做一天老公。还议定,以后若有孩子,也算两人共有。昨夜轮到老大,他把玉香蹂躏了一夜,天一亮就打猎去了,把她让给老二。他们怕玉香逃跑,就把她剥光衣服,锁在里屋。

明辉在外屋的一个破木箱里找到玉香的衣服,让她穿上。他拿着老二的猎枪,三个人急急忙忙逃下山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人本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