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本色》

24、复活

作者:金石

明辉把他的车子卖掉,到海南岛去了。

夏敏和黄永伟离婚的事,很多人都知道了。因为那桩婚姻太不般配,一看就知道里面包藏着离奇的故事,所以格外引人注目。

有一天,夏遥放了学,没有回家,直接跑到饭店来,把夏敏拉到外面,脸涨得红红的,气呼呼地说:

“我们同学说,我爸爸是个小矮子,比我还矮。妈妈你说是不是真的?”

夏敏蹲下来,用手抚摸着他的脸,柔声说:“你别听他们瞎说。

他们说的那个人不是你爸爸。妈妈是跟那个人结过婚,可是妈妈早就跟他分手了,你是妈妈后来生的。”

夏遥半信半疑地说:“妈妈你不会骗我吧?”

夏敏说:“你从小妈妈就教你不能骗人,妈妈自己还能骗人吗?

只是你现在还小,有好多事情不懂,等你长大些了,妈妈再讲给你听,那时候你就能懂了。以后你们同学再说什么,你不要去理他们,慢慢地他们就会不说了。”

夏遥很乖地点点头,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回去做功课了。夏敏望着儿子的背影,眼睛有点潮湿。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儿子能健康快乐地长大成人,但是儿子又跟别的孩子不一样,他注定要多受些磨难。他生出来就没有亲生父亲,他一向都把大旺当作父亲。刚上学的时候,儿子问过她:“为什么别人都跟爸爸姓,我跟妈妈姓呢?”当时她回答说:“那是因为妈妈太喜欢你了,想让你跟妈妈姓。”她怕把真相告诉他,会在他心里结成一个疙瘩。但是她也不会永远隐瞒下去,她想等他长大以后再告诉他。

“好好好家常菜”的生意依然很兴旺。夏敏有了经济能力,就把住了多年的两间破棚屋拆了,盖了三间新房子。新房子盖好的时候,大旺娘喜得眼泪直流,拉着夏敏的手说:“想不到我这辈子还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就是死了也能闭上眼睛了。唉,真是多亏了你啊!”夏敏说:“妈,别这么说,要不是当初你和大旺救了我,收留我,我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毛驴窝”别的人家多半也盖了新房子。吴家兄弟盖的房子最大,楼上楼下两层,外墙还贴了马赛克,像个小别墅似的。相比之下,过去财大气粗的八六八厂却越来越不景气,工人们常常拿不到工资,有的人也到外面去摆地摊、蹬三轮。真是像老话说的:“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夏敏以为拿到离婚判决书以后,再也不会见到黄永伟了,却没想到他还会来找她。那天饭店里客人很多,她在灶上炒菜,忙得恨不能多生出两只手来。彩凤跑进来,大呼小叫地说:“不得了,那个矮子又来了!”夏敏一听,心里也有点紧张,问彩凤:“他来干啥?”彩凤说:“谁知道呢!他在门口探头探脑的,也没进来。我看你还是别出去。”夏敏想了想,说:“躲也不是个办法。现在法院都判了离婚,我也不怕他会怎么样。你来帮我炒菜,我出去看看。”

夏敏走到店堂,看见黄永伟在门外躲躲闪闪地朝里瞄。她走过去,直截了当地说:“你还来干什么?”

黄永伟慌忙说:“我可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你能不能出来一下,我有要紧的事跟你说。”

夏敏朝四周看看,没有发现别的人,就跟他走到外面一棵树下,说:“有什么事你快说吧。”

黄永伟说:“是你爹的事……”

夏敏心里怦的一跳,急忙问:

“我爸爸怎么啦?”

黄永伟说:“本来我还一直指望能让你回去的,伯把这事告诉你了,你就更不肯跟我走了。现在想来想去,我也不抱啥指望了,再说我们家也真的对不起你,再把这件事瞒下去,就更对不起你了…”

夏敏打断他的话:“你先说什么事呀!”

黄永伟拿出一张纸,说:“你爹他没死,好几年前他就来找过你的,那时我们也不知道你还活着……”

夏敏只觉得一阵晕眩,几乎怀疑是在做梦,手颤抖着接过那张纸,过了好一会儿才看清纸上写的字。

写的是省城的一个地址,确实是父亲的笔迹。她的眼泪如泉水一般涌出来,一串一串滴落在纸上。

黄永伟怯怯地拉拉她的手,说:

“你爹说,这是他现在的地址,万一能找到你,就把它交给你。”

夏敏泪眼婆婆地望着黄永伟,想起这个男人毕竟和自己有过肌肤之亲,又想起那天夜晚他叫劫持她的人别弄伤她,心中竟生出一点感激和内疚之情,哽咽道:“谢谢你.....”

黄永伟又惶恐又高兴,咧着嘴笑起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人本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