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本色》

23、心曲

作者:金石

庄律师当更敏的代理人,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与黄永伟的婚姻关系。法院经过审理,认定被告在这桩婚姻中有欺骗行为,宣布解除夏敏与黄永伟的婚姻关系。

拿到离婚判决书,夏敏感到身心一阵轻松,潜伏在内心深处的一片阴霾终于消散了。

那天夜晚,轮到夏敏休息,李明辉兴冲冲地开着车来找她,说事情解决了,应该庆祝—下,要她一起出去玩玩。夏敏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玩,就笑着推辞。大旺娘说:“你一天忙到黑,也是该出去玩玩。”大旺娘早看出明辉对夏敏“有意思”,她觉得大旺不在了,夏敏早晚要嫁人,如果嫁给明辉,比嫁给一个不知根底的人好的多。夏敏见大旺娘也这么说,不好再推辞,就关照夏遥好好做功课,然后和明辉—起出去。

坐在明辉的中巴车上,夏敏说:“到哪儿去玩呀?我可是什么都不会玩的。”明辉说:“看电影总会吧?坐车总会吧?我们先去看一场电影,再开车出去兜一圈,你看怎么样?”夏敏笑笑:‘’随便你。”

电影院正在放映台湾电影《欢颜》。夏敏在电影院门前摆了几年茶摊,却没有进去看过一场电影。和明辉—起坐在电影院里,开始她有一种很怪的感觉,忍不住暗自一笑。明辉说:“你笑什么?”她摇摇头说:“没什么。”明辉凑在她耳边小声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像在谈恋爱?”她仍然只是笑,不说话。渐渐的,她被电影的情节吸引,目不转睛地盯着银幕。看到女主人公为了生下和以前的恋人怀的孩子,宁愿跟爱她的男主人公分手,眼睛里不觉溢出了泪水;看到大团圆的结局,又含泪笑起来。

看完电影,明辉把车开到公路上,油门一踩,车子飞一样的奔驰起来。

夏敏的头发在吹进车窗的风中飘扬,一颗心也飘荡起来。她眯起眼睛,享受着片刻无怨无虑的轻松。不知开到了什么地方,车子减速了,然后停下来。她睁开眼睛,发现车子停在离公路不远的一片幽静的小树林里。明辉说:“下去坐一会儿吧。”他从车子里拿出一大包饮料和食品。夏敏说:“你这是干啥?”明辉说:“我不是说过为你庆祝—下吗?”

两人找一块平坦的草地坐下来。

明辉递给夏敏一罐饮料。夏敏说:“我还从来没有喝过这种东西呢。”明辉凝视着她,眼神里流露出一种爱怜。

夏敏感觉到了他的眼神,微微垂下眼睑。沉默了一会儿,明辉说:“我要走了。”

夏敏惊讶地问:“你要到哪里去?”

明辉说:“我想到海南岛去做生意。”他说,八六八厂杨厂长的儿子“杨公子”和他是铁哥们,在一起打过牌、打过架。杨厂一长调到上面公司当副总经理去了,杨公子想随过他老爹的路子到海南岛去做生意,拉他入伙。

夏敏问:“那有把握吗?”

明辉说:“我也不知道。反正是个机会,可能会赚大钱,也可能会赔个精光。不去博一博,永远发不了财。像我这样的人,生在这样的地方,就是再聪明、再勇干也没有用,不泼出命去拼一拼,一辈子就只能生活在最底层。”说到这里,他忽然把话锋一转,笑着说:

“我有一件最后悔、最遗憾的事,你知道是什么吗?”

夏敏说:“我不知道。你说给我听听。”

明辉说:“大旺把你从河滩上救回去的那天夜晚,其实我先是和他在一起的。如果我晚走一个钟头,那就一定是我把你背回去了。后来听大旺说了这事,我心里那个后悔啊!我怎么就那么不走运呢?偏偏早走了一个钟头!”

夏敏轻声说:“明辉,我谢谢你的好意。”

明辉又说:“这次我和庄律师乡到乡下去,才知道你和你父亲的事。我原来就觉得你不像是那里土生土长的人,可又说不出什么地方不像。我老是在想,你受的苦太多了,你本来是不应该受这么多苦的。可是回过头来又想,如果不是这样,我怎么能认识你,怎么能跟你说话呢?我这次出去做生意,心里发了誓,一定要赚大钱,发大财。等我发了财,我就来向你求婚。”

夏敏的心里漫起一股又酸又甜的滋味,从来没有人像这样珍惜她、宝贵她。她忽然想哭,却又勉强笑起来,声音有点哽咽地说:“好像……我是一个贪财的女人……”

明辉靠近她身边说;“不是你贪财,是我配不上你。我觉得自己过去就像个小混混似的,做过很多无聊的事,还跟不少女娃子瞎混过。以后一定要让你过上最好的日子,才能觉得安心。”他突然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又突然闪开,笑着说:“这是我付给你的定金。”

夏敏也笑起来,眼睛里有泪光闪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人本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